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六十九章 一朝不慎遭算计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就是地藏王菩萨?我母亲的魂魄就是你用接引佛光接来地府的?”没等蚊道人退身,刘凡却又跳将出来,沉阴着脸接连向地藏王发问,继而又是铿锵有力地喝道:“现在我人已经来到十八层地狱,可否放回我母亲?”

    末了,刘凡言语中虽有与地藏王商量的余地,然却透露出一种不容置喙的气势,为了配合自己的话,刘凡更是将身上气势推到极致,背后真龙法相陡然生成,如君临天下一般威吓地藏王。

    “呵呵……竟是人皇亲临,贫僧有礼了!”而对刘凡的威吓,地藏王却能面不改色,甚至还能笑面迎人,施施然向刘凡作揖施一佛礼,旋即才又开口说道:“然人皇却是言过了,令堂只是在我极乐世界做客而已,又何来‘放回’一说呢?”

    “既然如此,那我母亲呢?她现在何处。”刘凡一听到地藏王对自己的称呼,下心不由得暗叫糟糕,若是换了平时这样称呼倒也没什么,只是此时边上还有一个曾经试图染指人皇之位的蚩尤存在,那就不得不让刘凡揣度地藏王用心险恶了,因而说完话后,刘凡偷偷留意一下蚩尤的神色。

    果不其然,此时蚩尤的脸色变得异常阴沉,目光中隐隐闪现出道道寒光,就连天狼星与虎头兽亦对刘凡露出不善的眼神,这让刘凡暗自叫苦不已,此刻他终于知道自己中了地藏王的算计了,不觉间对地藏王这个看似有道全真之士的印象直线下将降。

    世人皆知西方两位教主接引与准提的人品毫无节~*可言,原本刘凡还不怎么相信,以为是上古中人以讹传讹,谁知道西方双圣的徒子徒孙竟然如此道貌岸然,关键时刻背后捅人刀子一点也不手软,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阿弥陀佛……人皇勿忧!”刘凡越是着急,形势对地藏王越有利,因此地藏王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贫僧不是说了令堂正在贫僧道场做客,此时可是颇有点乐不思蜀呢!请看……”

    说罢,地藏王单手托起钵盂,随手向空中一抛,那钵盂顿时无翅自飞,缓缓脱离地藏王手掌心,待飞至半空时,竟然倒扣而下,随后从钵盂口中投射下一束金光,金光呈扇形铺开,下一刻金光中出现一道清丽的倩影,刘凡定睛一看,那倩影可不正是自己母亲朱雨晴吗?

    “妈妈……”

    但见此时朱雨晴长发披肩,身着素色宫装,跪倒在一尊佛像前的蒲团之上,静心闭目,双手合手,像个虔诚的佛教徒一般,正在虔心礼佛,再次看到母亲的身影,刘凡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下意识地飞上前去,伸手欲想拍拍母亲的肩膀,谁知道金光转瞬即逝,母亲的身影也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时间令得刘凡惊慌失措。

    猛然间,刘凡才发现刚才看到的只不过是虚影而已,感受到手中空空如也,心中没由来一阵失落,但旋即他又强打起精神来,调整一翻心态后,这才再次直面地藏王,凛然喝道:“世人皆知地藏光王菩萨慈悲为怀,曾立下‘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大宏愿,原以为必是一位可敬可佩的大德高僧,不过如今看来亦不过如此嘛。”

    此时刘凡话里藏针,言语中隐隐现出对地藏王不满的神色,就连身边其他魔神亦是对地藏王的人品颇为不屑,其中蚩尤更是对其嗤之以鼻,尽管此刻明了刘凡真实身份,不过他乃洪荒枭雄式的人物,根本不屑于趁人之危,这点从他对地藏王的鄙视的目光便可知晓一二。

    “阿弥陀佛!看来人皇对贫僧有所误解,汝之所以来到这里,此乃是天意如此,并非贫僧从中作梗,人皇且让我把话说完……”当地藏王话到一半之际,眼见刘凡早已不厌其烦,便又不得不苦口婆心地安抚道:“当曰令堂意外身死,魂魄不幸跌落冥界空间裂缝,那种地方之凶险,想来人皇也有所耳闻,若非当时贫僧出手用接引佛光将之引入地府,恐怕此时令堂早已魂飞魄散,是以人皇怪错贫僧了。”

    “当年如此?”刘凡那里肯信这样的片面之词呢,当场便向地藏王质疑道:“既然如此,菩萨又为何必要引我来闯十八层地狱?若是菩萨将母亲魂魄直接归还,岂不是更好?”

    “阿弥陀佛!呵呵……“地藏王菩萨并没有因为刘凡的质疑而有所不悦,反倒是苦笑道:“人皇有所不知,本座奉佛祖之命镇守十八层地狱,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成不了佛,我便出不得这浮屠塔呀!”

