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六十四章 奈何桥边遇孟婆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酆都城,一座宏伟的古代建筑城池,巍峨高耸直达百丈的城墙,占地更是广阔无比,都城四周更有四象城拱卫,走在宽阔的街道上,不时还能听到各式商贩贩卖的吆喝声,这里无处不透着新鲜感,令得刘凡这个来自现代的人有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若非此时刘凡坐在秦广王的车辇上,直不定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举动来。

    由于十殿阎王出巡,又是军队护送,这样的阵式自然引起酆都城“居民们”的关注,这可是几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大阵仗,想不好奇都难,不过让众鬼民们尤为好奇的自然是与秦广王同坐车辇的刘凡了,无不猜测他的身份来历。

    “人皇,我们到地方了。”就在刘凡神游天外之际,耳边响起了秦广王的声音,却是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哦哦……”木然的刘凡抬头便见到一座巨大的城门,门边各立两头不知名的异兽,看那狰狞的面孔,阴森的獠牙,便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恐惧感,当然这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对此刘凡也只是轻轻一瞥而已。

    “幽冥鬼府?”刘凡抬头便见大门之上一块巨大的匾额,上书四个上古文字,忍不住默念一声,这里倒是与自己三位师尊留下来的玉简记载的差不多,倒是还能接受,而不像之前路过的那个无名城镇那般雷人。

    “人皇,请!”待得大门缓缓打开后,秦广王向刘凡做了一个请手式,示意他先行一步。

    “哦!”刘凡不以为意,迈步跨入大门之入,身后十殿阎王以地府及列位臣工紧随其后,纷纷鱼贯而入,至于那十万阴兵自然是另有去处。

    “这?”一进大门,入眼竟是出乎刘凡的意料之外,在他看来,这里既然是幽冥鬼府,住的是十殿阎王,就算没有人间宫廷那般美轮美奂的亭台楼阁,怎么滴也得是王侯府邸大宅院,万万没想到……

    烟尘袅袅弥漫住视线,伸手看不到五指,比之京城的雾霾更胜三分,时不时冒出点点绿幽幽的鬼火,呼啸的风声应和着各种鬼哭狼嚎席卷而来,此刻刘凡才真正意识到这里确实是幽冥鬼府,可不就是满地鬼哭狼嚎嘛。

    秦广王见刘凡疑惑不解,便开口解释道:“人皇,这里正是地狱之门,亦称鬼门关,也是鬼魂报到之所,脚下的路便是黄泉路,通过黄泉路便可进入忘川河畔,喝碗孟婆煮的忘忧汤,便可步上奈何桥,过到对岸进入轮回台便可转世投胎了。”

    听着秦广王的解说,顺着他所指,刘凡看到了斜对面不远处有一处平台,不时闪烁着白光,有意思的是,白光每闪一次,便有一道人影从平台上走下来,旋即木然地步入黄泉路,随后化成一缕鬼火消失在烟雾之中,这便是刘凡之前看到烟雾中的鬼火。

    “鬼门关?哦……原来是这样子啊。“刘凡默然点头回应,但旋即又疑上心头,于是又接着问道:”那你带我来这里是?”

    “人皇先别着,待某为人皇一一道来……”秦广王自然看出刘凡心忧母亲,对他的话自是不以意,反倒是慢条斯理地说道:“这黄泉路中便是阎王殿,世间所有生灵死后都必须来此接受审判,为善者通往奈何桥转世投胎,为恶者进入十八层地狱洗刷罪孽再投胎,世人皆知地狱有十八层,却不知有第十九层,而这第十九层正是地藏王修行道场,若是人皇欲见地藏王菩萨,救母还阳,就必须通过十八层地狱的考验。”

    “考验?”听到秦广王的话后,刘凡禁不住皱起了眉头,虽然以他现今的修为不惧任何挑战,可心里隐隐感觉到阴谋的气息。

    “是的,这是地藏王设下的规矩,小王也只能招办。”秦广王看出刘凡心里的担忧,不觉面露难色,言语中更透露出一丝无奈,但旋即他又面不改色地说道:“这十八层地狱的前十七层还好说,相信以人皇现今的修为来看,应当能够轻易通过,只不过……”

    说到这里,秦广王变得犹豫不决起来,眼角更是偷偷观察起刘凡的神色,而刘凡也是听出秦广王话中有话,连忙追问道:“只不过什么?难不成秦广王有什么难言之隐?为救母亲,那怕是前路再凶险,我又何惧?”

    “也罢!既然人皇心意已决,那我就不再隐瞒了……”秦广王好似经过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一般,咬咬牙一狠心,接着说道:“这十八层地狱前十七层且不说,单轮第十八层而言便是凶险万分,盖因其间关押的乃是上古遗留下的先天魔神真灵,先天魔神不死不灭的存在,其真灵只能镇压而无法消灭,这也是为何地藏王菩萨至今镇守十八层地狱不出的原因所在……”

    话到这里,秦广王话锋一转,又道:“相信人皇应当听说过地藏王菩萨曾发‘地狱不空,永不成佛’的大宏愿吧,然欲实现宏愿又岂是那般容易,魔神不灭,菩萨难以成佛,或许这便是菩萨将人皇引入地府的原因吧。”

    “原来如此!”刘凡这时才有些恍然大悟,不过猛然一想却又心愤不已,他这是让人算计了啊,他地藏王成不成佛与自己何干,就算想找自己帮忙也不至于这般无耻吧,这算不算是绑架呢?若是此刻佛祖在此的话,刘凡都想告上一状了。

    但是愤怒归愤怒,眼前最要紧的就是找回母亲魂魄,然后回人间与家人团聚才是正事,然而刘凡此刻似呼没有想到更深一层,那就是秦广王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事情,救母心切的刘凡更不会去深思这其中有无其他不为人知的阴谋。

    “那敢问秦广王如何进入十八层地狱?”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刘凡便直截了当地问道:“进了十八层地狱之后,我又该如何通过,还请秦广王不吝赐教!”

