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零零章 亡国君与臣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司徒静初一进门眼中只见刘凡,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在来的路上就听到父亲的提点,说是为自己找了个夫君,想来就是眼前这位少年公子了吧,长得还蛮帅气的,就是不知道武功怎么样,要是……

    这边司徒静初一来便遐想非非,其实也难怪她会如此想,司徒静初从小就没有离开过半步,更加没有接触过岛外的人,在她二十年的人生里,就只有岛上的人与事,说白了就是一个未经事俗的小姑娘,尽管从岛上人听到外面的见闻,有所了解,却又一知半解。

    而刘凡也在看司徒静初,无论身材、样貌都没话说,就是比之自己身边诸女也不遑多让,甚至尤胜有余,这倒是让刘凡放心了不少,只要不是恐龙那就没问题。

    与此同时,司徒雄霸也一直在观察刘凡,虽然刘凡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司徒雄霸还是从他的眼中看到几分端倪,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公子,如何?我家静儿配得上公子否?”

    “还……还行吧!”刘凡心不在焉地点头回应,目光却从司徒静初身上转移过来。

    司徒雄霸闻言,禁不住喜上眉梢,随即窃笑道:“既然如此,公子是答应了?”

    刘凡闻言却并没有急于回答,反倒是转头向司徒静初问道:“司徒小姐认为呢?”

    “我……”司徒静初也没想到刘凡会问她的意见,不由得一怔,随即将目光看向司徒雄霸与司徒雷,既而怯声怯气地说道:“全凭祖爷爷与父亲做主。”

    “哈哈……好好好,这事就这么成了。”这时司徒雄霸咋听曾孙女的回答,顿时高兴得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司徒雷与其下四大护法也是面露喜色,同时地煞组不仅躲过了灭顶之灾,还外带着拥有一个强大的靠山。

    心情大好的司徒雄霸连忙对孙子司徒雷吩咐道:“雷儿,你立刻吩咐下去,摆宴款待姑爷与其他兄弟,今晚就让公子与静儿订婚。”

    “是,老祖,我这就去办……”说着,司徒雷慌忙向门外跑了出去,但是半路上却被刘凡拦住了。

    “汗……”刘凡看着火急火燎地司徒雷,禁不住热汗淋漓,这都什么人嘛,这才说好媒,那头就要订婚,也够仓促的,拦下司徒雷后,刘凡连忙解说道:“司徒前辈先别忙,这婚姻大事那能这么仓促啊,再怎么说也要通知家人才是,摆宴可以,订婚得压后再说,咱们不急一时嘛,往后时间有的是,你们说是吧。”

    司徒雄霸一听刘凡这么一说,才醒神过来,随即一拍脑门连忙告罪道:“对对对!是老头子高兴过头了,考虑不周,那就等见过亲家之后再订婚。”

    当夜,地煞组基地灯火通明,到处一片喜气洋洋,宴会厅中摆着几桌酒宴,宴会上除了刘凡一行二十几人外,还有司徒家祖孙三人,外加地煞组四大护法,其余高层一个皆无,因为留守岛上的其余高层之下基本上被刘凡给斩杀了。

    此刻宴席上刘凡与司徒家祖孙三人还有四大护法刚好八人同坐一席,司徒雄霸与刘凡坐正主位,司徒雷与司徒静初分坐两人旁边,做为即将成为刘凡未婚妻的司徒静初自然坐在刘凡身旁了。

    此时司徒静初倒是乖巧得很,时不时地招呼刘凡,两人不时说说话,玩得好不开心,倒是一旁的司徒雄霸与司徒雷两人看在眼里,喜上心头,虽然将司徒静初下嫁与刘凡是被迫无奈,可两人也希望她能够幸福不是,幸好他们没看错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司徒雄霸放下手中酒杯,偏过头对身旁的刘凡说道:“少爷,老朽有一事不明,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这时刘凡正与司徒静初密语,忽然听到司徒雄霸的问话,连忙放下手中筷子,轻咦道:“哦?老爷子有事请说。”

    “那老朽就直言不讳了……”司徒雄霸整理一翻思绪后,这才开口说道:“老朽想请问少爷是如何知道我地煞组基地的,又是如何无声无息进岛的,虽然我地煞组在世人眼前不说神秘无比,但也不是常人能够窥探得了的,还请少爷解惑一二。”

    “呵呵……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这有何难。”刘凡呵笑一声,旋即回答道:“地煞组这片属于华夏范围,周围地往船只无数,只要稍微靠近一些,凭借着神境高手御气飞行能力,想要无声无息地进岛,相信并不难吧。”

    刘凡这分明是睁眼说瞎话嘛,什么御气飞行,什么船只,那都是瞎编的,总不能说自己是仙人,会瞬移吧,这样的话司徒雄霸会信才怪,因而刘凡也便找了个能够接受的借口。

    “哦!原来是这样……”司徒雄霸不疑有他,还真信了刘凡的话,随即又说道:“少爷既然能找到岛上来,相们对我们地煞组也有所了解,不过相信少爷应该不知道我地煞组的来历吧。”

    “地煞组的来历?愿闻其详。”司徒雄霸的话倒是引起了刘凡的好奇心,耐着姓之静心倾听。

    “唉!说起地煞组的来历,倒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司徒雄霸端起酒杯,猛地灌了一口水酒,一脸的落寞显而易见,随即才继续说道:“不知道少爷有没有听说过‘琉球国’?”

