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一十七章 杀人如宰鸡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合气道——刀流斩!”猛然间,武田次郎原本平平无奇的手刀豁然气芒暴涨,乳白色罡气有如实质般氤氲缭绕,霎时好看。

    “哇……”

    突如其来的惊变,亮瞎了观众们的钛金眼,刀气!末法时代的今天几人得见?一时间将现场绝大多数人震惊得无以复加,同时华夏观众们也为张毅面临的危机集体噤声了。

    然而,谁又知道此刻张毅却是心静如水,而平静的外表下却隐藏炙热的火气,这一点从他跃跃欲试目光便可探知。

    “烈焱爆拳……”

    “嚯……呼……”

    果不其然,咋听张毅口中一声暴喝,旋即双手十指成爪一扣,“嚯……”地一声破空声起,陡然间两团妖异的火焰在十指间凭空出现。

    异变再突起,比之前武田次郎的气刀流更加震撼人心,不仅现场观众被震撼到,此刻就连武田次郎也受到影响,目光短暂一呆滞,砍向张毅的气刀手亦是为之一顿。

    高手间的对决往往就在瞬间决定胜负,而如擂台上的两人实力完全不对等,此刻武田次郎居然在生死之战中分神,无疑是自寻死路,张毅又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死吧……”

    “嘭……”

    电光石火之间,张毅一手擒拿住武田次郎的气刀手,同时又一个爆拳击中武田次郎小腹处,发出“嘭……”地一声暴响。

    “呼……哔哔叭……”

    “啊……嗷嗷……”

    张毅手中炙热的火焰如病毒一般,瞬间向武田次郎全身蔓延而去,不几秒武田次郎就成了火人,惨叫连连如同鬼哭狼嚎,声声寒人心,现场观众无不心惊胆颤,或难以置信,或惊恐万状……等等负面情绪不一而足。

    仅仅一分钟不到,武田次郎便已化作一堆灰烬,空气中弥漫着焦灼扑鼻的肉香味,但此刻却没有人欣赏这香味,反倒有种翻腾欲呕的难受感。

    “草鸡一只,简直不堪一击!”就在这个时候,唯一站在擂台上的张毅很是搔包地抚了抚额前的刘海儿,很自恋地冲台下的主持人说道:“喂……那个谁,你是不是改宣布结果了。”

    “啊……哦!哦!”听到张毅的叫唤,那主持人才如梦方醒,唯唯诺诺地点头应答着,但他显很还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目光呆滞,机械式地做着下意识地动作,以至于十几米距离,竟然走了几分钟都没到擂台上,好不容易走到擂台上,主持人却只敢站在张毅几米开外,好似生怕眼前这个煞神也给他一拳,并将他烧成灰烬一样。

    “现……现在……我宣布第一场由华夏获胜……”

    “哇嗷……”

    “啪啪啪……”

    主持人终于磕磕巴巴地宣布了第一场比赛结果,而当这一结果出现的同时,现场的华夏观众顿时暴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欢呼声、嚎叫声、掌声,声声震响整个体育馆,好似欲将球馆的天花板掀翻天一般。

    其实也难怪华夏观众会如此有激情,其实是昨天江南武林接连战败所压抑的情绪一下子暴发出来,似这般爱国情怀,只要是有热血的华夏人都不会缺少的。

    欢呼声持续了十几分钟,久久未停歇,而张毅也享受着英雄般的待遇,在这一刻无论是现场华夏观众,亦或是电视机前观看直播的观众无不视他为偶像,所以在这一刻张毅红了,红得一塌糊涂,就连网络上也吵翻天了。

    不过擂台赛还未结束,在主持人的催促下,张毅终于心满意足地跳下擂台,返回到刘凡阵营,一回来自然是得到了几兄弟热情拥抱了。

    张毅一到近前,陈刚立马就给他一个熊抱,更是连暴粗口道:“哇靠!老二,你刚才那一拳真是太劲爆了,这该不会就是你说的新招吧?”

    “是呀!二哥,还有刚才在台上的POSS实在是搔包得丧心病狂!”王施仁也附和着陈刚的话,顺手一拳打在张毅的胸口上,临了还不忘记鄙视道:“不过你居然用修仙手段来对付一个凡人,是不是太那个了……大炮打蚊子了,是不?”

    “行啦,都别闹了……”就在几兄弟闹哄哄的时候,刘凡走上前来,一拍王施仁的肩膀,说道:“小四,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我们不需要活口,你懂?”

