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九十章 宋紫柔倾心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翌曰清晨,宋紫柔从睡梦中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美目四顾便见病床一侧的姜丽珍正趴在床边睡觉,而旁边的一张家属床躺着的是董敏,看到两人平安无事,宋紫柔放心了不少。

    “嘶……啊……”这时宋紫柔推手想去叫醒床边的姜丽珍,却不料牵动手臂的伤口,忍不住吃疼地惊呼一声,而她这一声惊呼却是惊醒了假寐中的姜丽珍。

    “嗯……”姜丽珍从迷迷糊糊的睡意中惊醒,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发现宋紫柔醒过来,连忙靠上前关切地询问道:“柔柔,先别动,你身上还带着伤,有什么事叫我去做就行。”

    “珍珍,我……我们怎么会在医院,那些黑衣人呢?”宋紫柔听着姜丽珍关心的话语,心里倍感欣慰,关键时候还是好姐妹管用。

    听到宋紫柔的疑问,姜丽珍惊奇地回答道:“柔柔,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宋紫柔皱着眉头,忍着伤痛回忆道:“我……我记得最后刘凡来了,然后我就晕倒了,之后发生什么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

    “也是啊!我都给吓糊涂了呢。”姜丽珍挠了挠脸颊,很不好意思地回应道,其实直到现在姜丽珍对昨天发生的事情还心有余悸,毕竟这种事情对于一个未涉足社会的大学生来说,简直就是个噩梦,若是当时没有刘凡出现的话,很难想象三个女孩子最后的结局会是怎么样,说起来姜丽珍还是很感激刘凡的。

    “那刘凡呢?怎么没看到他呀!”宋紫柔似乎很在乎刘凡,醒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刘凡,也不问问两个好姐妹有什么事情,确实有点见色忘友的嫌疑。

    “他呀!好着呢,你不知道他多关系你,昨晚带你来医院之后,他就在床边守了你整整一夜呢,一大早上怕你醒来饿着了,就出去给你卖早点去了。”姜丽珍一边说着话,一边观察着宋紫柔的面色,见她笑得格外甜蜜,于是忍不住调笑道:“唉!柔柔,你跟刘凡之间到底是怎么会事啊?是不是已经好上啦,给姐们说说呗。”

    宋紫柔那里知道姜丽珍的心思,猛然听到这翻跳笑,连忙羞涩地摆手解释道:“没没没……没有啦,只是认识而已。”

    “真的?恐怕没那么简单吧。”姜丽珍看着羞涩难当的宋紫柔,似笑非笑地揶揄道:“昨晚我可以看到刘学弟一见咱家柔柔受了伤,很是焦急的哦,而且还一气之下把那个伤你的小鬼子的脑袋当西瓜给拍碎了呢,古有吴三桂怒发冲冠为红颜,今有刘凡冲冠一怒为紫柔,嘻嘻……你就招了吧。”

    “那有啊,我我……我们只不过见过几次面而已,再说昨晚人家也是凑巧经过嘛。”宋紫柔嘴里虽然不承认,但其实心里对刘凡却有一种异样的情愫,然而一想到她与刘凡之间的差距,再联想起在宋家时刘凡对她的态度,禁不住黯然失神,悠悠呢喃道:“他要是有你说的这么关心我就好了,唉!”

    少女情怀总是春,不期而遇的英雄救美总是能让少女期待,如今这样的好事情落到宋紫柔的身上,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刘凡,禁不住自怨自艾起来。

    宋紫柔脸上的表情,落在了姜丽珍的眼中,看着自己闺蜜好友那一抹暗暗的忧伤,情不自禁地开口问道:“柔柔,你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呢?”

    “有意思又如何,人家未必看得上我,再说他也有女朋友了,所以我跟他多半没可能。”宋紫柔并不想对好友隐藏心事,很大方地说了出来,语言中却带着淡淡的哀伤。

    姜丽珍见此,猛一拍床边,鼓励道:“有女朋友怕什么,这年头结完婚还可以离婚,更何况他们还只是男女朋友而已,凭借咱们柔柔的容貌和才情,难道还怕争不过别的女人不成。”

    “你不明白的。”宋紫柔向姜丽珍无奈地摇摇头,旋即说道:“他不止一个女朋友耶,而且看得出来他对每个女朋友都是动了真情的,你说我要是再插足进去的话,岂不是……”

    “哦!”姜丽珍似懂非懂地点头回应着宋紫柔的话,却猛然间发现宋紫柔话语间很是矛盾,于是不解地询问道:“那照你这么说这个刘凡岂不是很*?可是不对啊!*的人不都很烂情的嘛,又怎么可能会有真情呢。”

    “不!那是你不了解他。”宋紫柔摇摇头,却并未回答,反而轻声说道:“刘凡不但武力强悍,出道以来少有敌手,还有一手高超的医术,在商业更有着无与伦比的商业天赋,靠着自己的打拼,如今已经是一家拥有上千亿资产的大老板。”

    话到这里,宋紫柔对刘凡都有些小崇拜了,就连在一旁听的姜丽珍都听得入神,更是吵醒了隔壁床的董敏,也加入了进来。

    宋紫柔一见董敏醒来,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打招呼,而是继续讲述刘凡的那些威风史,说道:“相信非凡风投你应该不陌生吧,那就是他的公司,他同时策划了吞并贾氏集团的商业计划,如今那套方案都已经被列入明年的典型经济策划的教课书中了。”

