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万中无一的劫机事件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翌曰清晨,首都国际机场,一架飞往沪海的大型豪华客机脱离跑道,夹带着巨大的轰鸣声,逐渐盘旋而上,不少时便已翱翔于蓝天之中,急速前行!

    而此刻客机的头等舱内,刘凡正与女儿小妮妮讲故事,而刘凡对面还坐着西门柔与朱雨微,为什么朱雨微而不是楚梦妍呢,原因很简单,本来楚梦妍想与刘凡一起回沪海的,谁知道临上飞机前却碰上朱雨晴出事,之后刘凡下地府救母,楚梦妍苦等三天,直到昨天晚上才接到刘凡的电话,得知刘凡平安回来,本来按照刘凡的意思是第二天一起返回沪海的,但是由于工作的关系,楚梦妍不得不连夜赶回沪海,这才没有跟着刘凡一起回来。

    至于说朱雨微会跟来,那就更简单了,如今朱雨微是沪海市埔东新区新上任的代理区长,通过市人大等额选举之后,便可去了“代”字,正式成为华夏正厅级高官,之前朱家生死大战之际,她便是返回苏城市布局,得到刘凡一举打垮贾、商、夏三大世家之后,便被提名为代区长,这可就是平步青云了,现如今整个华夏也找不出一位三十几岁的实权厅级干部,更何况还是一位女姓。

    “爸爸!爸爸!我口渴了。”就在刘凡正与西门柔闲聊的时候,坐在边上的小妮妮突然嚷嚷着自己口渴,临了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渴望地卖起萌来。

    刘凡闻言溺爱地伸手轻抚小妮妮额头刘海儿,旋即点头应道:“嗯!那爸爸叫个姐姐给你难水来,你想喝点什么呢?汽水?矿泉?还是牛奶?”

    “爸爸,不喝水好不好?”小妮妮显然对刘凡说的饮料没有多大兴趣,冲着刘凡便一阵摇头。

    “那你想喝什么?”刘凡耐心地询问道。

    “我……我要吃灵果果,好不好嘛,爸爸!”小妮妮说话时显得小心翼翼的,末了更是撒起娇来,可见小妮妮口中的“灵果果”对她的诱惑力不是一般的强大。

    其实这“灵果果”只不过是刘凡河图洛书空间界中一种最常见的灵果而已,真名叫“青灵果”,灵果中蕴含了少量的天地灵气,不过别看只是少量灵气,那是相对于仙人而言,但若是换是修真者,足可抵一年苦修,不过吃多了就只能当成回复灵力的灵果了,所以青灵果一般被用来炼制一品回气丹。

    然而这种在修真界也算是上佳灵果的青灵果,却让刘凡拿来给女儿当普通的水果解渴,普天之下也就只有刘凡有这个魄力了。

    “喏!吃完了找爸爸要哦!”刘凡也不作多想,随意地在身上掏出几个鸡蛋大小的青色果子递给了小妮妮,小妮子欢天喜地地接过果子,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看着吃得正欢的女儿,刘凡还不忘循循善诱道:“妮妮,平时爸爸是怎么教导你的,吃独食可不是个好习惯哦!”

    “啊?人家……人家一见到果子就给忘了嘛。”小妮妮一听刘凡的话,立马醒悟过来,于是很不好意思地向刘凡承认自己的错误,随后再将拿出其中的四枚果子递到西门柔与朱雨微前面,甜甜笑道:“姨姨,小柔妈妈,爸爸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个果子好好吃的,我也分两个给你们哦!”

    “妮妮真乖,既然这是妮妮的一翻心意,那姨姨就不客气啦。”朱雨晴看着乖巧可爱的小妮妮,由衷地感到欣喜,伸出芊芊秀手,一把接过果子,却并没吃马上品尝一翻,在她看来小妮妮的心意比果子本身更加难能可贵。

    “乖……妮妮的心意,柔……柔妈妈心领了,不过我现在不口渴,还是你吃了吧。”此刻的西门柔显得有些扭扭捏捏,这是为何呢?还不是听到小妮妮的一声“小柔妈妈”造成的,如今西门柔跟刘凡的关系算是确定下来了,但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女生,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喊妈妈,自然会不好意思,当然,对于小妮妮的称呼,西门柔是相当欢喜的。

    “不行!不行!小柔妈妈要是不吃的话,爸爸会不高兴的,那人家也会很伤心的呢!”年幼无知的小妮妮还是认死理的,凡是爸爸所说的话都是对的,因此她那里肯拿回果子,小手摇了摇又将青灵果推给西门柔。

    “那……好吧,柔妈妈吃就是了。”盛情难却之下,西门柔只好收下了小妮妮的心意,旋即拿起一枚青灵果咬了下去。

    “嗯!这……怎么这么好吃呀!”西门柔刚咬下一口,便感觉到喉咙中一股清凉的舒爽感,就好像是三伏天喝下一杯冰水一样的舒爽,让她忍不住惊叹一声,咬下一口还想再吃,三两下一枚青灵果便已下肚,末了还意尤未尽地用香舌舔了舔嘴唇。

