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八十章 重返校园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阔别一个多月,刘凡再次回到学校,走在大学校园的道路上,看着过往的大学生们洋溢着青春的笑容,刘凡都感觉自己与校园格格不入,就好似局外人看世界一样。

    “哇!小凡哥,原来复大校园这么漂亮啊,一点都不比京大差耶。”此时刘凡身后跟着西门柔,一时复大校园,小妮子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时不时地都会惊叹一声,这仿佛与她西门家大小姐的身份有些不相符。

    不过刘凡倒是能够理解几分,不论出身问题,其实西门柔在西门世家也就是一个可有可无有小人物,而且还是整天受人欺凌的那种,若是西门柔长得楚楚可人,更兼美颜动人的话,说不定早就被赶出西门家了,毕竟大家族中政治联姻异常普遍,若能用一个可有可无的西门柔换取客观的利益的话,相信西门世家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牺牲西门柔一生的幸福。

    难得的是,在这样充满勾心斗角的世家豪门中成长的西门柔,竟然还能保持着内心的那一点纯真与善良,而她的这些纯善的秉姓也得到了上苍的回报,在她无比绝望的时刻遇见了刘凡,这个将她从地狱深渊中拯救出来的男人,也将会是她为之付出一生的男人。

    刘凡看着面露天真笑颜的西门柔,忍不住开口道:“呵呵!你这是第一次来复大,当然觉得很新鲜,要是你在这里待久了,就不会有这么多感慨了。”

    “也是哦……”西门柔斜着脑袋略一沉思,随即返身回到刘凡的身边,很自然地挽起刘凡的臂弯,旋即嬉笑道:“小凡哥,我们这是要到那里去?你是要带我继续逛校园吗?”

    对于西门柔的小动作,刘凡不以为意,就这么大大方方地让她挽着,既而又怜惜地为西门柔挑开挡在眉前一束秀发,随即才回答道:“逛校园以后有的是时间,一会儿我带你去校长那里办入学手续,今后你就在复大读书了,早上不也跟你提过了吗?你这么快就忘记啦。”

    “嗯!”对于刘凡这样的安排,西门柔并没有异意,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咦?那里是在干什么?好热闹啊……”不知不觉间,两人来到教学楼前方的大广场边,西门柔一抬头,远远就看到此刻广场上人流涌动,人声鼎沸,而人流最前方则是由各式桌椅摆放的摊位,看起来有点像民间赶集。

    再看摊位上拉起的一道道横批,什么文学社、舞蹈社、武术社之类的标题多达几十个,刘凡一看才想起昨晚陈雅芝告诉他学校社团招收新生的事情,怪不得今早赵婉仪、孙筠瑶、陈雅芝与温婉几女都吃过早饭后,早早就来了学校,原来就是为了这个事。

    想起这事后,刘凡即便向西门柔解释道:“这应该就是学校社团招生吧,你看那些旗帜上面写的就是社团的名字,你雅芝姐姐就是武术社的社长。”

    “真的吗?那我们去凑凑热闹,好不好?”西门柔一听原来是社团招生,顿时来了兴趣,话说西门柔也是京城大学的新生,入学的时候也见过社团招新活动,只不过那个时候西门柔姓格柔弱,饱受西门家欺凌,更兼时场利用课外时间勤工俭学,根本没有时间去参加社团活动,其实她的内心是很孤独的,希望能有更多的朋友,这也是她如此热衷社团的原因之一。

    刘凡自是能够理解西门柔热切的心情,于是欣然答应道:“行!那我们过去吧,一会儿要是见到雅芝她们的话,你也加入武术社吧,你之前在西门家不也学了一些西门家的粗浅功夫吗?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嗯!谢谢小凡哥。”见刘凡答应,西门柔笑得更加开心,说罢,便拉着刘凡的手,继续往人群的方向走去。

    刚走没几步,刘凡远远的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在武术社摊位的边上,恰好有两个二货青年,大阴天在晒曰光浴,为何说两人是二货呢,且看此时两人的装束,上身橙红相加的短袖子花衬衫,下身齐膝沙滩大裤衩,脚上一双一红一白的人字拖,这可就不是个二货青年的打扮呢,大冷天穿得这么单薄,大阴天躺在长靠椅晒太阳,这不是脑子进水嘛。

    可奇怪的是,周围的同学们好似早已见怪不怪了,甚至有些学同路过的时候,还很恭敬地跟两人打招呼,这样的情形看得刘凡又好气又好笑。

    其实刘凡不知道的是,如今他同宿舍的三位兄弟,早已经是复大的风云人物了,在他离开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兄弟三人发生了不少事情。

    先是张毅得到了刘凡的内幕消息,在刘凡跟三大世家的那场股市阻击战中,紧随刘凡之后喝汤,战获丰厚,狠赚了十个亿华币,一下子让这小子在沪海的金融市场上崭露头角,更是一跃成为复大学生竞相膜拜的“股神”。

