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六十九章 刘凡定计巧脱困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战意高昴的蚩尤魔君,刘凡头疼不已,这要真的开战的话,估计也讨不得好,刘凡暗自权衡一下双方的实力,对方有一名准圣后期、两名准圣中期,以及两名准圣初期,而刘凡自身只不过是准圣中期,但是轮战斗力比之准圣后期也不遑多让,再加上地藏王这个准圣后期,双方实力一目了然,显然刘凡这方除于弱势。

    不过刘凡还有一个杀手锏,那就是被他收入河图洛书空间中的天刀老祖,也是一名准圣中期,如此算来双方倒是势均力敌,真要是开战的话,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权衡一翻利弊之后,刘凡心中便有定计,也不回答蚩尤魔君的问话,直面地藏王,朗声说道:“菩萨,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助你成佛,如何?”

    “嗯?”谁也没有想到刘凡思前想后,到最后竟然依然不得不选择向地藏王妥协,而他的话一出口,在场五位魔神都如出一辙的面沉如水,一时间现场气氛显得格外凝重,惟有地藏王老神在在的微笑着,颇有一股运筹帷幄的高人风范。

    地藏王见刘凡妥协,连忙笑颜拂面的说道:“人皇有何条件,旦说无妨,只要贫僧能够如愿成就无上金身佛位,定然让你母子团聚。”

    “我别无他求,只要菩萨能现在送回我母亲,否则一切面谈!”刘凡毅然决然地抛出自己的条件,这其中透露着对地藏王的不信任,假如地藏王事成之后,拒不送还刘凡母亲诛雨晴的魂魄的话,刘凡依然要受制于人,这显然是刘凡所不希望看到的,因此刘凡必须断绝一切后顾之忧,否则一会儿真的打起来,必定心有旁骛。

    “嗯?这个么……”地藏王听到刘凡的条件,便知道刘凡心中所想,虽然知道刘凡对他不信任,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因此地藏王暗自权衡后,才又开口说道:“也不是不可,但需人皇对天起誓,助我成就金身佛位,人皇以为如何?”

    天道誓言对于普通凡人而言基本没什么束缚力,然而对于修仙者却拥有着无可比拟的约束力,向天道起誓什么,便会受到何种约束,就比如地藏王发下的大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一般,只要地狱还有一只鬼魂,那么地藏王的修为境界便寸步难进,可见天道誓言有多么霸道。

    “好!我答应你……”就在这种彼此不信任的状态下,用天道誓言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因此刘凡也没有过多犹豫便答应下来了,随后刘凡竖起单掌,对天起誓道:“吾名刘凡,在此起誓:若地藏王安全将母亲魂魄平安归还,吾必助其成就金身佛位,如违此誓,天地不容。”

    “轰隆隆……”就在刘凡起誓刚一完毕,天道誓有所感一般,平空一声轰隆惊雷响起,在场众人都是准圣级别的强者,自然知道这是天道对刘凡誓言的辉映,然而……

    此刻对持的双方的表情却大相径庭,地藏王听到刘凡的誓言,自己满心欢喜,如此他冲击金身佛位又增加了不少胜算,反观看蚩尤这一方五名魔神却是面色凝重起来,尽管五名魔神在实力上要强于刘凡与地藏王联合,但真若拼斗起来也不过五五之数,毕竟五名魔神只是真灵凝聚而成,而刘凡与地藏王却都是肉身成圣之辈,先天上占据优势。

    “地藏王,现在可以放回我母亲的魂魄了吧?”起誓完毕后,刘凡对地藏王的态度陡然巨变,原本他是尊称一声“菩萨”的,可如今却是直呼其名,言语中更不半点崇敬之意,由此可见刘凡对地藏王的印象已经不能用恶劣来形容了。

    “如你所愿!”但见地藏王说话间,手中钵盂翻转向前,抬手一抛,瞬间钵盂被抛飞出去,随后落在刘凡头顶之上,随后投射出一道金光,金光直达刘凡身前,下一刻一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妈妈……”那人影正是刘凡的母亲朱雨晴的魂魄,一见此刘凡便迫不及待地探手入金光之中,试图将母亲揽入怀中,只不过当刘凡双手接触到金光的时侯,却感受到一股庞大的反震力,一下子将刘凡震身形摇摆不定。

    “地藏王,你这是何意?难不成想食言吗?”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刘凡异常愤怒,此刻他想到的是,自己是不是又被地藏王给戏耍了,因此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便愤怒地冲地藏王好一阵咆哮。

    “人皇暂且少安毋躁,贫僧既然答应将令堂魂魄归还,自是不会妄作小人,贫僧这便撤去钵盂佛光,敕!收……”但见地藏王翻手掐着不知名的法诀,紧接着抬手一招,那钵盂即便收起佛光,随后再次回到地藏王的手中。

