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一十九章 绑架与间谍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华、米、曰、寒四国擂台挑战赛根据五局三胜制,三局完胜的华夏一方取得了胜利,全场华夏人尽情欢呼,而失败方的米、曰、寒三方人员很干脆地奉上了十亿米金,甚至连一句场面话都没有落下,就灰溜溜地跑了个没影,若是有心人不难发现,这样的行为在曰、寒两国身上发生,是多么诡异的事情。

    就连刘凡也不相信这些人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没有图谋,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果不其然,刘凡前脚刚离开体育馆,后脚就接帝龙盟传来夏媚儿遭遇神秘人绑架的消息,这点刘凡倒是不担心,夏媚儿可是金丹期修真者,能绑架得了她人,全世界没几个。

    而在同一时间,夏媚儿也收到厂房与公司遭遇商业间谍的消息,几个消息如此巧合地在同一个晚上出现,夏媚儿再傻也知道这些人是冲着凡媚儿公司而来,或者说冲着公司产品配方而来,幸好公司平保卫力量充足,尤其是厂房方面,刘凡更是派遣一名帝龙盟长老镇守。

    得到消息的刘凡,与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位好基友匆忙别过之后,带着陈雅芝迅速向帝景豪苑夏媚儿家中赶去,甚至不惜趁着夜色带陈雅芝领略一下飞行的快感,不一刻便到了夏媚儿家门口。

    “到地方了,芝芝可以挣开双眼了……”

    原来陈雅芝在刘凡的帮助下刚突破神境,还未来得及掌握飞行技能,她早就羡慕赵婉仪与孙筠瑶两位好姐妹飞天遁地的神通,有心让刘心教他,可她与刘凡相处的时间很少,是以今晚有这个机会,自然要先体验一下。

    “到……到了吗?”陈雅芝感受到脚踏实地的安全感,这才睁开双眼,发现此刻站在一处私人花园里,惊讶地询问道:“这……这就是夏姐姐的住处?”

    “走吧!别傻愣着。”刘凡一把揽过陈雅芝的小蛮腰,边向前走着,边说道:“你若是想同婉仪、瑶瑶她们一样修仙的话,晚上我教你。”

    “真的?那太好了,我要学……我要学……”本来还不知道如何开口的陈雅芝,一听到刘凡的话,登时高兴不已,毫不吝惜地在刘凡的脸颊上猛亲了一口。

    “你啊!多大个人了……”刘凡一指亲点陈雅芝眉心,故作责怪地说道:“你什么都好,就是脸皮太薄了,咱们俩是什么关系?都老夫老妻了,今后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讲,能办到的老公我绝对不会推辞,懂吗?”

    “哼!什么嘛,人家还没答应嫁给你呢,什么老夫老妻的,多难听呀!”此时的陈雅芝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明明心里甜如蜜,脸上洋溢的笑容也出卖了她,可这嘴上却还不承认。

    对于陈雅芝的姓格,刘凡再熟悉不过了,知道她脸嫩,于是佯装恶狠狠的样子,贼笑道:“呵呵……你这辈子都休想逃出我的五指山,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

    “霸道!坏蛋……”陈雅芝没有正面回应刘凡的话,但却羞涩得不敢与之正视,但双手却无意识地搂住刘凡的熊腰,美目一抬,轻声细语道:“谢谢!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看着眉目传情的陈雅芝,刘凡猛地停住了脚步,伸指轻挑额前一缕束发,淡然地回答道:“傻了吧,你是我老婆,老公为老婆做点事情,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嘛?”

    “嗯!”

    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对青年男女相拥对望,农情蜜意不言自愈,恰此时,两人已经来到门口,刘凡轻轻吻上陈雅芝的额前,随即淡然一笑,抽手轻叩大门。

    “咚咚咚……”

    “谁呀……来了来了……”

    叩门声刚响起,门内就传来一声清丽的女儿声,刘凡一听这声音便知道是谁来开门,此刻在家中除了他那小姨子夏朵儿还能有谁。

    “咔嚓……吱呀……”

    “啊……姐夫,怎么是你呀!”

    果不其然,开门的正是夏朵儿,此刻夏朵儿穿着一套粉白色的吊带睡衣,露出两个雪白的小肩膀,还有小片"shu xiong",别说这小妮子一段时间未完,小乳鸽已经初具规模,小C罩了,若是再发展下去恐怕就会超过她姐姐夏媚儿了。

    “怎么?看到姐夫回家,不欢迎?”刘凡恶作剧地用中指轻弹夏朵儿的额头,随即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哎哟!”夏朵儿被一指弹中,惊呼一声,旋即才气呼呼地嗔怪道:“姐夫,不来了,你就会欺负人家,今后你回家,我再不给你开门了。”

    此刻夏朵儿丝毫不在意自己胸前走光,又或是她对刘凡绝对信任,冲刘凡做了个鬼脸后,上前挽起陈雅芝的手臂,亲昵地说道:“芝姐,咱们先进去,不理臭姐夫,让他今晚在门口吹冷风,哼……”

    “噗嗤……”

    夏朵儿的一翻可爱的表现,倒是惹来陈雅芝一阵窃笑,而对于夏朵儿的亲昵,她更不会拒绝,自从刘凡搬家后,一众女人都在家中有住处,也都彼此接受了对方,夏朵儿又与陈雅芝同校,且夏朵儿还是武术社学员,自然与了雅芝亲近。

    三人一同进了家门,此时夏媚儿与杜冷月两女都在观看新闻报道,走近一看却是关于今晚刘凡等人打败米、曰、寒三国的新闻,两女看得津津有味,同时为自家男人被媒体赞誉而倍感欣喜。

    “老公,你来啦!”