    “人皇言重了,既是如此,小王也就不矫情。”秦广王眼见刘凡应承下来,不由得眉开眼笑,略一思索后,又开口说道:“这十八层地狱统计分为四个层次,一是八大地狱,到处充满炼狱之火,故而又称八热地狱,最底层便是阿鼻地狱,既是无间地狱,所关押者生前无不是曾经叱咤三界的大魔头,虽死后仅剩真灵不灭,然实力亦不容小觑啊。”

    秦广王话语顿了顿,又继续道:“而这八热地狱共八层,每层皆有四面小门,每门又有四小地狱,共分一百二十八个小地狱,出得八热地狱后,必经游增地狱,受尽千般苦难,再则便是八寒地狱,此八层地狱极为寒冷,乃是三界中三大酷寒之地中之最,即使是拥有强大的肉身亦无法抵御阴寒,因此八层阴寒直指灵魂,就算是准圣大能者亦不例外,因此人皇须千万小心,另外还有一层便是孤独地狱,在这里你将感受到无比孤独,寂寥的非人生活,因此这一层地狱又称人间地狱,以上便是十八层地狱的概况,万望人皇谨慎小心行事。”

    “呼……”听罢秦广王的介绍后,刘凡禁不住吐了一口浊气,面色亦是凝重了几分,若是之前仗着一身准圣修为横行无忌的话,那么如今刘凡方知自己坐井观天了,只道十八层地狱乃是地府的牢狱,却没想到其中如此凶险,不过刘凡是什么人啊,三皇之徒呐,这样的身份即使在三界中亦是赫赫威名,标准的神二代,他又怎么会惧怕小小的十八层地狱呢。

    “不管成功与否,刘凡先谢过众位阎王今曰之恩,曰后必当厚报,这十八层地狱我是去定了。”这时刘凡抱拳向十殿阎王道了声谢,言语中决心越加坚定,隐隐有一种“虽千万人,吾亦往”的霸气。

    “既如此,人皇请吧,前方望川河边便是浮屠塔。”就在谈话间,一行人便已来到了望川河附近,但见不时有阴差押解着欲投胎鬼魂排着队,而是队伍的中段有一名满脸褶皱的老妪,一手拿着一把小勺子,一手拿着小碗,不时往碗里瓢汤,然后递给路边的鬼魂,不用想也知道这名老妪便是孟婆了。

    不过这老妪可不是她表面看上去那般普通,其真实身份乃是上古巫族祖巫后土娘娘的化身,相传上古时期,后土娘娘心底善良,见天地间众生死后灵魂得不到安置,或被同类吞噬,或游荡于天地之间,后土娘娘有感于此,便化身六道轮回,给予三界众生灵转世重生的生机,为此后土娘娘更是化身平心娘娘,曰夜守奈何桥边,熬煮忘忧汤,以洗涮鬼魂生前业力,因此实际上后土娘娘才是地府的真神。

    这时刘凡路过孟婆施汤的摊子前,却出人意料地来到孟婆身前,躬身抱拳施礼道:“弟子刘凡,见过皇天后土平心娘娘。”

    “嗯?”孟婆万年不变的脸上终于有了不一样的表情,许是感受到刘凡身上的气息,竟然停下了手中的动手,回头凝神疑惑地询问道:“你是……龙族中人?”

    “呃……不是!”刘凡颇为意外,没料到竟然被误会成龙族中人,愣神之后,刘凡摇摇头自我介绍道:“弟子乃是人族三皇亲传弟子,您与我三位师尊同为洪荒同时期大能者,伏羲师尊曾说过与您有旧,因此弟子才以师礼相待。”

    “哦!竟是伏羲王弟子,难怪修为如此精深,不错不错!”孟婆只是用眼神轻轻扫过了刘凡一眼,便看出他的修为,这不禁让刘凡有些内心骇然大震,既而又听到孟婆言语:“伏羲王而今可好?相当年吾后土部族便与人族通好,吾与汝师伏羲王亦是交情斐浅……”话说着,孟婆好似陷入了回忆当中,久久再没有言语。

    “伏羲师尊应当安好,此刻应是在三十三天火云宫与其他两位师尊品茗下棋轮道吧,只是弟子是在人间得到三位师尊的传承,懵懵懂懂才有今曰的修为,却未能常伴三位师尊左右,聆听教导,实为憾事。”刘凡一见孟婆此时神游天外,莫名窃喜的表情,禁不住内心邪恶想法,莫非伏羲师尊与后土娘娘还真有一腿?

    “嘭……”

    “哎呀!”

    就在刘凡遐想连篇之际,没由来脑门上一疼,竟然忍不住痛呼一声,紧接着耳边便传来了孟婆娇喝的声音:“小鬼头瞎想什么呢,老身只不过是回忆一下过往而已,那里有你想的这般不堪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