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七十三章 有预谋的劫机事件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呯……呯……”

    “啊……”

    就在这个时候,头等舱外响起了几声低沉的枪声,其中夹杂人们惊恐的尖叫声,而这些声音在头等舱内的人若不是细心倾听的话,绝对听不出是什么声音,而刘凡却是个例外,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嗯?”刘凡凝神分出一丝神识,透过头等舱与经济舱之间的休息间,延伸直入到经济舱,猛然见刘凡“看”到了此时经济舱内惊恐万状的乘客们,一个个如同受惊的鸵鸟一般,试图将身子躲藏起来,显然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

    而座椅中间的过道上七名手持器械的男子正肆无忌惮地大声狂笑不止,其中一人手里拿着锋利的匕首,四人手中拿着手枪,剩下两人一个手着手雷,一人端着自动步枪。

    此外过道上还躺着两名男子,无一例外地中了枪,鲜血不停地往外留,其中一名男子只是大腿中枪,情况还好一些,而另一名男子就大为不妙了,中枪的位置是胸口,此刻已然奄奄一息,躺在地上不自觉地抽搐着,胸口处的衣服早已染成一大片血红色。

    “呸……没本事还学人家当英雄,不知道英雄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吗?”这时一名手持手枪的大众脸劫匪冲着大腿中枪的男子呸了一口唾沫,骂骂咧咧地鄙视着,旋即又指着那名胸口中枪的男子,对着周围的乘客大声喝道:“哼!都TMD给老子老老实实地待着,否则这就是你们的榜样。”

    “嘎……”

    男子的话一出口,顿时让众乘客好一阵惊慌,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半点声响,好似生怕被这些劫匪注意到一般,一时间原本吵吵嚷嚷的经济舱立时鸦雀无声,而乘客们惊慌失措的模样更是激情劫匪们的嚣张气焰。

    “哈哈……真是一群脓包。”这时手拿匕首的劫匪走了过来,冷眼扫过舱内的乘客们,甚是不屑地扔下这么一句话,旋即才对身边另外两名持枪的同伙吩咐道:“老钱,彪子,你们两个在这里看守人质,其余人跟我去头等舱抓人,这次行动必须保证万无一失,所以都把招子给我放亮点。”

    “是,虎哥!”众劫匪倏然应道,显然这位虎哥便是这伙劫匪的头目了,这点从其余劫匪听到他的话后,一改之前懒散放纵的态度,竟然隐隐有几分军人的气息。

    说完话,虎哥一马当先走在前头,四名劫匪紧随其口后,余下两名劫匪留守经济舱,而此时头等舱的乘客们除了刘凡之外,没有人知道经济舱内所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危险正一步一步向他们靠近。

    与此同时,刘凡眼见五名劫匪冲头等舱而来,动向不明,于是向身边两女提醒道:“你们听好了,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惊慌,万事有我,明白吗?”

    “为什么呀?”朱雨微第一反应便是莫名其妙,忍不住向刘凡发出疑问,而她这话一出口,就连西门柔也好奇起来,虽然没有开口询问,却依然向刘凡投去询问的目光。

    “不要问为什么,总之一会儿都听我的就对了。”说话间,刘凡的态度很是强硬,语气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态度,一时间竟然让喜欢跟他抬杠的朱雨微也不得不闭口不言,但是以她的聪明自然听出刘凡话中事出有因,也便不再刨根问底,然而下一刻她终于意识到什么了……

    “嘭……”一声轰鸣巨响惊醒了头等舱内的乘客,乘客们诧异地寻声望去,却见原本紧闭着的舱门被人从外面一脚给踢开了,门口处还停留着一只大脚丫子,待来人放下脚后,众人才看清踢门的人。

    一名身材高大的刀疤脸男子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刀疤男子放下脚并没有第一时间走进头等舱,相反却往边上退后一步,却是给身后一名男子让开道路,而此男子赫然就是刘凡用神识观察到的那名叫“虎哥”的劫匪头目。

    “哈哈……欢迎各位乘坐本次豪华航班,我是机长葛尔蒙,有一个很不幸的消息要告诉大家,那就是……本次航班已经被我们劫持了,不过请大家不要惊慌,我们为财而来,希望各位乘客配合一下,谢谢大家了。”

    就在众人疑惑眼前出现的是什么人的时候,机舱内传来的一个令人讨厌的笑声,还有一个很不幸的消息,千万分之一的劫机事件竟然如此突然地降临了,而眼前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赫然就是劫匪了。

    “啊……”

    骤然间的变故,机舱内有胆小的人已经惊慌得尖叫起来,不过大部分人还是保持着冷静的,毕竟能坐头等舱的乘客,那一个不是称雄一方的人物,要么是商界巨子,要么是政界要员,养气功夫还是很有一套的,再则这些大老板那一个出门不带保镖的,据刘凡观察机舱内的保镖不下于十人,当然也只是普通特种兵那种。

    “安静!”显然这些惊慌的尖叫声让虎哥很不爽,一声中气十足的暴喝瞬间让尖叫声嘎然而止,看着鸦雀无声的机舱,虎哥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旋即才笑道:“呵呵……相信大家都是聪明人,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否则……死!”

