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五十一章 必死之人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哼!胆敢犯我家人者,杀无赦!”

    刘凡冷眼横看跟前众人,一股无可匹敌气势随着这句掷地有声的话语油然而生,那霸气直冲九霄,犀利的眼神令人无法正视,无差别的威压,让现场众人感到惊惧,尤其距离刘凡最近的龙绝天与宋家老祖,内心更是骇然莫名,尽管两人早已知道与刘凡之间在境界上有所差距,如今才知道愤怒中的刘凡是这般的恐怖。

    神境高手尚且如此,更恍若现在几个普通人了,贾正这老头子还好一些,毕竟见惯大风浪的人物,可色令胆小的贾城就不一样了,此刻被吓得面无人色,倒在地上卷缩成一团如同受惊的羔羊一样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贾家大门口也来了一大群人,刚一走进贾家大门,便被刘凡那无可匹敌的气势压得身形呆滞,一时间所有人好似被定格住了一般,更身僵硬似铁不知道该怎么动弹,幸好稍后那种令人压抑的气势被刘凡收回,众人这才又恢复了行动能力,但也正因为如此,不少人都面露难色,不约而同地担忧起来,同时加快脚下的步伐。

    “叭哒叭哒……叭哒哒……”当这些急促而已富有节奏的脚步声传来时,刘凡正被龙绝天跟宋家老祖缠着,一听这声音,两个老头都不约而同地暗松了一口气,应该他们等待的人已经到了,说实在的,两个老头还真不愿意直面刘凡,更何况他们与刘凡的关系菲浅,尽管他们同样对贾家没什么好感。

    “嗯?还真的来了。”刘凡听到脚步声后回头一看,两位老者被一群警卫簇拥着,其中一人赫然便是温家老爷子,华夏现任二号首长,他的到来让刘凡禁不住眉头紧琐,从刚才龙绝天和宋老的谈话中,刘凡不难听出温首长这次来贾家也是充当说客的。

    不过让刘凡诧异的是温首长身前的那位身形枯槁的老者,看起来年纪不轻,全身只剩下皮包骨,一身素色唐装却依然神采奕奕,单从这份精神头来看完全不像是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尤其是小眼睛中不时闪过的精光,更是让人无法小视。

    “温爷爷,您怎么来了。”刘凡身形一震便震开了身边的龙绝天与宋老两人,旋即向温首长的方向迎了过去,不管此次温首长为何而来,首先他是刘凡的长辈,自己小女朋友的爷爷,又是刘凡敬佩的首长,这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了,至于其他人刘凡却是直接无视。

    “呵……你这小家伙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我能不来嘛。”温首长面带苦笑地瞪了刘凡一眼,言语中却并没有半点责怪之意,反倒是对他这种重情重义的举动很是赞赏,只不过身前还有一位大人物在,他不便表露出来,因而只是上前拍了拍刘凡的肩膀,而后才领着刘凡来到唐装老者身才,和蔼地介绍道:“小凡呐,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老首长就是咱们华夏硕果仅存的功勋元老——孙姜孙老将军,当年追随太祖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同时也是你家姥爷的老首长,你唤声孙老就行。”

    紧接着,不等刘凡回话,温首长又再次介绍道:“老首长,这就是老朱家的大外孙——刘凡,刚刚认祖归宗,很了不起的一个年轻人,呵呵……”

    温首长介绍刘凡的时候,还特意提起朱家,其目的自然是不言而明,要说朱老爷子当年也是在这位老首长的得意门生,只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两家关系有所生疏了,如今温首长提起老朱,无非是想让这位孙老首长看在昔曰朱家的情分上,不要太过为难小辈,若是让刘凡知道温首长此刻的心情,不知道是该感动呢,还是该哭笑不得呢?

    刘凡冷眼看着眼前的孙老,却半天没有说话,而后者也是不断地打量着刘凡,目光中不时闪出几分寒意,未等刘凡先开口,孙老自己却是忍不住开口说道:“你就是小朱的外孙,小晴丫头失散多年的儿子?听说你一来京城就闹得满城风雨啊,确实很了不起呢!”

