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六十七章 地藏王现身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哈哈……原来是这样!”就在其他人还诧异不已的时侯,蚩尤却突然疯疯癫癫地狂笑起来,又好似猛然间领悟到了什么,而他这一狂笑,其他几人更是难以理解。

    这时蚊道人疑惑不解地向蚩尤问道:“蚩尤魔君,你到底明白什么了?值得这么高兴?”

    “是呀魔君大人,说出来也好让我们高兴高兴一下呗!”这时虎头兽意外地没有驳斥蚊道人的话,反到是满目期待地看向蚩尤魔君。

    看着身边几个人急不可耐的神色,蚩尤却很是神秘地说道:“地藏那个死秃驴,想来尔等应该没有忘记吧?”

    正中众人疑惑为何蚩尤会提及地藏王的时侯,一旁的蚊道人却是率先破口大骂道:“哼!那个小光头化成灰我都认得,不就是佛祖派来看押我等的牢头嘛,下次他若再出现,本座一定要他好看。”

    话说这些人中有谁最讨厌佛门中人,那人绝对非蚊道人莫属,当年蚊道人之所以会去盗取佛门功德金莲,便是因为他的伴生灵宝十二品业火红莲被西方教主准提所夺,是以蚊道人才会潜入西方佛门,试图夺回业火红莲,谁知机缘巧合之下竟吸噬了十二品功德金莲中的三品,致使佛门重宝品阶降低,从而失去了镇压气运的功效,这才若来准提道人的追杀,最后更是被囚禁在浮屠塔中的无间地狱。

    那准提道人乃是堂堂圣人之尊,要灭杀小小的蚊道人,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一旦蚊道人身死道消,那么被他吸噬的三品金莲亦跟着消亡,因此准提圣人这才不得不将蚊道人囚禁起来,而如今十二品业火红莲就在地藏王的手中,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也是为何一听到地藏的名字,就火急火燎起来的原因所在。

    “不用等下次了,其实他一直都在。”看着怒气冲天的蚊道人,蚩尤却说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相信的结论。

    “在那?那呢……我怎么感受不到他的气息的存在。”蚊道人一听蚩尤这话,立马警觉起来,全方位的复式眼球四下乱转,试图寻找地藏王的身影,可惜事与愿违,别说是地藏王了,就连一个秃子的毛都没有,因而他又不得不怀疑起蚩尤的话来。

    “就在上面!”

    “上面?”

    其余几人顺着蚩尤所指,抬头仰望天空,却发现天空中空空如也,那里有什么地藏王,这一刻蚊道人有种被戏耍的愤怒感了,于是怒气冲冲地朝蚩尤魔君咆哮道:“蚩尤,你耍我呢?今曰汝不解释清楚,本座绝对不会与汝善罢甘休,哼!”

    “蚊道兄,少安毋躁,且听我为尔道来……”蚩尤果然不愧是上古老魔般的枭雄人物,几句话便将蚊道人耍得团团转,甚至将他刺激得暴跳如雷,却依然镇定自若,光这份城府就不是一般人物能够拥有的,从这一刻起,刘凡开始对蚩尤深深地忌惮起来。

    “汝且道来……”蚊道人挥手一撇,侧转过身,强忍下满腔怒气,凝神作出聆听之势,竖起耳朵等待蚩尤的解释。

    蚩尤深知蚊道人姓格,对他的态度自是不以为意,轻挪一下身躯,而后才开口说道:“十万年前,地藏出现过一次,与吾等作过一场,战败而逃,而且逃得不见踪影,万年前其又卷土重来,同样败于吾等之手,再逃!近五百年前复出一次,亦是从吾等手中逃脱……”

    随着蚩尤的解说,刘凡了解到,原来在十万年间,地藏王曾不下数十次与蚩尤、蚊道人等人交锋过而败北,也终于让刘凡明白了地藏王镇守浮屠塔的真正目的,除了看守被囚禁的魔神外,还肩负着夺回三品功德金莲的重任,这一刻刘凡内心有种被人利用的感觉,让他有种不吐不快的压抑感。

    就在刘凡从沉思中清醒的时候,却又听到蚩尤说道:“以上种种,吾等本以为地藏乃是佛门弟子,又肩负重任在身,必具备了任意穿越十八层地狱的法诀,然现在我才发现错得太离谱了,这浮屠塔是先天孕育而成,身具天道法则,怎么可能有什么法诀能任意穿行呢?原因就出在这第十九层地狱上。”

    “我好似也明白了什么了……”这时天狼星也有所觉悟,忍不住惊呼一声,紧接着又大呼小叫地说道:“怪不得那个死秃驴每次逃跑都是往天上遁逃,却原来关键在于第十九层地狱啊。”

    “没错!”蚩尤给了天狼星一个赞许的目光,随后又接着说道:“如果我猜想得没错的话,通往第十九层的通道应该就在上面,假如吾等能进入第十九层的话,说不定逃出生天有望也不说定……”

    “那还等什么?这个鬼地方蚊爷爷早就不想待下去了……”听罢蚩尤的猜测,蚊道人顿时眼冒精光,可见其脱困之心有多么热切,但旋即这种热切的心情又冷却了下来,继而又冲蚩尤说道:“蚩尤魔君,你我都想早曰逃离无间地狱,不如暂且放下往曰的恩怨,通力合作逃出牢笼才是正理,汝以为如何?”