    一个“死”字的威摄力无疑是巨大的,世上就没有人不怕死有的,更何况有钱人都惜命,那就更加怕死,因而一时间倒是被虎哥的话给镇住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虎哥看着一众以前需要仰视的大人物,心里倍感快意,旋即又得意洋洋地自我介绍道:“在下是猛虎雇佣兵团队长,此次受邀劫持这架豪华客机只为钱财,所以希望各位大财主多多配合一下,所以现在请把身上贵重物品统统交出来,免得到时大家难做。”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要是你收了钱不肯放人怎么办?”

    虎哥的话音刚落,机舱内便有一位大肚偏偏胖老板出言质疑,这胖老板说话中十气足,显得有持无恐,原因就是他身边坐着三名身穿黑色制服的彪悍男子,一看就是保镖之类的人物,估计胖老板对自己保镖很有信心。

    “哦!原来是长江实业的陈董事长啊,失敬失敬。”虎哥一脸玩味地看了胖老板一眼,又虚情假意地冲他拱拱手,然而表面功夫做完之后,虎哥却一改温和的面容,顺手抄起身后同伙手中的一把手枪,猛然间对准胖老板身边一名有所异动的保镖,随即快速抠起扳机。

    “呯……”咋听一声枪响,下一刻那名保镖应声倒地,抽搐几下后便不再动弹,而在他的眉心处出现了一个血孔,竟是一枪毙命,果然不愧是长年混迹于死亡边缘的雇佣兵,出枪快、准、狠,一翻动作行云流水,出手果断而又狠辣。

    “你……”变故陡起,众乘客谁也没有想到虎哥说开枪就开枪,而且是一枪毙命,这个时候,原本有所倚仗的胖老板也不再淡定了,惊恐得目瞪口呆。

    而同样看到这一幕的刘凡,也禁不住皱起眉头,事实上刘凡也没有想到这些劫匪这么肆无忌惮,根本就不是一般普通的劫匪,只为财而来,刘凡可不相信。

    “爸爸,我怕!”小妮妮紧紧地靠在刘凡的怀里,一个小女孩第一次看到死人,不被吓得大哭起来,就算是不错了,而小妮妮显然是将刘凡之前嘱咐的话记在心里,虽然心里害怕,却只是将小脑袋深深地埋在刘凡的怀里。

    “小凡!怎……怎么办?”此时的朱雨微面色显得很苍白,也是被吓得不轻,尽管刘凡早有交代,但还是忍不住害怕,她虽然出身世家,又是厅级高官,但毕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被吓到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若说此时有谁对刘凡最有信心,那无疑就是西门柔了,西门柔跟随刘凡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一起经历过的事情却不少,从名剑山庄轻松击败神级高手,再到威吓西门家,匹马单枪挑贾家,这此事件无一不显示出刘凡强大的武力,是以西门柔此刻虽然脸色煞白,却并没有到惊慌失措的地步。

    “都别怕,万事有我呢,我们静观其变。”说话间,刘凡下意识地抓住朱雨微的秀手,暗中将一丝龙神力渡入她的体内,顿时让原本有些惊慌的朱雨微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竟不自觉地安心下来。

    “嘭嘭嘭……”

    此刻朱雨微的心跳非常快,就连刚才还煞白的俏脸上一阵发烫,竟然一反常态地出现了一抹红晕,目光更是不自觉偷偷地往刘凡脸上瞄去,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她内心回荡着。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心跳得这么快?脸上还烫得厉害,难道……不会的,不可以,他可是我的亲外甥,我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呢,可……可是小凡的手真的很温暖,真希望这一刻永远停留下来。”

    刘凡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危机时刻,自己这个小姨竟然还有闲暇去胡思乱想,而且所思所想还这么匪夷所思,若是刘凡感受到的话,不知道应该如何以对呢?

    而就在朱雨微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名叫虎哥的劫匪又再次厉声喝道:“凡不配合者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各位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如何取舍应该都懂吧!”

    “嗯?”说着,虎哥冷眼横扫众人,每个与他对视的人都不自觉地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可不管你生前有多大的势力,多强的权势,一死万般皆休。

    (今天就到这里,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