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七十四章 劫匪真正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一架由华夏京城飞往沪海的豪华客机竟然被人劫持了,而这伙劫匪还嚣张到想与华夏官方叫板的地步,简直就是匪夷所思,这估计是华夏开国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劫机事件了。

    于是呼沪海市虹口国际机场内人声鼎沸,不时传出刺耳警报声,而作为沪海市政法系统一把手兼任警察局长的田国强,此刻已经忙得焦头烂额,本来田国强正是市局开会,谁知道会议开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接到机场总经理的一个电话,而电话的内容自然就是此次劫机事件。

    碰到这种事情,田国强立刻调配各方人手,于是刑警、特警、武警三方武装力量倾巢出动,随后便出现了虹口国际机场人仰马翻的场面,普通市民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一看这架势,都纷纷猜测是不是有什么大人物要来沪海,需要出动这么多警力来保驾护航,亦或是有什么重大事故发生,以至于出动如此多的警察,爱喜欢凑热闹是华夏人的天姓,于是呼越来越多的民众聚集在机场内,直把机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与此同时,机场控制台内,田国强正尝试着与劫机的劫匪谈判,试图通过谈判来和平解决此次事件,要知道现在田国强可是承受着各方的压力,尽管这事已经上报市里及京城方面,可京城距离沪海太远,远水救不了近火,市里的其他领导还在路上赶来,此刻现控制台内田国强算是最高领导了。

    “限你们半小时内释放我圣盟二首领牙买提,并安全送出华夏,否则的话,我们将效仿‘911’事件,用飞机撞毁你们的双子楼或者金融中心大厦,千万别怀疑我说的话,不然追悔莫及。”就在这个时候,控制台内的音响喇叭中传来了一个嚣张而又狂热的声音,说话之人语气非常坚定,似是不容置疑。

    而劫匪话中的双子楼与金融中心大厦都是沪海市地标式的建筑,前者是商业大厦,后者则是沪海金融交易中心,做为沪海市地标式建筑,其重要姓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金融中心大厦,这里汇聚了华夏70%以上的金融证券公司,真有个意外的话,那死的人可就多了,恐怕就连沪海市的官方大员也跟着受牵连。

    控制台内的田国正一听劫匪的话,顿时就急了,情急之下想都不想便回绝道:“不可能!半个小时时限太短了,根本就来不及,你要知道牙买提可是华夏特级重罪,想要释放出来需要层层上报,没个十天半个月绝对完成不了,所以……”

    还未等田国强的话说完,音响中再次传来劫匪阴沉的声音:“不可能是吗?那好……那就等着为飞机上152条命收尸吧,哦!对了,飞机爆炸恐怕连尸体都找不着,嘎嘎……”

    田国强强忍着怒气,安抚道:“这……这位先生千万别激动,你的请求我们确实没法做到,毕竟半个小时完成这样的事情,很不现实,所以我们需要时间。”

    “那好,只给你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要是我还没有接到二首领被安全释放的消息的话,那后果你自己知道。”那劫匪似呼也觉得半个小时有点强人所难,心下便有所松动,便给了田国强两个小时的时间。

    “不行,最少五个小时……”此时田国强只想尽量拖延时间,好为接下来制定营救计划赢得时间,只不过田国强的想法是好的,可是劫匪却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但听那劫匪怒声喝道:“你以为这是菜市场啊,还跟老子讨价还价,你只有两个小时,而且由于你一而再的挑衅激怒了我,所以每过十分钟我就杀一名人质,听说飞机上除了几名富商豪门之外,还有一个财政部的部长,我的意思……你懂?”

    “咔嚓……”劫匪说完话,也不给田国强反驳的机会,直接关闭了通讯器。

    “喂喂……奶奶个球的!”田国强喊了半天对方没有回应,直气得他将手中的通讯话筒狠狠地甩了出去。

    而就在田国强气愤交加的时候,从门外走进一名身穿警服的男子,田国强一见来人步履匆忙,于是呵斥道:“小郝,我平时的怎么教你的,遇事要沉着冷静,你看看你现在慌慌张张的样子,成何体统啊。”

    “啊……是是是!”被称作小郝的警察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曰里待人和善的局长,竟然一见面就冲他发火,一时间竟然呆愣住了,张嘴想辩解一翻,可一见到此时田国强双眼冒火气,小郝便知道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撞到局长大人的枪口上了,于是只好忍气吞声。

    “说吧,什么事这么着急?”田国强虽然此时正在气头上,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才又向小郝询问一声。

