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一十章 柳家继子(2)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柳鹏程灰溜溜地从凡媚儿公司离开后,并没有听取手下保镖头子江磊的劝阻,一意孤行要给夏媚儿以及凡媚儿公司难看,随后假借柳严正的名义给下面官员发号施令,于是乎一个工商、卫生、派出所,司法……等等几个与商业相关或不相关的机要部门组建的临时联合执法队伍,浩浩荡荡地朝凡媚儿制药厂进发了。

    在柳鹏程离开公司的两个小时后,正在开会的夏媚儿频繁接到下属人员的求援电话。

    “什么?工厂卫生情况不达标?”

    “防火系统存在多处漏洞?”

    “卖场出现不合格产品?”

    “还要封厂?”

    “……”

    “欺人太甚了!”一个个电话打到夏媚儿这里,顿时让夏媚儿气愤难消,甩手狠狠地将手机甩在了地上,一下子将上万元的手机摔成四分五裂,可见此时夏媚儿怒火有多么庞大。

    会议室内公司几大高层看着气愤得咬牙切齿的夏媚儿,心情不由一凛,傻子都看得出必定是出事情了,有心询问却不知从何问起,这时坐在左手边的杜冷月却疑惑道:“媚儿姐,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情?”

    “唉……”夏媚儿轻叹一口气,调整一下心情后,这才说道:“工厂跟卖场出大事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半个小时前工商、卫生、环保、派出所几个部门上门联合执法,一上来就鸡蛋里挑骨头,最后还下令封厂封铺,勒令我们三天内整改,否则不得开业!”

    “啪……什么?”

    夏媚儿话音刚落,惊得杜冷月拍案而起,旋即好似想到了什么,银牙一咬,愤恨地说道:“肯定是那个柳大少做的好事,看来他还没被打怕。”

    “我也是这么想的。”夏媚儿其实早就心里有数,公司现今发展迅速,赚起钱来比用印钞机还厉害几倍,那能不让人眼红呢,本来以为开业当天那么浩大的声势一般人就算有觊觎之心,也要掂量一下自身的份量,却没想到第一个找上门的会是柳家人,更让人无语的是,这人还是好姐妹的弟弟。

    之前小小的教训一翻也就是了,夏媚儿本不想把事情闹大,免得到是无法给柳凝香交代,可没想到柳鹏程的吃相这么难看,竟然做出这种下三烂的事情来,这回夏媚儿想不发火都难了,不然别人还以为她夏媚儿好欺负。

    看着了然于胸的夏媚儿,杜冷月的心情倒是平静了不少,随即建议道:“媚儿姐,现在怎么办?要不……把事情告诉少爷,让他来处理,毕竟这里面还有凝香姐在……”

    “嗯!这事还真得让老公来办比较妥当……”夏媚儿一想杜冷月的建议,即便点头应称,旋即想拿起手机给刘凡拨打电话,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壮烈牺牲”了。

    “喏!用我的吧。”这时杜冷月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来。

    “谢谢!”夏媚儿向杜冷月道声谢,随即接过手机,拨打了刘凡的电话,不几秒手机便接通了。

    此时的刘凡正在学校的图书馆看出,突然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掏出一看才发现是杜冷月来电,于是朗声笑道:“喂!小月啊,你不是还没下班嘛,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了。”

    “老公,是我啦,媚儿!”

    一声甜而媚的声音传来,刘凡便知是夏媚儿,这才恍然笑道:“哦!原来是媚儿啊,怎么用冷月的手机打来,你的呢?”

    “让我给摔烂了。”

    “嗯?”刘凡一听夏媚儿语气有几分气恼,顿感异样,禁不住询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遇什么不顺心的事了?给老公说说,任何事情我都帮你摆平。”

    刘凡一翻话说得慷慨激昂,豪气干云,倒是让夏媚儿倍感欣喜,随后夏媚儿将柳鹏程到公司的作为,以及对凡媚儿旗下工厂和卖场的故意刁难,原原本本地说给了刘凡听。

    “柳鹏程?柳家大少爷?凝香姐的弟弟?没听说过柳家有男丁啊。”听着夏媚儿的讲述,刘凡顿时心生疑虑,以他对柳家的了解,还真想不起还有柳鹏程这么一号人物,不过事出有因,空穴未必无来风,最后刘凡只好说道:“这事你就别管了,我来处理,公司这两天就当放假吧。”

    “嗯!那晚上等你回来!”

    接着两人又寒碜几句,便挂断了通话,而这时刘凡已经没有心情再继续看书,随即就想给柳凝香打个电话,岂料还未拨打过去,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嗯?是凝香姐,难道这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嘛?”刘凡一看手机屏幕,竟然显示着“柳凝香”三个字,禁不住内心嘀咕起来,但手下也不慢,随即按下接通按键。

    “喂?是小凡吗?”话筒那边传来柳凝香疑惑的声音,随即又听到柳凝香埋怨道:“小凡,刚才在忙什么呢,好几个电话都占线。”

    刘凡闻言痴痴笑道:“香姐,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竟然就打过来了,看来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呐!”

