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一章 再见龙烟雨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我说你个死胖子,又拿我开刷是不是,刚刚让辅导员喷了一脸子的口水,现在还郁闷着呢,少来烦哥。”刘凡没好气地说道,刚才的事已经让他够郁闷的了,现在还玩这招,当哥是傻的啊。

    “凡哥,这回真没骗你,还真有一美女找你呢,我就是有再大的胆也不敢忽悠你第二回啊。”赵飞柱急忙说道。

    刘凡寻思着有些不对,难道是刚才说的话太过了,柳凝霜又跑来了,于是又说道:“该不会又是辅导员吧,如果是的话你跟她说,哥现在很忙,没空搭理她。”

    “哎哟,我的凡哥,你就这么信不过咱老赵啊,这回真不是辅导员,虽然我长得寒碜了点,但咱的人品那是刚刚的,你回过头看看,树下那美女你认识不?”赵飞柱赌咒发誓地说道。

    这倒让刘凡好奇了,今天这是怎么啦,以前一天连个美女的腿毛都没见着,这回到好,一会就来了俩,真稀奇啊,于是回过头就见到教室外的一棵树下正有一女子向他这边招手,这下刘凡倒是看清楚了,却是之前刘凡救过的龙组成员龙烟雨,这让也不由自觉地在鼻子上抹了抹,似乎还在怀念那段香艳的疗伤过程,心中暗想:“她怎么来了?莫非……”

    刘凡心中稍微一想就明白了龙烟雨有可能是为了公事而来,心有定计,于是他不慌不忙地走了出去。

    “哟!这不是我们的巾帼英雄吗,怎么这么有空来看我这个小人物呢,莫非是想我了。”刘凡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龙烟雨就有种想调侃她的感觉,于是说出的话也不知不觉间变得流里流气的,活脱脱的小流氓一个。

    “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谁会想你的这流氓啊。”龙烟雨翻了下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其实她这一次来是带有任务来的,自从将刘凡那救他们的情况上报之后,上层知道刘凡有可能拥有神级的武功修为后很重视,不惜一切代价也想要招揽他,让其为国效力,于是就收集了刘凡的一切资料,本来在几天前龙烟雨就已经来到沪海市,只是当时刘凡还在军训,所以找不到人,因为今天是新生开学的第一天正式课,所以她早上就来过了,只是同样没找到刘凡,直到下午听手下人说他回来了,就急忙的赶了过来。

    “哟!狗嘴要是能吐象牙那才叫稀奇呢,难道你吐得出来。”龙烟雨的话非但没有让刘收敛,反而让他越想逗她玩。

    “象牙我当然吐不出来了,啊!你……”龙烟雨下意识的顺着刘话的话茬,可话说到一半就觉得这话里有些不对,稍微想了下才知道被刘凡装入套了,于是一脸怒色地大吼道:“你才是狗呢,你们全家都是狗,哼……”

    刘凡看着气急败坏的龙烟雨在那大吼,也不在意,而是悠悠地说道:“哎呀,都跟你说了,女孩子要淑女一些,别没事老是一副男人婆的样子,这样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啊。”

    “要你管,反正只要不嫁给你就行,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哼!”龙烟雨气急地说道。

    “切,就你这样要胸脯没胸脯,要屁股没屁股,而且脾气还奇差的女人,送给我都不要,你除了脸蛋长得好看点外,我看不出有什么优点,不过这也就只能作个花瓶而已,你还以为是个宝啊。”刘凡也是嘴下不饶人,将龙烟雨全身批判得体无完肤,简直是一无是处。

    “什么?你知不知道在京城想追老娘的人,从市中心排到八达岭长城都排不完,你这流氓居然敢这么说老娘,是不是不想活啦,要是在京城你早被几百人砍死街头了,哼。”

    “切!排那么长的队?你以为你是明星还是外星人啊,少往脸上帖金了。”刘凡一脸不屑地说道。

    “你个臭流氓,我我……我咬死你……”龙烟雨也被刘凡鄙急了,抓住他的手二话不说就咬了上去,由此可以看出她现在有多恨刘凡。

    “啊!……你这丫头属狗的啊,怎么还乱咬人啊,快松口啊,你还来……”刘凡怎么也没想到龙烟雨会不顾形象地上前咬他,没有防备之下被咬了个正着,不过以他现在的肉身强度当然不怕龙烟雨咬了,所以只是大喊大叫地作作样子罢了。

    “我说丫头你够了啊,好歹我也救过你一命,怎么说也算是英雄救美,你不以身相许也就算了,怎么还恩将仇报涅,早知道就不将你胸口的伤痕治好了,让你变成个无盐女,到时看你咋办。”被咬得手出血的刘凡完全就不在意,就像是手不是他的一样,嘴上还不停地唠叨着。

