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四章 一招货(上)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哼!王正国你少在那里唧唧歪歪的,别挡着老子的道,要不然回去后要你好看。”杨臣俊对于王正国的好意非但不感激,反而喝斥起王正国来了。

    “你……”这话直接就把王正国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心中暗恨,好心当驴肝肺,既然你想死,那我王某人也不管了,随即收起心来站到一边,好整以暇地看起戏来。

    就在这时龙烟雨也发现了不对,从YY中清醒过来,走上前拦着杨臣俊,大声的喊道:“杨臣俊,你不难这样,你难道忘了我们此来的任务吗?你这是违犯纪律的,是要被开除的,而且你也打不过刘凡,你不要去自取其辱。”不过情急之下话刚一说出口,她就知道要遭了,她太了解杨臣俊了,心高气傲,而且极其自负。

    果不其然,杨臣俊一听龙烟雨的话,情绪就变得狂暴起来了,他一向自诩年轻一辈第一人,完全不将其他同辈的武者放在眼中,就是一些实力稍差的前辈也是一样不屑,突然间有人跟他说自己打不过一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人,而说这话的还是自己喜欢的人,这如何能不让他发狂。

    此时的杨臣俊已失去理智,双眼通红的吼道:“龙烟雨,你给我滚开,今天我一定要跟他一决生死,你别拦着我,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话音刚落,杨臣俊手用力一拨,就将挡在身前的龙烟雨甩了开来。

    而龙烟雨也被这么一拨,弄得狼狈几欲倒地,虽然她是一名异能者,但身体素质只比普通人好一点,那里经受得起杨臣俊地阶中期实力的一拨,幸好刘凡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揽在怀里。

    “你没事吧?”美人在怀,而刘凡却是临危不乱,很是温柔地问道,若是此时柳下惠在的话也不得不佩服刘凡的定力。

    龙烟雨此时惊疑未定,她怎么也没想到杨臣俊会对她动粗,等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现在正躺在刘凡的怀里,而后者正用关切的眼神看着她,那眼神很纯净很深邃,让她不由得心跳加快,如同十五个水桶一样,七上八下的,俏脸也不由自主地涨红起来,再听他那富有魔力般沧桑地嗓音,心中更是沉醉不愿醒,一切都是那么的如梦如幻。

    不过没过多久,龙烟雨就发现在异样,似乎感觉自己的"shu xiong"正被一只大手紧握着,于是她想都不想就一巴掌向刘凡脸上拍了过去,但听得“啪”地一声打在了刘凡的脸上,而后者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地,正待问个究竟时,手刚一动却顿感入手握住一方柔软之处。

    却原来刘凡在看到她倒下时,下意识的想去抱住,却没想到一时不注意,就将手覆盖到了人家女孩子的小乳鸽上,而他却浑然不自知,不过此时方知自己这一巴掌挨得不冤。

    “流氓!”其实龙烟雨在扇出这一巴掌后她就后悔了,她从眼神中可以看出刘凡并不是有意的,只是此时腹水难收,也只能如此,却没想到刘凡得寸进尺,居然,居然将她保留了二十几年的小乳鸽给欺负了,这让她一时感到羞怯难当,却又无法发作,只能恨恨地说暗骂刘凡。

    这时已经意识到自已错误的刘凡,也只能尴尬地松开紧抱龙烟雨的双手,抬头往着天,讪讪地说道:“那个,那什么,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嘿嘿。”这时刘凡就有些词穷了,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倒是龙烟雨若无其事地说道:“没,没事,你也只是想扶住我而已。”这话说得倒是挺大方的,只是两眼躲躲闪闪地不敢与刘凡正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不过她现在心里又是另一种想法:又不是第一次被他摸到,至于这么害羞嘛。

    且不说两人如何眉目传情,却说杨臣俊眼看两人在那里眉来眼去的,完全就当他的透明的,这是赤果果的无视,于是声嘶力竭地怒吼道:“你们这对狗男女有完没完啊,等老子废了姓刘的,你们到医院亲热吧,吼。”说完也不打招呼打向刘凡攻了过去。

    而刘凡耳边一听身后有一股劲风袭来,怕伤到龙烟雨,再次将她揽在怀里,身形一闪就退到了二十多米外,随即将怀中人放下,好整以暇地看着对面如疯狗般发狂的杨臣俊,一声冷哼道:“哼!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吗,居然搞偷袭,今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惹怒我,好,很好,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不知道牛奶是从牛身上挤的。”汗……冒似这斯这前也偷袭过别人,现在倒是正气凛然地数落起别人来人,能不能再无耻一点啊!

    刚刚含怒偷袭没能建功,却遭刘凡奚落,杨臣俊不怒反喜,傲娇地说道:“好好好,哈哈,一个乡巴佬儿竟敢大言不惭地想教训本少爷,看掌。”

    话刚说完,杨臣俊运起全身功力,再次向刘凡攻击而去,但见他双掌慢慢的由红色变成了淡紫色,到最后双臂都是紫气环绕,这便是地阶武者的标志之一真气护体,当然杨臣俊现在还只是地阶中期的实力,所以只能够将真气灌注到双手,如果能够练到地阶巅峰就能真气护卫全身。

    “这……这难道就是华山派的镇派宝典——紫霞神功!”王正国也算是见多识广,对各门各派的武功都有所了解,杨臣俊招式刚一出,他说不由得惊呼道,显然也知道这‘紫霞神功’的威名不凡。

    “紫霞神功第三式——霞光无边。”只听得杨臣俊一声大吼,但见一片紫色的光芒向刘凡笼罩而去。

    而刘凡却像没事人一样不屑的看着杨臣俊,如同看耍猴一般,他一眼就看出这一招漏洞百出,这满天霞光只不过是迷惑人的虚影,又那里能逃得过他的眼睛,只听他淡淡地说道:“华而不实,虚有其表。”话音一落,他的身形也动了起来,只见到流光一闪,仅凭肉身力量,起脚一个侧踢,击中杨臣俊的胸口,就听得“嘭”的一声,原本笼罩在他周身的紫色光影也随着消散得无影无踪。

    随后又听得“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响,再则便是“啊!”的一声惨叫,紧接着杨臣俊就感觉如腾云驾雾般倒飞而去,直飞至十几米才“嘭”地一身与地面做了亲蜜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