    假如刘凡此刻有在现场的话,说不定都不好意思了,这那里是什么经典策划呀,当时他分明就是用钱砸垮了三大世家的股市嘛,可关键别人不知道啊,看眼前姜丽珍跟董敏两女眼冒小星星就可以遇见到她们对刘凡崇拜到何种程度了。

    “哎呀!原来刘凡还真是个高富帅呢,我一直以为他只是家世好而已。”听着宋紫柔对刘凡的夸奖,姜丽珍眼里的小星星更盛。

    一听姜丽说刘凡家世好,宋紫柔便不由自主地反驳道:“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他虽然出身世家大族,但其实从小就与家人失散,一直流落在外,直一个多月前才在京城与他母亲相认,这才得以认祖归宗,所以他有今时今曰的地位,全靠他自己努力打拼而来的,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哇!那这样岂不是更加证明刘凡的优秀……”说着话,姜丽珍又回想起刘凡昨晚高大的身影,禁不住俏脸一阵羞涩,随即才说道:“像刘凡这样出类拔萃而又武功高强的男人,在他身边确实很有安全感,而且我还发现他打人的时候非常有魅力呢,再听这么一说连我都对他心动了呢。”

    宋紫柔一听姜丽珍末了的话,就知道是在取笑她,连忙反过来调笑道:“小妮子,心动不如行动哦,要不然一会儿他回来,我给你说说媒如何?”

    “好呀!这么优秀的男人,你不要,我可是抢都抢不来的哦。”

    宋紫柔也没有想到姜丽珍竟然这么直截了当的承认了,甚至大胆发出宣言,倒是让宋紫柔微微一愣,不过旋即一想,她自己都不是刘凡什么人,那里管得另的女人呢,心里不觉一阵惆怅。

    “你们在聊什么呢?抢谁抢得这么开心啊。”就在这时,病房内响起一个中气十足的男音,三女下意识地朝门口望去,便见刘凡手里提着大袋子,笑盈盈地往病房内走进来。

    “没没……没抢什么,呵……呵呵!我们瞎闹着玩呢,是不是啊丽珍、小敏!”刘凡突然杀到,一时间倒是让宋紫柔有些不知所措,尤其不知道刘凡在是否早就在大门口了,更让他心里忐忑不安的是,担心刘凡听到她们的对话,女孩子的心思怎么能够让男生知道呢,而且还是她们讨论的主角,因此宋紫柔说完话,还不住地冲姜丽珍与董敏挤眉弄眼的,以期许两人能够为她掩饰一翻。

    “是呀,我们就是闲聊来着,刚好聊到你……昨晚上的事情,你就来了呢。”姜丽珍这是欲盖弥彰,谁知道错嘴把话说成是“聊到你”,好在姜丽珍猛然醒悟过来,这才把话圆了过去。

    “哦!是吗?”刘凡不疑有他,说话间走到病床前,并将袋子里的东西摆放到床尾小餐桌上,随即招呼三女道:“来看看我为你们买了什么好吃的,有鱼片粥,油条,豆浆,小笼包……等等,紫柔学姐有伤在身,不宜吃太过油腻的,所以只能吃鱼片粥,这样有助身体恢复,其余的你们看着喜欢就吃好了。”

    “哇!刘学弟你好细心啊,看来咱们柔柔今后有福气喽,你说是不是啊柔柔。”姜丽珍生姓活泼,凑到餐桌前猛吸了一口气,禁不住大声赞叹,末了还不忘调侃一翻宋紫柔,而病床上的宋紫柔那里听不出她话中有话,禁不住羞恼起来,但是目光却又忍不住偷偷瞄刘凡几眼。

    好一会儿后,宋紫柔平复一下心情,旋即才向刘凡道谢道:“刘凡,这次真是谢谢你了,昨晚要是没有你及时赶到的话,后果不堪刘凡设想。”

    “学姐客气了,这只是小事而已,我也是恰逢其会,况且就是看在宋老爷子的交情,我也不会眼见你有难而置之不理吧。”对于刘凡而言,这就是小事,况且还是小鬼子来华夏撒野,就算不是因为宋紫柔,刘凡遇见了也会出手相助,因此刘凡即刻谦虚一翻。

    听到刘凡这么说,宋紫柔禁不住有些失落,随即又按耐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只是因为我家祖爷爷的关系嘛?”

    “呃……”刘凡可不傻,一听宋紫柔这话就别有所指,于是顺着她的意说道:“当然不是啦,主要还是咱们是朋友嘛。”

    “只是朋友而已嘛?”宋紫柔撇撇嘴,显然很不满意刘凡的回答。

    “那个……还有就是你是我学姐,学姐有难,学弟自然服其劳啦。”说出这样的话,刘凡自己都不相信,甚至还颇多心虚,可是面对宋紫柔炙热的目光,刘凡也很无奈,总不能说因为你是美女才救的吧。

    “噗嗤……好啦!不逗你啦,咱们先吃饭吧。”此刻宋紫柔发现刘凡其实很好玩,尤其是刘凡在她手上吃瘪的样子,感觉可爱极了,忍不住嗤笑一声,而他这一笑,刘凡却是暗松了口气,不是刘凡不明白,而是他不想再招惹女人,只好装傻了。

    “呵呵……大家吃饭,吃饭……”姜丽珍也看出刘凡与宋紫柔之间的气氛有点紧张,于是打着哈哈活跃一下气氛,可惜接下来气氛却反而更加安静,刘凡在一边蒙头吃包子,而宋紫柔则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粥,看得一旁的姜丽珍心急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