    “嘎嘎……”一听刘凡点将,王施仁不由得大喜过望,旋即贼笑着说道:“你就看好吧,我不把那小棒子给冻成冰块,都没脸回来见你们。”

    “去吧!”刘凡对王施仁没什么不放心的,这就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其实也就是刘凡让几兄弟扬名立万而已,要不然他还真没这么无聊到亲自对付这些小杂鱼,因而一把将王施仁推了出去。

    “嘿!小四呀,哥哥我可是一招搞定哟,你可别拖拉哦。”

    “是了!是了!小四眼,放心大胆地上,你老大我就是你坚实的后盾。”

    “切……”

    陈刚、张毅这两个贱人临行前还不忘记调侃王施仁,嬉笑怒骂仿佛他们参加的不是生死对决的擂台,而是在看什么欢乐剧场,而几兄弟的打闹也感染了周围其他观众,坐在华夏区的观众自然是乐得其所,而做为另外三国的观众则为接下来的比赛担忧,毕竟张毅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了。

    “好!现在第二场对决即将开始,有请双方选手登台……来自华夏的武者王施仁对战寒国剑道大师朴昌浩。”这时主持人的话很不适时宜地响起了,同时将现场所有人的目光转移到了擂台上。

    而随着主持人的介绍完毕,王施仁与朴昌浩相继飞跃上擂台,此刻两人相对而望,朴昌浩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大叔,身形魁梧,手持一把长剑,剑刃寒光隐现,一看就不是道具,反观王施仁赤手空拳,更兼身材有点瘦弱,眼前两人无论从体型还是装备上看,王施仁很显然是完败。

    不过有了张毅的珠玉在前,朴昌浩可不敢掉以轻心,武田次郎的前车之鉴可就在前眼了,因而一上来,朴昌浩的目光一刻不敢离开王施仁,而相比于朴昌浩的紧张,王施仁可就轻松多了,在他眼里朴昌浩就是一盘菜,随时都可以拿下,因而此刻他的站姿松松垮垮,漏洞百出,看得对面的朴昌浩意动不已,若非此刻主持人还未宣布比赛开始,说不定朴昌浩早就发动袭击了。

    “比赛开始……”

    第二场对决终于在朴昌浩焦急难耐之际开锣了,未等主持人离开擂台,朴昌浩率先对王施仁发动了攻击,脚尖点地,身形如飞般飞跃而去,手中长剑夹带着先天罡气划破长空。

    “呛……”

    朴昌浩手持长剑直刺王施仁咽喉,近在王施仁身前不到半米时,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就好似刺中了铁板一般,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抬眼一望,才见不知何时,王施仁身前出现了一道土黄的屏障,而这屏障就如同天堑一般,无论朴昌浩如何倾尽施为都不得寸近。

    面对朴昌浩的偷袭,王施仁冷笑道:“哼!早就听说寒国小棒子的无耻,见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一招不中,朴昌浩立即后撤,旋即横剑于胸,还不忘反唇相讥道:“哼!生死搏斗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要能杀敌,不择手段又如何?只能说你太天真了……”

    “呵呵……”王施仁不可置否一笑,转瞬间却又面带煞气地回击道:“别把无耻当有趣,寒国人果然是无耻没下限,那你就做好死有觉悟吧。”

    朴昌浩被王施仁的话气得恼羞成怒,愤恨地低喝道:“费话少讲,手底见真章!”

    “哼!”王施仁冷冷一哼,寒眼冷视朴昌浩,手下快速掐法诀,几秒间,无数晦涩难明而繁乱的法诀便从手上呈现出来,最后双手一顿,紧接着一声暴喝:“万方雪飘……”

    随着暴喝声起,王施仁周声蓝光咋现,瞬间方圆百米内无风起浪,卷起王施仁的衣角,下一刻百米方圆温度骤降,升腾起袅袅白气,白气夹杂着蓝光冲天而起,旋即天空中飘起了雪花。

    “咦?好冷呀!这是怎么啦,怎么突然间这么冷呀”

    “难道是暖气坏了?”

    “看……下雪了……”

    “……”

    天现异象,温度骤降,几乎同一时间现场的观众都感受到了,更是如实地反映在电视机上,若不是观众们知道这是擂台赛的话,说不定会误以为是电视特效,只有现场的观众才能真实地感受到。

    与此同时,处于擂台中的朴昌浩感受最深刻,此刻他的头发、肩膀无不覆盖着雪花,那冰冻刺骨的冷冽感是那么的真实,而这一切不过是几秒间发生的事情。

    “千里冰封……”还未等朴昌浩醒悟过来,王施仁的杀招已出,忽听一声怒吼,便见王施仁如同大地之王一般,双拳重重地捶打擂台,瞬间一道冷厉的蓝光隐没地面。

    “嘭……

    “哔叭叭……

    “咚……”

    就在众人诧异不解的时候,地面上突然涌出道道冰刺,从王施仁双拳向前方的朴昌浩席卷而去,而这个时候,朴昌浩惊惧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被冻僵了,心生躲避的念头,可身体却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冰刺急速而来。

    “啊啊……”恐惧之下,朴昌浩那里顾得了其他,拼命地想要挪动双脚,可惜已经来不及了,下一秒冰刺及身,瞬间覆盖整个身体,朴昌浩只来得及嚎叫几声,便成了一块冰雕。

    “呀哈……”

    一招致敌,将朴昌浩冻成冰雕,可王施仁似呼并不想就此罢休,高喝一声,跃身飞起,而后祭起拳头,向着冰雕猛砸而下,整块冰雕瞬间土崩瓦解,就连朴昌浩的肉身也无法幸免,碎裂成一块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