    小郝一听田国强问话,这才反应过来,随后连忙说道:“田局,柳书记已经到机场了,现在正往这边赶过来,我先过来通知你一下的。”

    “什么……柳书记已经到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真是的……”田国强咋听之下,忍不住惊呼一声,心里暗怪手下不懂事,要知道柳严正可是他的“老板”,再加上整个沪海市也就惟有柳严正能够一言决断,田国强又岂能不着急,放下话后,一甩手便往门外大步走去。

    “我……这能怪我嘛,我也想说来着,可你不给我机会啊。”生受无妄之灾的小郝嘴巴努了努,却不敢将心里话讲出来,只得在心底暗自嘀咕着,随后才跟了出去,可谁知道刚一转身,却好似撞上的一堵墙,定睛一看,猛然发现自己撞到的是田国强,这回可把他给吓坏了,无辜受气忍气吞声也就罢了,现在冲撞了上司,这可就麻烦大了。

    “书记,你来了。”田国强好似没有发觉到被人撞了一般,此时他的目光只专注于进门来的一行人。

    “嗯!事态紧急,小田你就不要多礼了,先给我说说情况吧。”来人正是沪海市市委书记柳严正,他的身后还跟着市委的其他领导,一见到田国强,柳严正也没有客套,直接向他询问情况。

    “书记,情况不太乐观,之前我已跟劫匪通过两次话了,就在刚才劫匪下了最后通牒,要求我们在两个小时之内释放牙卖提,不然的话……”田国强见此,即便一五一十地向柳严正做了汇报,末了话还没说完,却被柳严正给打断了。

    “不然怎么样?”柳严正显然猜测到田国强后面的话绝非什么好事情,禁不住眉头紧皱。

    田国强一见柳严正面沉如水,顿时心里没由来一突,便还是强压情绪,继续说道:“劫匪说了,不然的话就要驾飞机撞击双子楼或者金融中心大厦,而且每隔十分钟就会枪毙一名乘客,听对方的口气并非开玩笑。”

    话说到这里,田国强抬眼观察了一下柳严正的面色,见他并没有其他指示,于是又继续说道:“另外好像财政部的梁部长也在这次航班上,书记,您看是不是向京城发出求援。”

    “该死的!”柳严正表面上面不改色,其实心里早已翻起滔天巨浪,尤其是听到财政部的一位部长竟然也在飞机上时,柳严正身子明显抖了几下,显然柳严正内心早已怒不可遏。

    “还……还有……”田国强的话显然还没有说完,然而接下来的话他却怎么也说不下去,言辞闪烁不定,目光更是躲躲闪闪,好似生怕柳严正听了之后会勃然大怒似的。

    “还有什么?小田直说无妨。”柳严正怎么说也是华夏领导人之一,这点承受能力还是有的,亦不怕事情越来越糟糕。

    “书记,那我可就说了啊……”田国强看了看柳严正的眼色,却看不出半分异样,这才继续说道:“之前机场陈总经理通报,好像妮……妮妮也在这次航班上。”

    “你……你说什么?”田国强的话刚一说完,谁也没有想到柳严正会突然变得异常激动,激动得原本波澜不惊面上都不时地抽搐着,这对于一向以沉稳著称的柳严正而言,可是不多见的,此刻现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柳严正有些失态了,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谁家的亲人遇到如此事情,谁又能泰然处之呢。

    “书记!书记!您先别激动,或许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现在最重要的是向京城方面求援才是啊。”田国强显然也以为柳严正之所以会如此失态是他外孙女小妮妮的缘故,故而忙不迭地上前劝慰一翻。

    “先放手吧,我没事!呵呵……”一翻激动之后,柳严正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推开抱着自己的田国强,随后却露出了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笑声,继而又很是神秘地冲众人说道:“你们不觉得我笑得很开心嘛?”

    “呃……”不明真像的众人心头一阵茫然不解,此刻谁也不知道柳严正说的是什么意思。

    对此柳严正却微微一笑,紧接着才开口解释道:“你们都以为我是在担心自己的外孙女,这才会情绪如此激动?其实你们都错了。”

    “错了?”众人不解地看着柳严正,而心急的田国强更是急不可耐地询问道:“书记,你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看着茫然的众人,柳严正也不卖关子,直截了当地说道:“你们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我外孙女确实在飞机上不假,可还有一个人也跟着回沪海了,你们知道是谁吗?”

    “哎呀!我明白了……”就在其他人茫然不知所云的时候,田国强却一拍大腿,好似猛然醒悟过来,接着急忙说道:“书记,是不是刘凡老弟陪着妮妮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