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五十九章 收个魔神当小弟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我……我投降……”

    “呃……???……”

    阵阵无语与茫然涌向刘凡心头,怎么也想不明白天刀老祖竟然如此干脆地投降了,旋即心随念转,剑指一顿,生生将电闪般直冲天刀老祖的弑神枪给停住了,只差寸芒便可触及天刀老祖的鼻尖,这让原本已是亡魂丧胆的天刀老祖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同时心底亦在暗松一口气。

    “呼……终于得救了!”劫后余生的天刀老祖知道暂时是安全了,可这危机却还没有过去,因此他丝毫不敢放松,硕大无比有双眼溜溜转,暗自想着用什么样的说辞来说服刘凡放他一马,可就这么一迟疑,鼻尖前的弑神枪却猛然血芒大作起来,吓得天刀老祖连连求饶道:“尊者请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呐……”

    “嗯?”看着天刀老祖求饶的衰样,刘凡禁不住暗想:这老小子到底要闹那样啊?刚才还喊打喊杀的,现在却跪了,难道有什么诡计不成?且看他还有什么说辞再说。

    刘凡心念电转,面上丝毫不敢放松,转而说道:“你刚才不是很威风嘛?又是刀砍又是雷劈的,不是劈得很爽嘛?”

    “不!不!不!这……这都是误会……”面对刘凡一连串不善的责问,天刀老祖愣时就慌了,连连慌忙瓮声瓮气地解释道:“刚才不知尊者当前,老祖……哦!不……是小刀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尊者,求尊者大人有大量,把小刀我当个屁放了,成吗?”

    “噗……小……小刀?哈哈……”听着天刀老祖这一翻滑稽的解释,刘凡顿时忍俊不禁地口水一喷,再次打量着天刀老祖百丈高的法相与他手中的巨刀,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直是木有节*啊,本以为只有现代人才会这般无耻,却没有想到连这上古时代的人物为了存活,竟然如此委曲求全,若是刘凡再*迫一翻,估计就得跪了。

    “我凭什么饶过你啊?给我个理由!”笑归笑,可刘凡却依然没有放轻松,尽管他不知道这天刀老祖为何前倨后恭,而且变脸就跟"biao zi"的大裤衩一般木有节*,但总归算起来形势对刘凡有利,占据了主动,刘凡自然要强势一翻了。

    “呃……这个……这个嘛!”显然……这个天刀老祖并不是什么能言善辩之辈,被刘凡这么一反问,他竟然想了半天也说不出个理由来,直将他急得直挠头,最后干脆也不想了,直接很光棍地说道:“只要尊者饶我一命,让我做什么都成,当然要力所能及的事。”

    “嗯?这倒是个好注意,要不干脆收来当小弟?”刘凡暗自嘀咕一阵,旋即他又将之否定了,虽然有个魔神做小弟挺拉风的,可这天刀老祖会是善与之辈?刘凡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答案,直不定那天这家伙给自己背后捅刀子呢。

    心中有所顾忌,于是刘凡试探道:“此话当真?”

    “真!非常真!珍珠都没这么真。”见眼刘凡有所意动,真灵保存有望,天刀老祖忍不住再添一把火,头如捣蒜般地狂点,既而又说道:“若尊者不信,我可以对天道起誓!”

    “发毒誓?”若是平常人在刘凡面前发誓,刘凡一定会对其嗤之以鼻,但是如上古魔神这样的大能者却是不同,他们修行就是追求天道极致,天道就是他们的信仰,若以天道起誓,必定会为天道所约束,若是有违誓言,那么就等着遭天谴吧,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按照这样的说法,这小弟收起来也放心,于是刘凡点头承应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对天道起誓吧,从此奉我为主,终生不得违背,如有背叛必遭九天神雷轰顶,身死道消。”

    “啊……”这下子天刀老祖也傻眼了,原本他只是想为刘凡做一件或几件事情,却没想到话从刘凡口中转一转竟然变成了“奉主”,这岂不是一生一世要给人当奴仆,这让一向霸道蛮横惯了的天刀老祖如何受得了。

    “怎么?难道你不愿意?嗯……”刘凡看着犹豫不决的天刀老祖,自然看出他不乐意,因而将说话的语气加重了几分,末了一声重鼻音刚落,紧接着原本静止不动的弑神枪再次向天刀老祖*近一分。

    “停!停停……我……我发誓!我发誓就是了……”眼看着弑神枪就要刺中面门,天刀老祖那里还敢有所迟疑,几声讨饶之后,就那么直挺挺地跪倒于地面上,随后单手竖起,向天起誓道:“吾天刀老祖,今曰奉……奉……咦?对了……尚不知尊者高姓大名,这……我没法起誓啊。”

    打了半天却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而且还落得如今奉人为主这般下作,这天刀老祖也真够浑的,这恐怕正是他逢人打斗必先要对方通名报姓的缘故吧。

    “你家主子姓‘刘’,单名一个‘凡’字,记住喽!”听着下方天刀老祖磕磕巴巴的起誓,刘凡忍不住能他一个白眼,旋即才道出自己的姓名。

    “哦!哦!”听到刘凡通名报姓后,天刀老祖再次似模似样对天起誓道:“吾天刀老祖,今曰奉刘凡为主,终生不得违背,如违此誓必遭九天神雷轰顶,直至身死道消,天道鉴之!”

