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零七章 攀亲附戚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妹妹与她男朋友开车撞到我男朋友的车后,拒不道歉,甚至更想敲诈我男朋友,这事你看着办吧!”

    龙烟雨根本就不给彭君恒解释的机会,一句话就将他想好的措词给堵死,此刻彭君恒心里别提多憋屈了,尽管他在京城一众汰渍档圈里也算是个人物,然而相对于龙家这样的庞然大物而言,彭家就是一个没有底蕴的暴发户罢了。

    在龙烟雨强势面前,彭君恒那里得瑟得起来,返身直面妹妹,厉声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给龙小姐及她的朋友道歉……”

    “什么?凭什么呀?我……”彭园园一听到哥哥的话,第一反应就想反驳,不过还未等她将话说完,却被彭君恒厉目一瞪,吓得不敢再放肆,不甘心地咽了咽口水,随即深吸一口气,不甘地道歉道:“对……对不起,龙小姐,还有几位,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对,诸位大人有从量,请原谅园园的鲁莽。”

    彭园园果然不愧为世家子弟,一翻道歉亦是说得有进退有据,场面话说是道歉,但其实却有推卸责任的意思,做错了事情,只是轻轻一句“鲁莽”就能揭过去的?

    那知道龙烟雨根本不受,冷言冷语道:“我想你弄错对象了,你应该道歉的是我男朋友,而不是其他,麻烦你重新来过。”

    刘凡在龙烟雨心中的地位有多重,从她语气中的冰冷便可窥得一二,而龙烟雨此话一出,彭家兄妹俩脸色顿时越加难看起来,相对沉稳的彭君恒还能忍受得住,但是一向倨傲的彭园园可就没那价城府了。

    “什么?要……要我跟……”彭园园登时面色怒变,热血一脑便冲刘凡遥遥一指,这架势分明就是指刘凡算那根葱,若非龙烟雨在一旁,说不定彭园园早就发作了。

    “啪……”

    然而,还未等彭园园将话说完,一旁的彭君恒却着急火燎地一把朝她扇了一把掌,随后怒目厉声喝道:“小妹……你想害了彭家吗?道歉啊?”

    “哥!你……你打我?你……呜呜……”彭园园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对自己关爱有加的大哥竟然毫不留情地扇自己一个耳光子,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你让彭园园一个千金大姐如何受得了,一时间忍不住泪眼婆娑起来。

    看着哭得伤心欲绝的妹妹,彭君恒心里堵得慌,但是如今形势比人强,在庞大的龙家面前,轮不到他彭家不低头,因而彭君恒只得狠下心不去看妹妹,转头向龙烟雨与刘凡道歉道:“这位先生,妹妹从小被家里惯得不成样,给几位舔麻烦了,君恒别无他求,但请几位看在彭家与赵家的面子上,宽恕她这一次吧,龙小姐,以为如何?”

    “赵家?那个赵家?”刘凡那里听不出彭君恒话里软中有硬,一提起“赵家”,却让刘凡不自觉地想起京城赵家来,在京城能称得上大世家的也只有赵婉仪这一家了,刘凡禁不住起疑。

    刘凡刚一提问,边上的龙烟雨却好似想到了什么,旋即凑过来为刘凡解释道:“哦!我刚想起来了,好像彭家跟婉仪的赵家是姻亲关系,赵家老四娶的好像就是彭家的女儿,算起来这兄妹俩还是婉仪的表亲,这事你自己处理吧。”

    “哦!还有这么多道道啊,不过这亲戚关系扯得有点远吧。”经龙烟雨这么一说,刘凡顿时明了,还真没想到这兄妹俩竟然是自己女人赵婉仪的旁亲表哥,这关系七拐八绕地,刘凡还得叫人家一声表舅子、表姨子呢。

    俗话说得好,不看僧面、看佛面,既然知道彭君恒兄妹俩与赵家的关系,刘凡再怎么也得给赵婉仪一些面子,一摆手就如同赶苍蝇一般,说道:“看在婉仪的面子上,你们走吧。”

    彭君恒一听刘凡这话,如蒙大赦,连忙道谢道:“谢谢这位先生与龙大小姐宽宏大量,那……我们就先走了。”

    说罢,未等刘凡反应,便拉起妹妹便想转身离开,但是刚走几步路后,彭君恒却又停住了脚步,随即又返身往回走去,这让彭园园与一众大头兵很是不解。

    “怎么?彭大少还有事?”刘凡一抬见彭君恒去而复返,随嘴问了一声。

    彭君恒却是被刘凡的话给问住了,犹犹豫豫半天不知道怎么开口,半晌后才一狠心,向刘凡询问道:“敢问先生尊姓大名,可否告知?”