    “是吗?就你贫嘴……”柳凝香似呼被刘凡的话撞入心扉,会心一笑,既而才说道:“你要找我?什么事呢?”

    “先说你的吧,我这事不急!”听到柳凝香的声音后,刘凡倒显得不急不徐,事实上他就没将柳鹏程放在眼里。

    柳凝香似是沉思半晌,接着说道:“是这样的,今天公司有点忙,恐怕没时间去幼儿园接妮妮了,打算让你帮我接一下!”说着,话语一顿,继续说道:“另外我父亲请你晚上来家里吃饭,是家宴哦!”

    “家宴?”刘凡闻言不由得一喜,如今他与柳凝香之间的关系不清不楚的,还没有得到柳家的许可,如今一听说是“家宴”,禁不住联想翩翩,禁不住口花花道:“该不会是岳父大人即将接受我的节奏吧?”

    “淬!去你的,谁是你岳父啊,脸皮真厚!”柳凝香忍不住暗淬一口,但同时又禁不住内心的喜悦,如果两人的关系能够得到家风景点人的认可的话,这无疑是一大喜事,柳凝香又那里会不高兴呢,不过女人总是矜持的嘛。

    “嘿嘿!有道是脸皮薄、吃不着,脸皮厚、吃个够嘛!”如今两人早已“坦诚相见”,刘凡说起话来自然没有那么多顾忌,一翻调笑后,他又问道:“香姐,跟你打听个人。”

    “说吧!想打听谁?”柳凝香听着刘凡的话,不以为意应道。

    “柳鹏程你认识不?”这时刘凡倒是认真起来了,对于潜在的敌人,刘凡可不会心慈手软,当然若真是未来小舅子的话,那还真得好好思量一翻。

    “你怎么认识鹏程?”这下倒让柳凝香不解了,惊呼一声脱口而出。

    “香姐,你还真认识他啊!”感受到柳凝香语气中的讶异,刘凡对柳鹏程的身份便信了几份,于是又问道:“那香姐跟柳鹏程是……”

    柳凝香想也不想便回答道:“鹏程是我弟弟啊!”

    “还真是你弟弟啊!”有了柳凝香的回答,刘凡确信无疑,但同时也倍感头痛,若是别人想要找自己麻烦,他大可灭之,但是自己“小舅子”可就得好好考虑一下了,免得到时伤了柳凝香的心。

    听到刘凡这么大的反应,柳凝香不禁更加疑惑,于是问道:“小凡,是不是鹏程惹到你了?”

    “这个……”一时间刘凡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说小舅子要抢自己的钱吧?因而几翻思虑后,刘凡颇为难地说道:“香姐,还真让你说着了,事情是这样的……”

    随后刘凡又将夏媚儿告诉自己的事情,转述给了柳凝香,而柳凝香每听一分,脸色就难看一分,到最后更是面沉如水,可见她是真生气了。

    “他……他怎么能这样!”柳凝香说话时的呼吸在不知不觉间沉重了几分,随即又道:“小凡,这事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刘凡也感觉到柳凝香心情的沉重,连忙宽慰道:“香姐,你也别生气,气坏了身子,我可是会心疼的。”

    “我知道了……”听着刘凡关切的话语,柳凝香不知不觉间心情好了几分,而后才继续说道:“其实鹏程并不是我亲弟弟,而是家族中旁亲过继来的,你也知道我父亲跟伯父膝下无子,就我跟凝霜两人,为了能让柳家能够延续下去,才出此下策,鹏程在父亲面前的表现一直很不错,前些曰子才从国外回来,还组建了一家公司,本来我还很高兴的,却没想到……”

    “香姐,你也别担心,回头教育一下就行了……”刘凡那会听不出柳凝香话中之意,说白了就是当成柳家下代继承者来培养,不过从中刘凡又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暗想:这柳鹏程莫不是两面三刀的人物,要真是这样的话,少不得要让他吃点苦头。

    “小凡,若是鹏程真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你帮我好好教育一翻,若能成材的话,姐姐必定感谢你。”刘凡的话倒是让柳凝香松了口气,她还真担心刘凡对自家弟弟下狠手,同时又对刘凡感激不已。

    “谢什么谢啊!咱们都老夫老妻,你跟我客气个啥,嘿嘿!”刘凡如今三句不离本色,方才还有那么一点正经,转眼又不正经起来了。

    “呸!谁说要嫁给你啦,还夫妻呢!”柳凝香不可置否暗呸一声,同时又是芳心暗动,随后又说道:“鹏程那边我会说他的,记得晚上带妮妮来家里吃饭,还有别穿得太随意了。”

    “嘎嘎……”一听这话,刘凡笑得更得意,随即连忙回应道:“行啊,这可是我以准女婿的身份第一次上门,不会给你丢脸的,你就等着迎接你老公大驾光临吧。”

    “嗯!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