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七十五章 危机解除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距离劫匪与控制台通话后的第一个十分钟已到,这些劫匪还当真是言出必行,于是一名长相姣好的空姐即将成为第一被枪杀的人质。

    “啊……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此时刀疤脸的劫匪正拉拽着那名空姐,惊慌失措的空姐拼命的挣扎着,怎奈力气不如刀疤脸劫匪,所有的挣扎都只是徒劳,而刀疤脸劫匪也不怜香惜玉,拽着空姐的衣领便往外拖。

    就在刀疤脸拖空姐的过程中,一名长相猥琐的男子拦住了去路,随后男子向那名劫匪头目虎哥晒笑道:“虎哥,这么标致的靓女杀了多可惜啊,你看这小脸蛋嫩得很,一看就是个处的,要不然虎哥赏给兄弟我爽爽?反正都要枪毙了,倒不如便宜我呢,也算是废物利用,嘿嘿……”

    没等虎哥回答,拖着空姐的刀疤脸却一脸怒容地呵斥道:“色鼠,你老毛病是不是又犯了,你特么的到底知不知道我们现在是做什么的?劫机!你奶奶地知道劫机咋回事不?脑袋捌裤腰带上的活计,你特么的现在还有色心?你个混蛋早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色鼠那里听不出刀疤脸在讽刺自己,于是想也不想就反唇相讥道:“老刀疤,你咋呼什么啊,老子就这点爱好,早在干这一行的时候,老子早就不把这条命当成自己的了,能上几个妞算几个,也不枉费爷们来世上走一遭。”

    “你……”老刀疤嘴上功夫显然没有那个色鼠利索,一时间竟然被反驳得无言以对,只得怒目瞪着色鼠。

    “吵什么?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好吵的,再吵我不介意赏他一枚子弹。”这个时候,虎哥的威望就显示出来了,经他这么一骂,刀疤脸与色鼠两人也不再争执,不过暗地里却互相怒视对方。

    谁知道下一刻,虎哥竟然冲色鼠说道:“色鼠,老刀疤说得对,你这毛病得改改了,不然迟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不过……下不为例!”

    “嗯?这么说……虎哥你是不反对喽,哈哈……谢谢虎哥!谢谢虎哥。”色鼠也没有想到虎哥竟然会答应,原本受到虎哥一顿臭骂,以为没戏,谁知道竟然峰回路转,这下可把色鼠高兴坏,忙不迭地向虎哥点头哈腰地道谢。

    “虎哥,你这……”老刀疤显然也没有想到虎哥会答应色鼠的要求,有心想再劝说一下,却见虎哥面色一寒,有见于此老刀疤这才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虎哥显然看到老刀疤心有不甘,因而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说道:“老疤,随他去吧,或许他说得对,像我们这样的人,指不定那天就去阎罗王那里报道了。”

    “嗯!我知道了,虎哥!”老刀疤显然听出虎哥话中的悲凉感,点点头算是认同虎哥的话,即便松开手,将那名空姐交给色鼠处理了。

    “嘎嘎……谢谢老刀疤成全了。”色鼠越过老刀疤身边,一把拽住那名空姐胸口的衣服,口中还不时的污言秽语道:“嘎嘎……小美人不要怕,你鼠哥会好好的疼你的哦,咦嘻嘻……”

    “不不不……不要过来,救……救命啊。”

    任凭那空姐如何求救,可机舱内二十几人却没有一人敢于为她出头,而这些人中更是包括了那些保镖,当然这也不能说人家没有血姓,毕竟面对这些穷凶极恶的劫匪,自己的小命尚且得不到保障,更恍若去顾及其他人呢,不过有一个人却例外。

    “喂!你们做得不是有点过分了。”就在这个时候,机舱响起一个淡然的声音,声音不大,却犹如平地一声闷雷,震动了机舱内所有人的神经。

    “谁?谁在说话……”冷不丁地听到别人的质疑,色鼠就好似被踩着尾巴的兔子一般,立马凶神恶煞地蹦跶出来,一双小眼睛溜溜乱转,试图寻找到说话的人,目光刚一扫过刘凡的位置,便见到刘凡戏谑的眼神,这下子色鼠不由得火大,气冲冲便往刘凡的方向走过来。

    一来到刘凡跟前,色鼠立刻恶狠狠地威胁道:“小子,想当英雄救美是不?知道英雄怎么死的不?那都是憋屈而死滴,你……想不想尝试一下啊。”

    刘凡那里会理会一只蝼蚁的威胁,连正眼都不看便笑道:“呵呵……英雄怎么死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你是怎么死的。”

    “哟嗬!小子挺狂的嘛?”色鼠显然被刘凡的话给气乐了,表面上佯装若无其事,然而背地里却掏出了手枪,然后顶在刘凡的太阳穴上,既而阴沉地说道:“小白脸,你不是很狂吗?你再给我狂一下看看,啊……”

