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八十九章 警方介入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听罢姜丽珍的讲述,刘凡隐隐觉得这伙忍者是冲着宋紫柔来的,可目的又是什么呢?想半天没有什么头绪,刘凡也就不再钻牛角尖,随即再向姜丽珍确认道:“学姐,你是说这伙小鬼子一来二话不说就想抓宋学姐?这么说来他们是冲着宋学姐来的喽!”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姜丽珍也不敢确定,只是略微猜测一下。

    “这事容后再说,你们先照顾宋学姐,这伙小鬼子我去处理。”刘凡并没有从姜丽珍口中得到有价值的线索,也就不再多问,对两个女孩子交代一翻后,即便转身走向那些忍者。

    一上来,刘凡便毫不客气地诘问道:“说说你们是来头,来华夏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抓宋紫柔,你们最好老实回答,不然的话……哼哼!我让你们品尝一下什么是地狱的滋味。”

    站在刘凡跟前的忍者一听刘凡的话,甚为不屑,脖子一挺傲然地驳斥道:“哼!今天落在阁下手里,只怪我们技不如人,要杀要刮请随便,但想从我们口中得到消息,那绝对不可能,身为帝国的勇士,我们绝对不会出卖组织的。”

    刘凡还真没想到这小鬼子挺硬气的,听这话就知道是个华夏通的小鬼子,华语竟然说得这么顺,而且还会用成语了,真是不简单呐,只不过这小鬼子显然低估了刘凡,或者说高估了他自己。

    “呼……啪……”刘凡也不多话,抬手就是一掌朝那小鬼子的脑门儿上拍了下去,那小鬼子的脑袋瞬间爆裂开来,一时间鲜血四溅,空气中弥漫起一股令人作呕的腥涩味道。

    “啊啊……”身后两名女孩子那里见过这么残暴的场面,顿时被吓得连连尖叫不已,就连看向刘凡的目光也多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仿佛见到了黑夜中的魔鬼一样,董敏更是被吓得昏倒过去,反倒是姜丽珍胆子大一些,只是惊惧得尖叫而已。

    “嘶……”而其他忍者同样被刘凡血腥手段吓到了,尽管这些人手上也是沾满血腥之辈,可跟刘凡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抬手间就灭杀了己方一名同伴,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这就是魔鬼啊,无限的恐惧弥漫着其他忍者的内心。

    刘凡再次指了指一名靠前的忍者,冷漠地说道:“你!就是你了,若不想脑浆迸裂而死的话,就乖乖说出你们目的!”

    “你……你是魔鬼,你休想从我们口中得到情报,呃……”被刘凡指到的忍者,竟然承受不了刘凡磅礴的气势以及内心的恐惧,竟然咬掉暗藏于口中的毒药自杀了,这还真是让刘凡始料未及,而有了这一个榜样,其余忍者也都相继服毒自杀了,一个个面容狰狞,七窍流血而死,可见这暗藏的毒药有多霸道,见血封喉啊。

    “靠!这就自杀了?”刘凡虽然没料到第一个忍者会自杀,可后来的忍者自杀时,刘凡却是察觉到了,只不过这样的人死了一了百了,刘凡才不会阻止呢,再则想得到线索也未必需要活口啊。

    “呼呼……”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阴阳敕令,搜魂!”

    此时刘凡背对着三名女孩子,双手互相交叉,快速地掐起法决,口中振振有词地念叨着,而随着刘凡法印的开启,原本倒地身亡的忍者竟然漂浮起一个个虚影,假如这个时候有人能看见的话,必定以为自己撞鬼了,没错!这回是真的撞鬼了,这些虚影就是死去忍者的鬼魂,被刘凡招了出来。

    “敕!”刘凡一声敕令,剑指虚空轻点,瞬间十几道金光没入鬼魂的眉心中,下一刻刘凡便已探知到潜藏在忍者内心的秘密,只不过可惜是的,刘凡并未查看到多少有用的线索,只知道这伙忍者来自于曰苯三大忍者派系中的伊贺派,至于为什么要抓走宋紫柔,却是不得而知。

    “呸!浪费表情。”没得探查到有用的线索,刘凡心里甚是不爽,忍不住冲地上忍者的尸体唾骂一声。

    随后刘凡掏出手机,找出宋家家主的电话,随即拨打了过去,很快电话被接通了,对方正宋家老家主宋伯年,两个先是互相寒碜一阵后,刘凡便将宋紫柔的遭遇与宋伯年简单的说了一下,电话那头的宋伯年一听之下显得很是焦急,同时对刘凡出手救下孙女宋紫柔表达了一翻感谢之言。

    几翻畅谈之后,刘凡忍不住惊奇地询问道:“宋老,不知你们宋家在曰苯方面有什么仇家,竟然动用一个上忍带队绑架宋学姐?要是能帮得上忙的话,我刘凡不会推辞的。”

    “嗯?”对面的宋伯年好似沉吟了一小会儿后,这才沉重地回答道:“其实几天前我们宋家得到消息说,曰苯第一武道家山田刚正即将来华夏,其目的就是冲着老祖宗来的,前次老祖宗在一次营救行动中被小鬼子两大神级高手打成重伤,这事你应当知道,老祖宗曾经是华夏龙组王牌,山田刚正那老小子想趁老祖宗重伤期间来华夏,必定是来者不善,这次紫柔遇袭恐怕没那么简单。”

    刘凡听罢宋伯年的话,顿时明白小鬼子的意图,旋即说道:“原来是这样啊,这样的话那么学姐在沪海岂不是还有危险?”

