笔趣阁

第六百二十七章 暗战风云再起(1)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拥有了庞大资金支持的郑茵,准备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几道命令下去,却让贾、商、夏三大世家苦不堪言,什么是财大气粗,什么是以本伤人,这就是了。

    此时的贾氏集团总部电子交易大厅内,已是一片愁云惨雾,身居主位的贾千里,双眼无神地盯着身前的电子屏幕,目光中那不甘的神色跃然眼中,凌乱的发型更显几分颓然,好似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一下。

    而坐要贾千里身下左右还有夏家的夏铭华,以及商家大女婿富时悭,这三人就构成了三大世家商业最高决策人,但此时三人都是阴沉如水,谁也没有说话,但同样的不甘。

    以三大世家的实力、财力,对付一个逐渐式微的朱家,本就有仗势欺人的味道,本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生生在虎口夺下喏大的一块肥肉,更可笑的是至今他们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三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但现在对手动向不明,意图不明,所以他们只能暂缓对朱家的进攻,有道是:潜藏在暗处未知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也正因为不知道对手,这才让郑茵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损失了筹集资金的三分之一,这可是在割肉啊。

    “董事长,查出来了!”就在这时,从门口传来一个欣喜的声音,众人寻声望去,却见一名三十五、六岁上下的男子,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而男子的手里还拿着一张4a白纸,这显然就是众人等待的东西。

    “钱明快说说,我倒想知道是谁在与我贾家过不去,哼!”贾千里一见来人,也不废话,直截了当让来人汇报,末了更是一声冷哼,足可见贾千里的怨念极深。

    “是!董事长。”被称作“钱明”的男子被贾千里的冷哼声,震得身子一颤,心下一阵冷战狂打,这才知道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于是收敛脸上的笑意,转而一本正经地拿起手中的4a纸,汇报道:“根据我们的情报分析,这一次阻击我们的是一家叫‘非凡’的风险投资公司,资金是100亿华元,实力相当强劲,而且对方的*~盘手段也很老练,先是以分散数千个散户暗中收购夏氏股票,同时徐徐徒进,等到夏氏集团与朱氏集团酣战之际,再雷霆一击,将手中持有的股票大量抛售,打压夏氏集团,令其不得不回防,而无力阻击朱氏集团,后来更是疯狂,既然明目张胆地与我们打对垒,且从对方的架势上看,其所拥有的资金绝对不比我们少,所以这场资本大战很艰难。”

    贾、夏、富三人一直在听钱明的汇报,却没人谁开口给出一个结论,贾千里是三大世家的决策人,因而此时夏铭华与富时悭两人都将目光投注在他的身上,反倒是贾千里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敲打着桌面,而且敲打得越来越快,却丝毫谈不上节奏,证明贾千里的内心极不平静。

    “咚……”敲打声嘎然而止,贾千里眼中却闪出一道凌厉的寒光,随后头也不抬便询问道:“对方是谁?”

    “非凡风投的法人代表是……赵明杰。”钱明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赵明杰?”贾千里似乎有些疑惑,但同时对这个名字很熟悉一样,却一时想不起在那里听说过这个名字,于是将目光投向身下的夏铭华与富时悭。

    “他是赵家老三赵昌山的二儿子。”这时夏铭华好意地提醒一句,但随后夏铭华的脸色却有些不自然了。

    “赵家那个浮夸公子?不可能,以他平曰里的表现,应该没有这样的魄力与我贾家对着干,难道是赵家老四赵横山出手了?”贾千里内心不断地盘算着什么,对于赵明杰的为人,京城里的人都有所耳闻,都以为那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因此贾千里决计不会相信赵明杰有这样的能力。

    “该不会是赵家也倾向朱家,所以才出手帮助他们吧。”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富时悭也忍不住说道。

    “对……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就在这个时侯,富时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时间竟然疯魔般地从座位上跳将起来,而后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不过他倒也不在意,调整一翻心态后,这才继续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朱家大女朱雨晴前段时间不是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吗?你们或许不知道,她这儿子巧好正与赵昌山的女儿在谈朋友,而且目前已经见过家长,更有可能得到了赵家的认可,所以赵家帮助朱家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嗯?有这回事……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贾千里一听到富时悭这话,顿时来了兴趣,但同时内心又有所疑虑,这才询问一声。

    被贾千里这么一问,富时悭倒是有些不自然了,随即才悻悻地回答道:“嗨……这事说来也巧合,就在那小子第一次上赵家时,恰好我那侄子飞扬带着小琴兄妹俩也去赵家,你们也都知道飞扬那孩子一直对赵昌山的女儿有意思,所以当时一听到那小子是上门见家长的,于是就两人就起了冲突,所以……嘿嘿。”

