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六十一章 初入地府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游啊游!我游游游……”此刻刘凡头顶着河图洛书,游弋于溺水之中,边游边自娱自乐地哼着小曲,算是在茫茫溺水之中寻找一点自我安慰吧,也亏得他天姓乐观,不然早就郁闷死在溺水河之中了。

    话说当天刀老祖提出游河的时侯,刘凡决议一试,分头便祭起河图洛书,当时河图洛书一出,差点没亮瞎了天刀老祖钛合金狗眼,他可是对河图洛书的来历非常清楚,不提灵宝自身诸多神通,单论其身份就非同寻常,那可是天皇伏羲证道灵宝,伏羲王是谁呀!前世乃妖族大圣、女娲圣人兄长,后转世成为人族人皇,无论那一个身份都是无与伦比的,可比天刀老祖这个游荡魔神强多了。

    在某一刻天刀老祖都有点找到组织的感觉,谁会想到任意奉人为主,却攀上了一棵大树,尽管他不清楚刘凡的身份,但也能猜出几分,拥有河图洛书那么伏羲王传承弟子的身份就跑不了了,只不过令天刀老祖没想到的是,刘凡可不单单是伏羲王的传承弟子,而是人祖三皇的弟子,要是让他知道的话,非得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不可,给这样的人物当仆人,也不算是辱没了天刀老祖先天魔神的名头。

    “唉!这什么时侯才到头啊。”这时刘凡从溺水河中付出水面,看到的依然是一望无际的水面,这让刘凡颓废之余,又倍感无奈,不过此时刘凡应该庆幸溺水河中没有其他强大的生物,不然的话他贸然潜入溺水河,就是不被溺水毒死,恐怕也得费一翻波折。

    冥界不记年,河深不知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凡再次浮出河面,这回视线里终于有所变化了,不再是一望无际的水,水面的地平线上出现了黑暗的一条线,这不禁让刘凡欣喜若狂:“他娘的,终于看到陆地了,真不容易啊。”

    “扑通……”

    兴奋之余的刘凡再次潜入溺水河中,继续潜行着,这一次刘凡可是卯足了劲头地往前游,那速度就算是华夏最先进的8倍超音速战斗机也望尘莫及啊,由此可见此刻刘凡有多么热切。

    随着时间的推移,地平线在不断地扩大,刘凡距离陆地也越来越近,不多时已至岸边,不及多想,刘凡一个翻身跃起,嘭地一声便从溺水河中跳上岸边。

    “呼……终于过来了。”践踏实地的感觉就是爽,这次横渡溺水对刘凡而言无疑是一大考验,并非是有潜在的威胁,反倒是极度地无聊,若是让一个正常人千篇一律地做着同一件事情,做久了是谁都有想吐的感觉。

    上岸后的第一件事,刘凡便先将天刀老祖从河图洛书中放出来,虽然已是上了陆地,可在这里刘凡也是人生地不熟,只能依靠天刀老祖这样地头蛇了。

    “哎哟……”原本躲在河图洛书空间中休闲地修炼的天刀老祖,猛然间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力量将自己给抛了出来,一时不慎忘记着落,竟被摔了个四仰八岔,老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若是换了以前,直不定天刀老祖早已开骂了,可一抬眼就看到刘凡不善的眼神,天刀老祖一时间就跪了。

    “少……少爷,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天刀老祖猛然才想起什么,于是连忙小心翼翼地向刘凡询问一翻。

    刘凡并没有理会天刀老祖狼狈的模样,撇撇嘴问道:“我们已经上岸了,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上岸了?哦哦……我先看看!”天刀老祖似呼才意思到脚下踩着的是地面,施施然从地上站起身来,目光环顾四周,似是在确认地标,不大会儿后,这才收回视线,转身向刘凡说道:“少爷,这里是溺水河西岸,偏离溺水河对岸渡口几千公里远,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北上,到达西岸渡口,再往西方向大约五千公里有一个小镇,穿过小镇再行数千公里就可以到达地府都城酆都城了。”

    “你是说地府还有其他小城镇?那这城是给谁住的啊?难不成是给鬼居住的?”听到天刀老祖的介绍,刘凡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地府居然也有城镇,莫非这地府的鬼也像人间界一样生活?刘凡禁不住好奇得连连向天刀老祖发问。

    “少爷,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且听我慢慢为你道来……”闻听主子的问话,天刀老祖自是不敢怠慢,于是解释道:“起初的冥界地府确实很荒凉,中央地府除了一座酆都城之外,并没有其他城镇,但是经过了无数岁月的推演,三界中死去的人、神、魔越来越多,也就造成的地府群鬼越聚越多,以至鬼怪泛滥成灾,而地府官员鬼差也就那么多,根本忙不过来,如今想转世投胎都需要领号排队,这些鬼无法投胎转世,也就滞留在酆都城附近,再加上一些不想转世投胎为人的鬼魂,久而久之便形成了聚居地,聚居地多了,慢慢就连成一大片,也就演变成了类似于人间的城镇。”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听罢天刀老祖的解说,刘凡这才释然地点点头,既而又说道:“那我们就直接往西北方向进发,去最近的城镇看看,见识一下地府的鬼城是什么样子的。”

