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二章 伪娘杨臣俊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不久,刘凡与龙烟雨两人就来到了大学门口,一出门就看到边上正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车,车前还有两名男子正在向龙烟雨招手,其中一名正是刘凡之前所救的王正国,而别一名男子则是穿着名牌西装,打着领带,长像到是很帅气,身高也不错,只比刘凡矮一点,只是举手投足只有些做作,而且身上的香水味很浓,老远就能闻得到,让人感觉脂粉气很浓,用网络的流行语来说就是伪娘,如此打扮相倒不像是来出任务的,却像是来泡妞的。

    只见两人快步上前向龙烟雨这边走来,还没等龙烟雨介绍,西装男就一脸殷勤地凑到龙烟雨跟前说道:“哎哟,雨妹,怎么去了那么久,累不累啊,看吧你晒得满头大汗的,要不我帮你擦擦吧。”说完话不等别人同意,竖起兰花指捏着手绢就想上前为龙烟雨擦汗,完全就当别人是透明的。

    龙烟雨一看来人的动作,就觉得有些恶心,于是不着痕迹地右侧一步,躲在西装男的兰花指,微微皱起眉头不悦地说道:“杨臣俊,我再一次警告你,我们不是很熟,请你以后不要叫我雨妹,我有名有姓。”

    杨臣俊听到龙烟雨的话,不但没有知难而退,反而得寸进迟地说道:“哎哟!我说雨妹啊,这就是你的不对啦,怎么说我们俩也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吧,我这么称呼你也理所当然的事,再说了,我们两家是世交,伯母也有意我们两家结为秦晋之好,你说我这样有什么不对吗?”

    却原来这杨家与龙家乃是几代世交,只不过杨家世代经商,而龙家是武林世家,在龙家落魄的时候,杨家救济过龙家,算是有恩于龙家,只是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经商变得不易,所以杨家也就没落了。

    可这时的龙家却因是武林世家,跟随太祖打天下,后来华夏建国后,龙家当代家主因为积功官至上将而显贵起来,并在建国后在太祖的支持下网罗了一批武林高手组建了特勤组,也就是现在的龙组,而又因为龙家一直保持中立,只听命于国家一号首长,所以这一支国家强大的保卫力量也一直都掌握在龙家人手中。

    只是后来随着异能者的崛起,龙家对龙组的掌控力已大不如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是以龙家依然稳坐华夏第一世家的交椅,无人能撼动。但由于龙家一向低调,渐渐地淡化除人们的视线,与杨家的情份也就淡了下来。

    而杨家也靠着以前的家底和龙家的威势在改革开放后迅速地积累资产,而后组建了杨氏集团,直到2000年止已经成为了世界前500强的大集团,而杨家也一跃成为了华夏国十大豪门之一。

    所谓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盛极必衰,杨家近两代的家主都不是很优异,是以现在的杨家人都是在吃老本,生意上的市场份额也在不断萎缩,急须强援,是以才有了杨臣俊刚刚的那一幕,目的很简单,就是想修复两家的关系,借以稳定家族的颓势,而他加入龙组的动机也不纯,其目白也是为了能近水楼台接近龙烟雨。

    “我妈说的那是她的事,总之我不会同意这事的,你也别来烦着我,更不要叫得那么亲蜜,我们除了同事关系之外没有别的,所以请你叫我的全名,或是龙中校,OK?”龙烟雨本以为把话说明白了就能让杨臣俊退却,没想到对方反而变本加利,是以她又再次表明心迹地说道。

    “雨妹,你不能这样对我好吗?你难道忘了你小时候可是一直跟在我背后,一脸崇拜地嚷着要我教你武功的,还说长大后一定要嫁给像俊哥哥这样的大英雄,难道这些你都忘了吗。”杨臣俊用很夸张的语调急急忙地说道。

    被人当众说起小时候的糗事,龙烟雨难免有些不好意思,脸上随即浮现一抹红晕,但这样却令她更加厌恶杨臣俊,转眼间红晕消逝,转而恢复了冰冷的面容,责怪地说道:“杨臣俊那都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才是个十岁的小女孩,只是盲目的崇拜心里,现在我长大了,懂得明辩事非,所以我是不可能嫁给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听完龙烟雨的话,杨臣俊的心情变得异常急燥,一脸铁青地大声吼道:“这是为什么?难道是我不够好,还是你早已心有所属,你告诉我啊!”说话间,杨臣俊脸容也跟着扭曲,变得狰狞不堪。

    面对杨臣俊的据问,龙烟雨面无表情,淡淡地说道:“是!小时候我是很崇拜你,但相别的这十年间你又做了些什么,仗着自己家里的权势和华山派的名头在外面惹事生非。”龙烟雨顿了一下后话音一转,变得犀利起来又接着说道:“飙车撞了人不但不救治,反而把人撵压至死,最后用钱了事,只要你看上的女孩子,就没有能逃出你的手掌心的,你说这十年来被你祸害的女孩子有多少,死在你手上的人又有多少,你数过没有,你难道就不怕夜夜做恶梦吗?以前那个关心我,呵护我的俊哥哥变成了一个欺男霸女,满手血腥的刽子手,你还问我为什么?”

    原本以为自己只要在龙烟雨面前表现出足够的关心和强大的武功,龙烟雨就会如同小时候一样,乖乖地被他弄上床,那么取得龙老爷子的支持还不是十拿九稳的事,到时振兴家族就有望了,却没想到自己往曰所做的一切,都被人翻了个底朝天,在而自己却不自知,还不自量力得以为凭自己的魅力,可以轻搞定她。

    但人是自私的动物,从来做错事不会在自身找原因,而是把一切的错都归结到别人头上,显然杨臣俊就是这样的人,非但不以己错为耻,反颐指气使地怒骂道:“那些穷鬼被撞死了那是他们活该,而且他的家人还能得到一大笔钱,过上好曰子,至于那些贱女人,那是他们不识抬举,本大爷好言相劝她们不听,非要大爷我用强的才肯就范,最后还不是拿了钱,跪在大爷的跨下承欢,真是贱骨头,至于你也别说得那么圣洁,你自己还不是喜欢这个乡巴佬儿。”杨臣俊最后说完话,一指指向刘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