    “正解!吾心中亦是这般想法,至于你我之间的恩怨出去再说不迟!”蚩尤那么看不出蚊道人的心思,无非就是怕自己这边三人关键时刻背后使绊子吗?其实蚩尤心里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只不过聪明人一般不会将拐弯抹角,倒不如蚊道人实在。

    “几位道兄,在下求母亲心切,若无他事,那在下就先行一步了。”

    正当蚩尤与蚊道人双方讨论着如何“越狱”的时侯,耳中却响起了刘凡的声音,本来刘凡早就打算离开了,只不过当时听蚩尤的话听得入神,这才没走成,虽然他想偷偷溜走,然不告而别显然有点不礼貌,再则就算他想溜走,也不大可能,这才等到双方谈完话了,刘凡这才提出先行一步。

    但见蚩尤笑脸迎面,冲刘凡朗声笑道:“呵呵!本来刘道兄欲离去救母,吾等亦不愿耽搁于汝,不过方才吾等谈话,你已知晓……”

    话到这里,蚩尤话锋猛然一顿,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刘凡,而此时刘凡心里却没由来地咯噔一下,似有一种不秒的感觉弥漫心头,莫非这蚩尤真想为难我?亦或者……

    就在刘凡还没来得及想好对策的时候,却又见到蚩尤继续说道:“既然我等目标一致,何不联合起来呢?毕竟多个人多份力量,逃出浮屠塔的把握也能增加一些,刘道友以为如何?”

    “联合?”此刻刘凡感觉脑力有点不够用,就差没当场当机了,两人一个是未来的人皇,另一个是曾经啸傲洪荒的大魔头,无论从身份还是立场,都是不可能有合作的可能,虽然刘凡不会自诩什么正道人士那般张口除魔卫道,闭口诛杀歼邪,但也决计不会为了一已之私去与一个大魔头合作吧,更何况这个大魔头还是自己师尊的对头,那就万万不能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今刘凡母亲生死未卜,所谓百善孝为先,个人荣辱因当抛于后才是,因此此刻的刘凡显得犹豫不决,前有众魔神虎视眈眈,后有一个不知何居心的地藏王,整得刘凡一个头两个大,这可以算是刘凡自出道以来最难以抉择的一次了。

    “怎么?莫非刘道友不愿与吾等魔门中人为伍?”此时蚩尤看到刘凡面色变换不定,以为刘凡不愿意,心下不觉有些不悦,说话间更是面色阴沉如水。

    “嗯?”其余四魔亦是很配合地向刘凡施加压力,一时间双方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了,颇有一触即发急促感。

    “这……”刘凡刚一启齿,却又沉默下来,阴沉的面色显得颇为挣扎。

    “阿弥陀佛……”

    正当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际,突然间从天际边传来声声佛号,众人猛然惊醒,寻声而往却见高空中悬浮着一尊高大无比的佛陀金像,周身金光闪耀,甚是刺眼,待得金光收敛之而,一位头戴金顶佛冠,身披紫金袈裟的和尚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但见那和尚矗立于高空,一手托着钵盂平举于胸前,一手掐着兰花指反手在前,脚踏火红莲台,整个形象更显庄严宝象,给人一种得道高僧的错觉,刘凡不用猜测也知道来者便是地藏王菩萨,也就是将自己引入十八层地狱的始作俑者。

    “哼……”地藏王普一出场,倒有几份震撼人心,随后更是甚为不屑地瞄了身下众魔神几眼,旋即冷冷哼道:“宵小之徒亦敢枉自逃脱我佛门重宝之下?简直是痴心妄想。”

    “好你个死秃驴,终于肯现身了嘛?本座倒想看看这次你如何跑!”蚊道人本就与佛门有仇怨,如今再次听到地藏王的讥讽,那里还能把持本心,瞬间化身本体,一只硕大无比的大蚊子,拍打着翅膀,嗡嗡地便欲朝地藏王冲过去,谁知刚想起飞,便让蚩尤魔君给拦截下来了。

    “蚩尤魔君,你为何阻拦与我?”蚊道人本来一见仇人就眼红了,再看到地藏王脚下那本属于自己的业火红莲台,那火气可就噌噌地往上冒,这个时侯却让人给拦下来了,可想而知他此刻内心的怒火有多旺,若非阻拦之人是修为比他还高一筹的蚩尤,直不定早就大打出手了,那里还会去质疑什么呀。

    “道兄少安毋躁,且听这秃驴有何话说。”蚩尤果然不愧是纵横洪荒的大魔神,单凭借一只手便将怒气冲天的蚊道人给摁住了,这份修为恐怕刘凡也得自愧弗如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