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三十九章 追查元凶(2)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没错!萧叔的话一点都不假,因为……”待得萧伯伦讲述完后,刘凡眼中却多了一丝流光异彩,紧接着他又以无比坚毅的语气说道:“因为我就是龙神……”

    “什么……你你……”

    刘凡的话一出口,其他三人都惊呆了,再没有比这个还震撼人心的消息了,可还没等三人消化完刘凡的话,刘凡紧接着又开口说道:“你们不用太惊讶,你们所看到的龙神其实是我幻化出来的,在苏城那一次,我是为了对付一只修炼了几千年的鬼仙,而在临杭老家那一次我对付的是一头来自地狱三头犬的分身,因为两者都超越仙人的存在,所以我不得不显现龙形真身与之搏斗,现在你们总该相信世上有鬼神之说了吧。”

    “……”沉寂,无比有寂静,刘凡刚说完话,却没有人回应他,因为三人都被刘凡的话震惊得无以复加,谁能想到自己身边出现了神仙,而且还是华夏人最景仰的龙神,这样的事情放在谁的身上,短时间谁都无法消化。

    “呼……呼呼……”随着时间的推移,朱鸿鸣三人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沉重的呼吸声响彻整个办公室,此刻的刘凡看着三人大眼瞪小眼的模样,是有好气又好笑。

    “咳咳……看够了没有?回神啦!”刘凡假意咳嗽几声,目的是提醒已被惊呆的三人,而刘凡的话也确实有效果,很快三人便清醒了不少。

    “那……那个小凡,那现在你还是人吗?”此话刚一出口,朱开宏就有些后悔了,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呀!不是人!难道是妖怪不成?于是他又改口道:“不……我的意思是说你现在还算是一个人类吗?”

    “当然是啦!”刘凡没好气地白了一眼,紧接着又解释道:“仙人只不过是修炼到极高程度的人而已,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个人,只不过仙人已经是超脱凡人的范畴了,怎么跟你们解释呢……你们可以认为是人类进化到更高级别的生物就是了。”

    想要对三个凡人解释什么是仙人,这点还真是为难刘凡了,好在刘凡好歹也是大学生,曾经也是在网文混迹过多年的书虫,倒也能糊弄过去。

    “哦……”

    三人似懂非懂地点着头,但是刘凡从他们的眼中却看到了一知半解,不过刘凡不想在这个问题是继续下去,于是又说道:“这次我找你们来是为了救母亲的事情,如今妈妈的三魂七魄被不知名的能量吸进了一个不知明的空间里,所以我需要在七天之内将妈妈的魂魄找回来,再之注入到妈妈的身体内,否则晚了的话妈妈就真的死亡了。”

    “那怎么办呀!”萧伯伦显示出对朱雨晴无比有关心,直到现在他还处在自责当中,因此当听到刘凡的话时,他的情绪显得特别激动。

    “这就是我叫你们进来的原因了。”刘凡闻言,将目光转向萧伯伦,接着疑惑地询问道:“萧叔叔,有件事情我想问你,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萧伯伦听出刘凡话中的犹豫,反倒是倘然地说道:“你问吧,只要能够让雨晴活过来,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刘凡见此,也只好继续询问道:“那萧叔叔,你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尽量详细一些,千万不要有任务遗漏,因为这事关到如何找寻母亲的魂魄。”

    “让我想想……”这时萧伯伦闭目思索了一会儿后,紧接着深吸一口气,既而缓缓说道:“来情是这样的……”

    随着萧伯伦的讲述,刘凡终于知道了车祸的大概过程,事发前朱雨晴前往萧家接萧伯伦,说好一起去送儿子刘凡来着,本来两人高高兴兴地出门,谁知道半路上一辆集装箱长车突然从侧面开了过来,由于事发突然,萧伯伦来不及刹车,只得转向打横,岂不料就在这个时侯身后出现了一辆大货车,刹车不及一下子撞上了萧伯伦打横的车子,随后车子再被向前推进,又撞上了集装箱长车。

    大货车司机当场死亡,集装长车司机见势不妙,也弃车逃逸了,而萧伯伦的车子成了“夹心饼”,其惨状可想而知,车子都成废铁了,更何况是人,坐于副驾驶的朱雨晴当时就奄奄一息了,头骨碎裂,肋骨断了好几根,最要命的是有一根肋骨直插心脏,不过萧伯伦却奇迹般地毫发无伤,只是受了点惊吓而已。

    “不对啊,萧叔叔!”听完了萧伯伦的讲述后,刘凡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了。

    “什么不对啦?”萧伯伦茫然不解地回应道。

    “护身符!当初我不是给了妈妈一个护身玉符吗?就算是再猛烈的撞击也不可能伤到我妈的,难道……”这时刘凡才猛然想起这事来,又看着完好无损的萧伯伦,内心不自觉地起了猜疑。

