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零九章 柳家继子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我是凡媚儿公司总裁夏媚儿,你们谁是主事的,说说看为何来我公司捣乱。”

    夏媚儿厉音方落,好半晌却并没有得回应,盖因此时此刻柳大少以及他身边的两名保镖都为夏媚儿绝世容颜所倾倒,直愣得目光呆滞,一副魂与色授的糗样,顿时让夏媚儿心生厌恶。

    “没有人回答?”夏媚儿的语气再度清冷三分,冲着眼前三人横眼冷视一瞥,又冷冷说道:“既然没别的事情,那么送客!”

    夏媚儿在商场混迹沉浮多时,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一眼看出这一行人以柳大少为主,之所以明知故问,自然是对柳大少这样的浮夸子弟不屑一顾,直截了当地下了逐客令,旋即转身就走。

    “慢着!”而这个时候,柳大少终于清醒过来了,美女当前竟然一改之前噤若寒蝉的衰样,大手一挥故作潇洒地喝住了夏媚儿,而这个时候夏媚儿亦是停住了脚步,却并未回头,这样却让柳大少心存侥幸,不由自住地加快步伐。

    这时,猴子与马天两人一见柳大少上前来,毫不犹豫地挺身上前将他拦了下来,将柳大少阻挡在夏媚儿一米开外。

    “你们……哼!”柳大少被阻拦,顿时就想发作,但是一见猴子与马天两人不善的眼神,立马想起两人的武力值,转瞬间只能将不满化作一声冷哼,眼中还有几分不屑,随即又抬头看向夏媚儿的背影,朗声说道:“想必你就是凡媚儿公司的夏总裁吧,难道这就是夏总的待客之道?”

    见到夏媚儿的第一刻起,柳大少越显得意,浑然没有因为之前的狼狈而感到不耻,有道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点道理柳大少还是懂的,如今见到正主了,他反倒不客气起来了。

    夏媚儿闻言眉头一皱,却没有开口回答,倒是边上的杜冷月更不客气地冷哼道:“哼!一个不知所谓的纨绔子弟,没听到夏总的话吗?这里不欢迎你们。”说罢,杜冷月冷眼一凛,秀手一指门口出,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哈哈……”柳大少看着杜冷月的举动,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道:“在沪海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你是第一个,别说是小小的沪海了,就算是在京城也没几个敢对我这般无礼,所以……”

    “你待怎样?”杜冷月面色更冷,以她的聪明不用想都知道柳大少接下来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看着杜冷月的冷若冰霜的俏脸,柳大少的笑意更甚,旋即不急不徐地说道:“不想怎么样?只不过我若是就这么走出去了,下一刻什么工商、卫生、司法……等等机要部门逐一上门‘公干’,那就不好说了。”

    “你在威胁?信不信下一秒我就让你变成一具尸体啊。”杜冷月姓格本就清冷倨傲,那里会受有威胁,说话间周身气势再次暴涨,抬手便往柳大少伸了过去,这可把柳大少吓了一跳啊,杜冷月的厉害他可是领教过了,忙不迭在躲到保镖身后。

    “哼!无胆匪类……”看着如惊弓之鸟的柳大少,杜冷月毫不客气地鄙视一声,眼中的鄙夷之色毫不掩饰地显露出来。

    “好了!冷月,把气势收敛一下。”这时夏媚儿返身秀手一挥,喝住了杜冷了的气势,旋即向柳大少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直到一米开外才停住脚步,接着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是谁?有什么目的?不妨说来听听。”

    柳大少不敢面对杜冷月,但是对妩媚绝伦的夏媚儿却是觊觎不已,一见夏媚儿走过来,顿时心痒不已,几步从保镖身后走了出来,旋即一脸喜色地说道:“哟!还是夏总有见地,说起话来真有水平,江磊,你来告诉夏总我是谁。”

    说着,柳大少自我感觉良好地理了理衣领,旋即高昂起头颅,装腔作势地等待着身边保镖江磊,而后者亦适时地回应道:“这位是我们鹏程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柳鹏程,同时也是京城柳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更是京城柳家大公子,所以……”

    “够了,不必介绍了……”不待江磊把话说完,柳鹏程一摆手便打断了他的话,随即志得意满地将目光投向夏媚儿,期待着对方惊讶的表情。

    然而,夏媚儿却让柳鹏程了,不仅没有从她的面上看到惊讶之色,甚至连一丝表情都看不到,这让柳鹏程很是恼火,若是往常,只要他一报出身份来,周围的人无不惊叹,甚至上前来巴结讨好,但是夏媚儿却对此不为所动。

    “哼!”柳鹏程暗自冷哼一声,此刻的心情大大的不爽,但是美人当前,该有的风度还是要做足,瞬间露出自以为灿烂无比有笑容,说道:“我是身份不值得一提,我这人一向很低调,从来不以势欺人,尽管我父亲是沪海市委书记……”

    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嘴里说不以势压人,话里话外却故意点出自己身份,尤其是“市委书记”几个字,更是让他得意万分。

    而这时夏媚儿面脸也露出了动容的神色,尤其是当得知对方竟然是市委书记柳严正的儿子时,瞳孔更是微微一缩,不过也仅此而已,虽说夏媚儿的身份并不是有多高,但是好歹跟着刘凡这么长时间,对刘凡的势力再了解不过了,更何况她与柳凝香还是姐妹,那就更不会怕柳鹏程了,只是她不明白的是,柳鹏程到底所为何来?

