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三十七章 意外车祸?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怎么啦,凡哥?”就在这个时侯,心细如发的楚梦妍发现的刘凡痛苦的脸色,惊讶地关心道,而她的关心也同时引来了其他人对刘凡的关注。

    “小凡哥……”

    “小凡哥哥……”

    “小凡……”

    “姐夫……”

    “姐夫……”

    各种称呼不一而足,在一瞬间化作殷殷关切之情,倒是让刘凡内心好受了不少,但却丝毫没有减轻他内心的不安感,这样的事情自刘凡成仙成圣以来,从来没有出现过,而正当刘凡想开口说什么的时侯,身上的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刘凡只得先掏出手机,一看之下才知道是萧伯伦来电,于是刘凡连忙接听。

    “喂,萧叔叔?什么……”刚刚接听的刘凡也不知道听到对面萧伯伦说了什么话,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起来,整个人好像失去力气一样,就连手机也拿不稳,啪地一声摔在了地上,好在手机质量过硬,并没有被摔成四分五裂。

    “怎么回事啊,小凡?”众人看到刘凡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连忙向刘凡询问,可这个时侯刘凡心乱如麻,那里还听得进众人的问话呀。

    “出事了,我得马上去军总医院……”清醒过来的刘凡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便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快步向机场大门口跑去,这个时侯众人也都知道肯定是出大事情了,因此也顾不得追问刘凡,一大群人紧跟在刘凡身后。

    而就在刘凡前往军总医院赶去的时侯,在京城的某栋别墅区内,有两个人却在尽情享乐,而这两人正是贾城跟商飞扬,此刻两人身边美女环绕,周边美酒佳肴数不胜数,两人怀抱着美人,嘻嘻哈哈地浪笑声不断传出,可谓是骄奢*逸。

    如今贾、商两家的没落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可眼前这两位依然享受着浮夸大少的待遇,这岂不是印证了“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的诗句?虽然贾、商两家只不过是世家而已,但是世家兴衰更迭比之国家来得更加频繁。

    不过两位大少确实有值得庆祝的理由,因为此时两人正暗中策划了一起针对刘凡的阴谋。

    “飞扬,那件事没有问题吧?”这时贾城端着酒杯,凑到商飞扬身边,皱着眉头询问道。

    商飞扬自然看出贾城的担忧,心底里虽然对贾城的优柔寡断很鄙视,嘴上却依然说道:“放心吧城少,这事保证万无一失,况且那个路段前两天正在维修电路,那些电子监控根本起不了作用,再则你现在也知道我小叔的身份,他是做什么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安啦……任谁也查不到我们头上来。”

    “这我就放心了,只不过真没想到,京城第一大黑道社团魁首居然会是商家的私生子,你若是不说明,还真没有人会相信,哈哈……”贾城闻言,总算放心了不少,同时浮夸的一面又展露无疑,甚至还有兴致调笑商飞扬,浑然没有感受到商飞扬此刻阴沉的脸色以及眼中暴戾的寒光。

    “哼!刘凡?朱家?我一定在你们好看……”此刻商飞扬暗自下定决心,从这点可见商飞扬对刘凡以及朱家的怨恨有多深,如今商氏集团被查封,商家被捕的被捕,入狱的入狱,家族中的人走的走,散的散,那就更别提那些依附商家的小家族了,“树倒猢狲散”就是此时商家境况最好的诠释,可以说是凄凉无比,而这一切都是刘凡与朱家造成的,商飞扬就是想不怨恨都难,更何况刘凡对他还有横刀夺爱之恨。

    此处两位大少歌舞升平,醉生梦死,但远在军总医院的某个手术室门口却是愁云惨雾,墙角边上坐满了不少人,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那般的沉重,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紧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而萧伯伦赫然就在其中,身旁还坐着朱家老大朱开宏,老二朱开元,就连朱老爷子也在,四个男人坐成一排,内心无不焦急如焚,而这四人之所以守在这里,盖因手术室内之人正是朱雨晴——这四个男人的女儿、妹妹、还有爱人。

    “嘭嘭……嘭嘭嘭……”就在这个时侯,寂静的手术室门前不远的走廊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快速向手术室这边移动着,四个男人也被这声响所吸引,抬头一看,便见一脸焦急的刘凡,正向这里跑来。

    “咔嚓……”而这时,手术室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推开,顿时又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推门而出的是一名中年医生,看这医生一脸惋惜的表情,朱家人与萧伯伦的心霎时间沉入低谷,因为这样的表情不是什么好事情。

    而近在十几米之外的刘凡,只看到了那医生摇头叹惜的模样,心情同样的沉重,再也不顾忌其他,大步向前跨去,在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侯,刘凡已经推开手术室大门,一举快速地窜了进去。

    “喂喂……你是谁啊,这里是医院重地,外人是不可以进入的,你快出来,听到没有,你……”那中年医生看到刘凡进入手术室,这才意识到什么,于是追在刘凡身后,边追边冲刘凡大声的嚷嚷着,企图将刘凡赶出去,可惜事与愿违,此刻的刘凡那里还听得进别人的话呀!

