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三十章 一龙双凤同被眠(2)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入夜,刘凡冲完凉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此刻他*着上身,背靠在床边,下半身盖着被子,双手捧着一本杂志,很随意地翻看着,此时刘凡还不知道屋外的楚梦妍与西门柔两女内心微妙的想法。

    “嘀嗒……吱呀……”就在这时,刘凡的卧室门被人从外面推面,紧接着从门外闪过两道白影,以刘凡目前的耳力,自然早就听出来人是谁,只不过当他抬头看的时侯,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但见楚梦妍与西门柔两人上身围着白色的浴巾,肩膀上露出白皙如玉的肌肤,更让人浴血喷涨的是,两女下半身则是赤条条空无一物,细长的美腿在刘凡眼前展露无疑,行走间,身下半截浴巾不时晃动,但见两片幽黑的草丛若隐若现,如此美色当前,刘凡又岂会无动于衷,自然是瞪大双眼看个真切。

    “你……你们这是……”惊呆了的刘凡,摇指着深情款款向自己走来的两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们既然是你的女人了,这样有什么不对吗?”楚梦妍毕竟见过世面,虽然第一次如此坦诚的面对刘凡,却没有少女一般的羞瑟,反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而西门柔就差多了,一只小手紧抓着楚梦妍的衣角,羞答答地跟在身后,头微微低下,根本不敢与刘凡正视。

    “这不用想一定是梦妍的主意,对不对?”刘凡不用想都知道这样大胆的事情不会出自西门柔,那就必定是楚梦妍了,只是他也没有想到楚梦妍竟然会如此主动。

    “嘻嘻……凡哥,你怎么知道的。”楚梦妍不以为意嬉笑道,紧接着一个纵跃,毫不避讳地坐到刘凡的床边,随后更是大胆地扑到刘凡的怀里,享受着在刘凡胸膛中片刻的温存。

    “啪……就你多事。”

    “哎呀……”

    刘凡一巴掌老实客气地落在了楚梦妍的美臀上,惊得楚梦妍一声惊叫,但同时从刘凡手中传来一股热浪,令得楚梦妍享受不已。

    “小柔妹妹也坐下来,放轻松一点哦!”楚梦妍也没有忘记西门柔这位同甘共苦的好姐妹,伸出秀手,一把将西门柔拉到床上,而西门柔本来就有些心不在焉,猛然间被这么一拉,一下子跌进了刘凡的床上,倒是惊出一身冷汗。

    “啊……羞死人了。”就在西门柔刚起身时,包裹在身上的浴巾由于绑得不太牢固而滑落下来,瞬间露出了洁白玉峰上的那一点粉嫩的绛红,这下子原本就害羞得西门柔更是羞得无地自容,急忙将抓起浴巾,重新围起来。

    “你们这是闹那样啊。”刘凡自然是将刚才的那一抹风光尽收眼底,霎时间身上小刘凡便有了反应,幸好自己身上盖着被子,不然就糗大发了。

    “装什么傻呀,你没看出来吗?”楚梦妍没好气地白了刘凡一眼,接着才再次说道:“今天晚上就由我们姐妹俩来伺候你,这下你可高兴了吧。”

    “呃……看是看出来了。”刘凡有些心虚地用指尖抹了抹鼻梁,内心不无期待,“双飞”刘凡也不是没有过,但也仅仅只有那么一、两次,这还是半个月前的事情的,因此刘凡自然是食髓知味,但是眼前的西门柔貌似还没有成年,这样做似乎有点太邪恶了。

    “你们其实不必这样的,我既然已经接纳你们,那绝对是出自真心实意,再说小柔才17岁,还是未成年少女啊,我不能够啊。”此时刘凡倒是一本正经起来了,有道道貌岸然的意思,可他似乎忘记刚才看西门柔时那般火热的眼神,这会儿倒是当起好人来了,虚伪,没有最虚伪,只有更虚伪,谁知道他这些话却让两女感动得不行,尤其是西门柔,更坚定了她内心的想法。

    “凡哥,我今生今世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我愿意为你做任务事情,那怕是你要我的命,我也会毫不犹豫的付出,只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怜惜我,可以吗?”动情处,楚梦妍却是深情款款地望着刘凡,此刻,她的眼里只有刘凡,再无他物,紧接着自然而然地抱紧刘凡的熊腰。

    “我也是!”西门柔也没有太多的语言,轻轻一点头,目光无比坚定地扑向刘凡。

    有道是:最难消受美人恩,眼前佳人的期待,刘凡又怎么忍心拒绝,张开双臂,一把将两女一左一右地揽入怀里,随即分别在两女的额头吻了一下,随后才说道:“你们真的准备好了吗?”

    “嗯!”两女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不后悔?”

