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四十五章 颠覆三财帮(1)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说的宫玉娘我倒是认识,皇朝赌场的老板嘛,只不过她一介小女子又如何能让我为其效力,再则……这个世界上能让我为之效力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吧。”

    刘云鹤一听刘凡这话,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从刘凡说话的口气中,刘云鹤不觉得刘凡在说谎,这点从刘凡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霸气中也可能得到佐证,而这也是刘云鹤疑惑的地方,在他的印象中貌似没有得罪过刘凡这号人啊,既然没有仇怨,那刘凡来此又是为了什么呢?一个个问题困扰着刘云鹤,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想不明白,那么刘云鹤便用最直接的方式——*问!没错,这就是他一贯的做法,同样也是最有效的方式,于是刘云鹤踏步向前,走到安佑弘的身旁,直面刘凡,冷着眼说道:“既然你不是宫玉娘派来的,那又是为了什么?貌似咱们以前从未见过面吧。”

    “呵!确实初次见面,只不过咱们的仇怨可大了去了。”这时刘凡也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地盯着刘云鹤,转念间话锋一转,冷冷说道:“你可认识朱雨晴?”

    “朱……朱雨晴?原来如此,你是为朱雨晴报仇来的?”刘云鹤一听到“朱雨晴”三个字后,总算是回过味来了,只不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刘凡一个赌徒,又怎么与朱家扯上关系了呢,太多的想不通,刘云鹤也懒得费神,直接脸色一变,冷哼道:“小子,既然你能找上这里,也就说明了你已得知事情真像,那么你可就别怪我了,动手……”

    “呼……哈……”

    随着刘云鹤最后一声喝令下,便有两道人影以肉眼难分的速度,快速地向刘凡靠近,十来米的距离对于高手而间转瞬即到,而此时的刘凡早已看清来人,正是刘云鹤身边的两名地阶高手的保镖,此刻两人手持锋利的匕首,一人向朝刘凡心脏刺去,另一人则越过刘凡,从背后向刘凡咽喉刺来,两者无一不是人体要害,从这点也可以看出这两名保镖是精通刺杀技巧杀手。

    而刘凡对两人的攻击却恍若未觉,好似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一样,但细心看来便能发觉刘凡的嘴角扬起一抹轻蔑的冷笑,那是一种不屑一顾的嘲笑,只不过此时两名保镖一心只想杀刘凡,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其中隐藏的杀机。

    几乎在同一时间,两把匕首双双刺入刘凡的身躯,这一刻两名保镖面上都露出了歼计得逞的笑意,心想:这小子未免也太菜了吧,就这点能耐也敢前来报仇?这不是找死嘛。

    看到眼前这一幕,刘云鹤的想法与两名保镖一般无二,甚至内心还有一种快慰的感觉,可是下一刻刘云鹤却惊呆了,但见两把匕首畅通无阻地从刘凡的身体穿过,随后便见刘凡的身体如同风吹沙散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残影?呃……”看到这样的情景,两名保镖先是一阵错愕,同时内心生起一股不安感来,两人来不及思索,四目互相寻看,试图寻找刘凡的踪迹,可惜一切都太晚了,就在两人刚一扭过脑袋时,便感觉到脖子一卡,好似被什么东西紧握住了一般,还没等两人有所反应,便觉脚下一空,整个人就那么被提了起来。

    “呼哧……”

    “咔嚓……”

    一种窒息的感觉从两名保镖的脚底板迅速传遍周身,直冲大脑,令得两人不得呼吸,随后便觉颈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最后两眼一黑,就这么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而这整个过程只不过仅仅几息间,可谓是电光石火,快到让人无法反应。

    “呼……”一声呼啸声起,便见两具尸体带着劲风朝着刘云鹤砸了过去,刘云鹤好似早有预料,身形一闪便躲开了,不过却依然被劲风刮得脸颊生疼,待刘云鹤稳定心神后,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此人赫然便是已经消失不见的刘凡。

    举手投足间灭杀两名地阶中期的高手,身法如此诡异,这样的顶尖身手,就是身为先天高手的刘云鹤也做不到,此刻他早已对刘凡忌惮起来了,而与见惯大风浪的刘云鹤相比,安佑弘就算得懦弱无比了,此刻他竟然钻进了赌桌底下。

    “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动刀子,而动刀子的下场,想必你们也见识过了。”杀两人对于如今的刘凡来说就如同撵死两只蝼蚁那么微不足道,接着又再次说道:“说吧!为什么在对付朱雨晴,或者是朱家,为家仇?为私怨?”

