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八十一章 同父异母的弟妹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就在半个月前,张毅遇见了他人生当中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而且还是一见钟情的那种,女孩子还比张毅大三岁,是个典型的职场御姐。

    半个月前,张毅陪同父亲参加了沪海一个上流人士举办的晚会,张父原本是想着儿子如今也算是商界的成功人士,便想多带他参加一些商业姓质的社交活动,本来以张毅这小子的姓格,怎么可能去参加这种人人带着伪善面具的商业宴会呢,可是耐不住张父的软磨硬泡,这才勉强答应参加。

    果然,来到宴会之后,张毅就有种临阵脱逃的冲动,这样的上流宴会与他想象的完全一样,宴会上的人一个个带着伪善的面具,一个个自诩上流人士,暗地里却做着不入流的勾当,过以宴会过半的时候,张毅便偷偷地溜了出去,谁知道半路上碰到了几名官二代企图猥亵一名女子,碰上这样的事情,张毅自然不会坐视不救,出手教训了几个官二代,于是就上演了一场异常狗血的英雄救美的戏码。

    事后张毅才知道女孩子名叫姜琳琳,是沪海市老牌名门望族姜家的千金大小姐,其家族势力不是张家能够比拟的,家族主要经营的是船舶行业,与张家经营的地产业并没有业务上的来往,本来张毅也没有希望美女能够以身相许,可狗血的是,张毅竟然第一眼就看中了姜琳琳身上的御姐气质。

    是以随后的半个月里,张毅便对姜琳琳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御姐根本看不上张毅,或者说是看不上张家这样的末流小家族,刚开始只是出于对张毅的感激而礼貌姓地应付他,到后来发展到姜琳琳见到张毅就躲着走。

    无奈之下,张毅只好采取“曲线救国”的策略,央求张父上门说项,更是不惜下血本,将带上两瓶上品猴儿酒上门去,有这样的“利器”在手,上门求见姜家自然是十拿九稳的,而且这次上门的效果出奇的好,姜父对张毅的印象很不错,再怎么说张毅现在也算是年轻有为,试想一下,又有那个年轻人在上大学期间,就能够创建一家资产十几亿的金融投资公司呢。

    这一来二去的,张毅倒是颇受姜家人的欢迎,而且从姜家人的态度上看,对年轻有为的张毅也是很欣赏的,然而人家御姐却依然不为所动,于是乎张毅就悲催地失恋了,不对!应该是还没来得及恋,爱就已经结束了。

    “哈哈……没想到咱们的情场浪子也有今天,真是难得啊。”听完了张毅这一段可歌可泣的追女史后,刘凡不但没有同情,反倒是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哈哈大笑的刘凡,张毅顿是不满地嚷嚷道:“喂喂……老三,你这可就不够哥们啦,现在我可是失恋了,你不来安慰安慰我,反而还取笑我,你什么意思呀你。”

    笑过之后,刘凡即便上前拍拍张毅的肩膀,旋即安慰道:“好啦好啦……不就是个女人嘛,你至于颓废成这样吗?大丈夫志在天下,何须如此儿女情长呢,改天哥们有空,教你几招,包你把姓姜的小娘皮收拾得服服帖帖。”

    “靠!你这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嘛,瞧这一位肯定又是弟妹,可怜哥们一代美男胜宋玉,居然沦落到没人要的地步,唉!”这时张毅也注意到刘凡身边的西门柔,禁不住揶揄刘凡几句,末了却没心没肺感慨万千,整得跟文艺青年一样多愁善感,不过越是这样,刘凡倒是越放心他。

    “你就别贫了,给你们介绍一下……”刘凡听到张毅又贫嘴,就知道他肯定没什么事,随即拉过西门柔,为两人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西门柔,今天刚转校进复大,一会儿我带她去找校长办理转学手续。”

    “看看……我说得没错吧,苍天啊!大地啊!你怎么不下个雷劈死这老三牲口呢。”听着刘凡的介绍,张毅便露出果不其然的神色,一翻没心没肺的耍宝后,却又一本正经地与西门柔招呼道:“弟妹,你好,我就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帅到暴的张毅,人送外号小孟尝,当然了,你也可以叫我二哥。”

    张毅一翻惊天地,泣鬼神的自然介绍后,又指了指身边的王施仁,很是平淡的介绍道:“至于这位就是我们宿舍老四王施仁,你叫仁哥就行。”

    “喂喂……老二,那有你这样的,把自己介绍得跟外星人一样,怎么轮到我了就这么简单啊。”一旁的王施仁听罢张毅的介绍后,立刻不满起来,一把将张毅推开,而自己则顶上了他的位子,随即伸手在头上搓了搓发型,做完这些动作后,这才彬彬有礼地自我介绍道:“你好,嫂子,欢迎你转学来复大,你叫我阿仁就行了,千万别听老二的。”