    “小凡,你说的护身符是这个吗?”正当刘凡疑惑不解的时侯,萧伯伦却从脖子上取出了一块玉佩,这正是刘凡送给母亲朱雨晴的护身玉符,这下子刘凡总算是明白母亲为什么伤得那么重,而萧伯伦却安然无事。

    “这是我妈送给你的?”刘凡一把接过护身玉符,用质疑的语气向萧伯伦责问道。

    “嗯!”萧伯伦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幸福地笑道:“前几天我把一块家传玉佩送给了你妈妈,你妈妈就将这块护身符做为回礼送给了我,所以自从那天后我就一直带在身上,只不过……没有想到这护身玉符救了我一命,却差点害了雨晴,早知道是这样我……我就不会接这块护身玉符了。”

    “这是妈妈给你的定情信物,你自己收好吧。”刘凡自然知道母亲跟萧伯伦之间的事情,于是又将护身玉符递还给他,只不过这回萧伯伦更加不好意思,因为眼前可不止刘凡一个人,另外还有未来的岳父跟大舅哥,他若是想要迎娶到朱雨晴,这两人的意见非常重要,因此萧伯伦没有第一时间拿回护身玉符,而是用期盼的目光看向朱氏父子。

    “这……”这下子萧伯伦也犹豫起来了,伸手想要接,却又怕朱鸿鸣不同意,此刻这护身玉符代表的可不是玉符的本身,而是朱雨晴,若能在朱老爷子面前光明正大地接过来,那就代表着朱家对他的认可,因此由不得萧伯伦不慎重。

    “呼……收着吧,我朱鸿鸣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雨晴这孩子,现在她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幸福,我又怎么忍心棒打鸳鸯呢,况且这事小凡也认可了你,那我这个糟老头子再不识好歹的话,岂不是让人说我顽固不化。”朱老爷子最后还是松口了,心一放下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同时看萧伯伦的目光也柔和了不少。

    “谢谢……谢谢朱伯父。”得到朱老爷子的肯定,萧伯伦一下子显得很激动,紧接着更是郑重其事地保证道:“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雨晴的,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保证!”

    “啪……”没等萧伯伦稳定下情绪,朱开宏迎头就给了他一巴掌,接着又听朱开宏哈哈大笑道:“你个傻小子,还叫伯父,真不知道我妹妹看上你那点好,真是个榆木疙瘩。”

    “嘿嘿……岳父大人!”萧伯伦脑门被打了一巴掌不怒反笑,最后才扭扭捏捏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但其实心里却是无比满足,因为多少个曰曰夜夜期盼的愿望终于达成,他能不乐嘛。

    “嗯!哈哈……雨晴这孩子苦了半辈子,现在终于苦尽甘来了,伯伦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的品姓我很了解,不错不错……”此刻的朱老爷子无比唏嘘地感叹道。

    “好了,喜事等救回妈妈后再商量,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呢。”在一旁的刘凡看着嘻嘻哈哈的三个大男人,忍不住开口制止,紧接着又向萧伯伦询问道:“萧叔叔,你当时有没有看清楚那名逃逸的司机的长相。”

    “这个……当时我看到雨晴生死不明的样子,整个人都崩溃了,还真没发现那个司机是怎么逃跑的,好像……”说到这里,萧伯伦又认真的细想一下,隐约间在脑海中闪现出当时的画面,想了好一阵才恍然大悟道:“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司机左边下颚好像有一颗黑痔,黑痣上还有几根毛发,对对,就是这样的。”

    “好!有这个特征就好找多了。”刘凡闻言不由大喜过望,紧接着刘凡再次向身边三人吩咐道:“大舅,你立刻通过家族力量寻找这个人,姥爷跟萧叔叔在医院照顾母亲,其他的事情我去处理,你们有什么意见没有。”

    “没有!”三个男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此时刘凡在众人眼中的威严已然树立,就连朱鸿鸣都没有出言反驳刘凡的安排,更何况是其他两人。

    “那就各自行动吧!”

    随着刘凡的话音落下,四人先后走出办公室,紧接着朱开宏利用朱家的关系网开始对京城各个地方大搜查,朱开元更是利用自己的职权给警察部门施加压力,限期破案,因而一时间整个京城被朱家人弄得沸沸扬扬的,各大世家虽然不知道朱家的用意,却多少猜出几分,但这个时侯各大世家都在观望,更是约束家中子弟不要去招惹到朱家人,谁都知道如今朱家在京城的声望如曰中天,谁也不想在这个时侯去触霉头。

    不过朱家人再怎么闹腾,那都是表象,真正调查的却是刘凡这方面,因为对于这样的事情,刘凡调查起来更加得心应手,谁让他如今是龙组王牌中的王牌呢,有权力不用过时作废嘛。

    (今天两更奉上,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