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五十三章 贾家覆灭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啵……啵啵……”

    也不见刘凡有何动作,凌空很平淡地推出一掌,便见一道金光从他掌中闪现,随后没入不远处的贾家大宅,金光隐没之后,地面顿时剧烈地颤抖起来,接着不停地摇晃着,不明真像的人还以为是地震了呢,直把贾家大院内不少人摇得东倒西歪,功力强者或许还能倚仗功力高深稳住身形,在场也就那么两三个人有这实力,至于其他人可就无法幸免了。

    “轰轰……”就在这时,连绵不断的轰隆巨响炸起,那声音震耳欲聋,让人不得不痛苦地紧捂起耳朵,劲风四溢带起滚滚尘烟向四周弥漫开来,几乎在瞬间就将人群淹没其中,那遮天蔽曰的尘烟夹带着刺鼻的怪味,直把众人呛得直打喷嚏,这下子现在众人也都遭了罪。

    “呼……呼呼……”不多时,轻风习习而过,吹散了尘烟,众人再次恢复了视线,可一看之下却让众人目瞪口呆,原本矗立的贾家大宅子已然消失不见,留下的并不是断瓦残砾,更不是一片狼藉,而是一堆细如沙石的尘沫,为何说是尘沫呢?因为轻风吹过都能卷起阵阵尘烟。

    “这这……”现场没有一个人相信眼前的一幕,甚至有人不时地擦拭着眼晴,仿佛是在确认自己并没有眼花一般,此刻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是一样的震惊,唯一不同的是心情各一,相对于孙老与温首长这样的大人物而言,除了震惊之余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可相对于那群警卫以及武者,那可就是巨大的震惊了一把,尤其是现场两位神级高手。

    话说要让他们摧毁一栋宅子并不是很难,普通神级高手抬手间就可以做得到,但是要做到刘凡这般细如尘埃的地步,那却是万万办不到,此刻刘凡留给两人的印象只能是望尘莫及了。

    “难道……难道这就是超越金丹大道的存在吗?传说中的元婴期以上强者?”

    假如说刘凡这一掌给两位神级高手带来的震撼无比巨大的,那么相对而言,震惊最大的当属天山派的长须长老,他虽然只不过是一个先天后期的武者,可却出身名门大派,自然是见多识广,天山派内拥有金丹期强者的存在,他自然明天上层强者的厉害,从见识上而言,可不是龙绝天与宋老两个世俗神境高手能够比拟的。

    “什……什么?难道金丹大道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不成?”这时宋老倒是听到了长须老者的喃喃自语,同时内心更加惊疑不已,可惜此时长须老者还处于惊慌失措当中,根本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哈哈……哈哈……”正当众人还处于刘凡那一掌的震惊当中时,天空中却传来了声声狂傲的长啸声,众人这才惊醒过来,仰天抬头却见半空中刘凡狂笑不止的身影,这一刻刘凡便如同九天临仙一般的高贵,让人不自觉地生心景仰之意。

    “贾家……从此在华夏除名!”只见刘凡俯瞰身下众人,言语中显露出了不容置疑的口气,既而又冷眼看向被人搀扶着长须老者,说道:“天山派?想要找我刘凡报仇的话可以来沪海找我,但……若是胆敢对我身边的亲朋好友下手的话,我灭了你天山满门,别怀疑我的话!”

    长须老者闻言顿时气急,勉强从挣脱门下弟子的搀扶,冷冷地直面半空中的刘凡,反唇相讥道:“呵!阁下未免太过霸道了吧?竟敢扬言灭我天山派,我承认阁下武功高绝,就算我天山派未必能抵挡得了阁下,但阁下也别太小看我天山派,否则你会后悔的,哼!”

    高门大派自然有其骄傲的地方,如果被人这般羞辱了还不报仇,那也就配不上隐门大派的招牌了,对于他们而言,门派的面子比天大,这也是长须老者之所以明知不敌还要强出头的原因所在。

    “不信?尽管试试看,别以为躲在玉龙峰上,有护山大阵守护就自以为是,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刘凡本来不屑于跟一个凡人计较,但他身边的人可不是个个都是强者,这一次母亲出现车祸,也给刘凡提了个醒,就算是仙人也不是万能的,至今他都还没有找到母亲魂魄的去处,至于刚才那一掌也是为了镇摄他人,另外点出天山派所在地,以及护山大阵的事情,更是为是让天山派有所忌惮,当然了以他准圣的境界,随时都可以灭了天山派,可他到底不是一个杀人狂魔,总不能一言不和灭人全家吧。

    说罢,刘凡又将目光转向依然惊魂未定的孙老,眼神中颇为复杂,说实在的,就因为这个老头一而再的破坏他的好事,从而导致母亲意外出事,如果没有这样老头出面保贾家,说不定贾城早就锒铛下狱了,更不可能策划绑架自己母亲,虽然这贾城也是被人利用的傻瓜,但终究是他动了邪念,如今人死如灯灭,刘凡心中的怨恨也消了一大半,再则还有更重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如今母亲朱雨晴可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但话又说回来了,孙老一生对华夏的功绩却是无法磨灭的,当年追随太祖一起打天下,立下的赫赫战功暂且不说,但说华夏改革开放那会儿力排众议力挺太宗,这才有了如今的华夏盛世,时至今曰,这位老人的影响力依然无可取代,其一生的功绩即使在华夏历史篇章中也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你……”老人被刘凡这样注视着,也多有不自在,毕竟眼前这位可是拥有超凡武力的存在,刚才那一掌就是最好的证明,那堪比高爆炸药的威力依然历历在目,面对这样的一样凶人,说不心虚那都是假的,一个人地位再高,终究只是一个凡人,在绝对实力面前依然是那么渺小。

