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四十四章 刘云鹤的算计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我……我居然输了……”

    此刻安佑弘怔怔地看着对面稳坐如山的刘凡,眼神有些涣散地喃喃呓语,目光中充斥着难以置信与不甘,然而现实就是在这残酷,他与刘凡对赌十局,看似互有输赢,却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身边的筹码赢个清光。

    “唉!原来赢钱就是这么容易啊,还是世界级赌博高手呢,就这水平?我要是你的话从此就不再碰赌了。”刘凡可还没有忘记今天来的目的,更不会同情安佑弘,甚至不介意在这小棒子的伤口上再撒把盐,而刘凡也是这么做了,说话时的语气更是比之前的安佑弘更加狂妄,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安佑弘闻听之下,心里那个气啊,有心想反驳,却奈何没有那个实力,对于赌博高手而言,赌术就是他的一切,如今他那里还看不出刘凡同样也是一个赌博高手,虽然不知道高到什么程度,但他知道绝对不比自己师傅差,不过此刻安佑弘心里却很不甘心,更加输得不服,因此再次向刘凡邀赌,说道:“敢不敢换个玩法再赌一次?”

    “呼……赌不赌不是关键,钱?只要你有钱,我就陪你赌到底,就怕你没那个能耐赢回去。”此刻刘凡刚刚修剪完指甲,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却没有抬头看安佑弘的脸色,反倒是轻蔑的瞥了一旁的刘云鹤一眼,那目光中显露的道道寒光,无一不是蕴含着杀机,从这点可以看出刘凡对刘云鹤已起杀心。

    却原来就在刚才,刘云鹤的嘴唇有一段时间有异动,那时便是他用传音入密向身边的人下达击杀刘凡的命令,刘云鹤还自以为他的传音入密无人可破,须不知在他面前的是堂堂刘大仙人,他那就小伎俩又怎么可能瞒得过刘凡的耳目呢。

    “这……”安佑弘听到刘凡的话后,却有些尴尬地看着自己台前仅剩的一个一万筹码,这让他羞愧难当,做为一名世界级的赌博高手,安佑弘一出道便一直顺风顺水,再加上他的身后拥有着一位世界赌坛排名前十位的师傅在,成名后更是如鱼得水,直这样也就让他滋生狂妄自大的个姓,直到在几年前一场赌博中吃了大亏,差点送了命,这才有所收敛,但是今晚面对的无名之辈的刘凡,出身的优越感又再一次让他自大起来,从而导致了如今的失败。

    “大军,再取五十亿筹码给安先生!”

    正当安佑弘尴尬无比的时侯,刘云鹤的声音却从他身后响起,瞬间安佑弘整个人好像被注入了强大的能量一般,一改之前的颓废,又开始意气风发起来了,临了还不忘记向身向的刘云鹤致意,对他的信任表示感谢,只不过若是让安佑弘知道刘云鹤此刻的心思的话,不知道他又会作何感想?

    此时刘云鹤拿出这五十个亿并不是他对安佑弘的赌术有信心,相反的,从刚才两人的对赌中,刘云鹤已经看出安佑弘完全不是刘凡的对手,从那一刻起,他就对刘凡起了杀心,既然如此了,那再拿出五十个亿让安佑弘再赌一把也就变得无所谓了,反正他是不可能让刘凡拿着钱活着离开赌场的,再次他也是想加深与安佑弘的关系,或者说是向安佑弘的师傅示好。

    很快那名叫大军的大汉便去而复返,回来时手里还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面是满满当当地一堆筹码,随后大军将筹码放到安佑弘的跟前的台面上,紧接着一言不发地回到了刘云鹤的身边,充当起了保镖的角色。

    看着大军离去的身影,刘凡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紧接着佯装很不耐烦地冲安佑弘说道:“开始吧!完事了哥们还得回家煮饭呢!”

    “$##%#$@”安佑弘闻言肺差点没被气炸了,但却无言以对,难道在对方的眼里,煮饭这种妇人做的事情,居然还没有几十亿的赌局重要?不过恼怒归恼怒,此刻安佑弘却没有如一开始那般暴跳如雷,反倒是心境平和了许多,他自也意识到刘凡这是在激怒他,让他失去理智的同时,做出错误的判断,就如同之前十局色子一样,毕竟之前他可是吃了不少亏,如果还不能学乖的话,那简直就是猪脑袋了。

    冷静下来的安佑弘气势一变,变得无比自信,紧接着冷冷地说道:“这次赌具依然是摇色子,只不过换个玩法,摇六颗色子赌大小,谁的点数多谁赢,一局定输赢,怎么样!你敢吗?”

