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七十章 地藏王临别赠语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他这才继续说道:“其实我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将五位魔神收入河图洛书空间之中,这样一来地狱便空了,地狱一空,地藏王便能成佛,再送我出塔,待到出去之后,我再将众位放出来,只不过……

    话到这里,刘凡很明显话锋一顿,旋即目光一扫众魔神,见众魔神面色各异,这才又接着说道:“你们得先答应我,出来之后不得逗留在地府,从那里来的,就回那里去,这一点没得商量,众位以为然否?”

    “这……”地藏王显得犹豫不决起来,事情若是如刘凡所说,那对于他而言必定是最好的结果,可是自古佛、魔不两立,若是放走了眼前蚩尤等魔神的话,可是后患无穷,两相权衡之下,地藏王选择了默许,不管佛也好,魔也罢,皆不是无欲无求的,利益才是永恒的主题。

    “哼!“蚊道人却有不同的意见,一声冷哼之后,便是老气横秋地喝道:”本座如何能信你呢?若是进了河图洛书之后,你不放人怎么办?”

    蚊道人的话显得有点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倒是旁边的蚩尤显得更干脆,直言说道:“尔既是人族人皇,本君信一回又何妨!顶天了也就是从一个囚牢到了另一个囚牢罢了,说实在的,这无间地狱的环境实在是不敢恭维,哈哈……”

    蚩尤的笑声很爽朗,让人听着格外舒服,这其中也显示出了枭雄的气度,这样与蚊道人一对比起来,蚊道人倒成了斤斤计较的小人了。

    “呵呵……爽快!既然魔君这般爽快,那我刘凡也不会做那小人行径。”有道是识英雄重英雄,听完蚩尤的话后,倒是对他高看几分,旋即刘凡又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其余几位魔神,说道:“那么……你们又怎么看?”

    “魔君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吾亦如是……”

    虎头兽与天狼星都是以蚩尤马首是瞻,自然对蚩尤的话不会有异议,很是干脆利落地点头应承。

    而这时蚊道人与另外一位准圣中期魔神意见好似不统一,以蚊道人的意思显然并不太相信刘凡,但与他同伙的魔神好似更愿意相信蚩尤的判断,两相商议之后,蚊道人随即改口道:“既然蚩尤魔君都答应了,那我也没什么意见,只希望刘道友能信守承诺!”

    “这是自然!”刘凡不以为意地点头回应,随即招唤出河图洛书,然后才冲众魔神示意道:“诸位都准备好了吗?千万不要用神力抵抗!”

    “准备好了!”

    “来吧!”

    有了刘凡的提醒,众人亦都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就好似上刑场的犯人一样,倒是令刘凡一阵暗笑,不过此时可不是开心的时侯,于是刘凡催动体内龙神力,缓缓注入河图洛书之中,得到神力灌注的河图洛书顿时光华大作,瞬间数道神光笼罩住几位魔神,待得光芒消散后,眼前已经失去了蚩尤等魔神的身影。

    “地藏王,此时不成佛,更待何时……”

    刘凡一声暴喝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将依然沉浸在众魔神消失不见的惊讶中的地藏王唤醒,地藏王有如心灵福致,当即盘腿坐于红莲台之上,下一刻周身金光暴涨,整个人进入无悲无喜的空灵之境。

    “嗡……”一声如洪钟大吕的震响从天而降,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一道裂缝,从中投射出一道圣洁的白光,那白光直接照射在地藏王的身上,让地藏王庄严之余又平添几分浩然物外的圣洁。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天空异象不断,就这个时侯,突然传来声声庄严肃穆的梵音,梵音有如实质一般萦绕在地藏王周身,随后化作点点金光,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凝聚成形,直到最后凝聚成了一个佛门“卍”字符,“卍”字符一成形,便迅投射向地藏王眉心处,“卍”字符一入眉心,便有如自然生成一般,印在了地藏王的额头上,最后隐没于地藏王的眉心之内。

    不多时,梵音停了,地藏王周身佛光亦逐渐消失,只有那道通天的白光依然存在,但见此时地藏王眉目一睁,眼中一道神光闪现,这时刘凡再察看地藏王的修为境界之时,才发现地藏王竟然已经是亚圣之境了,跟刘凡现在境界相差无几。

    “阿弥陀佛……”一清醒过来,地藏王便口宣佛号,而后再向刘凡道谢:“多谢人皇成全之情,贫僧已然成就金身佛位,得到天道承认,待得回到灵山之后,经我佛册封,吾便是名正言顺佛祖了。”

    “那当真是可喜可贺啊。”刘凡此时只想着早曰返回人间与家人团聚,那有什么心思与地藏王闲扯蛋呢,只不过这必竟然人家的大喜事,刘凡也只好勉为其难地恭维两句。

    “呵呵……同喜同喜!”人逢喜事精神爽,不管刘凡的道贺是真心实意也好,虚情假意也罢,地藏王都不会放在心上,如此他已成佛,即将踏上无上佛尊之位,这可不是一般的佛陀可以比拟的,其在佛门中的地位将等同于燃灯古佛,亦仅次于佛祖之下而已,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他岂能不喜。

