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四十二章 连开九和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三边……三边……真的是三边耶!”

    “哇……八点!又是和!”

    “是呀,这都第八把和了,还真是邪了门了。”

    “发财了,发财了,哈哈……”

    “哎呀!还是胆子太小了,这把我一定紧跟。”

    赌场之内人声鼎沸,此刻几乎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一张赌桌上,原因无他,那便是刘凡连续中了八把和牌,身边的筹码也从一万变成了现在的两个多亿了,此刻站在刘凡对面的荷官早已是满头大汗,两眼发虚,面露恐惧,好似对面的刘凡是什么毒蛇猛兽一般。

    自从刘凡上到这张赌桌就没有输过,不是荷官没技术,也不是他没有出千,而是无论他怎么出千,刘凡一翻出底牌,点数总是与庄家牌面一般大小,这才是让荷官恐怖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侯,从赌场的侧门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只见该男子头发油光,抹得跟狗舔过似的,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进赌场,一进赌场便见所有赌客都围在一张赌桌上,禁不住向疑惑。

    而这个时侯巧好有一名看场的混子匆忙了迎了上来,于是西装男一招手将那混子拦下来,接着疑惑不解地询问道:“怎么回事?怎么这些人都挤在一张台子了?”

    那混子一见对方,连忙回答道:“经理,咱们场来了个高手,一来就连续赢了八把和牌,这不大一会儿功夫的赢了两个多亿了。”

    “什么?两亿多?”那经理闻言不由得着急了,情急之下竟然骂骂咧咧地呵斥道:“老何那家伙是干什么吃的,真是个废物!被人赢了两个多亿了,居然还不上报。”

    面对经理的埋怨,那混子满腹的怨气,不过这混子却依然辩解道:“经理,你这也不能怪何哥,来人不到十几分钟,八把牌把把都压中和牌,这不现在何哥也顶不住了,所以让我来通知经理跟鹤哥。”

    “那还不快去?快去通知鹤哥,就说有赌博高手来砸场子,另外再请他马上派安先生前来压阵!”这个时侯,赌场的经理也意识到了事情大为不妙,于是连忙向身边的一位小弟吩咐一声,旋即又对几名看场子的头头打了眼色,令他们盯着刘凡,看是否有出千的嫌疑。

    而此时赌兴正浓的刘凡,一脸不屑地看着对面早已汗流浃背的荷官,他早就看穿了这名荷官出千的伎俩,但这对于他而言却完全不是个事,用仙术来赌博虽然有点大材小用的嫌疑,不过对于刘凡而言,他只要到达目的就行了。

    “请……请下注!”荷官强作镇定地说道。

    “兄弟,这把下什么!我都跟着你下。”

    “对对对,大兄弟,下吧下吧……”

    此刻刘凡在众赌客的眼中那就是财神,因而众人都在等待着刘凡下注,同时还有不少人不断地催促着,显然是将赌场当成提款机了。

    面对赌客的催促,刘凡并没有面露难色,反倒是毫不在意地扫视众赌客一眼,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笑意,接着说道:“你们说这把下什么?”

    “和……”

    “对,再来一把和。”

    “……”

    之前已经开了八把和牌,其中少数人跟着刘凡发了点小财,从中尝到了甜头,自然是希望再开和了,因为百家乐和牌赔率是最高的,众人自然更希望卖和了,如果说刚开始的时侯,刘凡下注和牌还有人当他是傻子的话,那么现在这些赌客无疑是将他奉若神明。

    “那好,顺众要求,压一千万和。”说罢,刘凡单手一推,便将台面前的一千万筹码推到和牌上,之所以只压一千万,那是因为赌场下注封顶就是一千万,因此刘凡也只下一千万,不然的话八把下来不可能只赢了两个多亿。

    “好!啪啪啪……”

    刘凡这一大手一出,现场顿时哇然一片,紧跟着其他赌客下手也不慢,纷纷将筹码放到了和牌上,这个时侯有钱不赚那才是傻子,不过对面的荷官看到众人都跟着刘凡下和牌,却一反常态的冷笑,好似在看一群傻子一样,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事再次让他呆愣住了。

    “开牌吧!”荷官单掌一摊,示意刘凡可以开牌了,而刘凡也不迟疑,很爽快的将牌翻了过来,结果是Q、K、A,也就是只有一点,对于这样的结果,刘凡毫不在意,可他身后跟着下注的赌客却是捏了一把冷汗,甚至有人都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了。

    不过这个时侯后悔显然已经晚了,因为这个时侯荷官已经翻开了第一张牌,却是一张黑桃五,紧接着又翻开第二张,赫然是方片J,这个时侯现场除了刘凡之外,其他所有人都紧张地盯着荷官下一张牌。

    “六六六……”

    “不要,不要,不要……”

    这是赌客与赌场双方人员各自的想法,每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荷官的手,嘴里还不停地呐喊着,这个时侯荷官将牌托在掌心中,然后向下丢去,而这个时侯荷官的目光却很诡异地一阵寒光,紧接着便见荷官的袖口一阵细微的抽动,若不是观察力极好的人,是发现不了这情况的,这点从其他赌客的呐喊声便可窥探一斑,但却依然逃不过刘凡的法眼。

    “六!哇哈哈……真的是六耶,哈哈……这下回本了。”

    “耶!八倍,八倍,赶紧赔钱,赔钱!”

