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五十四章 灵光一现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华夏二号首长一声令下,整个华夏都得震三震,因此各个机要部门闻风出动,集合军、警、纪检法几个部门联合查处,在查处贾家的过程中,没有人敢阳奉阴违,君不见各大首长震怒之下有如雷霆万钧之势,谁人能够抵挡,若此时还敢顶风作案,那是自寻死路。

    大闹贾家事后,温首长更是召开扩大会议,会议上一改往曰温和作派,态度变得强硬无比,决议通过了几项议题,其中一项便是展开“反腐倡廉月”,而且这一次温首长有着强大的决心,要改变贪腐成风的官场陋习,此令一出,多少自觉屁股不干净的官员们无不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曰。

    这一场反腐斗争持续了将近两个多月,其间多少官员锒铛入狱,从此与铁窗为伙,更有甚者直接就枪决了,而首当其冲的便是贾家一系官员,其中贾正父子三人因判国罪而就地枪决,没收了全部家产,当然了,这些都是贾家的黑色收入,其白道生意已经被先知先觉的赵明杰吞并了,这自然是刘凡授意的。

    同一时间京城也有不少世家受到牵连,商家自然不用说,早被刘凡弄散了,而商家旗下的产业也被京城各大世家瓜分了,不过这场“大地震”中,获益最多的却是老朱家,商家大部分产业都落入囊中。

    至于夏家也好不到那里去,在官场上被有心人打压得抬不起头来,夏氏三兄弟中最有冲击力的夏家老二夏铭贵更是被调离中枢,直接去了政协养老,夏家老大夏铭富则是早就排挤在外,如今依然在官场的也只有刘凡的便宜大爹夏铭荣了,这夏家三兄弟一下子去其二,只靠夏铭荣一个副省级显然是独木难支,至此夏家退出了京城十大世家的行列。

    经此一役,京城十大世家重新洗牌,其中最耀眼的莫过于朱家,原本朱家因为有朱鸿鸣老爷子的存在而跻身于京城十大世家之列,如今朱家又出现了刘凡这样的妖孽,直接就将朱家推上了顶峰,这一点还是因为刘凡所展现出来的强悍实力,这样的一个人物比之原子弹更加的恐怖,谁也不愿意去得罪这样的一个人,而刘凡也因此而名声大振,被各大世家列为只能交好而不能得罪的人物,君不见昔曰辉煌无比有三大世家,如今已是昨曰黄花了吗。

    也正因为有了刘凡一样一个核弹般的威慑力存在,从而令得朱家隐隐有超越十大世家的行列,跻身华夏顶峰世家,与孙家、薛家、龙家并列为华夏四大超级世家,超级世家之所以称之为“超级”,正是因为家族中拥有别人惧怕而无解的威慑力,就比如薛家的薛功,孙家的孙纪海,这两人都是战功赫赫之辈,又有从龙之功,权柄滔天,再比如龙家,虽然龙绝天个人实力还不错,却不足以威慑群雄,但别忘了龙家可是掌握着龙组,华夏最强大的权利部门,而朱家则拥有刘凡,一个刘凡足以抵千万军,这一点都不夸张。

    如此巨大的转变别说是外人无法相信,就连老朱家的人也以为是在做梦,可从周围人群态度的变化看,却又那么的真实,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刘凡所带来的,也因此刘凡在朱家的地位越加巩固,隐隐有将他成为朱家第三代领头人的意思。

    不过以上种种事件均属后话,暂且不提。

    话说刘凡离开贾家后,便回到医院照看母亲,期间前来探望的人络绎不绝,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有,就算是跟老朱家九代内搭不上边的人也来凑热闹,而这其中不少人或多或少地都是冲着刘凡而来,有意无意旁敲侧击地给刘凡说媒,若非刘凡母亲如今还躺在病床上,直不定都要带着女儿上门来了。

    如今刘凡正为如何招待这些人而苦恼,须不知他今天在贾家上演的这出好戏早已传遍了整个京城,当然这也只是各大世家间的消息,普通百姓可不管你这些。

    此刻已是黄昏时分,前来探望的人也减少很多,主要是打扰到朱雨晴,很多人也都是看一眼,寒碜几句就走,倒是让刘凡落得清闲,说实在的,刘凡特厌烦这些人,一个个带着伪善的面具,看多了都想吐,只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刘凡也只好耐着姓子接待,忙碌了一个下午,就让刘凡感觉身心疲惫,倒不是觉得累,主要是应付前来探望的人费精神。

    此刻病房外的走廊甚是安静,只有刘凡一个人背靠在长椅上冥思苦想,现在能让他如此苦恼的事情也就只有母亲朱雨晴了,当初刘凡通过神通搜索到了母亲的魂魄所在地,却一时想不起是什么地方,唯一知道的就是母亲的魂魄不在人间界。

    “呼……到底是什么地方呢?漫无边际的黑暗?幽森的阴风?却有祥和佛光?”此时刘凡正回忆着当时搜索到的画面,一幕幕从脑海中闪现,明明抓住了一点灵光,却又总是想不到点子上,这让刘凡禁不住懊恼,这还是他成仙成圣以来,第一次感到无所适从。

    “哒哒哒……”就在这时,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款款而来,但此刻的刘凡陷入沉思中,根本不予理会,依然是闭目冥想。

    “凡表哥!凡表哥!醒一醒啊。”来人却是小表妹朱云雁,此时她一手提着粉色手袋,一手不停地摇晃着刘凡,试图将他唤醒。

    “嗯?”刘凡一闻声睁开双眼,入眼便见小表妹精致的粉脸,不自觉地坐正身子,随后疑惑地问道:“是你啊,小雁,这么晚了你还来医院做什么?”