    “嗯?”刘凡那里会听不出对方话中带刺呢,禁不住眉头一皱,原本对老人过往的功绩,刘凡多少还有点敬意的,但从他这句话后,刘凡心中仅存的敬意却荡然无存,既而冷言反驳道:“了不了得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做我认为对的事情,问心无愧就行。”

    “好一个问心无愧啊!”孙老一听刘凡这话,面上看不出喜怒,接着面无表情地缓缓说道:“真的是问心无愧吗?顶撞长辈、仗势欺人、欺男霸女,这就是问心无愧,原本我想着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孩子不至于浮夸成这般,却没想到某些人一朝得志就语无伦次起来,这就是所谓的了不起的年轻人,未免太言过其实了吧。”末了的这句话却是对温首长说的。

    不过老人一席话却将刘凡批判得一无是处,在他言下的刘凡那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甚至于刘凡自己都有种这不是在说他的错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说的是贾大少呢。

    “呵!”刘凡心里也是愤怒不已,面上却反倒冷静了不少,根本就不与孙老搭腔,完全就当对方不存在,只是冷冷一笑,而后者自然也看出刘凡的意图,因而对刘凡的感官也越加恶劣。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孙老一脸铁青地喝斥道。

    “笑天下可笑之人,某些人自以为掌握了真理,须不知这种人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哈哈……”说罢,刘凡哈哈大笑起来,旋即不顾温首长的眼色,竟然就那么大大咧咧地转身走开。

    而他这一举动顿时让众人为他捏了一把冷汗,眼前这人是谁啊?这可是连一号首长当面都恭恭敬敬的大人物,可刘凡却跟没事人一样,甚至还与之针锋相对,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嘛,不过心惊之余众人又不得不佩服刘凡的勇气,说实在的,在整个华夏敢跟孙老这么说话的不是没有,但绝对是屈指可数。

    “你给我站住,难道我说的话不对?”这老头看到刘凡转身就走,还真是来劲了,竟然走上前一把抓住刘凡的肩膀,硬是不让刘凡走,这可是把四周的警卫吓坏了,这里有不少人可都是龙组的人,刘凡是什么实力他们比谁都清楚,要是刘凡一发脾气,随意一震还不把他这把老骨头给震散了。

    刘凡顿住身形,回头冷冷地看了孙老一眼,而后冷语说道:“老头,别太自以为是,我想要做的事情没人能够阻止得了,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也不行。”

    孙老那是见惯了大风大浪,那里会被刘凡的话吓退,反倒越加攥紧拳头,冷哼道:“哼!今天的事情老头子我是管定了,我知道你的武功很厉害,但是再厉害的武功也抵挡不了炮弹,你信不信只要你走出贾家大门,立刻就会有无数枪炮对准你炮轰射击呀。”

    刘凡对孙老的话根本不为所动,反而相讥道:“那你又知不知道,我现在如果想杀你,现场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拦得了。”

    “嘶……”

    刘凡话一出口,现场众人无不倒抽一口冷气,那些警卫人员就更加紧张起来,私下里暗自挪动步伐,隐隐有将孙老护在中心的意思,而孙老身边一名中年男子一双鹰眼更是紧紧地盯着刘凡。

    “小凡,不得无礼,孙老可是你的长辈,那有你这样跟长辈说话的。”

    此刻现场的气氛异常紧张,冷不丁地却传来的温首长的声音,而温首长话语中更是将“长辈”二字的语调说重几分,这话表面上是在喝斥刘凡,但其实却是有意地提醒孙老不要以大欺小,也算是对刘凡的一种维护。

    “呵呵……长辈嘛自然是需要尊重,但是这所谓的长辈也要有个长辈的样子。”刘凡虽然对温首长的话不可置否,却不妨碍他对孙老的挑衅,临了还不忘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众人也都明白,可眼前的情形却不是他们能够插手的,因而不少人只当没听见。

    “你……你简直没得救了。”孙老在官场混迹大半辈子,那里听不出刘凡话中之意,顿时有种大失所望的失落,随后又向身旁搀扶他和贾千益说道:“千益,你打个电话让小朱过来把人令走,我不想再听到什么不好的言论,今天这场闹剧到此为止吧。”

    “是!”贾千益表面上对孙老毕恭毕敬,其实内心早已经乐开花了,有这位老人这翻话,那就等于他贾家这次危机已过,就算是上层想再用此事找麻烦,首先也得过孙老这一关。

    “哈哈哈……“就在这时,刘凡怒极大声狂笑不止,紧接着怒视孙老,狂傲地说道:”当真是好气魄啊,好手段啊,一个自以为是的老头,一而再,再而三的偏袒一个别有用心的家族,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权大于法?一言便可决断生死?今天还真是大开眼界了啊。”

    “呃……”

    贾家父子听到刘凡这话,心里不由得一咯噔,父子暗暗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的是惊骇的眼神,而其他人面上的表情却又各异,只有孙老一脸怒气地瞪着刘凡。

    “我说过,今天就算是玉皇大帝来了也救不了贾家,那就绝不会食言。”还未等众人回来神来,却又听到刘凡几近森冷的话语,说罢,刘凡一把甩开孙老的手,紧接着一步一步向倒在地上的贾城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那就是我逆鳞,所以你今天……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