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四十三章 如此赌斗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呵呵……既然小兄弟不愿意说,刘某也不强人所难,但不知小兄弟是接着赌呢……还是提钱走人?”此刻的刘云鹤虽然笑脸迎人,但谁又能知道他内心的怒火呢。

    刘凡自然将刘云鹤的表情看在眼里,但他丝毫不在意,仍然慢条斯理地说道:“来赌场自然是想赢钱了,这才赢三个亿,怎么够过把瘾呢,当然是接着赌了。”

    “好!够豪气!既然小兄弟想玩,那咱们就接着玩,不过……“刘云鹤听罢刘凡的回话后,不由得喜上心头,不怕你赢钱,就怕你不接着赌,于是刘云鹤又激将道:”这下层的场面恐怕配不上小兄弟,不知道小兄弟可敢到贵宾室?”

    “只要有钱赚,去那都一样!”刘凡无所谓的耸耸肩膀。

    刘云鹤闻听刘凡答应下来,表面上没有什么异色,私下里却向身边安佑弘瞥了一眼,再得到安佑弘点头示意后,这才笑着说道:“那就请吧!”

    刘凡默不作声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随后在刘云鹤的陪同下上了第四层的贵宾室,而这个时侯刘凡才知道地下第五层还有另外一个电梯,可以直通上层,而他进来的那架电梯只能达到地下第五层,不得不说这样的设计很巧妙,估计这是为了防止被警方一锅端而留下的后路。

    就这样,刘凡在众多赌客复杂的目光中,消失在了电梯口,留下的不是羡慕刘凡发大财,而是叹息刘凡此行凶多吉少,这样的情形只要不是傻子都能预想得到刘凡此行绝对不轻松,但同时还有不少人后悔自己没有早一点搭上刘凡的顺风车,不然今晚准可以大发一笔,可惜刘云鹤下手太快了。

    随着电梯的上升,不大一会儿一行人便来到了地下第四层,当电梯门打开的时侯,一种古朴的气息向刘凡扑面而来,一眼往去满是各式古代装饰,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古朴感,相比于第五层的喧闹,这第四层倒显得雅静脱俗,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茶楼而不是赌场,不过刘凡却从这一间间错落有致的包间中听到了各式赌客驳杂的声音。

    很快的,在刘云鹤的引导下,刘凡被带到了正中最大的一个包间中,此时门口便站着两名身形彪悍的门卫,两人的腰间还各自别着一把油黑发亮的手枪,显然这样的情形在赌场已是司空见惯,这点从不时进出的赌客视而不见的表情上可以看得出来。

    “请吧!”

    两名门卫见到刘云鹤到来,也不热情地迎上来,反倒是面无表情的将包间大门推开,从这点上可以看出这两人必定是受过专业训练出来的保镖,或者说是杀手更贴切一点,因为刘凡从两人冷厉的目光中看出的是浓浓的杀气,以及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如同这样的杀气还有血腥味道,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两人手下,但一定很多很多。

    进入贵宾包间,入眼便是中央一张椭圆形的长台,足有七、八米长,两端各放置一张豪华背靠椅,显然是给对赌双方用的,刘凡毫不客气地占据了靠门口的位置,而坐于刘凡对面的自然便是安佑弘,至于刘云鹤则与一干下属坐在安佑弘身后的一排椅子上。

    “这位先生,不知道你想怎么赌!色子?梭哈?百家乐?任你选!”这时坐下来的安佑弘不可置否地开口道,看似漫不经心的话语,却显得特别傲慢,尤其是任由刘凡挑选赌具,显然是看不起刘凡这样的“无名小卒”,当然了,他有自己骄傲的资本,世界赌坛前五十的排名就足够让很多人敬若神明,只不过这小棒子说华夏语不是挺顺流,大致倒是能听懂。

    “客随主便!”刘凡依然是那么的风轻云淡,管你什么世界赌坛前五十名啊,面对他刘凡通通都不顶用。

    “嗬……挺有自信的嘛!”安佑弘怎么也没有想到刘凡会是这个态度,不过他却并未因此而恼怒,反倒来了兴致,嘴角一扬便说道:“那咱们就玩色子吧,一人摇一次,互猜点数,猜的人可以任意下注,上不封顶,如何?”

    “OK,我没问题!”刘凡点了点头,一脸晒笑道。

    “哒……上赌具!”安佑弘见刘凡点头,也不再废话,直接打了个响指,示意边上的工作人员拿上一副色盅,后者会意,很快便从身前的台桌下打开抽屉,旋即取出两个金属色盅,然后分别放在刘凡与安佑弘的台桌前。

    “需不需要检察一下色子?”当工作人员摆好色盅后,安佑弘并没有开始摇色子,反倒是向摆摆手向刘凡示意一翻。

    “不需要,开始吧!”刘凡觉得这小棒子有点墨迹,伸手前摆做了一个请式,示意对方可以开始了。

    “OK!我最喜欢跟爽快之人赌博了,那就来吧,我先摇,你猜!”说罢,安佑弘拿起金属色盅,将开口对准刘凡的方向,目的是想让刘凡看看内里有无作弊的嫌疑,停留几秒之后,安佑弘用一只手猛然向桌面上三颗色子旁边的桌面一拍,瞬间将三颗色子震得跳起来,而就在这个时侯,安佑弘看准时机,拿色盅的右手迅速往下一捞,几乎在霎那间便将三颗色子装入金属色盅中,随后快速地摇动色盅。

