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章 凡哥,有美女找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中午在医院餐厅吃过饭后,刘凡与张毅也就回了学校上课,到宿舍时已是下午2点多,这个时间段已是学校上课的时间,是以两人就分道扬镳,各自回教室上课去了。

    刘凡不一会就找到了自己班的教室,趁上课的教授不注意偷偷溜了进去,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一坐下才发现同桌是一位女生,而且两人还认识,却是他的小老乡温婉。

    此时的温婉正在认真的听教授讲课,突然看见后门进来一男生,而且坐到了她身边,本来心里有些不高兴的,正想让来人换个位子,抬头却发现来人正是刘凡,脸上顿时笑脸溢面,小声地说道:“队长,今天是开学的第一次正式开课,你早上去那里了,你不知道早上辅导员一直在找你呢。”

    “哦,原来是小老乡你啊,我早上有急事,所以没来上课,不过我不是已经让同学帮我请假了嘛,她怎么还要找我啊。”刘凡一看同桌是温婉,也是很开心地说道,他对于这个姓格温柔而坚毅的老乡还是很有印象的。

    “啊!什么事那么急,连课都不来上了!”温婉急忙问道。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我同宿舍的一个兄弟的爸爸病危,医院没法医治,所以帮忙救治,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刘凡很随意地说道。

    “哇!队长真没想到你还会医术,真了不起,那我以后要是生病了,岂不是不用去医院,直接找你就行了,嘻嘻!”温婉听说他会医术有些惊讶,随即又嬉笑地说道。

    “没问题,咱这医术可不是盖的,话说当年我可是三岁学医,五岁识草药,七岁就会把脉,九岁就开始给人看病,十一岁就能读力坐堂问诊了,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小神医,怎么样哥厉害吧。”两人由于是老乡,所以刘凡说话也很放松,直接就放起葫芦来了,而且放的还是金刚葫芦,吹牛都不找草稿,也不想想当年是谁一见医书就犯困,现在倒得瑟起来了。

    “真的吗?队长你吹起牛来真的好厉害呢,咯咯!”刘凡会医术,温婉这倒相信,因为她听说过刘凡的爷爷在老家那一带远近闻名,可却从来就听过老神医的孙子有什么小神医之名,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呃……嘿嘿,这都让你看出来了。”牛皮被人刺破了,刘凡多少也有点尴尬,只能嘿笑着敷衍了事。

    “凡哥,外面有美女找你呢。”这时身后的一个小胖子用手戳了戳刘凡的背,一脸猥琐地说道,这小胖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军训时与刘凡同在一个宿舍的同学,名叫赵飞柱,外号赵肥猪,自从见识了刘凡在军训时所表现出来的强悍武力后,便也学电影里的蛊惑仔一样叫刘凡为哥了,美其名曰要拜山头,结果直把刘凡听得直番白眼。

    “我说小胖子,你逗哥玩呢,现在是上课时间,那有美女找啊。”显然刘凡也不相信他的话,因为这家伙最是喜欢吹忽悠人。

    “那能啊,咱老赵怎么说也是个文明人,忽悠人的事早没干了,不信你回头看看,门外那个是不是美女。”赵飞柱一脸贼笑地指了指后门口,说道。

    刘凡回过头一看还真有一女的在外面等着,不过只看到了一个曲线玲珑的背影,但刘凡觉得有点眼熟,于是又问道:“死肥猪,你不会是晃点我吧,真是她找我?”

    “那还有假,难道咱老赵的人学这么让人不相信吗?你去了不就知道了。”赵飞柱拍着满是横肉的胸膛信誓旦旦地说道。

    这回刘凡也是不疑有他,找个机会又溜了出去,却没看到赵飞柱在刘凡走后那一脸窃笑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怀好意。

    一直关注着两人说话的温婉这时看到赵飞柱这个贼样,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赵飞柱,刚刚是谁找队长的,还有你笑得这么贱,肯定不怀好意。”

    “呃!”被人戳中心事的赵飞柱一时间让温婉的话给卡住了,随即又轻咳两声讪讪地说道:“咳咳,那个温婉啊,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我差点没被口水噎死,再说了什么叫不怀好意啊,是真有美女找凡哥啊!只不过是辅导员找他罢了,难道教导员不是美女吗?”

    这回温婉终于明白赵飞柱为什么会窃笑了,刘凡一个早上没来上课,辅导员不来找他那才叫奇怪呢,这下温婉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也不再与赵飞柱说话,认真听起了课来。

    至于刘凡一出门就见到一美女沉着脸站在教室外的走廊边,于是上前问道:“是你找我吗?”

