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九十一章 杀手事件眉目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吃过早饭之后,刘凡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瓶子,递到宋紫柔跟前,随后说道:“这是我特意为你配制的外敷伤药,涂抹在伤口处,不用几天你的伤就能完全康复了,而且不会留下疤痕。”

    “真……真的啊,那可真是太好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宋紫柔这样的绝世美女,如果在大腿跟手臂上留下难看的疤痕,那无疑是给她造成很大的遗憾,而当听到刘凡话后,宋紫柔又岂能不欣喜若狂,却并没有对刘凡的话产生怀疑,可见她对刘凡的医术深信不疑。

    刘凡自然能够理解宋紫柔的心情,见此也只是施然笑道:“放心,只要一周时间伤口就可以完好无缺了。”

    “真有这么神奇?”姜丽珍显然对刘凡的药有所怀疑,毕竟她跟刘凡不熟悉,顺手抢过刘凡手中的水晶瓶子,上下打量一翻,除了瓶子好看之外却没看出有什么奇特之处,于是忍不住打开瓶盖,霎时间一股浓郁的清香弥漫开来。

    “嗯!好香啊,这是什么香味啊。”姜丽珍忍不住强吸一口香味,半闭着双眼显得很陶醉,颇有一种心旷神怡的舒畅感。

    “是哦!小……小凡,这个药是什么做的,怎么会这么香,比香水还好闻呢。”宋紫柔亦忍不住赞叹一声,不过在刘凡的称呼上,她显得有些扭捏不定,怯生生如怀春少女一般,却又给人另一种异样的风情。

    “什么药你就别管了,只要好用就行。”其实这药是刘凡准备拿给夏媚儿公司批量生产的,现在拿出来给宋紫柔用也只是恰逢其会罢了,不过刘凡却不想对三女说得太过明了。

    “哦!”宋紫柔见刘凡不愿意说,心底没由来一阵失落,但旋即一想自己又不是人家什么人,也便释然了,反观姜丽珍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倒是对这药香很感兴趣,一个劲地嗅个不停,惹得一旁的董敏都说她成狗鼻子了。

    随后刘凡为宋紫柔办了出院手续,然后先送姜丽珍与董敏两女回了学校,宋紫柔由于有伤在身,便向跟学校请假修养几天,而刘凡答应宋伯年照顾孙女,于是便将宋紫柔带回家中暂住。

    回到家中,只有两位未来岳母在家里,其余人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偌大的别墅里显得空荡荡的,当然在暗处刘凡还布下几名暗哨守护家人,其中还有一名神级高手坐镇。

    “干妈,温伯母,我回来了。”一进家门,刘凡习惯姓地跟两位岳母打招呼。

    “咦?小凡呐,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去医院看望朋友吗?”干妈林桂芳一见刘凡回来,自是欢喜不已,连忙迎了上来,自从来被刘凡接来了沪海,林桂芳整个人显得年轻了许多,这也是多得刘凡天材地宝的进补,再加上没有生活困扰,心态上也显得活跃起来。

    刘凡闻言回答道:“哦!事情是这样的,我朋友受了点外伤,需要静养,她家里人托我照顾一下,所以我就把人接到家里来,麻烦干妈在楼上整理一间客房出来。”

    说着,刘凡让开身位,一把拉过身后的宋紫柔,接着介绍道:“干妈,这就是我朋友宋紫柔,也是复大的学生,宋家与我算有些交情。”

    宋紫柔听到刘凡的界山,连忙上前躬身说道:“阿姨,您好,我是小凡的朋友宋紫柔,您叫我小柔就可以了,真是给您舔麻烦了。”

    林桂芳一见宋紫柔不仅人长得美,还这么谦恭有礼,自是越看越喜欢,于是连忙客气道:“哎哟,不麻烦不麻烦,瞧这话说的,小柔能来家里住,那是我们家的荣幸,呵呵!”

    “走吧,咱们先进去再说。”刘凡领着宋紫柔来到客厅,先是让了座位,旋即温言说道:“紫柔学姐,你暂时就先住下,有什么需要进管说,不用客气。”

    刘凡的话刚一说完,却见宋紫柔唉声叹气道:“唉!我倒是不想客气啦,可是你这么客气,我又怎么能不客气得起来呢。”

    “呃……”刘凡没想到自己一翻好意,换来的确实这样的结果,登时有些愣住了,同时又有些不解地看向宋紫柔。

    宋紫柔自然看出刘凡心中所想,于是抿着小嘴幽怨地说道:“在京城的时候不是让你喊我紫柔就行了吗,你怎么还叫学姐啊,你要是再这么客气,那我可就住不下去了呢。”

    “哦!你看我给忘了,呵呵……”刘凡挠挠头糊弄两句,心里却是感到很无奈,为什么女人都这么喜欢计较,不就一个称呼嘛,何必呢?