    “凡哥……”

    而两女看到刘凡第一眼后,连忙起身飞扑过来,也不避讳,一左右一将刘凡夹在中间,刘凡自然再一次享受着两女“波涛汹涌”的艳福,若不是边上小姨子还在,那就更完美了。

    “都坐吧……”刘凡一把将两女摁在沙发上,自己顺势坐在中间,随即对夏媚儿询问道:“媚儿,今晚发生的事情,你给我说说,有没有发现是什么人要绑架你,公司有没有遭受什么损失。”

    夏媚儿微微一想,稍微整理一下思绪后,娓娓说道:“事情是这样的,这两天公司还有药厂不是被查封了嘛,所以我给公司员工放大假,晚上我带着冷月,朵儿三人一起去逛街购物,回来的路上就遭遇跟踪,被我们发现后,对方明目张胆地开枪,为了怕对方伤害到朵儿,只好被迫停车,不过我的身手你是知道的,很轻松就搞定他们,但是那些人最后都服毒自杀,线索也就段了,这事冷月让帝龙盟的人做善后处理……”

    说着,夏媚儿端起身前茶几桌上一杯水,小喝几口后,继续说道:“之后我们在回家途中,又接到了公司保安部的电话,才知道有人偷偷进入公司办公室窃取资料,公司都被翻天了,好在并未造成什么损失,只是丢失了几份文件而已,事情就是这样……”

    “哒……哒哒……”

    听完夏媚儿的话后,刘凡并未第一时间开口,反而食指很节奏地敲击在桌面上,似是在思考着什么,身边几个女人见此,也不敢打扰他,只是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而夏朵儿则是看得最认真的。

    哇!认真的男人果然是最有魅力的,姐夫不仅长得帅,武功又好,还超级有钱,最重要的是还很会疼人,这样的好男人那里找,要是……不行不行!朵儿呀朵儿,你不能让伤姐姐的心……此刻夏朵儿一双美眸亮闪闪,心思百转千回,脑海中刘凡的形象再次高大无比,惊得她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

    “嗯!这事我知道了……”半晌刘凡也想不出个头绪来,但是也有了大致的方向,于是对夏媚儿说道:“媚儿,公司最迟明天下午就会解封,那个柳大少你不必理会他,他若是不知进退,看我不收拾他……”

    刘凡话锋一顿,偏过脸看着杜冷月,嘱咐道:“小月,你通知书生,让他密切监视沪海地下势力人员,尤其是外国势力,我发觉今晚的事情跟那些小鬼子有关,刚好些天老米、小鬼子还有小棒子弄的动静有点大,对方必有所图谋。”

    “好的,少爷。”这一刻,杜冷月将刘凡视若主上,而非老公,杜冷月向来都是公私分明,现在谈的是公事,她自然而然地进入角色。

    “啪!啪!”这时刘凡一改刚才的沉闷,拍拍手掌,嬉笑道:“好了,谈完这些烦心事,那咱们是不是说点开心事呀!”

    一听刘凡这话,四女无不笑颜一展,夏朵儿更是急不可耐地嚷嚷道:“姐夫!姐夫!有什么开心事呀,你说来听听,让我也高兴高兴呗!”

    “厄……开心的事?”事到临了,刘凡却想不起多久没有开心的事了,纳闷了半晌,这才勉强回答道:“你姐夫我今天赚了十亿美金,这算不算是开心事呢?”

    “哇!十亿,还是美金?这么多呀,那……那姐夫有没有我的份呀!”小女孩果然思想单纯,一听到很多很多钱,顿时两眼发光,那眼神中的憧憬不似作假,临了不忘记向刘凡伸手要钱。

    “啪……”刘凡看着兴致高昂的夏朵儿,自然不会吝啬,一拍她的掌心,和颜悦色道:“行啊!朵儿你说要多少,姐夫都给你,就当姨夫提前给你置办嫁妆,今后谁要是能娶到咱家朵儿,那至少可以少奋斗五十年呢。”

    那知道夏朵儿一听刘凡这话,原本炙热的心情转瞬间冷却下来,随即不满地嘟囔道:“姐夫坏蛋,就这么想把人家赶走呀,哼……不理你了!”

    说完话,夏朵儿一气之下,急忙跑回二楼自己的卧室,顺手将房门紧关起来,只留下一头雾水的刘凡,愕然又地看着三女,无辜地询问道:“朵儿这是怎么啦,我好像没惹她生气吧,这……”

    “噗嗤……”夏媚儿娇媚一笑,恶狠狠地瞪了刘凡一眼,随即嗔怪道:“你呀,平曰里看着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关键时刻就转不过弯呢。”

    “就是嘛,连我都看出来了,你却还蒙喳喳的,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一边的陈雅芝也附和道。

    “我……怎么一转眼我就成了人民公敌了呢?”此刻刘凡再傻也想到什么,但是他似呼还没来得及准备,左右为难地向杜冷月求助。

    “老公,这种事我也无能为力,帮不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是不在意多个姐妹的……”杜冷月一副爱莫能助地看着刘凡,又道:“其实有朵儿这样一个可爱的姐妹也是挺好的,不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