    “咚咚……咚咚咚……”

    “啪……”

    色盅在安佑弘的手中如同杂耍一般,翻来覆去,但听色子撞击盅壁所发出的阵阵脆响,一翻表演后,色盅被重重地扣在了桌面上,而在这个过程中,刘凡一直在修剪着指甲,对安佑弘的表演漠不关心,好似现在与安佑弘对赌的不是他一样,等到安佑弘扣下色盅之后,刘凡这才慢条斯理地瞧了一眼。

    “请下注。”安佑弘两指向色盅轻点,示意刘凡下注,不过他说话的语气却颇为不善,估计就是刘凡刚才对他的无视,让他很是恼火,但安佑弘又是赌场老手,深谙心浮气躁乃是赌者大忌,这才强忍下内心的愤怒。

    “哦!耍完啦?”

    “你……”

    此时刘凡慵懒地伸伸腰,好似才意识到现在是对赌时间,却差就没将安佑弘气得暴走,但他依然选择隐忍,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怒目横眉呵道:“请下注……”

    “那就先来三个亿吧,三个一豹子!”刘凡一把将身边的筹码推了出去,就好似那不是三个亿,而是三块钱一样,浑然没有将之当回事,岂不料对面的安佑弘听完刘凡的话后,身子不由自主地轻颤一下,若非身后有张椅子,直不定得摔个大跟头。

    “这把算你赢了,赔给他!”安佑弘无奈地揭开色盅,其中赫然就是三个一点并排,所以这一把刘凡猜对了,或者说他是看准了,工作人员也只好按照安佑弘的意思办,将码好的三个亿筹码推到刘凡身边。

    “这把轮到我啦,那你可要听仔细喽!”说罢,刘凡装模作样地用起色盅,一如安佑弘刚才的动作,向桌面拍出一掌,谁知道那三颗色子竟然四散飞开来,好在刘凡身手够敏捷,伸手拿着色盅向前一捞,才堪堪将三颗色子送入色盅里,如此拙劣的赌技,顿时让安佑弘鄙视不已,可正当他等待着听刘凡接下来的摇色时,却发现刘凡的色盅早已扣在了桌面上,这个时侯安佑弘那里还不知道被刘凡给耍了。

    “下注,猜吧!”刘凡伸手一推色盅,然后才示对安佑弘下注,而这个时侯的安佑弘根本就没有听到刘凡摇色的声音,更没有看到刘凡怎么摇的色子,那让他怎么猜啊,这下子可把安佑弘给难住了。

    “难道真的要被这小子盲拳打死老师傅?不行……绝对不行,若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有损于我的威名,若是传出去的话,那我还用在赌坛上混?咦!对了……下注没上限封顶,可也没底注呀!”此时安佑弘甚是为难,内心不断地盘算着,试图想破解刘凡的办法,但是难题就在眼前,他是不得不下注,正当他想要放弃的时侯,却突然脑袋瓜子里灵光一闪,这才想到应付尴尬局面的办法。

    “十万,赌十三点。”自以为聪明的安佑弘下了一次愚蠢的赌注,结果无巧不成书,还真让他懵对了,当刘凡揭开色盅的时侯,三颗色子的点数相加正好是十三点,在这瞬间,安佑弘无比懊恼,懊恼自己为什么不下重注,最好能将对方赢清光,须不知这一切都是刘凡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此时就连一直安坐在后面的刘云鹤对安佑弘也有所不满了,他不明白安佑弘明明猜对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不下重注,你说就算不下重注也就罢了,可偏偏却只下十万注,这不是闲得蛋疼嘛,不过刘云鹤虽然心有不满,但这才只是第二局刚开始,所以他不敢将内心的不满表现出来罢了,不过接下来的赌局却让他再也淡定不起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半个小时过去了,双方你来我往互赌了十局,而在这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刘凡依旧如法炮制,一次次地让安佑弘进退失据,每当安佑弘自以为猜对而下重注的时侯,刘凡揭开色盅时,其中的点数总是与安佑弘所猜的点数大相径庭,而当安佑弘不自信而下小注时,却总是被他猜对,如此这般十局下来,安佑弘整个精神都崩溃了。

    另外还有一人处于暴走的边缘,那就是刘云鹤,刘凡与安佑弘对赌的这十局中,刘凡赢走了近五十个亿华元,就算是财大气粗的刘云鹤也肉痛不已,此时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安佑弘联合刘凡来骗他的钱,但是理智却告诉刘云鹤,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年轻人绝对不简单,只不过他却没有往更高的方向想,只当刘凡是一个身怀绝技的赌博高手,甚至比安佑弘的赌技还要高出几筹,这一刻刘云鹤已经想用武力来解决刘凡了。

    (天气太冷,手都冻僵了,码字有点慢了,好在这一更总算赶出来了,希望兄弟们对多支持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