    “唉!可不是嘛。”宋伯年轻叹一口气,好似感到深深地无奈,这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此刻宋伯年很为孙女担心,然而一想到刘凡来,宋伯年脸上禁不住露出欣喜的笑意,随即向刘凡恳求道:“先生,你也知道我宋家只有老祖宗一人尚有自保的能力,而宋家上下武功都不怎么样,所以我想请先生代为照顾紫柔丫头一阵子,就是不知先生……”

    宋伯年心里打着小九九,话到临了心里难免有些忐忑不安,生怕刘凡拒绝。

    “嗯!这样啊,那好吧,只要学姐不出沪海,我便能保她安全,这点请宋老放心。”刘凡不疑有他,反正也是举手之劳而已,刘凡即刻爽快地答应下来。

    “哦呵呵……那就先谢过先生了!”得到刘凡的承诺,宋伯年登时眉开眼笑,忙不迭地向刘凡道谢,旋即两人互相客气一翻,即便挂断了通话。

    这一下子死了二十几人,刘凡自然得报警了,于是刘凡又拨打了田国强的电话,而此刻已经早深人静,身为沪海市政法系统一把手的田国强,自然在家跟老婆滚完床单相继而眠,猛然间听到手机响起,田国强的老婆自然是有所抱怨。

    “忙忙忙,每天都这么忙,大晚上连睡觉都睡不安稳。”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工作,干警察的就必须随时做好应付突发状况,你就别抱怨了,先睡吧。”

    田国强面对老婆的抱怨,其实早就习以为常,以前他还是市局局长的时候更忙碌,天天忙到三更半夜才回家,像这种大半夜接到电话的事情,更是多不胜数,然而,田国强却总是第一时间接听,以防有什么大事情发生,而自己没有急时做出应对,而这一次也不例外。

    田国强连忙拿起梳妆台上的手机,猛然一看才知道是刘凡打来的电话,田国强不由得欣喜,连忙接通,朗声笑道:“呵呵……原来是刘老弟你啊,不知道今天吹什么风让你想起给老哥打电话啊。”

    “呵呵……田老哥,闲话等会儿再谈,我这边出了状况……”刘凡也不跟田国强寒碜,直截了当地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向田国强述说,并交代田国强马上派人来善后,意思就是让他去给那班小鬼子收尸。

    “好!好!嗯!我亲自带人前去。”一下子死了二十多个小鬼子,田国强也意思到失态的严重姓,不过他也是知道刘凡在龙组的身份,因此也没有多问,旋即挂断电话,匆忙地换了一身衣服后,在他老婆的抱怨下,急急忙忙地出了家门。

    而另一边的刘凡打完两个电话后,也回到了三个女孩子的跟前,此刻宋紫柔依旧昏迷着,姜丽珍与董敏见到刘凡上前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之前刘凡杀人的手段实在是把两个女孩子给吓怕了。

    刘凡见此不由得苦笑,显然也知道吓到两个女孩子了,于是连忙开口解释道:“两位学姐不用怕,那些黑衣人都是小鬼子的忍者,死不足惜,刚才我已经给宋家打过电话了,宋老爷子让我暂时照顾宋学姐,另外我也报了警,一会儿警察就会赶来,现在我要送宋学姐去医院治疗,你们是跟我一起去医院,还是在这里等警察来?”

    姜丽珍听刘凡这么一说,胆子也足了一些,随即回答道:“我……我们跟你一起去医院吧,正好也可以照顾柔柔。”

    相对待在死人堆旁,两女更希望跟着刘凡一起,至少在刘凡身边会很安全,当然这也并不代表着两个女孩子不害怕刘凡,毕竟刚才刘凡杀人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别说是女孩子害怕,恐怕就是一般男生见到了也人如此。

    刘凡见两个女孩子对宋紫柔如此关心,不由得为宋紫柔能结交到这样的闺蜜而感到高兴,随即上前伸手一把抱起还在晕迷中的宋紫柔,又冲另外两女点点头说道:“好吧,既然这样那你们随我来,我的车子就在外面。”

    “嗯!”两女顺势亦向刘凡点头示意,旋即亦步亦趋地紧跟在刘凡身后,可当两女走过尸体堆的时候,却又不自觉地上前紧抓刘凡的衣角不放,好似只有在刘凡的身边才能感受到一点安全感。

    刘凡走后不久,田国强便带着一大队警察来到现场,随行的还有殡仪馆的车子,一来到出事地点,田国强二话不说,便指挥一众警察将尸体抬上殡仪车,随后送往殡仪馆火化,这事也算是有个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