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一十八章 三场完胜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哇嗷……”

    “啪啪啪……”

    “华夏万岁……万岁……”

    王施仁干净利落地秒杀小棒子,为华夏再下一城,让华夏观众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因而,未等主持人宣布结果,现场两万多观众瞬间暴发出强烈的欢呼声,更是拼命地为场中的王施仁鼓掌,那掌声响彻整个体育馆。

    反观米、曰、寒三国阵营的观众却集体失声了,恍惚间还记得昨晚己方大杀四方时,那种意气风发的快意,如今风水轮流转,他们成了华夏人欢呼的背景墙,失望、愤怒、屈辱……等等情绪笼罩着他们。

    与此同时,做为此次米、曰、寒三国领队的高层们却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只要再输一场,也就宣告着他们此次“访华”的阴谋宣告粉碎,这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噢!上帝呀,谁心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会事,华夏江南几时出现如此厉害的年轻高手,而我们却一无所知……”体育馆西面休息区内,杜纳德仰天长叹,目光死死地盯着台上正享受胜利欢呼的王施仁,做为此次民间访问团的团长,他承受的压力无疑是最大的。

    “八嘎呀鲁……情报局的人通通都得死啦死啦滴,如此重要情报他们居然一无所知。”副团长东条英野此刻面目狰狞,一巴掌恶狠狠地拍到桌面上。

    “哼!”寒国第一高手金大昌冷哼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台上刚刚死去的朴昌浩是他的门下最出色的弟子,可如今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为人师者又怎么可能不愤怒,恰巧东条英野的话被他听到,因而金大昌也自己的怒火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东条英野好似感受到了金大昌的怒火,可事实上也是由于曰苯方面提供的情报有误,从而导致如今的失败,东条英野也只能生受着,但是坐以待毙显然不是他的风格,于是东条英野向杜纳德提议道:“杜纳德阁下,如今情况对我方不利,是否派遣强力人员参战?”

    杜纳德根本不给东条英野这老鬼子面子,直接呵斥道:“哼!小野君,贵方的情报严重不实,造成现在这种不利局面,也应当由贵方承担,所以接下来的事你看着办吧,你知道此次行动失败的后果……”

    “这……好吧!我会安排的。”东条老鬼子自然听出杜纳德话中胁迫之意,小鬼子一向都是老米的奴才,那里该反驳顶撞,况且这次事件确实是己方情报失误造成,他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了。

    盟友指望不上,东条英野只能靠自己了,为了这次行动,小鬼子派遣来华夏的高手不少,其中就有一名神级高手,同时也是曰苯第一高手柳生宏一,不过柳生宏一并未参加擂台,而是另有任务,而东条英野也指挥不动这位曰苯第一高手,但是柳生宏一门下弟子可有不少,因此东条英野想到了柳生宏一门下大弟子井野龙二。

    且不管东条英野如何安排,再看此刻擂台之上,已经没有了王施的身影,他赢下了一场早已下台,此刻上台的是陈刚,在主持人的介绍下,昴然出现。

    反观三国方面人员则迟迟未能上场,是畏惧不前?是怯战不出?可让华夏观众乐坏了,要是三国方面的人不敢出战,那今晚无疑是华夏获胜。

    “请参战选中就位,否则十分钟后将被判弃权,华夏方将不战而胜……”这个时候,主持人催促声响起。

    “嘘……嘘嘘……”

    “小鬼子怕了吧……”

    “害怕就赶紧滚蛋呗……”

    主持人话音刚落,现场就响起了铺天盖地的倒嘘声,还夹杂着各种叫嚣声,而对面的米、曰、寒阵营的观众再一次集体噤声了,傻子都看明白己方无人了。

    “嚯哈……”

    就在这个时候,从西面看台上传来一声暴戾的呼喊,紧接着一道白影从人群头顶飞掠而过,速度异常迅速,几十米的距离几乎瞬间及至。

    “嘭……”来人脚刚落地,整个擂台犹如被重击一般颤抖不已,地面上更是陷下一个数米直径的浅坑,可见来人一击重压的威力足有万斤之力。

    而这个时候陈刚也看清了来者,魁梧的身姿,一身白色武士装扮,腰间绑缚的黑色腰带间插着一长一短两把武士太刀,苍老的面容,配上刚毅而冷厉的眼神,这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曰苯古武士。

    “咦?主持人,这个老头好像不是参战选手吧。”此时陈刚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老头,并不在签生死状的五人之中,于是忍不住疑惑。

    “额……这个……那个……”这个主持人本就是个汉歼走狗,临场换将的事情自然知道,但是这里可是华夏人的底盘,他自然不可能胡说,可一时间又找不到合理的借口,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倒是那武士率先开口了。

    但见那小鬼子学着华夏武林人士那般向陈刚拱手道:“在下伊贺刀流井野龙二,仰慕华夏武林绝学已久,今天趁此机会特来讨教,不知阁下可否赐教?”