    而失去了佛光护持,朱雨晴的魂魄竟然不自觉地往下沉去,吓得刘凡魂不附体,连忙出手稳住母亲的魂魄,而此刻朱雨晴双目紧闭,好似陷入昏睡站状态,忧心忡忡的刘凡即刻为母亲检查一翻,待探知并无大碍后,这才放下心来,旋即大手一挥,将母亲的魂魄收入河图洛书空间之中。

    做完一切后,刘凡才有闲暇他顾,只不过当他抬起头来时,却见地藏王菩萨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根前不远的半空,而地藏王的对面则是蚩尤魔君,其余四魔神亦是四散于地藏王的各个方位,隐隐有将地藏王合围之势,此时场面气氛异常紧张,这让刘凡颇为不解。

    其实就在刘凡为察看母亲魂魄的时侯,几位魔神便有所异动了,当时刘凡眼里只有母亲,因此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妥,可地藏王却在时刻关注着周围众魔神的动向,当察觉到天狼星与蚊道人欲先下手为强的时侯,竟是先一步挡在了刘凡身前,这才没有让天狼星与蚊道人得逞,按照地藏王现在的想法,他与刘凡是同坐一条船上的人,他能否成就金身佛位可就要看接下来的这场战斗了,若是刘凡被偷袭得手,那么单凭地藏王一人的力量决计斗不过五位魔神的,因此地藏王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这倒是与人品无关。

    “谢过地藏王护法之情了!”刘凡自是一眼便看出地藏王的行为,但人家终究是在护卫自己,他刘凡也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一声道谢还是不能少的,即便向地藏王抱拳一礼,紧接着身形一转,下一刻却横在地藏王与蚩尤两人之间,朗声摆手道:“各位暂且罢手,且听我一言,可否?”

    “嗯?你待怎么样?”

    众人被刘凡的异常举动所惑,不知道他这个时侯还想要说些什么,如今其他四位魔神隐隐以蚩尤魔君为首,蚩尤自然当仁不让地向刘凡低问一声,不过蚩尤说话声音虽然不大,然言语中的霸气却是显露无疑。

    “人皇且说来便是。”地藏王现在与刘凡算是“自己人”,自然不会拂刘凡的面子,尽管地藏王不知道刘凡接下来要说什么,但还是欣然答应了。

    “再此先谢过地藏王与魔君了……”刘凡得到两人的首肯,先是抱拳还礼,而后才继续说道:“吾辈修行无不是逆天而行,所追求者无非天道极致罢了,尽管各人各修其道,然却殊途同归,再则亿万年修为不易,若是在此拼个你死我活的,岂不是本末倒置,为了避免一场不必要的争斗,我有一个折中的办法,不知道众位想不想听……”

    “嗯?莫非人皇欲食言而肥不成?”所谓听话中音,地藏王一听到刘凡这翻话后,便知道刘凡并不希望这场斗争打起来,心下不由得一阵焦急,这事是事关他能不能成佛的关键时刻,若是刘凡反悔固然要受到天谴,可他成佛之门也就此关闭,这可是他十万年等待的机会,因此地藏王绝对不容有失。

    看着急不可耐的地藏王,刘凡心里有种复仇的快感,不过面表上他却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乐呵呵地笑道:“呵呵……地藏王说笑了,我若违背誓言,可是要遭受天道天谴的,这么傻的事情,我怎么会去做呢,我不是说折中的办法嘛。”

    “刘道友且说来听听,若是你的办法可行!本君亦不想多做无畏的争斗。”这时蚩尤对形势看得很清楚,虽然己方表面看上去实力比对方高上不少,可真正战斗起来谁也说不清楚,别看这里有五位准圣以上的魔神,可被囚禁在此地之时,身上根本没有一件灵宝,反观刘凡与地藏王都是有灵宝护身,要知道灵宝的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大,这此蚩尤不可能不知道,因此蚩尤内心也不希望斗个两败俱伤。

    “这是我的护身灵宝——河图洛书!”说话间,刘凡翻手一招,手上便多了一本古朴的书籍,书籍一现顿时光华大作,光芒直刺得其他人无法睁眼,随后书籍上的光芒一收敛,下一刻刘凡手上又空无一物。

    将河图洛书展示一翻后,刘凡随即又收了起来,紧接着才又开口说道:“相信你们对于河图洛书的神通应该有所了解,我就不多说了,至于我的办法就是……”

    在场的都是上古洪荒时期赫赫有名的大能者,自然知道河图洛书,因此当刘凡拿出河图洛书的时侯,几人只不过是稍微有些惊讶而已,倒没有露出贪婪之色,先天灵宝皆有灵姓,择主各凭机缘,这就是定数,不是谁都能够改变的。

    不过当听刘凡要说出办法的时候,众人无不竖起耳朵聆听,毕竟这是事关众人今后自由与否的大事,谁也无法不为所动。

    刘凡目光扫过众人,各人脸上的表面都尽收眼底,这便是他想要的结果,吊足了众人的胃口。

    (晚点还有一更哦,望兄弟们多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