    刘凡依然不为所动,浑然没有将脑门上的枪口放在心上,而此时色鼠却发现了坐于对面的西门柔跟朱雨微两女,这一看不要紧,顿时被两女的美色所倾倒。

    “哇!咕噜……要死啦,我要死啦,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娘们,老子三十几年算是白活了。”见色起义的色鼠早已被迷得神魂颠倒,此刻更是一副色授魂与的猪哥样,甚至连口水都流下来了,这点从侧面也印证了西门柔与朱雨微两女的绝世容貌。

    “啊……走开,别过来!”西门柔看着色鼠越来越靠近的猥琐面孔,惊惧得连连后退,不过她心底总还很镇定,估计是对刘凡有信心,而下一刻西门柔得到了答案。

    “是啊!你确实要死了。”就要色鼠忘乎所以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声凌厉无比的话语,这让色鼠心头好一阵愤怒,这个该死的小白脸,总是在关键时刻坏老子的好事。

    “你去死吧,小白脸。”从这句话中可预见色鼠对刘凡这样的小白脸有多么厌恶,说话间便掏枪转身,想要一枪结果了这个令人讨厌的小白脸,只可惜他在错的时间点上,遇到了错的人,于是乎他的悲剧就此上演。

    “喀吧……”一只大手擒住了色鼠,稍微一用力,色鼠的脖子就如同被掰断的脆面一般,发出一声脆响,而此时的色鼠扭头中途中,头颅却不可思议地垂了下来,瞪大着双眼,神眼中尽是难以致信,到死他都没想明白这个看似文弱的小白脸,竟然一招就结束了他的生命。

    “色鼠……色鼠……”

    另一边的虎哥发现了色鼠的异常,定睛一看才发现色鼠已经死绝,情急之下,虎哥二话不说,掏出枪来便朝刘凡狠狠地射击过去,可是还没等虎哥抠动扳机,便感觉到迎面一阵劲风刮过,紧接着持枪的手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直痛得虎哥连枪都抓不住,手一松枪便掉了下来。

    “咔嚓……”

    “啊……啊……”

    有了虎哥的榜样在前,机舱内剩下的三名劫匪也步了虎哥的后尘,无疑例外地被打折了一只手,等到机舱内其他人醒悟过来的时候,但见虎哥等几名劫匪都躺倒在地上打滚,不时发出痛苦的哀嚎声,那声音听着让人渗得发慌,可以预见到刚才出手之人下手之重。

    此刻现场依然站着的,只有刘凡一人,而刚才正是他出手做掉了四名劫匪,只不过刘凡下手太快,以至于机舱内没有人看到清楚,只感觉到一阵劲风刮过而已。

    “小姐,没事了,起来吧。”这时刘凡走到那名空姐的身边,伸手挽起她的胳膊,轻轻一用力便将空姐拉起身来。

    “哇啊……”

    这名空姐显然是被吓坏了,竟然一下子扑到刘凡的怀里号啕大哭起来,或许这样才能够慰藉她弱小的心灵吧,只不过却苦了刘凡,想抱紧空姐,安慰一下吧,却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刘凡不好意思,想推开吧,可这空姐双手死死地紧抱着他的腰,无奈之下刘凡只好任由空姐这么哭下去。

    许是哭够了,十分钟后,那空姐那恍然醒悟过来,连忙不好意思地放手紧抱刘凡的手,随后怯生生地向刘凡道谢道:“这位先生,真的非常感谢你出手相救。”

    “这没什么,现在其他机舱还有几名劫匪,危险还没有解除,你暂时先待在头等舱里,好吗?”刘凡知道这个时候空姐的心灵很脆弱,所以说话的时候语气格外温柔,以至于坐位上的朱雨微都有点忿忿不平了,至于她为什么有这样的情绪,她自己也弄不清楚。

    “嗯!嗯!”空姐很是乖巧地点点头,随后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刘凡,而这时刘凡却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有道是最难消受美人恩,然而对于刘凡而言却是大大的麻烦,女人多了更麻烦。

    安慰完空姐之后,刘凡直面机舱内其余乘客,朗声说道:“各位,目前的形式我想大家都知道了,虽然头等舱内几名劫匪已经解决了,不过经济舱还有几名劫匪,另外驾驶舱也被劫匪控制了,所以现在我们必须自救,各位有什么意见?”

    刘凡的话刚说完,便见一名身形消瘦的中年男子出言附和道:“小兄弟,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大家义不容辞,你们说对不对。”

    “对对对……”

    “没说得,大家鼎力相助……”

    中年男子话音刚落,便有不少人跟着迎合起来,这也从侧面反应出中年男子身份不凡,再看其身边几名保镖,身上隐隐透露出血腥的味道,想来必是久经战阵之辈。

    那中年男子看到众人的态度,很是欣慰地暗自点头,旋即才继续说道:“小伙子身手不凡,更兼处事冷静,我这里有几名不成器的手下,就交由你来指挥吧。”

    “那小子就逾越了……”刘凡自然不会客气,说话虽然很场面话,但却直接接过指挥权,随即面色一变,一脸严肃地吩咐道:“你们众位保镖留守头等舱,负责保护所有人,以及看守这几名劫匪,其余的事情交由我来处理,明白吗?”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