    “哟嗬……你老头华夏话说得挺溜嘛。”陈刚听着井野龙二一口流利的华夏话出口,禁不住乐了,打就打呗,还拽什么古词呀,但是陈刚可不会跟小鬼子讲什么仁义道德,不耐烦地喝道:“老头,既然来送死,那就别费话了,来吧!”

    此时陈刚也看出这老鬼子的实力只差半步就能进入神境,这样的实力在他面前也就是个渣,陈刚那里会将他放在眼里,也不费话,冲着对方勾勾手指头,挑衅的意味异常浓重。

    “八嘎!”井野龙二没想到自己一翻礼遇,换来的是不屑与挑衅,就算是早已练就不以物外而动的心境,也忍不住恼怒,顺手抽出腰间长太刀,暴喝道:“受死吧!”

    井野老鬼子突然暴起,着实吓坏了边上的主持人,之前两场擂台的凶残也可是见识过了,此刻为了免受池鱼之殃,连场面话都不说便仓皇逃窜到擂台下了,而身后的战斗也打响了。

    “旋风斩……”

    井野老鬼子无下限地趁机偷袭,一个极速前冲,手中刀锋自下而上向陈刚挑起,夹带着劲风的刀芒铺天盖地地朝陈刚身上砍去。

    “噹噹噹……”

    刀锋临身,却如同砍在钢板上一般,发出阵阵打铁声,而处于刀影中的陈刚却似是未察,如看戏一般,好整以暇地观看井野龙二的表演,就好像站在擂台上的不是他一样。

    “呐尼!”

    一连斩出十几刀,井野老鬼子发现陈刚竟然毫发未伤地站在眼前,甚至他还从陈刚的眼中看到了戏谑的目光,这让自诩神境之下第一人的他,信心倍受打击。

    “不……不可能,你……你怎么可能……”

    陈刚风轻云淡地瞥了一眼,旋即捏了捏拳头,扭了扭脖子,好似才刚热身一般,旋即很不屑地说道:“老鬼子,你的刀生锈了吧,这点力道只够给小爷挠痒痒……”

    话语一顿,陈刚眼神不复刚才的懒散,瞬间凌厉无比,又道:“你砍了这么多刀也砍累了,现在该我表演了,小爷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刀锋……”

    “是吗?那就来吧……”井野听到陈刚的话,下意识把刀一横,已经暗中戒备起来了,前车之鉴可就在眼前,他可不想因为麻痹大意而死。

    “死来……”

    “霸刀怒斩……嗷……”

    陈刚话音未落,一声嚎叫震天彻地,瞬间震住了井野龙二,而在失神间,陈刚已完成了招式,此刻陈刚双手举头顶,虚空一握,一把金黄色的巨刀显现,虚幻的刀身,金芒如气氤氲缭绕,煞有气势。

    此刻不仅擂台上的井野龙二震惊住了,就连体育馆席位上的观众也都惊呆了,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呀,难道这是在拍电影电视吗?摄像机在那?剧组人员在那?人们试图为眼前这一幕寻找合理有解释,可惜这一切的一切那么真实的出现在眼前,比之前张毅、王施仁两人还要震撼人心。

    “斩……”

    只见一把霸气的巨刀如擎天柱一般向井野龙二倾倒而下,面对滔天威势,井野龙二眼中露出了恐惧,无比的恐惧,这是处于刀锋中心之外的人无法感受到的恐惧。

    “轰……咔嚓……”

    巨大的刀锋顷刻而下,井野龙二根本就没有反映过来,瞬间就被刀芒切成两半,一左一右倒地,一时间鲜血流淌一地,就这样曰苯有望成为下一代神境高手的井野龙二玉碎了。

    “哇……呕……”

    血腥的场面,带来了负面情绪瞬间暴发,不少人狂呕不已,估计连前天吃的饭都恨不得吐出来,但随后的欢呼声越加猛烈。

    “吼嗷……”

    “啪啪啪……”

    “赢了,我们华夏赢了……”

    “陈刚……陈刚……”

    “张毅……张毅……”

    “王施仁……王施仁……”

    “英雄……英雄……”

    “……”

    随着陈刚第三场轻易秒杀井野龙二,也预示着华夏获胜,取得了又一次胜利,不复昨天的憋屈,现场每一个华夏人无不感同身受,与有荣焉。

    这一刻起,陈刚、张毅、王施仁这三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小子,瞬间成为了华夏国民偶像,也因为这一场擂台赛,引发了华夏年轻一代的学武热潮,整个华夏刮起了一场尚武风暴,从而开启了华夏武林的崛起之路,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随后刘凡作为领头人带着陈雅芝再次出现在擂台上,来做什么呢?自然是来接受胜利者的奖励——十亿美金,当然,钱并不是主要目的,他看的是米、曰、寒三国颓废而丧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