    “偶就咬,咬死你这个死牛氓。”龙烟雨正在气头上,根本不听刘凡的话,一口咬紧就是不放,嘴缝里还含糊不清地漏出话来。

    这回刘凡也没辙了,按理说他想挣开手还是很简单的,只要轻轻用仙力一震就能挣开手来,不过这样一会龙烟雨的牙齿估计就别想要了,因为有所顾忌,所以他才不敢用力,只好就这样让龙烟雨咬着,打算跟她来场持久战吧。

    不多时,龙烟雨的嘴也咬酸了,麻木了,于是想松开来,只是牙一松,一股咸涩的血腥味就从嘴里涌向她的喉咙里,定睛一看才知道却原来刘凡的手早已被咬得鲜血淋淋,这下她就有点慌神了。

    “你……你这个笨蛋怎么不躲开啊,我…我先带你去包扎清洗一下吧,要不然会感染的。”龙烟雨慌慌张张,有此语塞地问道,紧接着就开始手忙脚乱地了,她现在心乱如麻,都不知该如何办才好,完全没有了那个巾帼不让须眉的气魄,此时就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小女生一样,手足无措地像个无头苍蝇地样乱转。

    被龙烟雨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搞得刘凡的头都有点晕了,心说,我能躲开嘛我,这回倒好,被叫了倒成我的不是了,我比窦饿还冤啊我。

    心中这么想,但他嘴上可不会如实回答,于是装作一脸淡然的样子,装B地说道:“我说丫头,你能不能别转圈了,行不行,转得我头都晕了,别到时候没血流而亡,倒先让你绕晕死了,你就别忙活了,就这点小伤还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忘了我当初是怎么救你们的了。”

    “真的没事,可……可你都流了好多血啊,要不我们去医院吧。”龙烟雨将信将疑地说道,现在的她完全就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女生,完全忘了自己还是个火系异能者,这只能说是关心则乱吧。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了,对了,你还没说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呢。”刘凡不想在这事上纠缠下去,于是转移话题地说道。

    “啊!差点忘了正事,都怪你一直欺负我!”听刘凡一说,龙烟雨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有任务在身,只不过一想起这次的任务,就不由得想起了来之前爷爷跟自己说的话,一想起不禁俏脸一红。

    当曰龙烟雨在沪海被刘凡所救后,隔天回到龙组总部就将所看到的情况一一向上级领导汇报,而领导对刘凡的能力也很重视,第二天就下达了不惜一切代价招揽,而作为龙组最高长官的龙绝天也以爷爷的身份语重心长地跟龙烟雨长谈一夜,意思只有一个,若刘凡不肯加入龙组,就让孙女用色诱,总之像刘凡这样惊才艳艳,武功卓绝的青年才俊做他的孙女婿,那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结果此话一出把龙烟雨给雷得外焦里嫩的,直接上前捋了龙绝天几把胡须下来。

    “喂喂,丫头,想什么好事呢,笑得这么贼,口水都流下来了。”看着一直傻愣愣地站着不说话的龙烟雨,刘凡上前喊了几句都没听到。

    “啊!什么?”龙烟雨下意识的用手抹了抹下巴,似是在擦口水,随后发现上当,于是红着脸恶狠狠地说道:“你才流口水呢,你们全家都流口水。”

    “没有!那你干麻擦得那么快啊,分明就是心虚嘛,我刚才问你话你都没听到。”事出寻常必有妖,刘凡才不相信龙烟雨没想好事呢,于是又一次打击开始了。

    “我就想事了,怎么啦,你管不着,你还是关心一下你的手啊,小心我下一次咬得更狠,哼!”龙烟雨大声的叫嚷道,其实她现在心里虚得很,是以才会找这么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来搪塞过去,要不老话为什么总说“有理不在声高”呢!

    “行行行,咱好男不跟女斗,你还是说说你的来意吧,你该不会只是想来跟我斗嘴的吧。”刘凡刚从柳凝霜那里弄得一脸郁闷,好不容易才从龙烟雨这里找到点乐子,心情也好了不少,他可不想再跟龙烟雨逗弄下去,要不然一会他又得郁闷了。

    “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找个安静一点的地方吧,而且我此次也不是一个人来的,外面还有我的两位同事,你看怎么样。”一谈起公事,龙烟雨又恢复了以前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了,一脸的公事公办的味道溢于话语间。

    “好吧,没问题,你说去那就去那吧,不过你得管饭哦。”刘凡前面还一脸正经的,没想到最后还不忘吃饭,这倒是把一脸严肃的龙烟雨逗乐了,只听她“噗嗤”一声嫣笑不已,紧接着又说道:“吃吃吃,就知道吃,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真是个吃货。”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咱是凡人一个,又不是神仙,当然要吃咯,难不成你以为长得好看就自以为是仙女啊,就不用吃饭啦。”刘凡这话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龙烟雨一时间也无法反驳他,只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跺着脚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