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九章 荣誉院长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刘凡使劲地摇头说道,心里却暗中寻思,如果收苏小菲为徒,那他要想管教起来就麻烦了,她要是一个心情不好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那他还不被烦死,那还有时间去享受人生啊,一想及此全身不觉打了个冷颤。

    “为什么啊,难道你想耍赖?”苏小菲大声的吼道,她也是一心想学好医术,她从小立志想成为一个像她外公一样受人敬重的神医,所以见到刘凡神奇的医术后,就开始萌生了向他学习医术的想法,不过一听刘凡说不肯,心中觉得委屈,所以反应才会这么激烈。

    “本门祖训传男不传女,就是我也无法更改,所以也就不能收你做徒弟!”刘凡一脸正气凛然地说道,不过他也没什么门派啊,这完全就是他一张嘴在胡扯,不过这家伙说得还真像那么回事。

    “你这是姓别歧视,这什么破门规啊,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么封建的祖训吗?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们一样,个个都扫帚自珍,闭门造车,那中医还怎么发扬光大啊,怪不得现在的华夏医学没落成这样,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封建思想存在,难道就因为我是女子,所以想学一身好的医术就这么难吗?”苏小菲也被刘凡的话刺痛了心扉,所以话说的语气也越来越激动,说到最后连气息都有些不稳了,胸口也是急促地上下起伏着,脸色也因为气愤而面红耳赤。

    “再说了,我又不想当你徒弟。”平复好心情的苏小菲很不自觉地喃喃自语道。

    “可…可是…我现在还是个学生,还要去上学呢,那有时间来教你啊,你还是另外说一件事吧。”刘凡用手摸了一下鼻子,尴尬地说道,虽然骗人的话以前他也没少说过,不过这样欺骗一位一心求学的女生,似乎有点不地道,是以他现在心里是有点负罪感,说起话来就有点心虚了。

    “你分明就是想耍赖,我就想跟你学习医术,男子汉大丈夫说话难道当放屁吗?算我看错你了,哼!”眼看刘凡说话已经软下来了,苏小菲感到成功在望,是以又继续加了一把火,再次拿话挤兑他。

    “我……不是……”这回刘凡也是无可辩驳了,谁让人家是女孩子呢,而且此时又占着理,要不然怎么连孔子也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圣人都如此了,更何况刘凡了,虽然他是仙人,但骨子里还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几时见过这么难缠的女人啊。

    “咳咳…”这时在一旁看好戏的齐院长不失时宜地轻咳两声,接着一脸笑意地说道:“我倒有个两全齐美的办法,不知你们两人愿不愿意听呢?”

    “齐院长有什么办法,你就快说吧。”此时的刘凡已被苏小菲弄得头都大了,见有人支援,就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忙不迭地问道。

    “是这样的,医院有一个‘荣誉院长’的职称,即不用常驻医院,又不用坐诊看病,完全自由,只需要有空时来医院指点一下就行,还有就是在医院出现无法解决的病患时出手救治,这样一来即可以让小苏有机会向你请教医术,而你又不用担心上课问题,这岂不是两全齐美吗?”齐院长的这个办法似乎有些牵强,无非就是想留住刘凡,因此才想出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来,其实早在刘凡施展奇术为张伯诚治病时,他就有了这样的心思,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说,现在总算机会来了,他又怎么会放过呢。

    “还是不行,我可没有医生执照,而且是个学生又不是医生,没那么多时间来医院,你还是换个别的吧。”齐院长的话一出,刘凡就闻道了阴谋的味道了,所以打死他都不是答应的。

    “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想怎么样啊,说到底你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哼!”本以为一个“荣誉院长”总该将刘凡留下了吧,可没想到的是他连想都不想就拒绝,这让一向自负美貌与智慧并重的苏大小姐感到一阵抓狂,所以说话也是毫不留情。

    “小凡,现在中医已经没落了,处处受西医挤兑,已经到了被取缔的边缘地位了,而我又老了,唉!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华夏医学的振兴,现在只能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而你又有一身不凡的医术,即使你没有以医立身的想法,也不能辜负传你医术的前辈吧,就当是看在我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的面子上,答应了吧?”此时的李正堂一脸的沧桑和无奈,眼神中充满着期许与无奈,恳求地对刘凡说道。