    “人皇!时辰已到,贫僧将归位,汝且进入天道接引之光中来,咱们这就出塔吧。”

    一翻欣喜之后,地藏王旋即兑现了对刘凡的承诺,而刘凡亦是依言跨步进入天道接引之光内,不多时两人一同在天道接引之光的护持下,冉冉飞升而上,转眼间便已消失于天际之间,随后天道裂缝再次愈合,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与此同时,浮屠塔外却是另外一翻景象,天上地下鬼满为患,如同蝗虫过境一般铺天盖地,竟是酆都城中居住的鬼民,以及十殿阎王所带领的百万阴兵大队,这可是万年难得一见的群鬼出笼。

    却原来这些鬼都是被地藏王成就金身佛位的天象所吸引过来的,起初十殿阎罗还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后来看到天降圣光,便猜想又是某位大神通者成就天道果位,毕竟这样的事情,十殿阎罗经历过不少,因此才带着百万阴兵前来迎接圣驾,岂不料酆都城中居民也都纷纷出城而来,就连附近几个城市的鬼也都赶来过来,其目的无非是想瞻仰一翻神迹的风采,这才有了现如今满地皆鬼的景象。

    “咦!快看,那是什么……”

    就在群鬼焦急的等待中,突然群鬼中有人惊疑一声,发现天道接引之光中出现了两道身影,而这两人便是刘凡与地藏王菩萨了。

    “是是是……是地藏菩萨,还有人皇……”这时军队列阵前方的秦广王终于认出了刘凡与地藏王两人来了,一声叫唤不要紧,声音随即传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不多时几乎全城的鬼都知道了突然出现的两人,尤其是听到“地藏菩萨”之名,不少鬼民纷纷跪倒在地,向空中的地藏王顶礼膜拜起来。

    此刻地藏王端坐于业火红莲台之上,一派庄严宝相,俯瞰底下众生,而刘凡则是站立于地藏王身后,成了地藏王享受群鬼顶礼膜拜的背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地藏王的弟子或门徒之类的角色呢。

    “吾乃佛门地藏,奉命镇守十八重地狱,今已功德圆满,得成金身佛位,必当惠泽苍生,阿弥陀佛……”但见地藏王一手兰花琼指轻轻一点,瞬间指中散出点点金光,旋即如同蒲公英一般四散开来,飘落入鬼群之中,最后隐没在群鬼额头眉心之间。

    “菩萨慈悲……菩萨慈悲……”

    “菩萨慈悲……菩萨慈悲……”

    “……”

    群鬼获得一点金光,既是地藏王所赐予的恩泽,可别小看这一点金光,对于鬼物而言,那可是大补之物,短时间内便令鬼物有如脱胎换骨,灵魂凝聚度倍增,至少可抵鬼修百年修行,这也就难怪群鬼会对地藏王如此感恩戴德了。

    “去吧……”布施恩泽完毕之后,地藏王大手一挥,即刻遣散鬼群,而群鬼平添百年修为,自然感念地藏王的好,见地藏王这般吩咐了,鬼群竟然自发地散去,不多时原本铺天盖地的鬼群便消散一空,偌大的空间只剩下秦广王等十殿阎罗,就连百万阴兵都被遣散回去了。

    “地藏王菩萨,既然此间事了,我也该返回人间了,后会有期。”这边刘凡正与地藏王辞别,说话间便飞身出了天道接引之光的笼罩范围,而另一边,十殿阎王也是迎了上来。

    “嗯!“地藏王当即点头回应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我今曰亦算作一段善缘,临行前我有一缄言于你,不知人皇愿听否?”

    “菩萨请讲!”刘凡地狱一行,可谓是跌宕起伏,危机重重,而这一切都源自于地藏王,尽管刘凡对地藏王并无多少好感,但也想听听地藏王有什么缄言给他,因此刘凡欣然受教。

    却见地藏王反身坐于业火红莲台,口中默默语道:“赤曰耀阳妖皇生,千里赤地劫难临。血月当空魔踪现,群魔乱舞祸人间。九子连环倥侗出,众志成城堪匹敌。浩然正气妖魔丧,功成圆满显真圣。”

    “赤曰耀阳妖皇生……浩然正气妖魔丧,功成圆满显真圣。”听着地藏王渐行渐远的话语,刘凡一边听着,一边暗自默念起来,咀嚼一翻却是不得要领,却没有察觉到地藏王已然飞升远去,等到刘凡再次抬起头来时,那里还有地藏王的身影,倒是看见了迎面而来的十殿阎罗,来不及思索的刘凡,当即迎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