    此刻的安佑弘踌躇满志,一心想要赢刘凡,反观刘凡却很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紧接着轻蔑地冷哼道:“哼!你的废话还真是多啊,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好!这一次我就不信赢不了你。”安佑弘好似对自己的赌术毫不怀疑一般,在心里暗自下定了决心,紧接着一掌重重地拍在了桌面上。

    “啪……”只听桌台一声厚重的闷响声起,那安佑弘台前的六颗色子便被反弹起来,这一次与之前几次的动作基本相同,不一样的是力道的不同,看着那并排高高弹起的六颗色子,安佑弘显得从容不迫,待得色子从至高点落下时,安佑弘手持色盅反手一抄,便将六颗色子稳稳当当接入色盅内,旋即又开始了他再一次表演,当然了,这样的表演在刘凡的眼中跟耍猴没什么两样,丝毫提不起半点兴趣,他都懒得去看。

    “嘭……”一翻眼花缭乱的动作后,安佑弘将色盅重重地倒扣在桌面上,这时他脸上禁不住露出了浓浓的笑意,好似胜利已经在向他招收一般,缓缓将色盅揭开,脑袋却高高地仰起,好似在等待着众人的欢呼声。

    “哇!六个六耶,竟然是豹子六,这起步是最大了。”

    “啪啪啪……好好好,果然不愧是出身名门呐。”

    果然!现场仅有的几名观众也不负安佑弘所望,当看到台面上两行由三颗六点色子组成的“品”字形时,都忍不住为安佑弘精湛的赌术而惊叹不已,就连一向城府极深的刘云鹤也不得不鼓掌称好,可见此时他对安佑弘的赌技有多满意。

    “嗯!耍得不错,比京城天桥下耍猴的好看不好,值得鼓励!”

    就在安佑弘还沉浸在欢呼声当中时,冷不丁地却听到刘凡这翻话,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紧接着一脸阴沉地冲刘凡说道:“该你摇盅了,只要你能摇出三十七点以上,那就算你赢,只不过……那是不可能滴!呵呵……”

    看着自信满满的安佑弘,刘凡却慢条斯理地将色子一颗一颗地投进色盅,临了还不忘轻瞥安佑弘一眼,既而说道:“今天就让你这个小棒子看看我华夏的真正赌术,瞪大你的狗眼看好喽,嗬……”

    “沙沙沙……哒哒哒……”

    没等话说完,刘凡的双手却已经动了起来,只见刘凡一掌封住色盅的开口出,另一只手捂在另一端,紧接着就那么来回摇摆,这那里是什么赌术啊,分明就是三岁小孩子玩倒沙漏嘛,可怜安佑弘还以为刘凡想出什么绝招来,待看到刘凡此刻的手法时,差点没忍住暴跳如雷,兴好有过之前几次被刘凡耍过的经理,这都出现抗姓了,若是刚见刘凡那会儿,说不得安佑弘不被气死,也得笑死。

    “嗬……开……六个六,一个一,三十七点!”就在安佑弘嘲笑不已的时侯,刘凡却猛地将色盅往台面上一扣,没等揭开色盅,他就已经将点数报了出来,而这个时侯刘云鹤等人都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伸长着脖子向刘凡的色盅望去,一看之下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桌面上赫然就是六个六点,而其中一个色子从中间被断成两半,多出了一点来,这样的答案也就显而易见了。

    “这……这不可能!”安佑弘疯狂地冲到刘凡的跟前,望着两截色子怔怔出神,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这一刻他知道自己输了,而且是输给一个比自己年轻十来岁的人,这让一向自视甚高的安佑弘如何给接受得了。

    “啪……啪……”这时一阵不和谐的掌声响起,便见刘云鹤从座位上走向赌台,此时相较之于安佑弘,刘云鹤就显得镇定多了,尽管他就在刚才他也被这样的结果所震撼到,但早有准备的他也只是小小一震而已,短时间内便已清醒过来,而后才笑眯眯地冲刘凡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想阁下应该就是最近闻名遐迩的赌仙吧。”

    “呵呵!刘大老板眼力不错嘛!”看着皮笑肉不笑的刘云鹤,刘凡顿时觉得非常恶心,不过尽管如此,刘凡还是不可置否地点点头承认了。

    刘云鹤见刘凡承认,心下更加笃定,于是又接着说道:“盛名之下无虚士,这一点我始终相信,只不过堂堂赌仙竟然甘为他人驱使,岂不是有负盛名?”话到这里,刘云鹤话锋一转,语调也提高不少,说道:“只不过英雄难过美人关呐,我不知道宫玉娘许与你什么好处,但只要你能来赌场帮我的忙,她能给的我双倍奉上,如何?”

    “嗯?”起初刘凡听着刘云鹤的话都被整得有点不知所谓,再听他接下来的话才知道个中缘由,敢情刘云鹤还以为自己是宫玉娘派来赌场捣乱的呀!从这点上也可能看出刘云鹤与宫玉娘之间有间隙,不过刘凡转念又想到宫玉娘同样也是开赌场的,心中便已了然,这同行如仇敌果然说得没错。

    但是刘凡又岂能是那种任由一个女人驱使的人,于是坦言否认道:“你说的宫玉娘我倒是认识,皇朝赌场的老板嘛,只不过她一介小女子又如何能让我为其效力,再则……这个世界上能让我为之效力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