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六十三章 十殿阎罗迎人皇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匆忙飞遁的刘凡已然消失在众鬼的视线之内,正如他轻飘飘来,轻飘飘地走一般,不带走半毛云彩,同时留下了一顿经久不息的传说,天际间再次恢复了平静,可整个城镇却是沸腾了起来,数百年后,仙人再临地府,瞬间传遍整座城市,而这个地府里不知名的城镇从此也有了名号,名曰:临仙城。

    以上乃是后话,在此暂且不提,却说刘凡离开城镇,一路急速飞行,在接引佛光的指引下,很快就来到了地府都城——酆都城的上空,只不过远远的,刘凡却停了下来,你道他为何停下来?

    好家伙!距离刘凡不到百里的上空竟然出现了一大票妖魔鬼怪,一眼望去黑压压一大片鬼头鬼脑,一个个穿着古代盔甲,手执长枪、斧头,这俨然就是一支古代军队,此刻场面无比的庄严肃穆,更令刘凡诧异的是,军阵前列赫然站立着十位身着各式帝王龙袍,而最前沿的则是一位高额宽脸的黑袍君王,其余九位君王似是以其为首,隐隐后退了半步,以凸现黑袍者的身份,从这点刘凡便以看出这支军队他为最。

    肃穆森严的军队,军阵前的君王,其下还有十几位臣工着装位列于后,这样的阵形若是放在古代,那必是君王出巡一般的阵式,这让刘凡禁不住纳闷:自己这是出门没看黄历?一下子碰上十位大罗金仙,看来此行凶险异常呐。

    没错,刘凡一眼看穿了军阵前十位君王的修为,其中最低的也是大罗金仙中期,最高的已经是大罗金仙巅峰的半步准圣级别了,只要借助先天灵宝斩尸便可成就准圣,而且一下子来了三个,至于其他鬼仙至金仙的修士也有不少,就是那海量的鬼兵鬼将实力也不一般,这样的实力对付刘凡一个准圣倒是绰绰有余,不过刘凡想要逃跑的话,也是不再话下。

    “咦?你们看……那人是不是?”这时军阵前沿一名绿袍君王指着远处飞行而来的刘凡惊疑一声。

    “观来者龙行虎步,面如冠玉,隐隐有真龙之相,应当是菩萨所言之人了。”一名紫袍君王捋须附和道。

    “定无错漏了,此人修为吾亦是看不出深浅,端地是有道全真之士。”为首的黑袍君王遥望天际,面上露出景仰之色。

    “嗯?竟连大哥也看不出此人深浅,那岂不是……”

    “定是准圣以上大能者无疑了。”

    “这这这……”

    几位君王间的谈话,自是落入旁人耳中,在场除了十位君王拥有大罗金仙修为之外,其余不过金仙以下,原本十殿君王便是众阴兵阴将望尘莫及的存在,如今又来了一位比之更强大的,又怎能不让众鬼兵鬼将骇然莫名呢!

    “咦!大哥,不对啊,你看那人……怎么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竟然连神兵都祭出来了。”这时一位灰袍君王眼看着那边刘凡的动作,忍不住惊咦一声。

    “不好,定是那人误会我等了……”黑袍君王似呼意识到什么,心里暗自叫糟,旋即向身后的众位君王招呼道:“众位贤弟,那人定是误会吾等了,尔等随我前去解释一翻,免去一场干戈。”

    “善!”

    随着黑袍君王一声令下,其余九位君王亦称善附和,随即十人登高飞行,直向前方不远的刘凡急速而去。

    与此同时,前方的刘凡却面色凝重起来,原本看到地府军队列阵以待,心下便已暗自戒备,甚至为防止万一,更是将弑神枪都召唤出来了,有心绕道飞行的他,却看到十名大罗金仙向自己急速飞来,这下子刘凡总算知道对方确实是为自己而来,更是不敢松懈。

    眼看着十位大罗金仙围了过来,刘凡凛然不惧,弑神枪身前一挺,面不改色责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挡我去路。”

    “人皇且慢动手,且听小王一言!”那黑袍君王一见刘凡责问,便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于是连忙飞上前,向刘凡躬身一礼后,这才解释道:“人皇有礼了,小王乃是地府十殿阎罗之一的秦广王,奉地藏王菩萨之命,携地府众臣工前来迎接人皇大驾,还请人皇勿要误会。”

    “当真?”刘凡颇不信任地撇了那所谓的秦广王一眼,但警惕姓却丝毫没有放轻松,毕竟让十名大罗金仙围攻可不是好玩的事,饶是他准圣修为,也只有遁逃的份。

    秦广王自是看出刘凡眼神中的不妥之色,连忙纳头应合道:“是啊!是啊!之前地藏王通过接引佛光传讯,言道有上仙前来地府,小王观阁下隐隐有真龙之相,确系人间人族人皇无疑,因此小王这才召集地府十万鬼兵,地府各司职臣工前来迎接,却不料……”

    话到这里,秦广王脸色便有些尴尬了,什么叫好心办坏事?眼前这便是了,原本是想迎接刘凡来着,为了能让新一任人皇留下一个好印象,更是不惜放下手中公务,带着一大票人马前来迎接,谁知道却让人误以为是来者不善,你说这秦广王能不尴尬吗?

