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四十一章 再临赌场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刘凡回到医院时,远在千里之外的贾城家中却上演了一场狗咬狗的戏码,此刻的贾城正惴惴不安,惶惶不可终曰地训斥着商飞扬。

    但见贾城一脸愤怒地冲商飞扬咆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万无一失吗?不但人没有抓回来,居然还将朱雨晴撞得生死不明,你这是在帮我贾家还是在害我贾家呀!”

    商飞扬闻言并没有反驳,反倒是闷声说道:“你也知道现在商家的情况,我还指望着你帮我们商家度过这个难关呢,现在我除了帮你之外,还能帮谁?”

    商飞扬也是心高气傲之辈,若是换作以前有人这样跟他说话,指不定早就跟人死磕了,就算是贾城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草包而已,但是事过境迁,如今商家已经毁了,他想要重现商家昔曰的辉煌,还得假手于他人的帮助,因此商飞扬只得忍受着贾城的谩骂指责。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贾城的确就是个草包,此时的他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得求教于商飞扬。

    商飞扬看着贾城急躁不安的样子,内心忍不住鄙视一翻,但嘴上却依然说道:“城少,你就放心吧,那个肇事司机现在已经死了,那就是死无对证,这事再怎么也查不到我们的头上来,虽然这次绑架没有成功,但是也够朱家好受的了,最好是朱雨晴死翘翘,这对于我们来说未必不是一个好消息,你说呢?”

    “嗯?你说得对,反正这事与我无关,管他谁死谁活,那咱们继续享乐吧!”以贾城这点城府自然是被商飞扬耍得团团转,事到如今他还不知道大祸即将降临,此刻仍然想着玩乐,无怪呼连商飞扬都看不起他。

    “对对对……哈哈……”看着贾城这副色授魂与的乖张模样,商飞扬却是促狭着双眼,奉迎地附和几声。

    与此同时,远在军总医院的刘凡正在医院里配着朱老爷子说说话,这人不管你拥有多强大的权力,或者拥有多庞大的财富,一但人老了,这话也就多了,尤其是像朱老爷子这样退休的人,一辈子习惯了忙碌,突然间休下来就浑身不自在,总想找个人唠嗑,正好刘凡今晚在医院守夜陪护,却是让朱老爷子逮着机会了。

    只不过令老爷子失望的是,这话还没说几句,一个电话打断了爷孙俩的谈话,而当刘凡接完电话之后,随意地找了个借口,便开车离开了医院,而刘凡此行的目的地正是三财帮赌场。

    刘凡此行自然单枪匹马,不过事先也做了一些准备,此刻三财集团四周已经被警方控制,确切地说是京城武警总队,为了此次行动的保密姓,因此再没有得到刘凡的命令之前,所有人员都处于隐蔽状态。

    八点三十分左右,刘凡开车停在了三财集团门口,这时便有门童上前来为刘凡开车门。

    “赏你的!”下了车后,刘凡从身上掏出一叠大红钞,看也不看便甩给那门童。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门童看到一大叠红钞飞来,顿时两眼发亮,手下也不慢,几下里便将红钞收来,随后更是献媚地向刘凡连连道谢,紧接着在其他门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开车刘凡的车往停车场而去。

    而这个时侯刘凡也迈步向大厦门口走去,刚一走上来,便有几名门童争抢着为刘凡引路,此刻刘凡在他们的眼中就是大财主,在这个有奶便是娘的时代,这样的情形早已是司空见惯了,对刘凡更产生不了什么兴致。

    “老板,您想要玩点什么?我们三财集团什么都有,吃喝瓢赌样样俱全,还有一条龙服务,不知道……”这时其中一名门童抢先来到刘凡的跟前,随即点头哈腰地介绍道,边说着还一脸贼笑,那意思是个男人都懂。

    “我想玩点大的,你们这有吗?”刘凡漫不经心地说道。

    “玩大的?”那门童一时半会儿有点愣神,不过再怎么说他也是混迹灯红酒绿之间的人,稍微一想便明白刘凡的意思,于是又一脸晒笑道:“有有有,不就是赌大点吗?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刘凡听出门童话中有话,于是佯装很不耐烦地说道。

    “只不过我们赌场有规矩,除了会员或者熟人介绍之外,其他人一般不准进入赌场。”那门童犹犹豫豫地回答道。

    “哦?是吗?那这样呢……”刘凡自然知道这些人无非就是想要点好处,于是很配合地从身上掏出一大叠红票子,一叠足有上万华元,随手就甩给那门童。

    “行行行,这样绝对可以,到时有人问起,你就是说耗子介绍来的,那就没问题了。”接过红票子,那门童顿时眼热不已,唰唰几下掂量一翻红票子,再确认票子是真钞后,这才没口子的应承下来。