    “嘭……”刘凡大力推开手术室内门,入眼便见当中的手术台上已然盖起了白布,将手术台上的人完全覆盖住,看到这一切,刘凡眼中早已满含着的泪水终于决堤而出,满呛悲愤:“妈……”

    悲由心声,瞬间化作一腔的热泪,门口距离手术台只不过是几米远,但对刘凡而言却仿佛亿万光年那般遥不可及,这一刻刘凡甚至有些惧怕,他怕自己走上前掀开白布,看到的是自己母亲的遗体,尽管他内心早已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但……请节哀吧!”这时一名主刀医生走到刘凡的身前,想去安慰刘凡两句,但看到刘凡那噬人的目光时,主刀医生便退怯了,在这个时侯,医生能够理解刘凡的心情,再加上主刀医生也看出了刘凡的身份,于是主刀医生向其他医生、护士招了招手,示意众人将余下的空间留给刘凡。

    随着医生、护士的退出,手术室内只剩下刘凡一个人了,此时刘凡似呼没有察觉到其他人已悄然离开,浑浑噩噩的刘凡此刻想起了与母亲相聚的短暂曰子里的点点滴滴,那一幕幕温馨的画面犹如电影播放一般,在刘凡的脑海里闪现,直到泪水已经模糊了他的双眼,这一刻,刘凡似呼忘记自己是仙人一般,无所不能的准圣存在。

    “嗅嗅……”这时刘凡抹了一把眼泪,强打起精神来,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是神医,他是无所不能的神仙,就算是死人也能救得活的神仙,但是此刻刘凡却感受不到母亲魂魄的存在,就好像眼前躺在手术台上的只是一个空荡荡的躯壳而已。

    “咦?这是怎么回事!”此时刘凡已经发现的不一样的情况,按理说人死后,三魂七魄会有一段时间围绕在本体身边,之后才会被轮回之力拉入地府转世投胎,可朱雨晴才刚死不久,魂魄却早已脱体而出,这样的情况太不寻常了,或者是有人用某种法器拘禁了朱雨晴的魂魄,比如:招魂幡之类的阴毒法宝。

    有了这样的想法,刘凡立刻散发自己的神识,瞬间将神识覆盖整个京城,可惜结果却让刘凡大失所望,整个京城无轮天下地下,刘凡都找了个遍,却依然寻找不到母亲的魂魄,这样的结果让刘凡更加气愤,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肯定有人从中捣鬼,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时刘凡走到手术台前,毅然伸手掀开盖在母亲头部的白布,但见此时的朱雨晴头盖骨严重损坏,额头还破了个洞,如此严重的伤势没有当场死亡已经是奇迹了,这得益于刘凡平时对母亲下血本的护养,凡人能用的天材地宝,朱雨晴一样都没少吃,不过此时刘凡不是观察母亲伤势的时侯,而是查寻到母亲魂魄的去向,只要魂魄完整,刘凡就有能力将母亲救活。

    “天地无极,归我视听,搜魂!敕……”随着刘凡双手一翻复杂的印决后,从剑指中射出一道拇指粗的金光,瞬间没入朱雨晴的眉心处,而做完这一切的刘凡则是双目紧闭,利用天地视听法印追寻母亲魂魄所在,这样的印法高级别点的修真者也能做到,只不过没有刘凡这般轻松写意罢了。

    “嗯?这是那里?黑漆隆冬的,这声音是……鬼哭神嚎?难道妈妈的魂魄已经进入地府了?不对,不对!怎么还会有佛光隐现呢?”刘凡细心地查看着从天地视听反印回来的影象,但是影象断断续续不能连贯,而且很模糊,刘凡一时间无法判断出母亲魂魄所在。

    “该死!这到底是那里,鬼哭神嚎的声音除了幽冥地府之外没有他处,可这佛光又是怎么回事。”刘凡虽然现在已经准圣级别的仙人,但毕竟只是停留在人间,对于人间以外的空间了解甚少,就连幽冥地府也只是听三皇讲述过而已,自然猜测不到那个地方鬼怪满地走,佛音绕耳入了。

    “不管了,先将母亲身躯修复再说。”刘凡虽然查探不到母亲魂魄的真实所在地,但刘凡却能感受到母亲魂魄并没有受到损伤,这倒是让刘凡安心了不少,随后刘凡直接用神力开始修复母亲残破的躯体,这对于刘凡来说,再轻易不过了,仅仅只用了十分钟不到,朱雨晴的身躯便已修复完毕。

    “咔嚓……”

    正当刘凡收手的时侯,手术室的大门被人推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刘凡的眼前,几乎所有在京城的朱家人都敢来了,就连一些得到消息的亲朋好友也来了不少,一时间整个手术室站满了人,而每个人的脸上或多或少地挂着悲伤的情绪,只有刘凡一人心情比较放松,但是众人却从刘凡眼角看到了那一行行的泪痕,此时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众人都在等待着刘凡的宣判。

    军总医院已经告诉了众人朱雨晴死亡的事实,但朱家人都希望从刘凡口中得到答案,因为刘凡是神医,在朱家人眼中无所不能的神医,当初朱老爷子也是病危,群医束手无策,可刘凡三两下便救活了,再加上一直以来刘凡的神奇,朱家人坚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