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六十章 溺水之畔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就这么着,刘凡堂而皇之地将天刀老祖收为小弟,随后两人启程前往冥界中心幽冥地府所在地——酆都鬼城。

    一路上自然是由天刀老祖这个地头蛇做向导了,而刘凡也不时地向他询问冥界的情况,从天刀老祖的口中,刘凡得知了冥界的各方势力分布情况,以及统属的地域范围。

    整个冥界分为四方势力:一为血海修罗一族,是由血海老祖冥河效仿女娲造人,利用血海万千血神子所创造的一个种族,其下有几大弟子,分别有:自在天波旬、欲色天、大梵天、湿婆等;二为骷髅族、僵尸族、亡灵族等组成的亡灵土著一族,这些是自冥界开霹后便存在的种族;三为阴曹地府,这里是冥界中央的六道轮回所在地,天地三界几乎所有鬼魂都归宿这里,表面上由天庭统属,实则各方势力犬牙交错;四为上古巫族,乃是上古巫族祖巫后土一族后裔隐居冥界。

    除了这四大势力之外,冥界还有四大禁地:血海、禁忌之地、浮屠塔、溺水之河。

    血海——自然就是修罗一族的初生地,之所以列入禁地,那是因为血海中拥有冥河这样的洪荒大能者存在。

    禁忌之地——也就是刘凡现在所处的地方,无处不在的危机,拥有者无数上古大能者的真灵的流放之地,被称之为三界中最危险的禁地,没有之一,即使是圣人也不敢在此地多做停留,瞧瞧刘凡刚来就碰上了两个硬茬子,若非他拥有弑神枪这样对真灵阴魂有着巨大威摄力的顶级灵宝,恐怕面对天刀老祖时,便好过不了。

    浮屠塔——就是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上古相传,后土娘娘化身六道轮回之时并没有十八层地狱之说,后来西方教主准提圣人为掌控六道轮回力度而将浮屠塔设于冥界之中,为那些饿鬼怨灵洗脱生前罪孽,从而得以洗尽业力转世投胎。

    至于溺水之河的由来,却与女娲补青天有关,相传巫妖量劫之时,共工怒撞不周山,将天柱给撞倒了,从而引发天河之水倒灌洪荒,女娲为补青天,采五彩神石以乾坤鼎炼化成液补天,又至东海之宾斩玄武神龟四肢以为天柱,却将玄武神龟的躯壳弃于北俱芦洲,玄武躯壳腐化致使北俱芦洲成为蛮荒剧毒之地,天河之水倒灌至此,最后携带着剧毒流通入酆都城,从而形成了如今的溺水之河,也正因为有溺水之河存在,才将阴曹地府与其他几方势相隔开,这才不至于祸乱丛生。

    而此时,刘凡在天刀老祖的帮助下,已然来到溺水之畔,河岸边入眼便是一座巨大的山石,上面赫然书写着“溺水之河,无物可渡”八个上古巫文,而在不远处的水岸上则竖立着一座破旧的亭台,亭台檐下一快木质匾额,其中书“溺水渡”三个巫文,亭台向溺水延伸出一道十多米长的阶梯,可以看出这里原本是一个渡口,不过看着破败的模样,显然已经荒废不知多少年了。

    “这里就是溺水渡口啊?怎么这么破呀!”这时刘凡领着天刀老祖走上了渡口上的亭台,目光很随意地扫了几眼,忍不住出言评价一翻。

    紧随在后的天刀老祖听到刘凡的话,连忙出言解释道:“是啊!本来这里有艄公摆渡的,只不过几百年前一场佛魔大战,魔门占据三界一时,诸天神佛几乎都被擒拿并囚禁于地府,为了防止诸天神佛逃跑,魔祖无天下令封锁冥界各个出入口,溺水渡口也在那时给毁了。”

    “没了渡船,那我们怎么过去啊?”眼望着茫茫无边际的溺水之河,刘凡心里禁不住发怵,再看河面上,黑黝黝的水面看不见水下活物,面上更是袅袅飘起阵阵绿得以蓝的烟气,咋一看就好似人间界的臭水沟一般令人惨不忍睹,凑近一闻,阵阵让人头晕欲吐的恶臭钻入鼻腔。

    “靠……这溺水之河果然剧毒无比,就这么一靠,差点没晕跪喽!”刚想把头伸过水面的刘凡,瞬间就有点承受不了了,身形摇摇晃晃直不定下一秒就倒地了,这一情况愣时让刘凡惊骇莫名,急忙将脑袋缩了回来,更是忍不住一阵吐嘈。

    而另一边的天刀老祖看到刘凡的举动,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旋即也不管什么从属之别,上前一把拉住刘凡的胳膊,将他拽了回来,口中更是连连劝阻道:“唉,少爷,您小心一点呐,这溺水河可千万不能探身出河面,否则不消一时三刻就会毒发身亡的。”

    “我……我没事……”刘凡摆摆手示意一下,随后又摇晃几下脑袋,让自己清醒清醒,旋即才又向天刀老祖询问道:“小刀,有没有办法通过溺水河。”

    “这个……”一时间天刀老祖也未有想到什么办法,只得支支吾吾地溜转着贼眼,半刻之后才缓缓说道:“其实想通过溺水河也不是没有办法,一是找到足够的玄阴浮木,做成船划过去,不过玄阴浮木在冥界已经绝迹了,根本就找不到。”

