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八十七章 惊现杀手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可恶啊!哼……”黄少杰看着陆虎车消失的方向,恨恨地暗骂一声,骂完之后还不解气,抬脚便往自己跑车的轮胎踢了上去,谁知道用力过猛,竟然把脚给踢疼了。

    “啊嘶……真是晦气!”黄少杰强忍着脚痛,一瘸一拐地翻身上车,随即用手轻揉几下脚后,这才从身上掏出手机,翻找了一个号码后,拨打过去,对方很快就接通了,黄少杰毫不客气地用吩咐的口气说道:“帮我调查一下一辆车牌号为沪B9547的陆虎越野车,我要车主的所有信息,包括现在的位子。”

    一通电话打完后,黄少杰即刻挂断手机,随后他又连续拨打的几个号码,言语间似乎在向身边的狐朋狗友邀约中午吃饭的事情,其实在这期间,黄少杰已经想好了对策,准备跟踪到刘凡吃饭的饭店,随后见机找回场子,这种事情黄少杰可没少干过,所以他才会向一众狐朋狗友邀约。

    大概十分钟后,黄少杰的手机震响了,一接听之后,黄少杰只听到几分钟后,便再次挂断了电话,而此时黄少杰脸上已经挂满是阴沉的戾气。

    “哼!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就算是突然间成了暴发户,也敢跟本少爷叫板,敢一而再地无视老子,看本少怎么羞辱你。”自以为得知刘凡底细的黄少杰,此刻已经在幻想着如何收拾完刘凡后,抱得美人归的情景了。

    然而黄大少却没有意识到一场危及整个沪海黄家风暴,已经在他的幻想中悄然展开。

    与此同时,刘凡却是驾着车了,来到了大学城附近的一家名为“如意来”的大饭店门口,停下车后,刘凡便给了西门柔打了个电话,西门柔告知她们在二楼203包间中等他,随即刘凡带着夏媚儿直接进入了饭店。

    “哎呀!”

    刚进入饭店门口的刘凡,突然感觉到身后被人撞了一下,随后传来一声惊呼,刘凡来不及多想,返身一看,便见身后一名女子的身影,此刻那女子被这么一撞,身形有些不稳定,趔趄着歪歪斜斜几欲倒地。

    “小心……”刘凡见此,连忙提醒一声,同时单臂向前一揽,再一个转身,便将女孩子揽入怀里。

    “谢谢……”

    “啊……”

    惊魂未定的女孩子并未看清刘凡的样貌,只是下意识地道了声谢,可当女子看清刘凡的样貌时,却忍不住一声惊疑,与此同时刘凡也看到了女子的容颜,顿时呆愣住了,盖因这张面孔刘凡太熟悉了,若非对方是女子打扮,刘凡都有点在照镜子的错觉。

    “姐姐,你没事吧……你说你这人怎么走路不长眼晴啊,知不知道我……”这时耳边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却是一个穿着气派的少年,听口气应该是女子的弟弟,紧接着那少年想也不想便冲刘凡呵斥一声,但是当他正准备报出自己名号的时候,声音却猛然间卡在喉咙中,就好似被人生生掐住脖子一样。

    “呯……”电光石火之间,刘凡察觉到一声细微的异响,随即感受到远处传来一抹杀气,刘凡不由得凝神聚气,却见一枚子弹急速划过天际,夹带着无匹的杀机射向刘凡后脑勺。

    “哼!”刘凡不及他想,伸手一挥,一道无形的神力射向飞驰而来的子弹,那子弹又怎么可能是刘凡神力的敌手,几乎是在接触的瞬间就被反弹了回去,以极不可思议的速度顺着来时的路径电闪而去。

    而这个时候,远在千米之外一栋大厦顶楼,一名一身休闲装的男子正端着阻击枪往下瞄准,透过瞄准镜,男子看到在他开枪后,目标并没有什么异动,这一刻男子嘴角禁不住露出一抹阴森的残忍之色。

    “嘿!一千万米金这么容易就到手了,感谢上帝……”男子似乎看到了满天米金在向他招手,忍不住心中暗自得意,然而男子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招惹到的人是何等的危险人物。

    “噗……”未等男子收起枪来,迎面一股劲风撞击而来,这一刻男子手上的动作也静止下来,随后身形缓缓倒下,却是死不瞑目,嘴角边依然保留着临时前的那抹阴笑。

    说时迟那是快,这一切动作都在电光石火之间,刘凡周围众人都没有察觉到,未有杜冷月隐隐看出刘凡看到反手一挥间大有问题,只是外表冷傲的她却不善言辞,只是静待刘凡的解说。

    而此时的刘凡依然保留着一手揽着女子的姿势,再听到突然出现的少年的话,亦是扔不住抬起头来,一看之下刘凡似乎有所感悟,隐隐之间刘凡猜想到眼前这突然出现的姐弟与他有莫大的关联。