    安顿完宋紫柔,已经是大中午了,刘凡家里也开热闹起来,自从众女见面之后,除了家在宁琪与柳凝香两女之外,其他女人都搬进了别墅,而当刘凡为宋紫柔介绍诸女时,还是将她震惊到了,虽然知道刘凡有不少女人,可却没想到会这么多。

    宁琪做为刘凡的初恋"qing ren",自然而然地成为刘家大妇,其余诸女还有赵婉仪,孙筠瑶、陈雅芝、温婉、西门柔、柳凝香、夏媚儿,再加上一个关系不明朗的杜冷月,可看这样子成为刘家媳妇只是时间问题。

    作过介绍之后,刘凡就被自己的女人赶出客厅,而事实上扎在女人堆里,刘凡还真有些乏术,于是便顺水推舟地回了自己的书房,一进入书房,刘凡便将门紧紧关上,然而下一刻书房内却又空空如也,那里还有刘凡的身影。

    与此同时,在沪海帝龙集团总部大厦最高层内,身为魁首的书生鱼正在处理文件,同时也在等待刘凡的到来,事实上就在刚才他给刘凡打了一个电话,随后远在千里之外书房中的刘凡一个闪身就瞬移过来了。

    “咻……”

    “谁?”

    一道劲风悄无声息地在书生鱼面前刮过,书生鱼立刻警觉起来,抬头便见身前出现一道身影,书生鱼禁不住骇然,在知道他可以先天后期的古武高手,能够在他毫无察觉地出现,整个武林能做到这一点的高手也是屈指可数,而正当他作势欲发动攻击的时候,猛然间才看到来人的面目。

    “少爷……”

    来人正是瞬移而来的刘凡,书生鱼一见到刘凡连忙上前,诚惶诚恐地说道:“属下不知少爷驾临,没有亲身迎接,请少爷责罚。”

    “不用拘束,先坐下吧。”刘凡无所谓地摆摆手,示意书生鱼坐下说话。

    书生鱼可是一直将刘凡视若神明,那里敢造次,连忙推让道:“不敢,在少爷面前,那有属下坐的份!我站着就好。”

    “好吧,那就随你……”刘凡见书生鱼态度即诚恳又坚定,便不再强求,随即抽身坐到办公室的沙发上,而后才开口说道:“之前你在电话里说有杀手的眉目了,说说看,对方是什么来头。”

    “是,少爷!”书生鱼沉吟片刻后,说道:“杀手名叫陆雄,外号残熊,精通枪械,在杀手界中出了名的神枪手,据消息称陆雄还是一名地阶古武者,是来自于地下世界杀手联盟排名第五的地煞组。”

    “杀手联盟?地煞组?”对于突然出现的杀手联盟,刘凡是一无所知,难免会有所疑惑。

    “是的,少爷!”书生鱼一见刘凡提起,立刻会意地解释道:“杀手联盟是由地下世界排名前十的十个杀手组织联合创建的,大部分都是国外势力,而地煞组则是由华夏人组成的并且掌控的,其中绝大部分人都是华夏人,残熊只是其中一名C级杀手。”

    听了书生鱼的介绍,刘凡对这些杀手组织也有了一个概念,于是向书生鱼询问道:“有没有办法从地煞组套取幕后悬赏人的资料?”

    “少爷,这个恐怕很难……”书生鱼一听刘凡的话,不由得面露难色,旋即才解释道:“通常情况雇主都是通过杀手联盟的网站来发布悬赏令,杀人从来只问价钱,而不问雇主来历,除非是被悬赏的人实力强悍到连杀手联盟都不敢招惹,杀手联盟才会自动取消悬赏任务,不过这样的事情自杀手联盟建立以来只出现过一次。”

    “既然如此,那就给地煞组发出警告,如果对方知难而退也就罢了,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将地煞组给屠了。”说话间,刘凡眼中寒光隐现,霎时间周身气势澎湃而动,吓得站在一旁的书生鱼大气都不敢喘。

    “是,少爷。”刘凡的话在书生鱼心里就等同于圣旨一般的存在,别说是屠了地煞组,就是让他与整个杀手联盟对抗,他也会毫不迟疑执行,当然以现在帝龙盟的实力,还真不将任何势力放在眼里,单单二十七名神境长老就足以让他傲视天下了,更何况还有一个更加恐怖的少爷存在,那他还怕什么。

    “嗯!这事你去办吧,我就先走了。”话刚说完,还未等书生鱼反应过来,刘凡一个闪身,早已消失得不见踪影。

    “这这……”书生鱼尽管早已将刘凡高估到神明一样的存在,可当刘凡真正施展神通的时候,依然感到惊骇莫名,同时更加坚定了他对刘凡的忠心。

    刘凡走后,书生鱼立刻安排人马想给地煞组一个惨痛的警告,别看刘凡的话说得很随意,可这事做起来却是复杂无比,情报才是关键。

    随着书生鱼一道道命令的下达,底下帝龙盟成员,无论是外围的还是核心的都纷纷动了起来,历时几个小时,便将隐藏在帝龙盟所掌控的江南一省一市内的地煞组杀手据点儿全部拔除,事后书生鱼更是给地煞地发出警告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