    夏媚儿与柳凝香再熟悉不过了,对柳凝香的家庭背景更是了解,并未听说过有什么弟弟之类的,这让夏媚儿禁不住责问道:“你是柳书记的儿子?柳凝香的弟弟?”

    柳鹏程见夏媚儿如此,越加得意,几乎是脱口回应道:“当然!一般我不会拿出来炫耀的,不过我父亲对我确实很好,出行都给我配保镖。”

    “那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夏媚儿可不会天真的认为对方只是没事出来逛街而已,一双美目警惕地瞥了柳鹏程一眼,眼中满是不可置否。

    “哈哈……”夏媚儿越是表现得忌惮,柳鹏程越开心,哈哈大笑道:“我是个商人,商人逐利,自然是无利不起早,既然夏总这么问了,那我就不怕坦白地说了。”说着,柳鹏程话锋一转,一脸正色道:“今天来是给贵公司送钱来了。”

    “送钱?”夏媚儿心头的疑惑更甚,这世上那有这种好事,这分明就是黄鼠狼给鸡百年,不安好心呐。

    柳鹏程伸手打了个响指,一副“你真聪明”的表情,说道:“没错!我有意出资一千万收购贵公司的股份,有钱大家赚嘛。”

    正如夏媚儿预料的那般,柳鹏程果然不安好心,不过对于见惯商界尔虞我诈的夏媚儿而言,这并不算什么,只是不动声色地问道:“不知柳大少这一千万是华币?还是美金?又想收购多少股份?”

    “自然是一千华币,至于股份我要得也不多,百分之五十一就行。”柳鹏程见夏媚似有意动,心里更是欢喜,于是再烧起一把火,说道:“我保证在整个沪海没有人敢打贵公司的主意,同时还可以借助柳氏集团的销售渠道,将贵公司的产品销往国外去,倒时候还不赚得盆满钵满,我这提议如何?”

    此刻柳鹏程给夏媚儿画了一张大饼,无非就是借助柳氏集团,以及柳家在官场的势力,其实跟抢钱没什么两样,这样的吃相实在是太难看了,一旁的杜冷月都看不下去了,若不是对方是好姐妹柳凝香的弟弟的话,她早就一拳轰过去了。

    而夏媚儿的脸色同样不好看,明摆着来抢钱,换了谁也不会有好脸色,于是夏媚儿毫不留情地怒斥道:“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猴子,马天,送客!”

    说罢,夏媚儿一个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公司里走去,本就柳鹏程厌恶的杜冷月更是有样学样,连招呼都不用打一声,就跟了上去。

    “喂喂!夏媚儿,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本少爷?还是怎么滴!”柳鹏程看着夏媚儿决绝的身影,终于意识到自己被无视了,顿时勃然大怒,冲上前就想拉住夏媚儿,却是猴子跟马天两人给拦住了。

    “请吧!这里不欢迎你。”

    “没听到夏总让你走嘛?”

    猴子跟马天两人秉承夏媚儿的意思,一步不让柳鹏程上前,甚至毫不给对方面子地冷眼相向,面对两位地阶高手,柳鹏程那里敢靠近,恨恨地瞥了一眼,旋即怒气冲冲地吼道:“哼!不识抬举的女人,你给我等着,居然敢不给本少爷面子,那可就怪不得我了,咱们走着瞧!”

    撩下几句狠话之后,柳鹏程带着一众保镖灰溜溜地离开了凡媚儿公司,但是被如此羞辱的柳大少又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一路走着一路打着电话求援。

    但是这个时候保镖头子江磊却劝说道:“少爷,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心情极度不爽的柳鹏程大少爷脾气顿时发作,出口成脏,而这时的江磊就成了他出气的对象。

    不过拿人钱财,与人销灾,江磊强忍着柳鹏程的怒火,皱着眉头说道:“少爷,这家公司恐怕没那么简单……”

    还未等江磊将话说完,柳鹏程即刻没好气地打断道:“费话,我当然知道对方不简单,这还用你来教我啊。”

    被驳斥的江磊隐隐有那么一丝火气,却不敢发作,依旧强忍着道:“不!少爷,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普通的公司怎么可能用两个地阶高手看大门呢,还有那个姓杜的女人更是先天高手,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家公司背景深不可测,要么是某个大势力,要么就是某个隐世家族,无论那种情况都不是好惹的,所以少爷还是不要掺和进去的好。”

    (最近卡文了,结尾不好写,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