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七十一章 清醒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京城的上空,大雨倾盆而下,这是一个不一般的天气,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雨,云层之上不时闪过道道电蛇银光,惊天雷声如那咆哮的巨兽一般,震响大地!

    而此时此刻在军区总医院一间大门紧闭的高级病房门外,正人一群人焦急地等待着什么,时而已望了望那紧闭的房门,久久只得一声叹息。

    就在这时,走廊边原本静坐着的一位穿着文雅的知姓美女,突然间噌地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随即冲身边一位老人着急火燎地说道:“不行!爸,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这都三天了过去了,还不出来,若是姐姐因此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可怎么办呀!”

    那老人一见女儿如此着急,不由自主觉地板着脸训斥道:“小微,你现在好歹也是个副市级领导干部,怎么做起事情来还这么毛躁呢?坐下来!”

    “可是!爸……”

    知姓美女被自己父亲这翻喝斥,显然心有不忿,正待开口反驳,却不料那老人又开口说道:“小凡做事情很有分寸,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就在父女两交谈间,又出现了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那少女一出现,即便开附和着老人的话茬劝解道:“是呀,小姑,凡表哥临走前可是交代过,除非他从里面出来,否则谁也不让进入病房一步,所以我们还是坐下来等吧。”

    “好吧,等等等……也不知道要等到几时。”知姓美女所行不果,只得悻悻地回到座位上,继续着她的等待,两眼却是满心期待着盯着病房的大门口看。

    列位看观猜得没错,这间病房之内躺着的便是朱雨晴,而门外的老者就是其父——朱鸿鸣,而这边上的一大一少两名美女便是朱雨微跟小表妹朱云雁,由于朱雨晴意外出了车祸,一时间牵动着所有朱家人的心,就连远在沪海市的朱雨微也匆匆赶了回来。

    不过现在虽然只有朱家老爷子跟女儿、孙女三人守候在门外,但在之前的三天里,一家人可都是曰以继夜地守候着,现在是晚间时分,三人也是刚刚来替换接班而已,而一同出车祸而侥幸逃过一劫的萧伯伦整整守候了朱雨晴两天两夜,直到今早才被朱老爷子赶回家中休息。

    “哒哒哒……”

    就在这时,帮本安静的廊道传过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下一刻走廊直道转角处出现了三个身影,却是萧伯伦一家三口联袂到来,不多时三人便走近了朱鸿鸣的身前,此刻的萧伯伦显得格外焦虑,由于两天两夜没有合眼,精神更显萎靡,一见到朱鸿鸣恭敬地向他询问道:“伯父!有动静了吗?”

    “唉!”朱鸿鸣摇了摇头,以示情况不容乐观,旋即又招呼道:“来!老萧,伯伦,你们也先坐下来吧。”

    “这……这不合适,老首长,我……我还是站着就好了。”萧育恒在朱鸿鸣的面前显得拘谨不已,他是朱鸿鸣以前的警卫员,虽深知朱老爷子的脾姓,但是内里固有的观念却依然改不了,毕竟朱鸿鸣曾经也是国家二把手,普通人在他面前很难自持。

    “让你坐,你就坐着就是了!”朱鸿鸣见此,立马佯装板起脸来,二话不说便将老萧摁在身边的座椅上,旋即又是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这个老萧也真是的,咱们都一大把年纪了,我都不计较,你还计较那么多做什么呢!再则伯伦跟小晴的事情摆在那里,很快咱两家也要成为亲家了,你若再见到我时,都是这般拘束,岂不是让人不痛快?”

    “那……那我就听老首长的。”萧育恒嘴上是这般说的,可他脸上拘谨的表情却是出卖了他,对此朱鸿鸣只得无可奈何地叹声气,不过萧育恒总算是安稳地坐了下来,这就算是一个进步了,至于边上的萧伯伦更不好说什么了,所谓知子莫若父,反过来亦然,萧伯伦能够理解父亲的心态,也便听之任之了。

    “朱爷爷好!”正当这时,一直默默站在后面萧淑颜却是向朱鸿鸣礼貌地问候一声。

    “呵呵!小颜也来啦,嗯!好好……“朱鸿鸣看着乖巧的萧淑颜,眼神中闪过一、抹赞许,旋即才摆摆手继续说道:”你到后边找小雁玩去罢,我跟你爷爷还有爸爸聊一些事。”

    “哦!”别看萧淑颜现在这般乖巧懂事,实则是在朱鸿鸣面前显得压抑,更不敢造次,因而这才显得拘束起来,当得到默许之后,甚至还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呢,末了也不再打招呼,径直走到朱雨微与朱云雁身边站下,将两个两个老头与父亲抛于脑后。

    “雨微阿姨,小雁姐姐……”萧淑颜这小嘴还真是甜而不腻,一上来就是阿姨、姐姐地一通叫唤,竟引来朱雨微跟朱云雁两女心生好感,很快地三个女人便如一台戏般展开了,不多时竟然熟络得如同亲姐妹一样,然而此时此刻谁也没有注意到高级病房一闪而逝的亮光。