    “绝对不后悔。”

    “嗯……呜呜……”

    两女刚一回答完毕,香唇便已被刘凡封住,只得直呜呜叫唤,湿吻唇重,几分钟后,两女都快窒息,不是没有空气,而是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撞击得不能自已。

    “哗啦……”两条白色浴巾被刘凡一手甩飞,两女真空的胴体顿时显露无疑,还真别说,这楚梦妍也真是有料,身条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峰峦高耸而坚挺,丝毫不亚于柳凝香这样的完美少妇,而且比之柳凝香多了一丝风情万,光洁如新的小腹更是没有丝毫赘肉,令得刘凡的魔掌流连忘返。

    相较之下,西门柔就显得青涩许多,峰如丘陵,身瘦见骨,估计是在西门家吃了不少苦,发育未完全,吻技也是生涩不已,只懂长一味地回应,而不能更好的取悦刘凡,好在如今刘凡已是混迹花丛的好手,在他上下其手的抚摸下,西门柔越显亢奋,倒是更添几分纯真。

    “老……老公……”这时楚梦妍整个身子如同八爪鱼一般挂在刘凡身前,眼神早已涣散迷离,只凭借着本能向身边的刘凡索求,胸前一对玉峰更是不停地磨擦着刘凡的胸膛,令得刘凡心猿意马无法自拔。

    “小……小凡哥哥,好难受啊。”

    楚梦妍尚且如此,更何况是西门柔,边蹭着刘凡的后背,口中的呢喃声更是断断续续地传出,这就是所谓的“夹心饼”,两女前后夹击,好在刘凡早已不是吴下阿蒙,更兼仙人之体,意志坚定,若是换个人,在两位如此美艳的尤物夹击下,早就丢盔弃甲了。

    “梦妍,我要来了哦,你忍着点。”这时刘凡下身已是龙抬头,正对准楚梦妍下身“玉门关”,只等楚梦妍一声回应,便可长驱直入,直捣黄龙。

    “好人,来吧,快点!”楚梦妍此刻全身似火烧一般的灼热,早已满心期待着刘凡的进入,此刻闻听得刘凡的问话,自然无有不从,贝齿紧咬间似乎已做好准备,只待刘凡长枪来袭。

    “呼哧……”

    “啊……”

    一声异响过后,楚梦妍顿感身下一阵剧烈的疼痛,忍不住尖叫一声,刘凡也看到楚梦妍脸上的痛苦,有意无意地放缓进度,低头间才发现点点红梅落床单,此刻刘凡无比的满足,自己再一次扫落片片红梅,只要是个男人看到这些都会无比的自豪。

    攻伐在继续,刘凡身下长枪一阵银蛇吐信,拿捏得恰到好处,直令楚梦妍飞越巅峰,紧接着翻身下马,抱起楚梦妍来了个莲花台坐,底下金杵上下翻动,直至楚梦妍再次长啸一声,刘凡这才放下她,而后者带着满足的娇颜,慵懒地瘫软在床边。

    战罢楚梦妍,刘凡可没有忘记还有一个西门柔在侧,刚才他与楚梦妍一翻戮战,早已将西门柔整得欲~火焚身,虽然刚开始的时侯很不好意思,但是渐渐的西门柔也欲罢不能,只能靠在刘凡的身后,需求心灵上的慰藉,如今眼看前方战况已毕,内心更是期待不已,不等刘凡说话,自身便已主动靠了上去。

    “嗯!都已经这么湿了,嘿嘿……”刘凡反手一探西门柔桃源深处,却换来一手的水痕,这才发现西门柔早已是泥泞不堪,于是也不再二话,一招双手出海握住西门柔胸前丘陵,随意翻弄一阵。

    “嗯……小……小凡哥哥……”未经人事的西门柔那里经受得起刘凡的手段,不多时便已是迷离情动,嘴里含着小手,不时地"yun xi"着,紧闭的双眸亦是颤抖不已,而随着刘凡手上力度的增加,西门柔口中的声浪越加无法节制,以至于小指都咬出一丝血丝来。

    “要来了哦!”这时刘凡将西门柔翻过身去,起身站立,而身前的西门柔则盘蒲于下,刘凡话一说完,身子一个猛扑,犹如猛虎扑食一般,整个身子压在西门柔这只小绵羊,这真是“春风叩得玉门关,桃源逢君且进来。”

    “啊……”

    一龙入洞来,情长声亦长,西门柔一声痛呼高亢声起,娥眉忍不住微微皱起,感受着身下的充盈,如同被火燃烧一般的滚烫,却又是那么的温暖,这一刻一个少女到少妇的蜕变就这样完成,而下一秒刘凡一击龙入深渊,抽起声声浪语……

    良久,西门柔带着满足的笑意,陷入了深睡当中,刘凡知道初为人妇的西门柔已经无力再战,于是只好放过她,但是此时刘凡依旧意犹未尽,自然将目光投向了一旁观战的楚梦妍,而后者看到刘凡那炙热的目光,亦是热情地回应,香唇再次贴了上去。

    经历翻云覆雨,楚梦妍也败下阵来,此刻她终于顿悟了,自己男人就是一个怪物,恐怕再来几个姐妹也无法满足他,这恐怕就是幸福的烦恼吧,不过幸好楚梦妍知道自己还有另外几位姐妹,有的时侯有人与自己分担压力也是好事。

    一夜无话,三人相拥同床同被而眠,尽管刘凡并没有得到满足,但是看着身边两具完美的胴体瘫软在侧,久久陷入沉睡,多少也有些自豪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