    “前面带路!”刘凡对这些下层混子的丑陋嘴脸可没什么好感,努了努嘴,示意对方在前面带路,那叫耗子的门童得了刘凡诺大的好处,自然办事利索,没一会儿便将刘凡带到了楼下的电梯口。

    来到电梯口,耗子并没有与刘凡一同进入电梯,反而是退了出来,临走前还不忘记叮嘱道:“这位老板,从这个电梯下五层就到了,我就不送你下去,电梯停下来后会有人例行检查,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说是我耗子介绍来的人,他们自然会放行。”

    “嗯!”刘凡漠然地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那就祝愿老板今晚大杀四方,最后满载而归啊!”看着电梯门缓缓关闭,耗子还预先恭祝刘凡来着,不过等到电梯门关上后,耗子的脸色却已变得不屑起来,更是冲着电梯的方向撅嘴道:“嘿!又一只水鱼上钩了,看来今晚又有一笔提成收入,真好啊!”

    却原来像耗子这样为赌场拉客的人都是有提成的,而这些提成就是从拉来的赌客身上来的,赌客输得越多,提成就越多,敢情这耗子是将刘凡当诚仁傻钱多的怨大头来着,不知道刘凡听到这样的话会不会将他暴打一顿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让耗子知道刘凡就是如今世界赌坛上赫赫有名的“赌仙”的话,不知道耗子又该做何感想。

    不管如何,这些也都与现在的刘凡无关,此时刘凡坐着电梯直下五层,待电梯停下来打开门后,入眼便是一左一右两名戴墨镜的彪形大汉,如同铁塔一样站在门口,两人一看到有人从电梯里走出来,便上前将刘凡拦着。

    “站住,你是什么人?”当年一名比较魁梧的汉子伸手挡在刘凡的面前,一脸审视地向刘凡问道。

    “来这里当然是来发财的了,难道来喝茶呀!”刘凡对大汉挡住自己的视线很不爽,于是冷冷地回了一个软钉子。

    那大汉丝毫没有因为刘凡的话而恼怒,反而询问道:“有会员卡吗?”

    “我是耗子介绍来的!”刘凡耸耸肩膀不可置否地回答道。

    “既然是小耗子介绍的,那规矩应该懂吧!”那大汉闻言,对刘凡的戒心也少了许多,不过对于这里的规矩他却并没有因此而放松。

    “来吧!”刘凡也不废话,直接举起双手示意对方可以搜身。

    “嗯!”那大汉见刘凡这么配合,心下很满意,转头冲身边的另一人撇了撇头,那人会意,于是上前搜刘凡的身,摸索了几分钟后,大汉并没有搜到任务违禁物品或者武器,于是向为首的大汉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这位老板,耽误了你一点时间,现在你可以进入赌场了!”得到回应后,为首的大汉便为刘凡让了道,并且还向刘凡致歉,从这点倒可以看出这赌场的服务意识不错。

    随着大汉的放行,刘凡也就走出了电梯,随后在大汉的带领下,七绕八拐地便来到的赌场,一进入赌场自然少不了各种吆喝声与叫骂声了,不过三财帮的赌场并不是很专业,面积倒是够大的,一眼望去足有四五千平米宽,场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赌具,几乎每张赌台上都围满了人,不过刘凡看了几眼后便知道,这些人下注很小,几百上千块,远不如同初刘凡在斧头帮的赌场那么专业,更加比不上皇朝赌场那般奢华。

    看了几眼之后,刘凡便不再看了,走到兑换台前换了一万华元的筹码,随后选中一方赌桌坐了下来,此时台面上赌的是百家乐,规则很简单,可以压庄家,压闲家,也可以压和牌,压庄、压闲是一赔一,而压和是一赔八,不过一般情况下出现和的几率少之又少,一天下来也开不出一两个和来,因此很少人会压和,看看场下的情形就知道了,几乎没有一个人压和,不过也有例外,那个人就是刘凡了。

    “开啦,庄家七点,闲家七点,和……”

    就在这个时侯,荷官报出了牌面点数,而刘凡也因此得到八万华币,而这个时侯之前还在说刘凡傻的人,顿时羡慕嫉妒恨起来了,不过只是第一把,很多人都认为刘凡只不过走了狗屎运,就连赌场的荷官也是这么认为的,因此也没有过多注意到刘凡。

    荷官收赔完后,牌局接着继续,这一次刘凡却得到了看牌的机会,不过刘凡却看都没看便将身前的全部筹码推到和牌上。

    “哇!有没有搞错啊,上一把和牌已经是千年难得一遇了,居然还赌和?真是人傻钱多。”看到刘凡再次赌和牌,身后不少人都开始笑话起刘凡来了,不过刘凡对此却一笑而过,反倒是想劝刘凡的赌客自讨了没趣,悻悻地没有再开口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