    “琉球国?这倒是听说过……”刘凡闻言就是一愣,虽不知道司徒雄霸为何问这个,但还是出言回答道:“相传明朝洪武年间建立起来的一个小王国,一百多年前被小曰苯灭亡的一个小国家,如今的琉球群岛及曰苯冲绳县便是当年的琉球国,听说如今流亡海外的琉球国人还在企图复国,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嗯!”司徒雄霸满腹心思地点点头,随手又是一杯酒下肚,既而又说道:“其实我地煞组与琉球国的渊源深厚,因为我就是琉球王手下四大家臣之一。”

    “什么?”司徒雄霸令得刘凡禁不住惊呼一声,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惊讶了,这琉球国可是灭亡了将近一百五十年,照这么推算的话,这司徒雄霸也有一百七、八十岁了吧,难怪实力这么强劲。

    “少爷不必惊讶,我说的都是事实,唉……”司徒雄霸对于刘凡的反应好似已经见惯不怪了,忍不住叹气道:“当年琉球国灭亡之际,我与另外四位兄弟带着一众护卫,保护少主逃亡海外,当时曰苯当局为了斩草除根,企图将少主杀害,我等拼死相护,最后避居到这个荒岛,同行人员也只剩下不到十人,但是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复国,所以在少主的提议下我们便组建了地煞组,同时对外招收人员,训练死士,以待他曰复国之用,而这一等就是一百几十年,以前的老兄弟都相继死去,当初的四大家臣仅剩我司徒家一脉了,而如今琉球国王室尚氏血脉也仅余静初一人了。”

    “什么?听你这么一说,静初还是一位公主?”刘凡惊讶不已,怎么也没想到司徒静初竟然还是位亡国公主,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公主还将成为自己未婚妻,这世界的变化也太快了点吧。

    “嗯!很惊讶是吗?其实……”这时司徒静初伸头过来搭话道:“其实这样的一个身份本身就是一个负担,一个无形的枷锁,这些年来背负着复国之梦,时常让我喘不过气来,我……我都不知道那天就会崩溃了。”

    另一边的司徒雷看着满面凄苦的女儿,心疼不已,随即安慰道:“静儿,这些年苦了你了,你若是生在寻常人家中,也不至于活得这般累,都是舅舅没用……”

    听着司徒雷自责的话语,司徒静初亦禁不住伤心落泪,随即反倒安慰道:“父亲,你不必这么说,是你将我扶养长大的,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亲生父亲一样。”

    这关系还真够乱的,一会儿是父亲,一会儿又是舅舅的,这都那跟那呀,刘凡听着父女俩的谈话,禁不住无语了。

    然而,这个时候司徒雄霸似呼看出刘凡的心思,于是解释道:“让少爷见笑了,静儿的生母是我司徒家人,也就是小雷的妹妹,所以严格来说小雷是静儿的舅舅,但是静儿自小父母双亡,一直是由司徒家抚养长大,是以视小雷为父。”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静初本名应该是尚静初吧。”听罢司徒雄霸的话后,刘凡这才恍然大悟。

    司徒雄霸再次点头回答道:“是的,不过为了行事方便,所以改姓司徒,如今曰苯方面还在千方百计地查找尚氏余脉,这样做也是为了静初的安全找想。”

    话说到此处,司徒雄霸却话锋一转,面带正色的说道:“少爷,相信你也知道静初如今的处境,她不可能一辈子困在这个小岛上,这也是我为何将她许配与你的原因,也只有你有这个能力跟实力保护好她,少爷……”

    刘凡那会听不出司徒雄霸话中之间,因而还未等他将话说完,刘凡便抢话道:“呵呵!小鬼子现在可闹腾得厉害,前不久又整出一场‘钓渔岛闹剧’,现在正在国际上与华夏扯皮呢。”

    司徒雄霸也是老江湖,当然看出刘凡不愿意继续话题,因而顺着刘凡的话说道:“是的,这事我也有所耳闻,在我们的情报网中有这方面的情报,这是曰苯方面左派势力弄出来的戏码,目的只在转移来自国内民众的压力,不过相信小曰苯不会太长久。”

    事实上,小鬼子亡我华夏之心未死,今天整一下,明天弄一翻,做为华夏龙组总教官的刘凡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只是当初他向军委提出的方案虽然得到一二号首长的首肯,然而运行这么庞大的计划,却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毕竟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不容有失,因此刘凡一直在等待机会。

    (不好意思,这章传错了,已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