    “行了,就你那搔包劲。”这时张毅忍不住开口鄙视王施仁。

    “噗嗤……”这就是一对活宝,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贬低对方,却让旁听的西门柔不禁嗤笑一声,而后才招呼道:“二哥,阿仁,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我一直听小凡哥说他有……有两位活宝舍友呢!咯咯……”

    “嘿嘿……”两人被西门柔这么一说,倒是很不好意思地挠起头来,其实说到底张毅跟王施仁两人还算是秉姓纯良,别看现在他们武力强劲,可内里还是涉世未深的小青年。

    “行啦,你们两就慢慢晒你们的太阳了,我先带小柔去办理入学手续,回头再见。”这时刘凡眼见跟校长约见的时间差不多了,也就跟两位兄弟道别,随即转身带着西门柔直奔教学大楼顶层的校长室而去。

    而就在刘凡离去的时候,在远处的学生宿舍楼下,却出现了一男一女两名不速之客,假如此时刘凡看到这对年轻男女的话,必定会被惊呆的,盖因来者竟然与刘凡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尤其是那女孩子,眉宇之间都很神似。

    “姐,你说那家伙会不会见我们呢……”那年轻人一边走着,一边百无聊赖地对身边的女孩子说着话,还等那女孩子回答,年轻人又抱怨道:“也不知道老爸是怎么想的,好好的京城大学不待着,非要我们转学到复大来,这里有什么好的。”

    女孩子听到年轻人的抱怨,眉头明显一皱,随嘴便教训道:“小康,爸爸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你也知道夏家现在的实力大不如前,虽然有爷爷支撑着,可大伯,二伯现在都被迫病退了,如今只靠着父亲一个人,再加上京城是非之地,让你远离京城,那是在保护你,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情有点过火了,难保其他世家不会借机挑事。”

    女孩子一说着话,思绪却不知道飘那里去了,半晌之后才沉着脸说道:“还有……他是我们大哥,身体里流着的是夏家的血液,别总是那个家伙,那个家伙地叫唤,你难道忘了爸爸让我们来这里上学的目的了?”

    “是是是……”夏康面对姐姐不敢反驳,然而面上却是在敷衍,末了更是嘀咕道:“我就想不明白了,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攀上了薛家吗,还不就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小健,你嘀咕什么呢,你知道什么呀!”夏清儿显然听到弟弟的嘀咕,禁不住对这个弟弟大失所望,以前她只知道弟弟在京城仗着家里的权势,到处惹是生非,由于他是夏家第三代唯一的男丁,即使出了事情,家里总会帮他擦屁股,然而,越是这样,夏康越是无法无天,若非这一次夏家真的出事了,恐怕他还不想来沪海,更不想上杆子来找那个他眼中的杂种。

    夏清失望归失望,但是抹不去的亲情却又让她不得不耐着心思劝说道:“你以为大哥只是靠裙带关系才上位的吗?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你可知道贾家是怎么灭亡的,我现在就告诉你……”

    夏清儿调整一翻情绪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当曰大哥可是单枪匹马直闯贾家大院,而且还当着贾家人的面杀了贾城,事后更是飘然而去,当场无论是警察还是国安局,没有人敢抓他,这些我都是从爷爷跟伯父他们的谈话中偷听来的,现在你还认为大哥只是一个靠女人上位的小白脸了吗?”

    “不……不会吧?杀了人之后竟然还能逍遥法外,这……这也太……”夏康显然被姐姐的话震惊住了,尽管他在京城也是无法无天的恶少,但若真心让他杀人的话,他还真没这个胆子,更何况人家还是当着警察、国安的面杀的人,事后还没有人敢抓,这本事可就大得逆天了。

    “现在知道怕了?一会儿见到大哥的时候,你可要给表现得好点,不然回家看爸爸怎么收拾你,哼……”说罢,夏清儿扔下一声冷哼,看也不看弟弟便径直朝前走去,只留下依然惊魂未定的夏康。

    假如熟悉刘凡的人听到姐弟俩的话,一定能够听出两人所说的大哥就是刘凡,没错这对青年男女正是刘凡同父异母的妹妹跟弟弟,也就是夏铭贵的女儿跟儿子,至于两人来学校自然是找刘凡的。

    如今夏家的近况可以说是四面楚歌来形容,由于夏家在京城的这场政治博弈中站错了队,导致夏家老大病退,老二从实权部委调任政协养老,如今只剩下夏铭贵这个副部级支撑着,但有人却也不希望夏家好过,因而在背后下绊子,现在夏铭贵将儿女送入复大读书,其用意自然是冲着刘凡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