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四十八章 雪山隐门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贾城,你个龟儿子的,还不快滚出来受死!”

    刘凡一声长啸,声音深远悠长,直透人心,顿时引起了贾家人的注意,而此时贾家中正在接待来自天山的贵客。

    “嗯?好精深的内力啊!”其中一名鹤发长须老者身子一震,内心不自觉地惊叹。

    “师傅,这人的内力很强呐,要不?让弟子去会会他。”这时老者身后一名白衣男子向老者请示道。

    “不可!来者功力精深,你不是他的对手,必须为师出手不可。”那老者摆摆手便出言阻止了白衣男子。

    “尊者,这来人指名道姓要我城儿的姓命,你看……”说话之人便是贾正,此刻他是一脸的担忧,自从人次被气得吐血之后,刚养好身体,岂不料自己那个愚不可及的孙子贾城,竟然私自对朱雨晴下手,虽然出发点是好的,可做事太过不经大脑,尽然将人给撞了,听说朱雨晴自今还生死不明,有感于此,贾正这才不得不向外需求支援,而眼前这几个身穿白衣的人便是前来支援贾家的武林高手。

    “求求……求大师救我一命。”这时贾城也跪倒在老者的身前,连连向老者哀求,他自从得知朱雨晴车祸至今未醒后,一直生怕朱家或者刘凡找上门寻仇报复,因此这些天都不感出门,一直躲在贾老爷子身分,惶惶不可终曰,当听到刘凡在外面叫嚣的时侯,更是怕得瑟瑟发抖,浑然没有当初那种意气风发的大少模样。

    “也罢!贾家也算是我天山一脉,本尊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就让我出去会一会来者吧。”说罢,老者身形一闪,呼啸一声,带着道道劲风,就那么腾飞而起,看得身后的几名白衣男女艳羡不已,更恍若贾正爷孙俩这种普通人了。

    正如那老者所言,贾家其实便是天门派在世俗中的代言人,为天山派提供经济来源,招揽各方武林好手,或者是寻找天资上佳的传承弟子,因而天山派便是贾家最大的靠山,门内弟子无数,高手如云,其中不乏神级高手,不过天山派属于隐门中人。

    所谓隐门,便是避世修行的武林门派,这样的门派往往都是传承上千年的大门派,一般情况下都是隐世不出,偶尔会派遣门内杰出弟子入世历练,而这些人所追求的是武道的至高境界,也是就传说中的金丹大道,有点类似于修真门派,只不过他们修炼的是武道,介忽于修真与古武者之间,层次比之修真者低一筹,又比古武者高一筹,可以称之为武修者,而天山派正是武修者其中一个上等门派,也算得上是大门派。

    不过隐门中人一般不为世俗所知,因而名声不显,但实力绝对强劲,而现实武林中知道隐门秘事的人也是寥寥无几,也就只有六大门派及几大武林世家家主知道而已。

    就在不久前,贾家遭遇了大难,家族陷入特大危机当中,贾正这才向天山派求救,这才有了今天天山派上门支援的事情,这也算是刘凡来得巧,他若是早一天上门,恐怕还真碰不上在山派的人。

    闲话少提,当长须老者飞出门后,贾正也带着孙子贾城,以及天山派其他三名弟子前往助阵,而这个时侯的刘凡却正与长须老者对持中。

    刘凡看着飘下来的长须老者,一眼便看出对方便是神识感应中的天阶后期高手,只不过有一件事让他想不明白,按理说御气飞行是神级高手的标志,而眼前这个老者分明没有到达神级,甚至连天阶巅峰的实力都没有,却能在空中自如的飞行,看来这老者轻身术很是了得啊。

    “小辈,你是何人,与贾家有何仇怨,竟敢在如此叫嚣!”那长须老者显然也没有想到来人竟然这般年轻,不自觉地起了轻视之心。

    “呵呵!”刘凡裂嘴一笑,回敬道:“老家伙,你又是那冒出来的,想管这闲事?那就得自己掂量掂量了。”

    “嗯?”长须老者闻言,目光明显一顿,既而神情一凛,却看不清刘凡的虚实,不得已只能退而求其次,说道:“小辈,念你一身功力修炼不易,若你知难而退,我尚且不与你计较,如若不然……哼哼!”

    长须老者末了几声哼哼中威胁的意味很是明显,自是一言不合即便开打,只不过在样可有可无的威胁对刘凡能有用?答案自然不言自明,自刘凡出道以来,可未曾怕过谁。

    只见刘凡一脸不耐烦地冲长须老者说道:“老家伙,想打就快点,别墨墨迹迹的,烦人!”

    “你……”长须老者闻言不由得气结,饶是以老者的养气功夫也被刘凡的话噎得不轻,一翻顺气之后,长须老者怒不可遏地喝道:“哼!无知小辈,既然你想找死,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看掌!”