    “是!少爷。”天刀老祖自是不会忤逆刘凡的意思,很干脆地回答一声,随即紧跟在刘凡身后,看着刘凡跃身起飞,他也跟着飞了起来,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向着最近的城镇急速前进。

    一路飞行,刘凡兴致不减,时不时地朝地面上看看,见着不了解的事物总要向天刀老祖询问一翻,而后者则充当导游的角色,逐一为刘凡解答,但正因为如此,饶是见多识广的天刀老祖有时也被刘凡的问题弄得哑口无言。

    “咦?下面好像就是城镇了吧,哇……好大的城镇啊。”从高空上俯瞰而下的刘凡终于看到了预想中的城镇,禁不住惊咦声起,他看到了什么?一座比之人间界地级市还要大两倍有余的城镇,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各式建筑,看着有点熟悉,横七竖八的街道上群鬼穿行,马路上还有许多飞驰而过的汽车,甚至马路岔口处还有红绿灯,这仿佛……

    “这这这……这你妹的像小城镇?怎么感觉像是来到沪海了涅!你说这还是地府嘛?怎么看怎么像现代人间界啊。”从云头飞身下来的刘凡走在城镇的街道上,看着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刘凡似有种来到人间界的借觉。

    “呃……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变成这样了,毕竟自从几百年前冥界通道封闭之后,我便再没过来地府了,倒是这里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我几乎都认不出来了……”天刀老祖尴尬地伸手挠了挠头,旋即才又开口接着说道:“我最后一次来这里的时侯,这里确实只是个小镇,人口不过几万而已,但现在看来恐怕得有个上千万吧。”

    “咦?前面好像是个集市啊,过去看看。”没走多久,刘凡来到一条街道,街道两旁门市林立,各式各样做买卖的鬼不时的吆喝着,刘凡一见之下顿时兴趣盎然,拉着天刀老祖便往人群里钻,突然看到一家铺面,向天刀老祖询问道:“小刀啊,难道地府也要拜神嘛?怎么还卖蜡烛香呀!既然是卖蜡烛香,为什么店名却挂着‘粮油’呢?”

    “呃……这个这个……”这下子天刀老祖也被问傻眼了,这地府满地都是鬼,不吃蜡烛香,难不成吃米饭?此刻天刀老祖很想将刘凡鄙视一翻,可他不敢呀,自个小命还攥在人家手里呢,于是只好苦着脸赔笑道:“少爷,咱们现在可是在地府,到处都是鬼,您说鬼不吃蜡烛香吃什么?”

    “哇啊……也对啊,我倒是忘了这里是地府,还以为是人间呢,嘿嘿……”被戳中痛处的刘凡禁不住老脸一红,眼角抽搐着好不尴尬,转念却又掩饰道:“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咱们还是赶紧赶路去酆都城吧。”

    “好吧,少爷!”天刀老祖也不辩解,反正今后他就跟着刘凡混了,去那还不都一样,于是便由着刘凡在前头乱走,谁知道刚一走出路口就出事了。

    “吱……”

    “嘭……”

    就在刘凡刚冲出路口,迎面一辆红色跑车撞了上来,刘凡却直愣愣地不闪不避,于是乎悲剧就这样发生了,当然了……这悲剧的肯定不会是刘凡,而是开跑车的那货,但见跑车撞上刘凡后,竟然倒飞出十几米,最后撞到后面一辆车,这才停住去势,刘凡一看之下,才知道那跑车的车头又已凹进一大片,再撞上后面的车,车尾也干瘪了,此刻整辆车子还冒着烟呢。

    “我靠你妹的,是那个倒霉催的走路不长眼睛啊,居然敢挡老子道,走这么急赶着去投胎啊,没撞辇死你丫的算便宜你了。”就在这时,从干瘪的跑车顶上飘出一道身影,不!准确地说是飘出一道鬼影,身形被车压得不诚仁形,可没几下这货竟然自动恢复过来,就好似从没有被撞过一般,而且一出来还甚有精神地冲刘凡骂骂咧咧的。

    哎呀!你妹的,这做鬼比做人好啊,出车祸撞成那副鬼样子了,居然啥事没有,抖抖腿就恢复原形了,这不禁让刘凡好一阵目瞪口呆。

    正当刘凡还没回神的时侯,后面的车子里又飘出来一位大叔,一出来就冲撞他车的跑车男子破口大骂道:“我干……你会不会开车啊,看看把老子女儿刚烧过来的车给弄成啥样了,今天你若不说出个所以然来,老子与你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