    “原来是这样……”刘凡若有所思地咀嚼着地藏王的话,时而眉头紧锁,时而又展眉露笑,有点状若痴癫的错愕感,然这些都只不过是表面而已,其实刘凡心里未必全信地藏王的话,但是目前他只能选择相信了,毕竟母亲还在人家手中。

    “正是如此,所以人皇不应该对贫僧有所敌意。”地藏王甚是欣慰地点点头接话,末了还不忘提醒刘凡一翻,这话就好似在说:哥们是好银,咱是自己人,要一致对外,就差没把话点到明处了,然而就在地藏王欣喜之余,却没有察觉到刘凡眼中闪过的一丝狡黠。

    但见刘凡正了正身形,一脸庄严肃穆地冲地藏王说道:“既是如此……还请菩萨送回母亲,好让我带回阳间还阳重生。”

    “呃……这……”地藏王怎么也没有想到刘凡这么狡诈,不知不觉间竟然中了刘凡的圈套,之前他自己的话说得太满,说是朱雨晴是在他那做客,如今人家儿子在接回母亲,那是人之常情,自然是无可厚非,只不过这样的结果却与地藏王的初衷大有出入,此时地藏王说话躲躲闪闪,自然是不愿意交出朱雨晴了,可他刚才的话又说得那么满,假如此时他反口的话,不仅佛门高僧的崇高形象毁于一旦,还有可能将刘凡给*~到对立面去,这绝对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若是此时只有地藏王与刘凡两人的话,他就是食言而肥也没什么,反正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过,可偏偏边上还有五位魔神在一旁虎视眈眈,假如他真的反悔的话,那这人品可就丢到三界六道中去了,到那时他地藏王菩萨的名声可就臭了。

    “怎么……莫非菩萨不愿意?或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刘凡一见地藏王闪烁其词的神态,便知自己的计谋奏效了,然表面上刘凡却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

    那曾想到地藏王竟然打蛇顺棍上,急急忙忙地接茬道:“是了!是了!送还令堂并非难事,只不过就算如此,汝亦出不得这浮屠塔呀!”

    “嗯?这是为何?”刘凡也禁不住被地藏王的回答惊住了,要是当真如地藏王所说的话,那岂不是连他自己也要被困在无间地狱中?那怕困个百八十年的,到时他再回到人间,岂不早已物是人非了吗!更别说母亲的身躯恐怕也被火化了,因而此时的刘凡显得有些急躁了。

    “唉!事到如今,贫僧也不便隐瞒了……”地藏王故作感慨地唉声叹气道:“浮屠塔本是先天孕育的一件灵宝,后为佛门祖师准提圣人所得,置于地府之时曾经下过一道封印,因此无间地狱只能进不得而出,除非有人修为超过准提圣人,打破那道封印,便可破封而出,再不然就如同佛门修行获得金身佛位,可借助天道法则之力遁离,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你你……你说什么?”突然惊现秘闻,一时间令得刘凡震惊不已,伸手遥指地藏王却无言以对,此刻刘凡有种扑上前去一把掐死地藏王的冲动,这泥马的就是坑~爹,破开圣人的封印谈何容易,天地间何止亿万生灵,可天地间圣人就那么几位,谁又会这般无聊来十八层地狱破封印啊。

    “唉!”此刻就连其他五位魔神亦是忍不住叹起气来,原本蚩尤从刘凡口中得知有第十九重地狱之时,隐隐看到脱困的曙光,没曾想到事了却是一场空,都说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更悲催的是他的希望之火才刚刚燃起,就这么熄灭了,不得不说天意弄天啊。

    “人皇现在可知贫僧的苦楚了吧,自从奉命看守浮屠塔,贫僧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此脱困,如今……”地藏王也算是个倒霉催的命,世人都说神仙好,当得神仙乐逍遥,可谁又能知晓个中苦闷呢,若非如此,怎么会有七仙女下凡会董永,织女鹊桥会牛郎这样的典故呢,可见当个神仙也不是什么好事。

    “莫非菩萨是要我……”刘凡何等聪慧之人,所谓听话听音,地藏王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便领会到个中诀窍,没错!之前地藏王说过,只要他实现大宏愿,便可立地成佛,到时便可脱离十八重地狱,而其他十七重地狱的鬼怪已被刘凡清除,如今只剩下眼前五大魔神了,只要两人联手击杀五大魔神,那么脱困就不再是奢望了。

    但是当刘凡的目光扫过蚩尤五魔神之时,却发现几人早已严阵以待,周身气机更是就已锁定住自己,这下刘凡连话都来不及说,便被众人的气势压了回去。

    “刘道友,尔待怎样?”这时蚩尤却率先发话,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然其中却夹带着无可比拟的战意,似呼只要刘凡一个念头不对,他便展开猛烈的攻击,届时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在所难免,而这正是地藏王所希望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