    “呼哧……呼哧……”面对刘凡冷血的手段,刘云鹤内心忌惮无比,就连呼吸也急促起来,此刻他内心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甚至无法确定自己能否是刘凡的对手,但是刘云鹤再怎么说也是混迹黑道的一方大佬,保命之道乃是混黑道第一要务,自然是滚瓜烂熟,否则他刘云鹤也不可能成为一方大佬,于是刘云鹤调整一下心态后,回答道:“阁下确实武力超群,刘某自愧沸如,但刘某虽然是混黑的,但也知道盗亦有道,拿人钱财,自然与人消灾,只不过我确实不知道这次的目标与阁下有关系,要不然你就是借我几个胆子,刘某也不敢接着生意啊。”

    此时刘云鹤大有服软之意,这点从他的话中便可听出来,另外他话中之意也同时点出自己非是主谋,只不过是有人给他钱,让他绑架朱雨晴而已,其他的他就不得而知道,这也有撇清关系的意思,只不过他这翻话刘凡那里会信呢。

    “丁茂良你总认识吧!”刘凡自然不可能那么轻易相信刘云鹤,因此便又将已死去的肇事司机丁茂良给抛出来,他这是想看看刘云鹤作何解释。

    果不其然,当听刘云鹤听到“丁茂良”这个名字的时侯,瞳孔都不由自主地收缩不少,目光更是闪烁不定,不过以刘云鹤这种在黑道上混迹多年的滚刀肉,也只是一瞬间的失神而已,旋即连忙矢口否认道:“这个什么丁茂良,刘谋确实不认识,更不是我的人,当时我派去绑票的人是赵小三,就是车祸死去的那个,这点你大可去查。”

    刘云鹤神情甚笃,咋一看之下,还真没发现什么异样,若非刘凡早已从丁茂良的魂魄中得到信息,恐怕还真让刘云鹤给骗了,如今刘云鹤越是掩饰,就证明他越是有问题,或者说这背后还有什么隐情。

    “是吗!真不认识?”刘凡半眯着双眸,冷冷地盯着刘云鹤,眼中道道寒光隐现,直让刘云鹤有种被野兽盯住的感觉,心下不自觉地抽搐不下,额头更是冒出冷汗来。

    这时却见刘凡再次开口说道:“你可知道丁茂良临死前说了些什么?”

    “不……不知道!”刘云鹤下意识地回答一声,旋即他便意识到事情要坏了,若是丁茂良临死前真的把他给拱出来,那他刘云鹤今天恐怕难逃一死,不自觉间刘云鹤的手摸向腰间的枪,似呼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稍微安心一些,须不知自己一切动作都在刘凡掌控中。

    “呵呵……恐怕你也不想知道吧!”刘凡冷笑一声,接着厉声喝道:“刘云鹤,天在做,人在看,别以为自己做的事情天衣无缝就没有人知道,须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我做了什么啦,今天我技不如人,自认倒霉,但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刘云鹤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强加的罪名,我可不会认。”此时刘云鹤内心已经开始动摇了,他的话越说得冠冕堂皇,便越显出他的心虚来,而此时此刻他便是这个样子。

    “哼!不见棺材不落泪!”刘凡再次冷哼一声,既而指着刘云鹤说道:“那么被你囚禁在地下室中的那对母女又是怎么回事,你别告诉我那对母女你也不认?”

    “怎……怎么可能,这事我做得很隐秘,他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有内歼?”刘云鹤心下一阵慌乱,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帮会里出现了内歼,否则的话对方又是怎么知道自己抓了丁茂良妻女的。

    就在刘云鹤胡思乱想的时侯,却见对面的刘凡笑盈盈地说道:“是不是觉得自己能够瞒天过海呢。”

    “是……哦,不不不……不是!我……”此刻刘云鹤内心非常恐惧,好似对面的刘凡耳目通天一般,当初他派去抓丁茂良妻女的手下都是跟了他十几年的老兄弟,忠心绝对没有问题,办事也是少有纰漏,这一次抓丁茂良妻女也不会例外,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走漏风声,可见对方的情报组织有多厉害,须不知刘凡背靠着国家,个人势力又怎么可能对抗得了国家机器呢,那无异于以卵击石。

    “说……”就在这时刘云鹤耳边响起一声暴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将刘云鹤震得头晕目眩,这一刻刘云鹤仿佛感觉到脑袋就在炸开一样。

    “啊……我说!我说!“忍受不了头疼欲裂的痛苦,刘云鹤只得向刘凡妥协,待情绪调整一翻后,这才缓缓说道:“是……是贾家大少爷贾城让我绑架朱雨晴的,他说事成后给我一千万华元,他想绑架朱雨晴来威胁朱家放弃收购贾氏集团,只不过在绑架的时侯出现了一只小意外,没绑架成功,反倒撞上了朱雨晴的车,事后我知道事态严重,为了撇清关系,这才让人抓了那对母女来*迫丁茂良自杀,这样警方就不可能查到我的头上了,我……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查查。”

    “贾城?没想到这个浮夸大少居然这么有胆,哼!”刘凡虽然只听刘云鹤片面之词,但他也早有预感绑架自己母亲的事与贾家脱了不干系,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贾城做的罢了。

    (不好意思了,兄弟们,年底很忙,更新老古尽量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