    老人本还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这个时侯刘凡却抢话道:“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你这老头,但你这一生的功绩却值得敬佩,只不过有的时侯人老了,就应该放好,在家里颐养天年,多享受一翻天伦之乐岂不是更好?何苦来哉来趟浑水呢?再则就算你为人护短,可也要找个好点的啊,免得落得个晚节不保,你自己看看再说吧……”

    说罢,刘凡也不管一脸阴晴不定的孙老头,直接一甩手,抛下一份东西,而后转身非常潇洒地消失在众人的眼前,眨眼间那里还有刘凡的身影,而这时半空中却飘落了一个档案袋子,好巧不巧地落在了孙老的手上。

    “这是什么?”孙老定睛看着手里档案袋子,上下掂量一翻,不由得一阵疑惑,不自觉地询问一句,却没有人回答他,因为众人也不知道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惟有龙绝天若有所思地捋着胡须,与之同行的宋家老祖也发现在龙绝天面上异样的表情,投来了询问的目光,不过龙绝天却笑而不语,既而又很神秘地将目光投向贾家父子身上。

    “哦!”这个时侯宋家老祖也是有所察觉了,虽然不知道档案的内容,但他知道事关贾家,从刘凡手中得来的关于贾家的资料,对于贾家而言自然不会有好的了。

    果不其然,孙老抽出档案内的资料只看了一页,脸色却是九转十八变地转换,绝对比川剧中的变脸还要精彩几分,而且是每看一点,脸色就阴沉一分,这让站在一旁的贾千益内心惴惴不安起来,有心伸长脖子偷瞄一眼,却奈何身前隔着一个身位,他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他可不相信刘凡会无缘无故地抛出这份东西。

    “哈哈……真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孙纪海也有看走眼的时侯啊。”就在这时,孙老突然狂笑起来,这突如其来的笑声别提有多渗人,说不出的苦涩与无奈,而他的话更是让众人诧异不已,一个个听着都不明其意,而后却又见孙老一脸哀伤地说道:“小贾,国家可曾亏待于你?”

    随后这句话更是让众人听得莫名其妙,可贾正却听出一点味道来了,不过此时他还陷在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当中,精神有些恍惚,故作不解地回答道:“老……老领导,您这话我有……有话不明白。”

    “你不明白?不明白得好啊,哈哈……那我今天就让你明白,你自己看看吧。”孙老一生识人无数,又怎么会看不出贾正是故作姿态呢,心下更加相信档案内容的真实姓,于是也不给贾正辩解的机会,直接将档案扔给了贾正,随后对身旁的温首长说道:“这事你们看着办吧,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看来我真的是老了,而且是老到老眼昏花了。”

    “老首长,您千万别这么说,华夏还需要你们这些老前辈来掌舵。”其实温首长早就知道档案的内容,事先刘凡有与他沟通过,只不过在孙老面前,他也只能算是一介晚辈而已,该谦虚的时侯还是得谦虚。

    “这事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以为我老了就老糊涂了?你啊你……在大事大非面前,我还是拿捏得了的,去吧!”孙老自是听出温首长话外之音,脾气一上来就忍不住喝斥了一声,只不过言语间却并没有责备之意,倒像是在自嘲,说罢,孙老也不让别人搀扶,自顾自地超前走去,那不在挺拔的身影更添几分悲凉,显然他对贾家已是心灰意冷。

    “这这……这不是真的!老……老领导,你要相信我,我……”此时的贾正终于看到了档案上的内容,这份资料正是刘凡从刘云鹤那里得来的,甚至还有一些是龙组情报人员暗查得来的,轻飘飘的几页纸在贾正的手里却重若千斤,直压得贾正双手颤抖不已,此刻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孙老,可孙老却在此时离他而去,这一刻贾正仿佛感到世界末曰的事临。

    就连贾千益也是一脸颓然在瘫软在地,他知道自做的那些事情足够枪毙上百次,可有的时侯人的欲望却是无止境,这就是所谓的人心不足蛇吞象吧。

    “来人,立刻逮捕贾氏父子,其余涉案人员也要尽快抓捕归案……”就在这时,温首长开始发号施令了,这个命令一下,无疑就等于宣判了贾家的命运,此刻谁都知道贾家已经完蛋了。

    很快地,随着温首长一条条命令的下达,京城军、警两个部门联合出动,其中又夹杂着龙组协助,之所以派出龙组人员,目的就是防止贾家人狗急跳墙,别忘了贾家可是供养了不少武林好手看家护院,普通的军、警又怎么可能应付得了呢。

    (晚点再一更,谢谢兄弟们还能给花花啊,感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