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三十四章 风云惊变(1)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正如刘凡所预料的那样,以薛功为首的一群老头子终于出手了,确切地说是他们推动着自家前台的势力,向三大世家施加压力了,而主持此事的人正是薛功的儿子,华夏未来的接班——薛京平,如今薛京平换届之后,成为一号首长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但他也需要建立起自己的威信。

    而这个时侯京城市委书记也是竞争副总理一职,更需要立威,只不过贾家太过急于求成,更是找错了立威的对像,若是以前的老朱家,那还真有可能就此落败,可惜由于刘凡的回归,朱开宏已经重抬升势,虽不说如曰中天,但也是不容小觑。

    更何况刘凡还是温家的女婿,现任二号首长首肯的孙女婿,再加上赵家、孙家等超一流世家,其实力可以说比老朱家鼎盛时期还要强上几倍,当真是得一子,而胜千军万马。

    早上九时整,商家女婿富时悭正在公司主持会议,商议如何对付朱氏集团的策略,可正当他在台上侃侃而谈之际,会议室的大门却猛地被人撞开,就在富时悭恼火不已与身下众高层诧异的时侯,从门外进来几名身着制服的不速之客。

    这时其中一名看上去像领头的中年男子从身后掏出一张纸条,接着面无表情地冲富时悭喝道:“富时悭,我们是京城商业罪案调查科的,你涉嫌多起伪造账目,倾吞国有资产,现在我们要将你依法逮捕,这是逮捕令……”

    “嘶……”

    商氏集团其他高层人员,陡然听到中年男子的话,心底没由来的倒抽一口凉气,要知道商家可是京城十大世家之一,虽然在政界影响力不明显,但却是商业大鳄,在华夏十大财团中也是排名靠前的存在,再加上如今靠上了贾家,那势力可就大了去了。

    可谁也没有想到,商业罪案调查科竟然找上门来,一来更是直接逮捕,连逮捕令都出来了,这事可就定姓了,而不协助调查,这其中的差别可是有云泥之别。

    富时悭也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人物,能以外姓的身份当上商家商业领头人,其本身就说明富时悭有过人之处,因此在看到逮捕令的第一时间,面上并没有表面出信丝毫的慌乱,反倒是阴阴笑问道:“你们说你们是商业罪案调查科的?我怎么相信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啊。”

    中年男子也是干脆,直接从身上掏出一个红色的小本子,凛然说道:“这是我的工作证,你大可以查询一下,不过在事前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否则我不排除使用武力。”

    中年男子话音刚落,他身后的几名下属纷纷用警惕的目光锁定富时悭,从几人凌厉而冰冷眼中,富时悭嗅到了一丝血腥的味道,他一眼就看出这几个人都是见过血腥军中好手,这一刻,富时悭内心的坚持也不禁在所动摇了。

    富时悭并没有接过工作证,只是随意地瞄了一眼,既而笑道:“呵呵……杜科长是吧?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而已,不必这么劳师动众吧。”

    此刻富时悭小眼睛一眯,话语中透露出一种嘲讽,估计背靠着商家,一直以来混得顺风顺水,从而滋生出傲气来,说真的,他还真不将眼前这个小小的科长放在眼里,京城什么最多啊?官最多,身为商家商业领头人的他,往来的都是京城部委级别的领导,有这样的心态也不足为奇。

    紧接着,富时悭见对方依然不为所动,又接着冷笑说道:“你们杨局我可是认识的,前两天我们还在一起喝酒聊天来着,你们今天来这里是不是搞错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可别大水冲了龙王庙……”

    富时悭眼见软的不行,如此便想仗势压人,而他话中的杨局正是京城商业局局长,正厅级别,放到其他地方那也是市一把手,只不过这里是京城,高官强人林立,他这样的局长就显得不那么起眼了。

    “哼!正是我们局长让我们来请你回去的,所以请不要让我难做,带走……”杜科长依然对富时悭的话不为所动,说罢更是冲身后一招手,几名属下会意,二话不说便向富时悭冲了上去。

    “哎哎……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还有没有王法啊,再不住手,小心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商家女婿,我姐夫可是京市第一副书记,放手……放手啊……”

    调查科的这些属下可不管你是谁,三下五除二就将富时悭给擒拿下来,甚至还戴上了手铐,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只留下了慌乱的一众公司高层。

    不多时,商家女婿富时悭被逮捕的消息在京城传了开来,就连正准备与朱氏决战的贾千里与夏铭华也得到了消息,而最先得到消息的却是商家大子商广城,如今的京城副书记。

    “什么?你说时悭被商业局的人带走了?好……公司的事你先稳定局面,我马上了解一下情况。”此时商广城正在上班,忽然接到商氏集团的一个副总的来电,这才知道了富时悭被商业局逮捕的事情。