    美女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刘凡才知道却原来是自己的辅导员柳凝霜,心里不由大呼上当了,又被那死肥猪忽悠一次,所以刘凡只好讪讪地再次问道:“辅导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要是没事我还要上课呢。”

    谁知柳凝霜理都不理他一下,只是沉着脸,冷冷地说道:“跟我来办公室一下。”随后转身就走了。

    这下倒是让刘凡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中不由得非议不已,自己没有得罪她啊,这脸色摆给谁看啊,想不明白刘凡也不再想,只好跟着柳凝霜的后面走着。

    两人一路无话,就着话沉默地走着,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教师办公室,一进门柳凝霜劈头盖脸地说道:“说吧,你今天早上为什么没有来上课,而且不来上课也就算了,居然不来向我请假,你身为班长,非但没有起到模范作用,还带头旷课,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辅导员的存在,啊!你爹妈千辛万苦地供你上大学,你就这么不在乎他们的劳动,你说你对得起他们吗?你现在心里就没感觉到惭愧和内疚吗?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你。”

    自从第一次班会上柳凝霜被刘凡弄得有些下不来台后,她就一直记在心里,总想找机会奚落他,可是一直都没找到机会,可是今天第一天正式上课,刘凡就旷课了一个早上,这让她有种被无视的感觉,所以她才想要给刘凡一个严厉的教训,于是就有了以上的一番严厉说辞,不过话里话外怎么看都有点像是老师对学生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刚一听到柳凝霜的话刘凡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了,由其是父母在他心里是个永远的伤痛,最见不得别人拿他们来说事,面色沉冷如水,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说完了吗?”

    “你…你什么态度啊。”被刘凡这么冷冷一说,倒是将柳凝霜的话也噎了回去,一时间气得恨恨地攥紧粉拳。

    “既然说完了,那就论到我说了,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的,若有我可以跟你道歉,但有两点我想说明,其一早上没来上课是因为我的一个兄弟的父亲得了重病,需要我去为他诊治,而且我也让朋友跟系里请过假的,其二,我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请不要拿我的父母来说事,明白?还有以后没有调查清楚的事情,胡乱猜测,哼!”话一说完刘凡便甩门而出,走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愣在那里的柳凝霜。

    “难道我真的错了吗?”柳凝霜看着刘凡那落寞和悲戚的背影,喃喃自语,这一刻她有点后悔了。

    刘凡一直以来很忌讳别人说提起他的父母,他曾经想过要去找寻,想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抛弃他,可都因为生活所迫而放弃了,现在再一次让人触动心里的弦,这个想法又一次的涌现出来,让他全本波澜不惊的心境再起涟漪,久久不能平复。

    回到班里,刘凡心情有些不佳地呆坐着,而一直关注着他的温婉看到他这个样子难免有些好奇,于是关心地问道:“队长,你不要紧吧,是不是在辅导员那里挨批了。”

    “肯定是,你不知道辅导员刚才来的时候脸有多黑,好像要吃人似的,凡哥,男子汉大丈夫挨一顿批算啥子,相当年……”坐在后面的赵飞柱也过来凑趣,眉飞色舞地说道,可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有一股寒气向他袭来,让他不得不将话噎住。

    “哼!死肥猪,你少说点风凉话,没看到队长心情不好吗?”却是温婉不忍刘凡这个样子,见赵飞柱还在那啰嗦,于是板着脸喝斥道。

    “呃!咱不说,咱这就闭嘴,不打扰你跟凡哥叙情,哦不,是叙旧,嗯对,就是叙旧。”也不知赵飞柱是故意的还是无意地,总之他的话一出口,倒把温婉弄了个满堂红,原本有些可爱的圆脸此时就像一个红苹果一样,惹人怜爱,真想上前咬上一口,看得赵飞柱这个猥琐男哈喇子直流。

    “看什么看,再看我可要打你哦。”温婉瞪了赵飞柱一眼,说着就举起粉拳想捶他两下,吓得他连忙把头缩了回去,心里还在嘀咕着,怎么连一向温柔体贴的温婉也变得这么凶悍,难道是世道变化太快了?

    “队长,你真的没事?我看你心情好像不是很好耶。”温婉温柔地再次问道,美目不时地观察着刘凡那略显沧桑的面容,心里不由得一痛。

    “真的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心情有些不好罢了,你不用担心我。”看着一脸关切的小老乡,刘凡也是很开心地说道。

    “嗯!”被刘凡这么一看,倒是温婉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低下了头,从鼻腔里只哼出一个鼻音来。

    “凡哥,外面又有美女找你了。”这时赵飞柱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了,只是这一次脸上笑得更加猥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