    “人皇?人皇!”刘凡自顾自地咀嚼着秦广王的话,猛然间才想到话中关键,人家是来迎接人皇的,貌似自己好像……大概不是啊,顶多也就是人皇弟子而已,因而刘凡忍不住询问道:“你是十殿阎罗之一的秦广王?你确信地藏王让你迎接的人皇就是我?”

    “小王确实是秦广王无疑,人皇身具真龙之相亦不假。”秦广王虽然不知道刘凡为什么会这么问,不过还是老实地回答了问题。

    “你们真是十殿阎罗?”刘凡没理会秦广王,目光扫过其他九位君王,好一会儿才又开口说道:“那你们中谁是阎罗王?”

    “嗯?”其中一位身穿灰衫红袍的君王一听刘凡说起“阎罗王”三字时,禁不住有些疑惑,旋即才向刘凡躬身施礼道:“人皇,小王便是五殿阎罗王,但不知人皇有何吩咐?”

    “好啊!原来你就是阎罗王啊,我正找你呢。”刘凡一眼这额头高耸的红袍君王,气不打一处来,盖因人间鬼魂皆是由阎罗王管束,而刘凡的母亲的魂魄无缘无故被拘到地府来,刘凡自然要找阎罗王问个明白了。

    说罢,刘凡便找上了阎罗王,伸手一把揪起阎罗王的胡须,恶狠狠地说道:“我正要找你算帐呢,没想到你自投罗网了,也算得我好找。”

    “这这这……”阎罗王被刘凡整这么一出,人立马就懵圈了,无辜与茫然交织上心头。

    “唉!人皇,人皇且慢动手,有话好好说嘛!”这时秦广王一把拦下刘凡的动作,费老大劲才将刘凡从阎罗王身前推开,看着不依不饶的刘凡,秦广王忍不住询问道:“人皇且息怒,若五弟真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皇之事,不劳人皇费心,吾便治他之罪,但是凡罪必有因,不如人皇且道来。”

    “那好,我就让他死个明白。”气愤难消的刘凡也知道若对上十殿阎罗自己讨不着好处,只能退而求其此,于是开口责问道:“我母亲朱雨晴前些曰子出了车祸,阳寿未尽,你们为什么将她的魂魄拘来地府,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哼哼……”

    “这……”

    “噗嗤……”

    “哈哈……”

    十殿阎罗君王听罢刘凡的责问后,面色变得甚是古怪,起初只是愕然,而后再是茫然,随后却是憋得满脸通红,最后更是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难道这很好笑吗?”看着肆无忌惮大笑的十殿阎罗,刘凡顿时勃然大怒,手中弑神枪一个轮转,便要发难,只不过看到眼前十殿阎罗表情怪异,这才又停下了手,但是心有愤恨也是再难免的。

    “人皇错怪五弟了……”秦广王终究是十王之首,既然看出刘凡来意,再见他气愤难消,于是出言解释道:“人皇人所不知,自佛魔量劫之后,地府各通道已被魔门毁坏,地府唯一能通往外界的只有轮回隧道一条路,而轮回隧道中罡风猛冽,并不是一般人可以通行的,即使吾等十兄弟进去亦是九死一生,试问如此境地之下,吾等又如何能够将令堂的魂魄拘来地府呢?”

    “嗯?”经秦广王这么一说,刘凡细细想了一翻,还正如秦广王所言的那样,地府派遣阴差拘拿的一般都是恶鬼凶灵等祸害人间的凶物,普通人死后鬼魂在人间停留七天后,都会堕入轮回,根本就不需要阴差拘拿,这人间每时每刻都在死人,若是都派阴差拘拿的话,那里拘得过来啊。

    刘凡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但是母亲被拘入地府也是事实,这点毋庸置疑,因此刘凡再次问道:“就算你说的都是事实,那我母亲魂魄进入地府也是事实吧,这事你又怎么解释。”

    秦广王笑着说道:“此正是吾等事此迎接人皇的原因,来此地藏王菩萨有交代,人皇之母此刻正在他处做客,因此命吾等兄弟前来接人皇。”

    “我明白了,我母亲定是被地藏王的接引佛光引入地府的,他想做什么?”结合秦广王等人的话再加上刘凡自己得知的讯息,他这才恍然大悟,三界六道中能不通过空间通道而将灵魂引渡地府的人,在地府中恐怕屈指可数,而显然地藏王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让刘凡闹不明白的是,地藏王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是想将自己引入地府?又或者还有更大的阴谋?可看十殿阎王对他的态度甚是友好,并非是心怀不轨,怀着满腔的疑惑,刘凡跟随着十殿阎王进入了酆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