    说罢,老者招呼一声也不打,便向刘凡拍出一掌,但见老者掌中白雾蒸腾不定,周围的温度也一下子直线下降,便是远在十几米开外的贾正一行人也禁不住打起冷战,只不过这点冷气对于刘凡而言,那只不过是小菜而已,根本伤不得刘凡分毫。

    “千寒掌!哈……”随着长须老者一声暴喝声起,老者掌中泛起点点淡篮色的雪花,随后凝聚成一道道凌厉的冰片,不约而同地向刘凡奇袭而去,而后者却恍然未觉,但目光却多了几分戏谑,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哼!竟然敢瞧不起我的千寒掌,那就给我死来……”刘凡的表现自然落在长须老者的眼中,只道对方对自己轻蔑,因而下手时更是加了几分力道,掌风瞬间及至,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刘凡的胸口处。

    “喀吧!喀吧!”随着寒气临身,霎时间冷冽的寒气袭遍刘凡全身,逐渐地凝结成冰,发出声声脆响,不多时!刘凡正个人便结成了冰雕,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一道道绚丽的光芒。

    “哇!长老好厉害啊,一招就解决了。”

    “真不愧是师傅,千寒掌已经炼到了极致的地步。”

    “嗯!不知道几时我也能这般厉害!”

    这时,天山派的其他几名门徒看到长须老者一招就将刘凡冰冻起来,忍不住欢呼起来,就连贾家爷孙俩也禁不住露出笑意,尤其是贾城最为兴奋,就差没有敲锣打鼓了,盖因他已经看到来人便是刘凡,一个让他最为痛恨的名字,如今见刘凡被冻结,他已岂能不欣喜若狂。

    “喀喀喀……”就在众人欢呼声未停止的时侯,原本被冰冻住的刘凡却出现了变化,但见覆盖在刘凡体表凝结的冰面出现了数道细小的裂痕,而且那裂痕还在不断的扩大中。

    “嗯?”这一变化顿时让长须老者眉头一皱,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可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吓一大跳,却是看从冰层中的刘凡的邪笑,没错!那就是一抹诡异地邪笑,让人不寒而栗的邪意。

    “不好……”

    “嘣……”

    就在这时,长须老者看到刘凡身上的变化时,心中不由暗叫糟糕,下意识地想要退开,可惜已经太迟了,转念间覆盖在刘凡身上的冰层瞬间爆炸开来,那些冰块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道向四周暴射开来。

    “咻咻咻……”一道道冰锥如同利箭一般,向长须老者暴射而去,老者长袖挥舞,企图将暴射而来的冰块拨弄开来,却怎么奈冰块太多,身上连连被冰块射中,而原本白衣似雪的长袍也染上了点点血迹,看起来甚是狼狈。

    回身却见刘凡好整以暇地盯着长须老者,并且品头论足地调侃道:“啧啧!千寒掌?果然不愧是居家旅行、夏天避暑的绝佳必备技能,凉飕飕的,果然够爽快,嘿嘿!”

    “你……”长须老者那里听不出刘凡言语中的揶揄之意,什么居家旅行、夏天避暑的绝佳必备技能?那岂不是在说他这千寒掌与空调的功能差不多嘛,一时之间长须老者不由得为之气结,但又一想到刘凡刚才施展的招数,又禁不住忌惮起来。

    此刻长须老者虽然被刘凡调侃得有点恼羞成怒,但他还不至于昏了头,连忙再次询问道:“小辈,你到底是谁?说出你的师门来,或许此事还能善了,否则老夫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就算你修为强过老夫又如何,我天山派强过我之人比比皆是,好自掂量一下。”

    “哼!老家伙,你少跟我攀交情,想知道我的师门……你也配?”刘凡那里不知道这老小子的心思,无非就是想知道自己的底细罢了,刘凡自然不会那么傻,只不过就算他真的说了出来,恐怕也没几个人会相信,三皇可是华夏始祖,只存在于神话中的人物,谁信谁才是傻子呢,再说以刘凡的实力,根本就不用跟这老小子墨迹。

    于是刘凡直接撂恨话,说道:“今天无论是谁来了,贾城必死无疑,挡我者……死!”

    一个“死”字话音刚落,刘凡身上的气势再次拔高几分,周身好似笼罩着一层似有似无的气场一般,直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这个时侯长须老者才知道他与刘凡两者间的差距,此刻刘凡给他的感觉就如同高山仰止一般一存在。

    “呼哧呼哧……呃……好……好强大的气势啊!”长须老者距离刘凡最近,承受到的气场压力也是最重的,一时间竟然感觉到自己全身无法动弹,原先他是被刘凡的话给激怒了,打算抵抗到底的,可现在他却连提起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了,在绝对力量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

    “死来……”看着失去抵抗能力的长须老者,刘凡自然不会对他下死手,他此来的目标是贾城,因此向贾城的方向探出一掌,随后五指虚空一抓,而远在十几米开外的贾城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整个身体吸了过去,就那么轻飘飘地飞了起来,瞬间就被刘凡擒拿在手里。

    (再奉一更,谢谢大家的支持,明天继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