    “我了去啊,都绝迹了那你不说个屁啊!难道让我游过去吗?再想想其他办法吧。”刘凡禁不住翻白眼,你妹的!尽说些没用的废话,此刻刘凡都有想揍他一顿的想法了。

    “游过去?“也不知道这天刀老祖是真呆还是装傻,竟然顺着刘凡的话接茬道:”也不是没有过,曾经我就看到过一头猪游过溺水河。”

    “猪?”这回轮到刘凡傻眼了,一头猪都能游过去,可他堂堂准圣级别的大仙人却在岸边发愁,莫非自己连猪都不如?自信如刘凡这般的人也禁不住深受打击。

    “是的!”这时天刀老祖一手挠着后脑勺,冥思苦想了半天,这才不太确定地说道:“那头猪好像还是天庭的什么元帅来着,时间太长了有点记不住了。”

    “猪?天庭?元帅?”几个关键词在刘凡脑海中盘旋着,旋即一个附和的形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令得他惊奇地脱口说道:“你说的该不会是掌管八十万天河水军的天蓬元帅猪八戒吧?”

    “好……好像是叫天蓬元帅吧!”天刀老祖有些肯定地回答道,只不过说话的语气显然底气不太足。

    我了个去的,这你妹的不就是电视剧《西游后传》里面的桥段嘛?莫非那导演穿越到后西游记时代,而且还参加过那场佛魔大战不成?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真实的事情呢,刘凡心念百转千回,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

    “那你是让我游过去?”刘凡回头看着满河面的毒气,有些怕怕地吞咽几下口水,随即又向天刀老祖弱弱地征求道:“如果我游过去……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毒发身亡,身死道消!”这回天刀老祖回答得倒是干脆,意思简单明了,而且还令人心发寒。

    “你妹啊,那你还让我游?你这不是坑爹嘛!”刘凡闻言禁不住大声吐嘈,旋即又给了天刀老祖一个不善的眼色。

    天刀老祖对刘凡的吐嘈不甚了解,却能看出刘凡眼神中的意思,少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乎天刀老祖连忙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少爷,我孤身一人,没有妹妹,再则我是先天魔神觉醒,更没有爹,所以你这坑……坑什么来着,我也不会啊。”

    “我……”这下子刘凡心里那个气啊,跟个古人吐个屁嘈啊,说了他也不懂,不过现在刘凡确实有些气急败坏了,情急之下抬手便冲天刀老祖的脑门敲打过去,边敲打嘴里还骂骂咧咧道:“我让你丫的顶嘴,让你顶嘴……”

    “哎哟!哎哟!少爷、少爷别打了,别打了,我下次不敢了……”在刘凡的*~威下,天刀老祖连连求饶,虽然刘凡出手对于他而言微不足道,但意思意思叫唤两下还是有必要滴,果然哼哼唧唧几声后,刘凡便无趣地罢手了,这时天刀老祖才接着说道:“少爷,其实也不是不能游过去,关键是怎么游!”

    “怎么游?快说……”过河有望的刘凡,心情显得尤为激动,情绪激动之下的结果就是……刘凡双手狠狠地掐住了天刀老祖的脖子,面上露出一种要掐死人的气势。

    “少爷,如果有顶级护身灵宝的话,估计就可以游过去了。”但见天刀老祖在刘凡掐脖子之下,竟然还能脸不红气不喘地回答,可见刘凡这一掐的威力几乎等于零,换句话说,此时刘凡只不过是为了缓解一下情绪而已,但是听到天刀老祖的话后,刘凡手上的动作却是停住了。

    “真的可以?”刘凡不无怀疑的询问道。

    “呃……理论上是可以的。”

    一听这话,刘凡顿时暴跳如雷,再次狠掐天刀老祖的脖子,甚至加上摇晃动作,紧接着大声喝斥道:“理论?我去你妹的理论,老子这是拿命去拼啊,你居然跟我说是理论上?要是理论有用的话,那么大学里的砖家叫兽不都人人成为科学家了,咋不见他们发明点什么呀!”

    “哎呀!少爷,你先听我说完再掐好不?”

    “好,你说!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看我不把你扒皮抽筋喽!”愤恨的刘凡一甩手,将天刀老祖推开,旋即退到边上的一块木头上,稳稳当当地坐了下来,旋即抬眼示意天刀老祖解释一下。

    “少爷,您可知道这溺水巨毒的特姓吗?”

    “别废话,讲重点!”

    “哦!哦!”看着刘凡投来不善目光,天刀老祖只好讪讪干笑道:“溺水无物不浮,面上有巨毒笼罩,也无法飞越而过,但是有一种情况却是例外,那就是顶级护身灵宝,因为护身灵宝通常都有隔绝一切外力的作用,即使是巨毒也不例外,所以我的想法是顶着护身灵宝,徒步从河面游过去,相信以少爷如今的实力,通过的可能姓很高,不知少爷以为如何?”

    “嗯!这确实不失为一个好办法,那就试一试?”刘凡一边听着天刀老祖的分析,一边暗自思量其中的可行姓,最后才作出肯定的答案,决心试一试,这有办法总比苦等干着急强吧,再则刘凡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想借用河图洛书的神通渡河,就算是再不济也能随时躲进空间之内避难。

    “少爷,那我怎么办?你游过去了,我总不能在岸边等你回来吧,可是我……我是真灵之身,入不得溺水之中,要知道真灵一旦沾上一丁点溺水,不死也脱层皮。”此时天刀老祖也禁不住犯难了,之前想了诸多办法,却没将自己算计在内,这似有点悲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