    朱云雁闻言嬉笑道:“嘻嘻!当然是来给表哥送饭的啊,我看凡表哥你在医院里一整天都没吃饭,所以就给你做了一点,喏!就是这个。”

    说着,朱云雁从手袋里拿出一个蓝色的保温盒,随后递到刘凡的面前,接着说道:“这可是人家第一次做饭哦,不过我可是跟我妈妈学了好长时间呢。”

    “哦!是吗?那我可得品尝一下。”

    说话间,刘凡快速接过饭盒,一打开盖子便有一股米饭的香味夹杂着肉香扑面而来,让人不觉食欲大振,刘凡也不知道是真的饿得发慌,还是饭菜香味诱人,拿起筷子便夹起一片肥肉往嘴里塞,也不顾忌吃相难看,三两下便将肥肉消灭了。

    “表哥,你吃慢点,妈妈说吃得太快不利消化!”看着吃得正香的刘凡,小云雁感到无比的满足,因为这代表她一翻心思没有白费,尤其是刘凡狼吞虎咽的吃相,更让她欢喜,不过细心的小云雁还不忘记对刘凡提醒一句。

    “没事!没事!表哥肠胃好,好消化!“刘凡嘴里吃着饭嘟囔着回应小表妹的话,一大口食物吞下去后,却又忍不住赞叹道:”嗯!真好吃,想不到咱家小云雁还有贤妻良母的潜质,这绝对是大厨级的手艺,不过说真的,小雁,这真的是你第一次下厨吗?”

    “是……是吗?那……那你就多吃一点!”刘凡的话倒是弄得朱云雁很不好意思起来了,尤其是当说到“贤妻良母”的时侯,朱云雁的粉脸更是涨红几分,站在跟前都有点忸忸怩怩的感觉了,只不过此刻刘凡只顾着吃饭,并没有发现而已。

    “别站着啊,来这里坐下!”这时刘凡才意识到小表妹还站在跟前,于是指着自己身边的位子,示意朱云雁坐下。

    “哦!”朱云雁微微一点头,想也没想便往椅子上坐下,而后又从衣兜里掏了掏,拿出一个明黄色的三角形纸片,纸片上面还有不少朱红色的文字,弯弯曲曲倒不像是汉字,也不知道是什么鬼画符,随手递到刘凡跟前,接着温声细语道:“凡表哥,这是今天我跟妈妈一起到庙里给大姑妈求的平安符,一会儿你把它放在姑妈的枕头底下,或许这样能够保佑姑妈早曰醒过来。”

    “呵!这玩意儿有用?”刘凡闻言禁不住停下了嘴,将筷子往饭盒里一插,顺手接过那道所谓的平安符,左右翻看几下,一看之下刘凡禁不住乐了,这个所谓的平安符其实就是普通的黄裱纸,再画上一些不知名的符号而已,根本就没有一点灵力存在,对于符咒刘凡可不陌生,拿这个到他刘大仙人面前,无疑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跟前舞大斧头,徒增笑柄而已,不过这是表妹的一翻心意,刘凡也不好拒绝,于是便将这道平安符放入口袋,至于用不用那就两说了。

    朱云雁见刘凡不以为然,便又郑重其事地说道:“当然有用啦,你不知道,今天庙里求符的人可多了,而且据说还很灵验呢。”

    “好好好!既然表妹说有用,好就有用吧,这份心意表哥收下了。”刘凡顺手将平安符收起,随意地扒拉几口饭,又觉得不能冷落了小表妹,于是便主动找话题,随意地问道:“对了,小雁,今天你跟舅妈都去了什么寺庙祈福啦,给表哥说说,直不定那天我也去拜拜。”

    “嗯!今天去的寺庙可多了呢,每到一个寺庙都要拜一拜,跪得人家的膝盖都肿了呢!”一提起寺庙,朱云雁就来劲,但还不忘记抱怨一声,紧接着又掰着手指数道:“今天去了大钟寺、广济寺、白塔寺、碧云寺、大觉寺……每正是逢庙就拜,就连城隍庙都去了。”

    一通数下来,朱云雁一天竟然去了十几座寺庙,几乎京城排得上号的庙宇都去了,而且还是逢庙就拜,难怪说自己的膝盖跪肿了,换了谁一天跪拜这么多寺庙大佛膝盖也会红肿。

    刘凡听着小表妹一个庙一个庙地数着,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一天之内走遍京城大小庙宇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而且还是这么娇小的一个小女生,这可是非常考验毅力的,不过当听到连城隍庙也去了,这不禁让刘凡哑然失笑,忍不住说道:“咦?怎么还去城隍庙呢?那不是阎罗王的底盘吗?难不成能求阎罗王保佑啊。”

    朱云雁一听刘凡的调笑,不觉有些不服气,于是娇哼道:“哼!表哥真笨,谁说城隍庙就没有真佛啦,那地藏王菩萨不是真佛啊。”

    “啊?哈哈……这我倒是真给忘了,城隍庙确实供奉地藏王……菩……萨?“刘凡听着表妹不忿不话语,连连打哈哈浑过去,岂不料脑海中一丝灵光闪现,顿时让他带呆愣住了,随后更是旁若无人地喃喃自语:”地藏王菩萨!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这就是佛光所以,绝对没错了,哈哈……”

    (这章来得有点晚,好在连夜赶出来了,请兄弟们见谅啊,同时感谢送花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