    “咯咯……好吃吧,这个果果爸爸每天都有拿给我吃呢。”小妮妮看着吃得欢的西门柔,竟然忍不住咯咯欢笑起来。

    “真这么好吃?”坐在边上的朱雨微看到西门柔刚才不顾形象狼吞虎咽的吃相,禁不住满心的疑惑,试着向西门柔询问一声。

    “嗯!”此刻西门柔已被一枚小小的青灵果给征服了,连连点头称赞道:“非常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不信小姨你试试看嘛。”

    “那我试试?”朱雨微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小口品尝,谁知道灵果汁液刚一入口,竟然另得朱雨微震惊得瞪大了双眼,不过片刻之后,她又好似享受一般地闭上双眼,嘴脸慢慢地咀嚼着,不多时另一枚青灵果也下肚,此刻朱雨微感觉自己全身暖烘烘的,就好像是泡在温泉中一样,仿佛全身毛孔也跟着舒张开来。

    “嗯……”不知是不是由于太过舒服,令得朱雨微禁不住"shen yin"一声,如此娇媚的"shen yin"声,直听得周围众男士欲血喷涨,遐想连连。

    “嗯?”等到朱雨微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周围诸多狼一样的目光,不自觉地皱起眉头,再回头看刘凡正若无其事为女儿擦拭嘴角的果汁,于是向他投去询问的目光。

    刘凡见此,便出言笑道:“呵呵……也没什么,可能是你刚才的声音有点……”话到这里,刘凡的眼神变得有些玩味了,随后才继续说道:“就是有点销魂了,你知道的……都是男人嘛。”

    说罢,刘凡目光扫过机舱内的那些偷看朱雨微的男人,突然间目光一凛,瞬间暴射出一道寒光,令得那些男人心下巨颤,连忙恋恋不舍地转移视线。

    “都……都是你害的。”朱雨微好似意识到自己犯错,然而朱雨微却不会这么承认,反到是将过错推到了刘凡的身上,在她的心思里,若不是刘凡拿出这么好吃的果子来引诱她,她也就不会糗了,此刻回想起刚才"shen yin"的模样,还真是羞死人了。

    刘凡听着朱雨微言不由衷的话,忍不住伸手抹了抹鼻尖,很是无辜地说道:“这怎么又怪我呢,明明就是……”

    “你你……你还说?”朱雨微显然是不想刘凡继续刚才的话题,刘凡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朱雨微便急急忙忙上来抢话。

    孔老二曾经曰过:惟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如今朱雨微的行为再一次验证了这句话的伟大,本着好男不与女斗的原则,刘凡只好暂时败退,来了个眼不见为净,直接偏转过头去。

    也不知道朱雨微跟刘凡两人前世是不是冤家,反正朱雨微看到刘凡对她不理不睬的样子,心里就没由来一阵不舒服,刘凡越是不理她,她越是想捣乱。

    “拿来!”

    “拿什么?”

    “别装蒜,当然是果子啦,难道你以为是什么呀?”

    “咦?”刘凡颇为诧异地看了朱雨微一眼,随后才佯装不解地说道:“你不是说刚才是被我害的嘛?既然是这样,那你还要我拿什么果子啊。”

    “少啰嗦,赶紧把你身上的果子都拿出来,不然的话回去我告诉姐姐,说你欺负我。”朱雨微怎么说也是混迹官场多年,岂是那么好糊弄的,自然看出刘凡在装傻充愣,于是毫不客气地祭出杀手锏,只不过这手段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

    朱雨微的话让刘凡听得直翻白眼,接着直言不讳是鄙视道:“我说你好歹也是一市之长,挺大个人了,怎么还喜欢打小报告呢?都不知道你这个市长是怎么来滴。”

    “姨姨羞!羞!羞!”

    “噗嗤……”

    关键时刻还是女儿给力啊,总算没有白疼她,刘凡看着可爱的小妮妮,忍不住凑上前去,狠狠地亲了一口,惹得小妮妮咯咯直笑,就连西门柔也掩面窃笑起来。

    “小丫头,平时姨姨算是白疼你了,竟然敢羞我,看我出绝招……”估计是平曰里跟小妮妮打闹惯了,此时朱雨微竟然放下市长的架子,毫不顾及地上前挠小妮妮痒痒,这就是所谓的绝招?看得刘凡眼前飞过一群(草)泥马。

    “咯咯……爸爸救命啊,小柔妈妈快来救我呀,姨姨饶了妮妮吧。”平生最怕痒的小妮妮三两下就求饶了,口中娇笑连连,不时还向刘凡发出求救,只不过对于这样的嬉闹,刘凡也是听之任之,反正女儿高兴就行。

    一阵嬉笑之后,朱雨微复归座位,不是她不想继续疯玩下去,而是空姐过来提醒,飞机上本就不是嬉戏的场所,这样不仅影响到其他乘客,更有可能造成安全隐患,因此朱雨微只好作罢,不过临了却还不忘记敲诈刘凡十几枚青灵果,她这才志得意满地回到座位上。

    “呯……呯……”

    “啊……”

    就在这个时候,头等舱外响起了几声低沉的枪声,其中夹杂人们惊恐的尖叫声,而这些声音在头等舱内的人若不是细心倾听的话,绝对听不出是什么声音,而刘凡却是个例外,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晚点还有一更,谢谢兄弟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