    “轰隆隆……”天刀老祖的誓言刚发完,天道似有感应一般,霎时间天空轰声雷动,雷声震彻天地,好似在回应天刀老祖的誓言一般,紧接着从高空云端中射出一道白光,真入天刀老祖眉心处,随后又再次折射向刘凡所在的方向,最后白光直接没入刘凡眉心,随后云开雷散,这便算是誓言礼成,刘凡也收到了来自天刀老祖的真灵印迹。

    这所谓的真灵印迹,便是天道约束起誓人的一道天道禁制,因为天刀老祖与刘凡之间的誓约是主仆契约,因而现在刘凡想要杀了天刀老祖,只不过是念意一动便可让他真灵消散。

    完全起誓后的天刀老祖有种虚脱的感觉,从此他将过上被人奴役的生涯,魔神混到这个份上也算够可以的了,不过当他再次看到依然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弑神枪时,禁不住一阵心虚,转而才小心翼翼地说道:“这个……那个……尊主啊,现在天道誓言也发了,那……能不能先将弑神枪收起来呀!”

    “这就完啦?怎么没什么感觉啊!只不过是雷声有点大而已,又不下雨的。”从未经历过此事的刘凡越发有点懵,这天道起誓貌似简单了点,按照他的想法,怎么滴也得来个百鸟朝凤、龙凤呈祥或者龙辇乘骑什么的吧,谁知道只是几声雷鸣,还个闪电都没有,这天道也太会偷工减料了吧,刘凡禁不住腹诽不已。

    “呃……”

    身下的天刀老祖听到刘凡的嘀咕,禁不住有些茫然不解,他可是“过来人”,见多识广,对于天道起誓自然是见惯不怪了,可怎么这个貌似非常强大的新主好似一知半解呀,咋滴连这种修者菜鸟都明白的事情都不知道?这丫的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尽管天刀老祖知道这位新主的问题很小白,但此时他却不敢去触眉头,跪在下方静静地等待着刘凡的审判,若是让他知道刘凡心里还想着什么龙辇乘骑的话,估计他非再次傻眼不可,再哀叹几声:所托非人呐!

    “咳咳……”

    由于真灵印迹的缘故,刘凡对天刀老祖内心所想都能感应得到,当得知天刀老祖转念间的想法时,刘凡禁不住有些脸热,连忙招招手将弑神枪收起来,旋即才干咳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可内心却大叹道:这尼玛啥情况?见识少又不是自己的错,老子又不是生活在上古洪荒时代,不过今后有事倒是可以多问问小刀。

    来到冥界,刘凡可谓是人生地不熟,原本以为有神识存在,三界六道大可去得,谁知来了冥界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地大物博,你妹的!一个神识投过去都看不到边际的,这让刘凡一进入冥界就有如盲头苍蝇一样乱撞,不过现在好了,有了天刀老祖这个地头蛇,一切都迎刃而解,刘凡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了。

    这时刘凡看着天刀老祖半跪在地上却依然几十丈高的身躯,似笑非笑地说道:“我说……小刀啊,你整这么大的个头做什么?吓唬谁呢?”

    “啊?哦……小刀该死,竟然妄自尊大,我……我这就变回来!”听到新主不善的言词,天刀老祖便自动给自己补脑找原因,说话间,身形咻地一下子便缩小到正常凡人高度,不过再怎么看也有两米开外的身高,在人间界也算得上的铁塔一般的存在了。

    “嗯!这样还差不多。”从半空中飞下来的刘凡走到天刀老祖的身旁,很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旋即才又询问道:“小刀啊,以后你就是跟着我混了,好好干!跟着我是非常有前途滴。”

    “谢谢尊主,小刀一定会努力的。”

    刘凡这翻勉励虽然不尽于让天刀老祖感慨涕零,但也让他感受到了刘凡的善意,这不禁让天刀老祖郁闷之余又多了一丝欣慰,至于刘凡也不奢望天刀老祖一下子就对自己言听计从,但这样做至少让他不至于心存怨恨。

    看着天刀老祖回答得这么爽快,刘凡顿时心情大好,点点头回应道:“嗯!今后在外人面前就称呼我为少爷就行了,这个尊主只要放在心上就可以了。”

    “是,少爷!”

    “那咱们就先赶路吧,路上我还有一些事情要问你,咱两边走边说。”

    (呃……又被骂了,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