    挂断这名副总的电话后,商广城立马拨通了商业局长杨守义的手机,可传来的却是一阵又一阵的忙音,不禁让贾广城破口大骂:“妈的,这个墙头草,关键时刻竟然避而不见,真是混蛋……”

    “啪……”气愤中的商广城一把将手机狠狠地甩在了地上,顿时发出一声轻响,价值几万华元的名贵手机就这样被摔得支离破碎,地上只剩下一堆电子残骸。

    “混蛋……真是慌了头了……”商广城看着地上废掉的手机,他便有些后悔了,不是心痛那几万块钱,而是临时想打电话,才发现没有手机,于是贾广城只得拿起身前的座机,随后拨打了商业副局长的号码。

    “嘟嘟……”一阵忙音之后,却是接通了,还没等对方回答,商广城却是破口大骂道:“你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事先通知我一声,为什么商业局的话将我妹夫给抓起来了……我不想听什么解释,也不管你现在在什么地方,限你五分钟之内来办公室,否则你个这副局长也别想当了,哼……”

    说罢,商广城狠狠地将话筒扣了下去,随后重重地坐回原位,不过从他的脸上的表情不难看出此刻他内心的焦急。

    几分钟后,一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商广城的办公室内,如今京城已进入冬天,可中年男子却是满头大汗,而且还气喘吁吁的,估计是来之前经历了大量的运动,而这人正是商业副局长郑栋良。

    在接到商广城的电话之前,郑栋良正在酒店喝着小酒,身边搂着妹妹逍遥快活,谁知道自己老板一个电话叫得这么急,而且勒令他限时赶到,否则头顶乌纱不保,郑栋良听出贾广城并不是开玩笑,于是只得玩命的往回赶,总算是在规定时间赶上了,但是这回贾广城一脸阴沉,一句话也没有说,让郑栋良心里更是惴惴不安起来。

    “书……书记,不知道您叫我来有什么事情让我做的,不过您放心,只要是书记吩咐下来的事情,我老郑一直办得妥妥的。”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能穿,这个时侯郑栋良内心只想在商广城面前更好的表现,因此一上来就先表忠心,这样的话若是在以往,或许商广城还会有所青眼,可如今商广城怒火中烧,什么漂亮话也听不进去。

    “嘭……这就是你说的办事妥妥的?”商广城突然间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顿时一声轰鸣巨响,可把郑栋良吓了一大跳,紧接着商广城又开扣责问道:“你这个副局长是怎么当的啊,手下把人都抓了,你居然还不知道?我看你这个局长是当腻歪了。”

    “我……不是……书记,你听我说啊。”郑栋良想为自己辩解些什么,可此时商广城正是气头上,说什么都是显得苍白无力。

    “好,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商广城再怎么说也是省部级大员,城府不可谓不深,因为事出突然,他不知道是谁在搞鬼,所以一时失态,不过稍微想想也冷静了许多,此时他不是不怪郑栋良,而是想从他的口中多了解一些情况,他才好做出反应。

    “书记,来之前我大致了解了一下,逮捕富总的命令是杨局下的,总局那边签署逮捕令,我不是隐瞒不报,而是事前我根本没有得到消息,一大早上姓杨的就把我支开,应付前来京城投资的大投资商,所以……”此时郑栋良想的是怎么推卸责任,对于自己对商业局掌控不利却是只字未提,因此将所有的事情推到了局长杨守义的身上。

    “咚……”商广城听完郑栋良一翻解释后,并没有作出评价,却一拳头捶在桌面上,接着怨恨地说道:“这个杨守义真是可恶啊,平时就是阿谀逢迎,左右逢缘的墙头草,现在居然胆敢跟我商家做对,这背后一定有什么阴谋,否则以姓杨的绝对没有这个魄力抓人的。”

    此时郑栋良眼见商广城怒色缓解不少,提起的心也不由得放松了几分,随后才一脸讨好地附和道:“对对对,书记,姓杨的那老儿就是个小人,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现在他竟然敢于欺上瞒下,背后一定有人给他撑腰,您说……会不会是朱家?”

    “朱家?应该不可能!“商广城一手摸着下巴,微微一想,便接着说道:”现在京城谁人不知道贾家要对付朱家,朱家现在已经是自顾不暇了,姓杨的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清形势呢……”

    “难道是赵家?”

    任商广城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是谁出手对付他商家,不是朱家,更不是赵家,而是比两家更加恐怖的薛家,外带着几个一流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