    “吱呀……”

    不知何时,走廊传来一个推门的脆响,在医院里有这样的声响并不奇怪,若是放在平时根本引起别人的注意,然而此时此刻夜晚时分,医院人本就少,除了少量值夜班的医生之外,便是少量的住院病人了,那意味这什么……

    萧伯伦下意识地朝着高级病房门口看去,原本不期望有什么变化的,可当他定睛看时,预想中紧闭的房门并没有出现,相反印入眼帘的却是一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女子,但见那女子身穿蓝白色条纹的病服,一手倚着门边,正冲萧伯伦微微一笑。

    “伯伦……伯伦呐,我问你话呢,你听到没有……”这个时侯走廊里传来萧育恒的声音,嚷嚷着叫唤自己儿子,可惜叫了半天却得不到儿子萧伯伦的回应,抬头一看才知道儿子正目光炯炯地盯着什么看个不停,于是忍不住朝儿子所看的方向看出,于是呼萧育恒也被定住了。

    “小……小晴?”萧育恒愣了半天才艰难地从口中说出这么两个字来,然而他这话不说不要紧,一说其他人也都清醒过来,猛然才发现原来站在病房门口的可不就是朱雨晴嘛,就连刘凡也紧跟在母亲身后,这一刻一种无与伦比的喜悦瞬间弥漫开来。

    “小晴……”

    “姐姐……”

    “姑妈……”

    “干妈……”

    一时之间五花八门的称呼将刚从沉睡中醒过来的朱雨晴给填满了,幸福就是被关怀着,此刻朱雨晴从这几声热切的称呼中感受到了被关怀的幸福。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朱鸿鸣已是老泪纵横,别看他曾以执掌华夏大权,可临老了依然是一个颐养天年和糟老头子,亲眼见到女儿失而复得,如何能不喜极而泣,转眼又见到身后的刘凡,抹了把眼泪,上前拍了拍刘凡的肩膀,满是欣慰地说道:“凡儿,这次做得好!”

    “姥爷,这是为人子份内之事,我可不敢居功。”面对朱鸿鸣的夸张,刘凡丝毫没有感觉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若是他堂堂人皇之尊,连自己的母亲都救不回来的话,那岂不是成了三界六道最大的笑话。

    “那你母亲现在醒来了,就算是好了吧?”朱鸿鸣显然还不怎么放心,因为此刻的朱雨晴看起来很虚弱,走路都需要人搀扶着,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跌倒,让朱鸿鸣不得不问一问。

    刘凡见此,自然明白老爷子担忧什么,于是连忙回答道:“嗯!姥爷,您不用担心,我妈妈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不过是身体有点虚弱而已,将养几天就能恢复过来了,不过……医院的味道太重了,不适合疗养,所以咱们现在就出院回家吧。”

    “好!既然你说没事,那咱们这就出院吧,我现在打电话让你大舅安排。”说话间,朱鸿鸣即便想找手机给大儿子打电话,但是他这么大的领导,通常情况下都是别人打电话找他,平曰里就算是想找谁也都是通过其他人带传,身上那里有什么手机啊。

    “伯父,要不……这事还是让我来安排吧。”这时萧伯伦看到未来老丈人摸索半天,便知他没带手机,于是自告奋勇地把事情揽了下来。

    朱鸿鸣对于萧伯伦的话自是不会有异议,于是点头示意道:“那行,你先给开宏、开元他们哥们打个电话,然后再办出院手续,现在外面下着大雨,咱们得快些回到家中才是。”

    “哎!那我就先去啦。”得了差事的萧伯伦开心得好似得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满心欢喜地直奔楼下门诊而去,只留下走廊众人诧异的目光与朱雨晴娇嗔的窃笑。

    “咱们先进去吧,外面有点冷了。”这时刘凡说出了一个提议,外面大雨瓢泼,此时又是夜间,温度确实不是很高,再加上朱雨晴大病初愈,刘凡自是不放心母亲在大门口站着。

    “走走走,咱们快点进房间里,凡表哥这么一说,我都感觉到真的有点冷了。”朱云雁也跟着附和起来,而且此时她身上的穿着也显得比较单薄,里面一件保暖内衣再加上一件风衣,也真是为难人家了。

    “呵呵!小雁,先进来,表哥给你点温暖先。”说着,刘凡一把拉起朱云雁的小手,一触手才发现朱云雁的小手却实冷冰冰的,刘凡连忙渡过去一丝神力,神力瞬间游走朱云雁全身,令得她全身暖洋洋的,很是舒服,不禁对表哥的举动感到惊奇不已。

    “现在暖和许多了吧。”刘凡凑到小表妹眼跟前,亲切地嘘寒问暖。

    “嗯!”近距离接触刘凡的朱云雁,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直愣愣地盯着他看,半天却不知说什么话好,然而目光中却隐隐有某种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