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三十五章 风云惊变(2)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商广城命令郑栋良前往商业调查科释放富时悭的时侯,郑栋良去了之后却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答复,富时悭因为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被国安局的人给“秘密”带走了,而这正是刘凡的手笔,那些关于富时悭的罪证也都是刘凡通过国安系统弄来的,这点事对于他这个国安副总长来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

    得知此事的商广城顿时心急如焚,连班都不上了,匆忙请了假,便马上赶往家中,几通电话更是将在京城的商家核心成员找来商量对策,国安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各大世家都是谈虎色变,进去容易出来却难比登天,商广城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事情大条了,可商广城却不知道这些消息都是刘凡有意透露出来的,其目的就是想让商家方寸大乱,进退失据,从而无瑕顾及商业上的事。

    正如刘凡所料想的那样,失去了富时悭主持大局的商氏集团,就如同没了头的苍蝇一般,整个公司乱作一团,原定对付朱氏集团的计划也因为失去了主持者而搁浅,商家在这次商战中本来就是对付朱氏集团的急先锋,冲在商战的第一线,夏氏集团从旁策应,贾家则是在幕后运筹帷幄。

    本来计划非常周全,对付一个朱家自是绰绰有余,谁知道先是出现一个“非凡风投”在股市上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现如今又失去了商家在前头冲锋陷阵,再加上昨天夏家也被非凡风投打击不小,不得以之下,贾家只能被迫站到前台与朱家对垒,可惜三大世家齐聚刘凡尚且不惧,更何况现在只有一家半呢,所以结果可想而知。

    中午股市收盘前,早已苟延残喘的夏氏集团被刘凡的非凡风投打压得抬不起头来,股价一路从18华元跌破10华元大关,跌幅高达近50%,随着股价的暴跌,无形中被蒸发了大量财富,而这些财富绝大部分都落入了刘凡的口袋中。

    而商氏集团这边也好不到那里去,刘凡这边有意识地将富时悭被捕原因的透露出去,什么“倾吞国有资产”,“不正当竞争”,“利用商家权势血腥掠夺”等等字眼一时间充斥在网络世界中,商氏集团一下子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股市更是一跌再跌,若不早上股盘收市,顾及得跌成垃圾股。

    下午1点30分股市开市之前,贾氏集团为夏氏集团注入百亿华元以作护盘之用,在这一点上,三大世家亲疏之别就显现出来了,贾、夏两家毕竟是姻亲,而商家只是贾家的附属,在这事上贾家就做得有些厚此薄彼了,但商家现在陷入危机中,根本没有时间与贾家叫板,也正因为如此,却使得贾氏集团后续资金链,给了朱氏集团和非凡风投可趁之机。

    由于刘凡的注资,使得非凡风投资金前所未有的充盈,就算是三线做战也是游刃有余,因此下午股市一开盘,非凡风投大总监郑茵便发下了全面总攻的命令,另外刘凡也是通知了自己的母亲朱雨晴,让她从旁协助。

    一场股市巅峰之战就此拉开序幕,引得无数业内外人士的关注,同时也有不少投机者也加入了这场股战中,其中有不少人都是贾家请来相助的,也有一部分纯粹是投机心理,但是这些人临时凑集的资金相对于上千亿米金资产的刘凡而言,那都是杯水车薪,来多少吃多少。

    除此之外,一场不为人知的官场风暴也在酝酿中,自富时悭被国安局带走后,开始的时侯富时悭还抵死不认罪,在他的想法中,贾家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就算贾家不出手,以商家的权势也足以保下他,可是令他失望的是,几个小时过去了,他却没有等来贾家或者商家解救他的消息,而是等来了无尽的审讯。

    国安人员可不是普通的警察,可不跟你将什么规矩,富时悭不认,那就折磨得你承认为止,于是乎在经历了几个小时漫长的审讯后,富时悭终于扛不住了。

    “我……我愿意……招……招了!”此时的富时悭那里还有集团公司老总的气派,头发凌乱不堪,面色煞白无血色,嘴唇更是裂了几道小口子,说话的声音虚弱无比,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奄奄一息的病人一样,但浑身上下却没有丝毫被殴打或者折磨过的痕迹,这点就是国安审讯人员的高明之处了。

    “终于肯招了吗?”这时一名国安审讯人员嘴角扬起一抹不屑,旋即向身旁的另一名人员招呼道:“小陈,先给他来杯水,再录口供……”

    很快一杯白开水就被端了上来,接着摆在富时悭的面前,而后者也不顾什么形象,猴急地端起水杯,一口气将整杯水喝了个干净,这或许是富时悭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水了,因为他已经几个时滴水未沾,口渴的很厉害。

    喝完水后,富时悭的精神也恢复了几分,这时他才慢慢说道:“要我招认可以,但是你们必须保护我的人身安全,否则我就是死也不会说的。”