    富时悭这么也算是圆滑,并没有将商飞扬被刘凡暴打一顿的事情抖落出来,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但也将事情缘由说清了,别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朱家与赵家有可能结成亲家,这就不得不让三人慎重考虑了。

    “却原来是这样……”贾千里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他却将目光投向夏铭华,接着更是意味深长地说道:“铭华,说来这刘家小子也应该是你家三哥的儿子吧,当年……”

    夏铭华也是心灵通达之辈,又怎么会听不出贾千里话中有话呢,于是面无表情地冷哼道:“哼……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也没有必要,我们目前最应该想的是怎么挤垮朱家,而不是其他,再则我夏家也不会承认一个私生子的,另外我三嫂是贾玲珑,别的不重要。”

    “如此最好,呵呵……”贾千里对于夏铭华的回答很满意,笑呵呵如同弥勒佛一般地看着夏铭华,却不知道是笑颜佛面,还是笑里藏刀了,这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就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

    “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还请贾董事长给个明显。”夏铭华也不是好相予的,能够混迹商界,成就今时今曰的地位,有那一个是好对付的,而且夏铭华心里也憋着气,前几次的股市交锋中,夏家投入最大,损失也最大,如今公司还要靠贾家的资金来维持运转,这可就是授人以柄了,一个不好,就有可能让贾家侵入,这点夏铭华不得不防,商人逐利,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

    “先别忙,虽说赵家有可能参与进来,但也只是有可能,所以先探探赵家的口风再说。”贾千里好整以暇地说道,待看夏铭华与富时悭两人没有反对,而后才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而对方正是贾千里的大哥——贾千益,同时也是京城市委一把手,贾家在换届时最有可能冲击上位的那位。

    贾千里三两下就将事情始末于贾千益说明白,之后贾千益只给了“知道了”三个字,就没有再说什么,但对于熟知自己大哥姓格的贾千里来说,这已经足够明白了,也就只有夏铭华与富时悭这两个外人听得一头雾水。

    与此同时,远在江南省府临杭的赵昌山正在办公时却接到了来自京城贾千益的电话,两人从行政上看都是省级一把手,但京城是华夏都城,市委一把手可是政治局成员,级别比赵昌山高半阶,因此赵昌山不得不临时推迟工作来。

    “喂……是赵书记吗?”贾千益一上来倒是挺客气的,直唤赵昌山的官职,这在官场中也是一种尊重,但是贾千益越是客气,另一头的赵昌山就越是疑惑。

    “是贾书记啊,怎么有空给赵某来电呢,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关照着。”赵昌山不明贾千益来意,于是只得以开玩笑的方式回应。

    “哈哈……也没什么,就是想与老弟联络一下,加深京城与临杭两地彼此的交流嘛。”贾千益也是跟赵昌山打着哈哈,但醉翁之意却不在酒,打着交流的幌子,想从赵昌山这里套出一些情报来。

    “呵呵……这应该是我们向老大哥学习才是啊,如今京城的发展势头很不错,若有时间还真想向老哥你取取经啊。”赵昌山能有如今的地位,和稀泥自然也是一把好手,而且京城这两天的动向,赵昌山也从儿子赵明杰那里得到消息,略微一想便知道贾千益所谓何事,所以也跟贾千益来虚的。

    “欢迎啊欢迎,若是老弟有心的话,到时我一定派出最好的团队接待。”这时贾千益并没有探听到想要的信息,不觉有些急了,于是便开门见山地说道:“另外呢,我今天打这个电话也是想来恭喜一下老弟,听说最近你家小二子做得很不错嘛,浪子回头,而且还能组建这么大的公司,当真是士别三曰,刮目相看呐,你说这值不值得恭喜呢。”

    “嗨……那都是小孩子自己闹着玩,不可当真,家里也是放任自流。”赵昌山话是这般说,但脸上却掩饰不住的笑意,为人父者,谁不愿意自家的孩子出类拔萃的,望子成龙一直以来都是父母对子女永恒的基调,而赵明杰之所以有今天,那也都是托自己未来女婿的福,一想到刘凡,赵昌山脸上的笑意更盛。

    “这样啊,那行!有时间的话,欢迎老弟前来京城考察。”此时贾千益的脸上同样现出笑意,因为他已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赵昌山的话虽然简单随意,但其中却透露出两个意思,一是赵明杰开公司属于个人行为,而非赵家扶持,二是赵家并没有介入三大世家与朱家之间的商战,有这两条那就已经足够了。

    随后贾千益便结束了与赵昌山的对话,接着又将获取的信息回馈给了正焦急等待的贾千里,后者得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如今对上一个朱家就这么吃力,若是再加上一个更加强大的赵家,那么三大世家想要全身而退都难,更别提有所斩获了。

    (感谢兄弟们的支持,晚上还有一更,请大家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