    “大……大哥?”这时,那女子忍不住惊呼一声,一手捂着小嘴,满目的不可思议,没错!眼前这对姐弟正是刘凡同父异母的妹妹跟弟弟,夏清儿与夏康,一对龙凤胎姐弟,本来姐弟俩得知刘凡从京城回来,便想去学校里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刘凡,谁知道去宿舍跟教室都没找到人,又在学校逛了一个上午,可惜那时刘凡已经离开学校,自然是一无所获,直到中午两人又累又饿,只得在学校周边随便找家饭店吃饭。

    谁知道机缘巧合之下,竟然撞上了刘凡,这又不得不感叹一声“猿粪”啊。

    “嗯?你们是……”刘凡看清了姐弟俩的样貌,再听到夏清儿这一声“大哥”,更加确定心中的猜想,只不以刘凡对夏家的厌恶程度,碰到夏家人是不可能会有什么好脸色的,因此也就故作不知道。

    听到刘凡的询问,夏清儿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了,急忙回答道:“大哥,我……我叫夏清儿,这是我弟弟夏康,我们来自京城夏家,我爸爸是夏铭贵,我们是来找你的。”

    “找我?找我做什么?”听罢夏清儿的话后,刘凡不动声色地将手放开,旋即沉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夏清儿。

    “是爸爸想见你。”夏清儿明显感受到刘凡的变化,心下不由得一惊,但还是硬着头皮说出来意,其实早在夏清儿前来找刘凡之前,她就预计到刘凡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的,但她还是执意来了。

    “你见!”刘凡很干脆地一口回绝了,随即转身拉起夏媚儿与杜冷月的手,头也不回地大步向饭店里走去。

    然而刘凡这一举动却是刺激到了一旁的夏康,恼怒的夏康猛地一小跑,拦住了刘凡的去路,随后冷言冷语道:“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父亲见儿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居然用这种态度,你到底是何居心……”

    “让开!不然别怪我手黑。”刘凡一眼就看出这夏康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对于这样的人刘凡更不会给好脸色看,更何况还是让刘凡厌恶的夏家人,那就更没得商量了,随嘴呵斥一声后,也不待夏康有所动作,顺手一拨便将挡在身前的夏康给推到一边,旋即带着两女头也不回地走了。

    “弟弟,你没事吧。”后边的夏清儿眼见弟弟夏康被刘凡狠推了一把,心眼不由自住地被提了起来,随即连忙上前过来搀扶。

    “我没事,这家伙真是可恶啊。”此时夏康心里别提有多气愤了,他打小可未曾受过这样的待遇,谁知今天连翻在刘凡手上受气,可他气愤归气愤,对刘凡提不起丝毫的报复心思,看看风光一时的贾家如今的下场,就别说报复了,刘凡不找他的麻烦就已经烧高香了。

    夏清儿一见弟弟没什么事,转眼却是板着脸训斥道:“弟弟,你就不能改一下浮夸脾气吗?夏家现在今时不同往曰了,若你还是这般冲动,将来如何担当得起这个家呢,他再怎么说都是我们的大哥,还有你难道忘记了爸爸让我们来的目的吗?现在是我们有求于人,你明不明白啊。”

    “可是……我……”夏康被姐姐的话说得哑口无言,欲想出口反驳,却又不得不承认姐姐的话确实是事实,但是以他的浮夸之气,又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只得忿忿不平地瞪大了双眼,临了却又说道:“那现在怎么办啊?总不能再凑上前去打脸吧。”

    总算夏康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招惹不起刘凡,这或许就是浮夸子弟欺软怕硬的习气吧,也难怪夏清儿会忍不住叹气了。

    “先吃饭再作打算吧,再不行就只能让爸爸亲自出马了。”无奈之下,夏清儿只得就此作罢,填饱肚子才是正经的。

    而正当姐弟俩谈论刘凡的时候,此刻已经进入饭店二楼的刘凡又是另一种心情,别看刘凡表情上不动声色,但是熟悉他的人,便会察觉出他的异样,打从上楼之后,刘凡就一言不发地蒙头走路,这一点身边两女都看在眼里。

    “老公,刚才那对姐弟是……”这时夏媚儿忍不住试探姓地询问一声,但她也知道刘凡现在情绪有些不稳定,因此说这话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而夏媚儿的表情,自然瞒不过刘凡的双眼,于是自嘲地说道:“他们是京城夏家子弟,你们也知道这次去京城我找到了亲生母亲,而这姐弟俩的父亲就是当年抛弃我们母子俩的那个男人,也就是我那个便宜老子。”

    “哦!原来是这样。”对于刘凡的家事,做为女人的夏媚儿不敢妄下断言,所以也只是感到惊讶而已,随后便不再开口说话。

    而这时,一直默默跟在刘凡身边的杜冷月却是忍不住向刘凡询问道:“少爷,之前在大门口的时候,我好似感觉到了杀气,不知……”

    “你也察觉到了?”刘凡倒是对杜冷月的直觉有些诧异,随即刘凡面色一寒,面不改色地冷笑道:“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已经被我杀了,一会儿你让书生鱼把尸体收拾一下,再查一查对方是什么事路。”

    “果然!少爷,我这让给书生打个电话。”说罢,杜冷月即刻从身上掏出手机,随后拨打了书生鱼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