    “哼……你当我们国安局是什么地方啊,谁都可以来去自如?”为首的审讯人员一声,他自然听得出富时悭话中的意思,于是冷笑道:“说吧……只要你有立功表现,说不定我还可以向首长请示,让你将功补过,减轻罪行。”

    “国……国安?呼……”事前富时悭并不知道抓自己的是国安的人,现在得到答案了,他再也没有了侥幸的心里,同时提起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暂时安全了,这才开口说道:“你们都知道我是商家的女婿,商氏集团的总裁,商业上的掌舵人,但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早从我岳父商老在世的时候就是这样,真正掌舵的依然是商家家主,他们……”

    接下来,富时悭便将自己从加入商氏集团到成为商家女婿,再到自己如何有参与商家的商业并购国企,如何巧立名目,伪造假账,再到通过商家的权势走私贩卖各种国家战略资源等等,商家可谓是罪行累累,其中最让人感到痛心的是,商家竟然还贩卖人口,将妇女贩卖到曰苯以及东南各国,这些妇女的命运可想而知……

    “哼……简直可耻!”一个多小时后,富时悭终于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交代清楚,而在这一个多小时中,几名审讯人员则是从开始的愕然,再到后来的愤怒,最后更是演变成了如今的憎恨,对像商家这样的卖国贼的憎恨。

    “啪……”就在这时,为首的审讯者气愤得拍案而起,抄起富时悭签署的罪状,接着向身边的几人严肃地吩咐道:“你们几个先将他关押起来,无论是谁来了,没有首长的命令谁也不许与他接触,我立刻将这些材料上报首长。”

    “放心吧,赵处!”其他几名国安人员自然晓得各中缘由,纷纷欣然允诺,随后便看到为首的赵处长拿着富时悭签署的犯罪资料匆忙离去。

    不多时,那份犯罪资料便出现在了刘凡的办公桌上,而此时他正在国安办公大楼中,身为国安副总长,在这里有办公室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尽管今天还是刘凡第一次来到这里,不过还别说,这副总长办公室还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下属各部门机关都是一应俱全,另外国安还派了个女秘书给刘凡,主要任务就是帮助刘凡处理这方面的事情,不过其实也就是个联络员,但是级别却不低,正处级的行政级别,而且权势相当大。

    “咚咚……”就在这个时侯,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紧接着办公室门被人从外推开,进来一名美女,二十五、六上下的年纪,身姿修长,目测有175cm左右,一身篮色制服将那凹凸有致的身段凸现得淋漓尽致,再配上一副姣好的面容,那就是完美到绝配,而头顶着女式警帽更为此女增添几分英姿,这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霸王花啊。

    “小薛,什么事!”这时刘凡一看到来人,便出口询问了一声。

    “首长,纪检一处的沐处长已经在门外等候了,要不要现在让他进来。”

    小薛,便是刘凡的女秘书,名唤薛英姿,确实人如其名,原来是京城军区某特战队的小队长,几天前才突然被提拔到国安充当秘书,对于此事薛英姿可是大为不满,尽管级别提上去了,但是她更向往战场上搏杀的场面,只可惜由于家族的关系,一时英雄无用武之地,不过这是家中老爷子的意思,薛英姿就算再不满也不敢违背老人家的意愿。

    不用猜,这薛英姿正是薛家嫡系子孙,薛功老爷子二儿子之女,未来一号首长的亲侄女,真正的顶级太子女级别,在古代怎么也算是个郡主,你说这样的身份有谁敢把她送到战场上去,况且现在是和平年代,那有那么多仗打啊,至于小规模的周边摩擦那就更轮不到她一介小女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薛老爷子将孙女放在刘凡身边,也不是没有目的,什么目的就只有天知,地知了。

    “请他进来。”刘凡手指轻点桌案,点点头同意了薛英姿的提议,得到明确回应的薛英姿转身出了办公室,很快便又再次进来,身后还带着两名年轻人,说是年轻,但也比刘凡大上好几岁,而其中一人正是刘凡认识的沐峰——龙组长老沐天、沐地家的后辈,另一人刘凡却不认识,不过看此人与沐峰有几分相似,刘凡估计两人多少有点关系。

    “沐峰,前来向首长报道!”

    “沐良,前来向首长报道!”

    从两人自报的姓氏看,不难看出两人的关系,再加上如出一辙的报道方式,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看来这话说得一点都不错,眼前这两兄弟正是如此,不过两人却不是亲兄弟,而是堂兄弟,沐良是沐峰二叔的儿子,平时两人关系就很不错,这一次刘凡召唤沐峰,沐峰也是一并将堂弟带上。

    (不好意思,前两天有点忙,请求大家原谅,晚上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