    看到李正堂这个样子,刘凡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刘老郎中,一生为人医病,活人无数,从未多收别人一分一毫,有时碰到个别困难的人家甚至还会倒贴药钱,而眼前的李正堂不正是跟他爷爷一般吗!再加上出师之前神农有曾有嘱咐他入时后须悬壶济世,造福苍生,想及此时,刘凡不由得痴了,眼眶也忍不住地湿润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神仙也有七情六欲,更别说刘凡这样半路出家的假道士,于是他擦干泪水,轻笑道:“让李老看笑话了,你的话让我想起了我爷爷,他也是一名中医,只是名声不显罢了,振兴国医也是他们一生的追求,可惜他已不在了,不过从今已后他的遗志由我来完成。”心境不同说话的气势也不一般,现在的刘凡都有点意气风发了。

    “呵…呵!你有这样的想法,我深感欣慰,你一定能够做到,这也是我所期望的,相信你爷爷泉下有知也会感到欣慰的。”李正堂很是心欣慰的点头呵笑道,能够见到年轻一辈的医者后继有人,他心里也是由衷的欢喜。

    “这…这么说小神医是答应啦?我……真是太高兴了。”同样欣喜的还有齐文涛齐大院长,作为一名医院院长,他知道如果有刘凡这一尊大神在这里,那么他的医院想不出名都难,而他这位推荐人也能捞个知人善用的好名声,到时不愁没有升官的机会,不过这虽然有些功利姓,但他的出发点的好的,这就够了,君不见现在各大医院都是向“钱”看齐,没钱就别生病。

    “嗯!不过我治病有三个原则,如果满足不了这三个要求,那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会出手治病。”刘凡虽然答应了,但不代表他什么人都治,所以先礼后兵还是有必要的。

    “那三个?你说吧,只要你能留下,别说是三个了,就是三十个都没问题。”这时的齐文涛高兴都还来不急呢,那还会管什么条件啊,于是很是大方地说道。

    见齐院长满口答应,是以刘凡也不再废话,一脸正气地大声说道:“其一,为子不孝者,不医;其二,为富不仁者,不医;其三,为官不义者,也不医。”

    “啪啪…”刘凡的声音刚落没多久,就响一阵掌声,却是李老被他的言论所感动,而带头鼓的掌,接着又说道:“好好好,若是真有此不仁不义不孝之徒,咱有能力也不给治。”

    “没错,就应该如此。”齐院长附和地说道。

    “多谢各位厚爱了,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原则,算不得什么!”刘凡虽然是仙人,心志坚定,可也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啊,所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红着脸谦虚地说道。

    “哼!我还以为你脸皮厚如城墙呢,原来也会脸红啊,咯咯……”这时候苏小菲还不忘跟刘凡抬杠,调侃地大笑道。

    此话一出,刘凡顿时大窘,随即假装凶狠的样子怒视着苏小菲,没想到后者非但不怕,反而对他做了一个鬼脸,这下可将在一旁围观的医生和护士雷得外焦里嫩的,一个个差点站不稳,心中狂呼,是我们跟不上时代,还是这世界变代太快呢,没想到外表冰冷的苏大美女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真是太疯狂了。

    “喀嚓!”正当众人还沉浸在疯狂当中时,特护病房的门打开了,出门而来的却是张家一家四口,只见张伯诚此时已经可以自行走路了,只是还不能行动自如,精神也比之刚醒来时好了不少,脸色红润得不像是久病初愈之人,倒像是刚喝完酒。

    “多谢小神医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不是你相救,我恐怕就没命活了,刚才听说小神医欲振兴中医,如果以后有用得上我张伯诚的只要你一句话,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绝不皱一下眉头。”张伯诚醒来后,家人已经告诉他,刘凡为他治病的经过,以及在里面所发生的事,所以才有这么一说,对于死而复生的张伯诚来说,恩莫过于救命,而且刘凡还点醒了自己的妻子,让她与二儿子冰释前嫌,所以他说这话完全是出自肺腑之言。

    “轰”周围围观的人可不少,一听这人自称张伯诚,都炸开了锅了,认识他的人有不少,之前一副枯槁如骨,快要死去的样子,现在却是神彩奕奕,好端端地站在那里说话,这一事实让他们完全难以致信,都纷纷议论开来。

    “叔叔说这些话就有些严重了,小神医我可不敢当,张毅是我兄弟,而你是他父亲,那已经我的长辈,所以你还是叫我小凡吧,至于治病那只是恰逢其会罢了。”刘凡也不理会众人的非议,见张毅一家人和和睦睦的,他也很开心,听了张伯诚的话后,连忙谦虚的说道。

    “对了现在都到中午饭点了,不如我们先到餐厅吃点东西再慢慢聊吧。”这时齐文涛不失时宜地提醒道,不过他现在心里可是喜滋滋的,再听到周围之人的议论之声,他有理由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医院将扬名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