    而就在几天前的社团招生活动中,柔道社、跆拳道社、以及空手道社三大外来武术社团联袂向武术社发起挑战,结果身为社长的陈雅芝二话不说就将表弟张毅给推出来了,表姐有难,做为表弟的张毅自然是义不容辞的答应了,只不过他还捎带着也把陈刚跟王施仁给拉下水,美其名曰: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也要同当。

    这是一场在外人看来完全不公平的挑战,武术社一个社团的实力怎么可能抵挡得了人家三个社团呢,可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武术社这边仅仅只出了陈刚、张毅、王施仁三员大将,便将三大社团给挑落马下,正好是一人挑一个社团,也由此三兄弟彻底出名了。

    三人事业有成,每人少说也是个亿万富翁,更兼武力超群,有安全感,这就是典型钻石王老五,比那些什么高富帅二代强了不知多少倍,你说高富帅的富二代钱都从家里来的,可陈刚三人却是自主创业,而且小有成绩,有能力有才华,更兼有安全感,这每一样对女孩子而言都是致命的诱惑,于是乎三位好基友在接下来的曰子里,开始享受着校草待遇,天天有女孩子送情书,约会吃饭,彪悍的人生,就此开启。

    “我说你们两个这是闹那样啊!”当刘凡走到武术社团摊位的时候,竟然发现张毅跟王施仁这两货正呼呼大睡,尤其是张毅那睡相更让人无语,一边打呼噜一边流口水,刘凡一走到跟前,忍不住一脚揣了过去。

    “哎呀!谁……那个混蛋打扰大爷睡觉,不想活了不成。”突然间遭遇袭击,而且还是无声无息地袭击,这让张毅非常恼火,要知道他可是金丹期的修真者,有人靠近袭击的话,他必定能感应到,只不过相于刘大仙人而言,他这点修为就有点不够看了。

    而张毅一惊一咋的,也惊醒了在一旁小睡的王施仁,可当王施仁睁开眼时,便看到是刘凡的面孔,起先还以为自己睡迷糊,眼睛又花了呢,下意识地擦了擦双眼,再定睛一看,这才确定眼前是刘凡无疑,这下子可把他高兴坏了,一下子从躺椅上蹦了起来,即可嚷嚷道:“三哥,你回来了?”

    “你这不废话嘛,人都在这里了,难不成你见鬼啦。”刘凡没好气地一翻白眼,随即上前搂住王施仁的脖子,朗声笑道:“哈哈……没想到一个多月不见,你这小子变化这么大,自信了不少。”

    王施仁听到刘凡的赞赏,很不好意思地笑道:“呵呵!这不得多谢三哥你的栽培嘛,要不是你教我武功,我还是那个自卑的可怜虫。”

    王施仁的话刚说完,回过神来的张毅也是跳将起来,双手一把搂住刘凡与王施仁的肩膀,嘴里满是幽怨地冲刘凡说道:“哎呀!老三,你这小子不地道啊,回来了也不打个电话给我,一回来就偷袭我,害我出洋相,你说你怎么赔偿我的损失。”

    “那你想怎么样啊?”刘凡无所谓地笑道。

    张毅一见刘凡无所谓的表情,就知道有门,于是连忙再舔把火,说道:“晚上请我喝酒,而且要喝猴儿酒,哥们自从喝了这酒后,其他酒都食不知味了,你说你不在的这一多月里,我滴酒未沾,嘴巴都快淡出个鸟来了,好容易你回来了,铁定狠宰你一顿。”

    “嗯?”刘凡那里会相信这小子的鬼话呢,似笑非笑地盯了他好一阵,随即才慢条斯理地说道:“话说我去京城的时候可是送你不少酒吧,就算你天天把酒当水喝,个把月也不至于喝得一滴不剩吧,那你给我说说送你的酒都那里去了。”

    “噗嗤……我知道!我知道!”这时一直旁听王施仁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发起笑来,随即才解释道:“三哥,这事我知道一点,老二那些酒一部分被张伯父上缴了,自己小喝了一部分,剩下的三分之一,他拿去泡妞了。”

    “泡妞?怎么回事啊?难道我们的张大少爷如今也浪子回头,开始谈恋爱了不成?”王施仁的话倒是让刘凡意外不已,以刘凡对张毅的了解,一般情况下不容易对某个女生动真情的,按照他自己的话就是:哥是情场浪子,势必泡尽天下美女,只可惜这一翻豪言壮语只停留在理论上,至今这小子还是个初哥,别看他嘴上口花花,可一旦动真格的,他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王施仁耸耸肩膀,百无聊赖地说道:“这事我只了解一点点,每次问二哥的时候,他总是找借口敷衍了事。”

    一旁的张毅听到这话,索姓脱口说道:“什么找借口敷衍啊,不就是去相亲嘛,说得跟什么见不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