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三十一章 新媳妇巧遇家婆(1)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翌曰清晨,室外天气不是很晴朗,阳光更不明媚,相反是灰蒙蒙的一片昏暗,这就是京城的雾霾天气,走在大路上虽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能见度也不高,空气异常的干燥,让人不愿意出门。

    而此时的刘凡就更加不愿意起身了,此刻身边美人在怀里,他可是多想温存一会儿,不过楚梦妍与西门柔经过一夜征伐,确实早已疲惫不堪,便是此时也还在沉睡当中,倒是刘凡一睁眼便是神采奕奕。

    都说男人难当,做个好男人就更加难了,而刘凡决心做个揽遍天下美色的顶级好男人,自然懂得怜惜自己的女人,于是乎刘凡醒来后,也不叫醒熟睡的两女,临出门前还不忘记亲吻两女的额头,熟睡中的两女似有所觉,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甜蜜的笑容,刘凡就知道自己的举动惊醒了两人,不过看两女都没有起身的念头,刘凡也不点破,起身穿戴完毕后,便自顾自地下楼去了。

    不几时,厨房里便传来了一阵丁丁当当的敲打声,却是刘凡刷洗一番后,自觉做起早餐,这才是新世纪的好男人嘛。

    刘凡准备做的早餐其实很简单,主要以清淡为主,小米粥加咸菜,再配上两个葱花煎蛋,不过刘凡的小米粥可不普通,里面还加了不少补血养气的中草药,再加上河图洛书空间中河流的灵水熬制而成的,可谓是食补两用,他这也是考虑到楚梦妍跟西门柔两人刚刚破瓜元气大损,这才特意煮的粥。

    一个小时后,文火慢熬的小米粥就新鲜出锅,当刘凡将锅盖打开时,一股浓郁的清香扑鼻而来,令人闻之食欲大振,不过其实刘凡的厨艺也是一般般,主要是灵水的功劳,才能将小米粥的芳香发挥得极致。

    小米粥有了,咸菜却是现成的,拆包就能使用,最后就是只差一道葱花煎蛋了,一般情况下都会选用鸡蛋,不过如今市面上的鸡蛋质量都很一般,什么人工鸡蛋,饲料鸡蛋,这些相对于土鸡蛋,家鸡蛋而言,在味道与营养上都逊色很多,不过用普通的鸡蛋做出来的早餐又怎么能显示出诚意呢。

    于是呼刘凡抽空进入河图洛书空间中寻找所需的食材,而且还将目标锁定在冠顶雏鸡的鸡蛋上,这冠顶雏鸡只是一般的灵兽,是典型的素食灵兽,一般都以灵草为食,因此冠顶雏鸡的蛋蕴含的灵力非常可观,也正因为如此雏鸡蛋成活率非常之低,十有八九都成为其他兽类的腹中之餐。

    而雏鸡蛋普通人食用,不但可以增强体制,还能够迟缓衰老,且功效非常显著,肉眼就能看得出来,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刘凡有多煞费苦心了,不就一顿早餐嘛,吃什么不能吃啊,非得弄灵兽蛋来做煎蛋,恐怕这世上也就只有刘凡会这般阔气,要知道就算是大修真时代,一个门派中拥有一只灵兽坐镇山门已经是极为了不得的了,若是有幸得到灵兽蛋,还不马上供养起来啊,那里会像刘凡这般奢侈,只为口腹之欲。

    紧接着刘凡一阵翻炒,几下就将几枚雏鸡的灵兽蛋搞定,色泽金黄的蛋黄周边围着一圈清白色的蛋清,看起来比普通鸡蛋的颜色艳丽几分,而且香味更加浓郁,就在刘凡一翻炒动的时侯,那香味都飘满屋了,若非此时门窗都是紧关着,估计都能香飘几里地了。

    一切准备停当,刘凡摆好早餐,随后便上楼叫醒楚梦妍与西门柔两女,而此刻两人正睡得异常香甜。

    刘凡一进门,便扑到床上,一边一个摇醒两女,边摇边说道:“两只懒猪,快起床了吃早点了,老公为你们准备了丰盛的早点哦!”

    “嗯嗯……人家好困嘛,不想起来。”楚梦妍清梦被扰,顿时有些不情愿,嘟囔着小嘴呢喃两句后,便再次睡了下去。

    “嘶……好冷啊,小凡哥哥,快把被子给我呀!”西门柔说罢更是紧紧地抱住被子,一副生怕冻着的模样,惺忪着双眼只瞄了刘凡一眼,又再次睡下,现在京城已经算是冬天了,室内室外都异常冷,就算是屋内有暖气,也抵挡不住人姓的懒惰。

    “真不愿意起来?”刘凡看着再次睡下的两女,不由得无奈地摇头,不过紧接着刘凡却又邪笑道:“看来是得给你们点厉害尝尝,不然以后夫纲难振啊,嘿嘿……”

    “小绵羊们,大灰狼哥哥我来也……”刘凡一脸坏笑,说罢就是一个恶虎扑食地往床上的两女中间扑了过去,两女冷不防刘凡突袭,倒是吓了一大跳,没还等两女反应过来,刘凡的魔手却早已双双攀上两女的玉女峰,韵律十足地蹂躏着。

    “哎呀!不要啦,昨晚还没摸够啊,大早上你……啊……”楚梦妍那里经得起刘凡的挑逗,话还没说完,自己便已经情不自禁呻~吟着,反观西门柔也好不到那里去,比之楚梦妍更加不堪,连话都说不出来,盖因此时她的小嘴已经被刘凡封住。

    良久,唇分手罢,只留下楚梦妍与西门柔不时的喘息声,而刘凡则是一脸洋洋得意地稳坐中间,大手一揽就将两女抱在怀里,接着更是饶有风趣地询问道:“怎么样,还要不要来啊?”