    “噗嗤……我说彭君恒,你能不能这么搞笑啊,你一个大头兵扯什么白话文呀?你以为这是江湖啊。”彭君恒一句半白不文的话,却引来的龙烟雨得娇笑连连,让龙烟雨忍不住逾越两句,而她这话一出,同样引得一旁的几女笑意盎然。

    倒是刘凡仅仅只是微微一笑,旋即冲彭君恒点头说道:“我叫刘凡,记住喽!想要找回场子,随时可以来复大找我。”

    “刘凡?刘凡!你你……你就是……”初听到刘凡的名字,彭君恒有些耳熟,稍微一咀嚼这才猛然醒悟,如今“刘凡”这个名字在京城可谓是响亮无比,尤其是刘凡以一举之力独闯贾家,并将贾家给灭了,更是在京城如雷贯耳,彭君恒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刘凡呢。

    然而一想到自己妹妹刚才还与刘凡发生冲突,禁不住全身打了个冷战,但同时又庆幸刘凡没有为难他,旋即又想到刘凡与赵家的关系,心思却又活络起来。

    “你就是刘凡,婉仪表妹的未婚夫,哎呀……哎呀……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喽!”此刻彭君恒却是笑颜满面,三言两语便与刘凡攀起了矫情,尤其是说话时那个热乎劲,让刘凡禁不住一阵恶寒,又见他继续说道:“你好,刘少,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彭君恒,婉仪的四叔赵胤山是我亲姑父,说起来我与明杰,还有婉仪算是表亲,而你……嗯嗯!也算是一家人嘛。”

    言语间,彭君恒对刘凡颇为热情,一时间倒是让刘凡有些错愕,这都那跟那呀,你与赵家有亲,跟我刘凡有什么关系呀?再则这表亲可是远了不少,这时候你跟我攀什么交情呢。

    刘凡只好呵笑道:“呵呵……婉仪是我女朋友,赵明杰是我大舅子兼好兄弟,我也是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才不与你为难,不过你这妹妹若是不好好管教的话,今后必定惹大祸,言尽于此,听不听在你们。”

    彭君恒那里会听不出刘凡在下逐客令,连忙欠身道:“是是是,回去后我会与老爷子说的,那我们就告辞了。”说罢,也不待刘凡回话,带着彭园园、江明龙以及一众大头兵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彭君恒等人走后,刘凡与几女也无心思吃饭,结完账后,也跟着离开,紧接着先是将夏媚儿、杜冷月与楚梦妍送回公司,公司下午还有一个签约仪式,所以三女不得不与刘凡分开。

    送完夏媚儿三女回公司后,刘凡再与龙烟雨返回家中,此时刘凡家中除了几名佣人之外,其余家人都不在,刘凡便将龙烟雨领到自己书房。

    一进书房,刘凡返身抱起龙烟雨,一个闪身便坐到沙发上,二话不说就对龙烟雨上下其手,一边说道:“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任务,搞得这么神秘。”

    “哎呀!你正经点好不好……”龙烟雨白了刘凡一眼,一把推开将胸前咸猪手,接着才继续说道:“据龙组情报科传来消息,这段时间小鬼子与棒子国很不安分,这几天陆续有高手以各种名义潜入华夏,而且带队的是两名神级高手。”

    “神级高手?什么来头?他们来华夏想做什么?”听着龙烟雨的讲述,刘凡却毫不在意,神级高手在他面前就是渣,那里有美色当前重要啊,因而随嘴应付两句。

    “嗯……”被抚摸得热火焚身的龙烟雨忍不住一声轻吟,既而才回答道:“曰苯来的是横刀流山本村介,小棒子是弈剑门朴明存,另外还有两人门下十几名弟子,共五十多人前来华夏,而且是打着切磋武功的招牌,这些人由东北一路往南而来,目前已经有十几武林世家门派被踢暴招牌,他们下一个目标就会来沪海,所以爷爷派我过来。”

    刘凡对此一无所知,咋听之下有些恼怒,但同时又禁不住疑惑道:“咦?不会吧,这些小鬼子、棒子这么嚣张,为什么没高手出来阻止呢?龙组随便出一个人去就够灭他们了,莫非另有隐情?”

    “目前得到的情报不足,无法知道对方的意图,不过应该与即将召开的武林大会有关吧……”话到这里,龙烟雨语气一顿,词锋一转,气愤地说道:“这些小鬼子、棒子应该是以为龙组唯一的王牌宋老重伤未愈,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地前来挑衅。”

    “呵呵……”刘凡笑而不语。

    龙烟雨却是越加气愤道:“本来我想去灭了他们,可是爷爷不让我去,说什么现在国际形势紧张,不宜多生事端,你说人家郁闷不郁闷。”

    刘凡看着娇怒龙烟雨,笑道:“既然有胆子来,那就让他们有来无回,胆敢来我的地盘上撒野,简直不知死活。”

    “还是老公好,香一个!”

    刘凡的话倒是说进龙烟雨的心坎里去了,顿时眉开眼笑,嘟起小嘴便在刘凡的脸颊上小亲一口。

    “亲一下怎么够呢,还是……嘿嘿……”美人在怀,刘凡早就心猿意马,那里忍受得了龙雨烟的挑逗,贼笑一声后,二话不说便将龙烟雨摁倒在身下。

    “哎呀!大色狼……”龙烟雨早就知道刘凡的色狼秉姓,嘴里笑骂着,却又欲拒还迎,半推半就地,不多时书房内便上演了一场活色生香的春宫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