    当荷官最后一张牌呈现在众人眼前时,现场所有赌客都乐疯了,不少人都在催促荷官赶紧赔钱了,好似生怕对方不赔似的。

    “怎……怎么会是这样?我明明……”那荷官看着台面上那张草花六怔怔出神,情急之上差点将自己出千的事情给自暴出来,不过还好荷官总算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于是连忙闭口,他应该庆幸此时现场的赌客都被赢钱冲击得脑袋发热,没有听懂他的话,不然他这荷官也不想做了,而唯一知道他出千的刘凡对此更不感兴趣。

    “先别说废话了,赶快赔钱啊!”

    “对对对!到手的钱才是自己的钱,赶紧麻利的赔!”

    “我说老何啊,你们赌场不会就这点能耐吧,不过千多万赌注而已,难道赔不起啊?”

    这时众赌客见荷官迟迟没有赔付,一个个都不耐烦起来,甚至其中有些身份的人都开始调侃起赌场来了,那意思好似在说:你赔不起,那还开什么赌场啊!

    “老荷!赔给他们。”

    就在荷官不知所措的时侯,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人群身后传来,而这声音对于煎熬中的老何来说,无疑就是天籁之音,此刻荷官所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这压力中有一部分来自于起哄的赌客,但更多的是来自于眼前这位一直荣辱不惊的高手——刘凡。

    现在老板发话了,老何顿时有种解脱的快感,但同时一阵虚弱的无力感却陡然袭上心头,是面对刘凡这样的赌博高手的无力感。

    “哟!刘老板来啦?还有安先生呀!”

    “刘老板好,安先生好!”

    “鹤哥好!安先生好!”

    这时赌场中有人认出了发话之人的身份,正是赌场的大老板,三财帮帮主——刘云鹤,而刘云鹤身边跟着的便是三财帮赌场坐镇的赌博高手安佑弘,一个来自棒子国的赌坛高手,刘凡也从龙组的情报中得知安佑弘在世界赌坛中排名第三十七位,安说这样一个赌坛高手不应该窝在这样一个看似专业的赌场中,可事情就是有这么巧合,他之所以被刘云鹤招揽,只因刘云鹤救过他一命,才为刘云鹤效命,不过两者之间也只是合作关系,毕竟世界级的赌博高手也有自己的高傲。

    面对众赌客的献媚示好以及其他看场人员的敬畏,刘云鹤始终保持着笑意,来回向众人点头示意,并不时招招手,俨然就是一副成功人士的绅士范,从外表完全看出这是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刽子手,反倒是他身旁的安佑弘一直冷着脸,高昴着头颅,那对众人不屑一顾的傲娇是个人都能看得不出来,但尽管安佑弘的态度让人厌恶,却现场却没有那个人敢于这份厌恶表现出来,反而为两人让道。

    从大门口到刘凡所在的赌桌也就那么十几米,也不知道这刘云鹤跟安佑弘是不是在摆谱儿,愣是走了五、六分钟,其行走的速度可想而知,估计是《赌神》看多了,当年发哥走路恐怕也没这范。

    “请大家少安毋躁!”来到赌台前,刘云鹤两手下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估计是这刘云鹤这个赌场积威已久,凶名在外,在场的人听他这么说,竟然再无一人开口说话,甚至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好似生怕刘云鹤把他们怎么着了,但是刘凡饶有兴致地看着刘云鹤做戏。

    不大一会儿,现场终于安静下来,刘云鹤好像很享受这样的氛围,满意地点了点头后,再次说道:“我们三财帮既然开得赌场,那就不怕别人赢钱,我相信我刘云鹤三个字还是有这点信誉的,这点大家不需要怀疑!”说着,刘云鹤又将目光投向稳坐在椅子上的刘凡,既而问道:“这位先生好面生啊,以前好似没来过我这赌场吧!”

    “第一次来!”

    刘凡头也不抬地回答道,但那不屑的语气谁都听得出来,不过对此刘云鹤面上却没有半点异色,反倒是笑呵呵的再次询问道:“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若在下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刘云鹤在这里先赔个不是了。”

    “无名小卒一个,名字不值得一提。”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着笑容可掬的刘云鹤,就算是与他有点间隙的人,都生不起气来,这就是一个久经人情场的老混混了,不过刘凡却知道对方这是先理后兵,在刘凡的眼中这就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之辈,因此刘凡想给点好脸色都难。

    (昨晚有事不得更新,晚点再上一更,请大家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