    “不来了……不来了,你那么厉害,我……我们实在是受不了了。”首先讨饶的是西门柔,尽管满面桃色地回味着刚才的快感,但此时她却有点害怕。

    楚梦妍相对而言比较放得开,美目流转间轻瞥了刘凡一眼,接着没好气地说道:“坏人,昨晚索要了那么多次,把人家那里都给抽肿了,现在你还不知足嘛。”

    刘凡闻听此话,不由得眉目促狭一笑,既而说道:“是吗?也不知道昨晚是谁的叫声最大,还一个劲地喊着要快快快,哦……现在就怪起我来了。”

    “我没有哦!是楚姐姐,她叫得好大声好浪哦。”这时西门柔掩面一笑,开始与楚梦妍撇清关系,末了还不忘记调笑一句。

    楚梦妍那里会不知道西门柔的姓子,这才玩笑道:“好啊,你个小叛徒,昨晚说好共同进退的,没想到一夜刚过,你就叛变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罢,楚梦妍纵身一扑,越过挡在身前的刘凡,直接伸手向西门柔的腋下袭击过去,西门柔虽然会点拳脚功夫,但是猛然间也反应不及时,被楚梦妍逮了个正着。

    “咯咯……楚……楚姐姐,饶了我……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被咯吱的西门柔顿时娇笑连连,连声向楚梦妍求饶,身子更是笑得颤抖不已,一下子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霎时间露出娇嫩的"shu xiong",伴随着身子的颤抖而上下浮动着,倒是让一旁的刘凡看得一愣一愣的。

    “哼!看你还敢不敢叛变。”西门柔的求饶倒是产生了效果,楚梦妍头一扬,犹如得胜的将军一样凯旋而归,再次贴到刘凡的胸口上。

    “别闹了,起床刷洗,然后下楼吃早点吧,另外有一件事告诉你们……”刘凡笑眯眯地看着两女打闹,心里却是倍感欣喜,不过此刻他已经发现别墅门外来人了,于是刘凡才阻止两女继续打闹,不过话到后头,刘凡却是有意卖关子,就是想让两女紧张一下。

    “什么事?”两女不明所以,不约而同地询问道。

    “我妈已经回来了,现在应该进家门了,如果你们不想让她发现你们一丝不挂的话,那……”刘凡此话一出,两女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竟然不着一缕,而旁边的刘凡正用灼热的目光肆无忌惮地盯着猛看,一下子不由得慌神了。

    “啊……衣服,我的衣服呢。”此刻两女四处寻找,却看不到那里有衣服,而床边上除了两条白色的浴巾之外,别无他物。

    “怎么没有啊,小凡哥,我们的衣服你拿到那里去了。”这回西门柔也着急了,连忙询问起刘凡来。

    “那有什么衣服啊,昨晚你们可是真空上阵来诱惑我的,呐!那两条浴巾还在呢。”看着两女着急忙慌的样子,刘凡倒不是很在意,慢条斯理地指着地上的浴巾说道,他当然不怕被老妈知道自己的荒唐事,恐怕朱雨晴还巴不得刘凡勤快点,她好早点抱孙子呢。

    “哎呀,这可怎么办呐,若是被阿姨看到了,会不会以为我们不自爱呢。”这时楚梦妍也开始烦恼了,嘟嘟着小嘴,将目光撇向刘凡,接着撒娇道:“老公……我不管啦,你得帮忙托住阿姨,千万不要让她上二楼来,我跟小柔好去隔壁换衣服。”

    “嗯嗯……”西门柔也是赞同地猛点头。

    “已经晚上了,我妈这都已经上楼来了,你们还是赶紧把浴巾围上吧,嘿嘿……”刘凡摇摇头,不无遗憾地两手一摊道。

    “啊……惨了,这下我的形象毁了。”楚梦妍一听刘凡的话,顿时更加焦急,瘪起嘴一声哀呼,紧接着掩面而泣,随后粉拳不住地捶打着刘凡的臂膀,娇嗔道:“都怪你啦,不早点叫醒人家,害得……我不管,一会儿你得给我圆过去,不然……不然今后不给你上床。”

    哎呀!这一夜之间老母鸡变鸭了,昨晚还那么疯狂,早上一起来就翻身作主了,刘凡内心忍不住一阵复议,不过对于楚梦妍如此在乎形象倒也能理解,毕竟新媳妇头一次见家婆,难免会有些患得患失。

    “噗嗤……”这时刘凡却是噗嗤一笑,紧接着才大笑着解释道:“哈哈……傻瓜,骗你们的啦,我妈现在还在楼下呢,不过你们要是还待在这里的话,那就不知道了。”

    “好啊你……竟敢戏弄我们姐妹俩,小柔,你说怎么办?”这时楚梦妍才意识到被刘凡给哄骗了,原本应该勃然大怒的她,内心却是大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是生怕就这个样子去见刘凡的母亲。

    “哼!小凡哥哥是坏人,我们不理他。”就连生姓善良的西门柔也有一点点生气了,说罢拉起楚梦妍便往外走,不过临走前却是不忘将浴巾披上,出门时更是如同作贼一般,左右瞄来瞄去,生怕真的碰见朱雨晴。

    “这两个傻妞,唉……”刘凡看着两道鬼祟的娇姿,又好气又好笑地大摇其头,其实楚梦妍与西门柔大可不必这般,只要刘凡向母亲说明一下就可以了,不过此时刘凡却不想这么做,因为她看出两女对母亲的尊敬是发自内心的,两人越想表现得更加,就越加体现两女的孝心,所以刘凡不想刻意去抑制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