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二十章 未来孩子问题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负气走后的朵儿将自己关在卧室里,期待中的安慰与劝解久久没有等来,让她或多或少的失落与伤心,少女情怀总是春,成长对于一个18岁的女孩子而言,就是幸福的烦恼。

    这一夜注定是个难以安眠的夜晚,当天晚上刘凡再一次上演了一出“三英战吕布”的戏码,一枪挑尽三女,令得夏媚儿、杜冷月、陈雅芝三女欲罢不能,靡靡之音如惊涛骇浪一般此起彼伏,这可苦了睡在隔壁的夏朵儿,她听了一夜的墙根,直到凌晨三点才睡下,第二天醒来的精神状况可想而知……

    而在这一夜之间,四国擂台赛华夏完胜的消息也传遍了大江南北,华夏民众群情鼎沸,大肆庆祝,人们见面谈论的不再是“吃了吗?”,而是“看了吗?”

    与此同时,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的名字也广为人知,一夜之间成为了“民族英雄”的代名词、受到无数年青男女的追捧,其红火程度甚至不亚于国内一线明星,伴随着这股热潮,无数年轻人的英雄情节暴发,以至于第二天一大早,华夏不少武馆门前排起了长龙,这是为何?自然是报名学武了。

    这可就乐坏了各大武馆武师们,这等好事上那找呀,对报名者来者不拒,数钱数到手抽筋,同时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越加感激,就差没弄个长生牌位供奉起来了。

    一夜之间,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从默默无闻的大学生,一跃成为受人景仰的民族英雄,有了名声自然就有了地位,三人在武林界的地位水涨船高,倍受华夏武林前辈推崇,更有好事者给三人取了个响亮的外号:江南三灵。

    成为名人固然可喜,但是烦恼也跟着来了,如今陈刚、张毅、王施仁三人一出现在学校里,立马引起围观,甚至还有人索要签名,享受了一把明星的瘾,起初三人还乐此不疲,可是越到后来,三人才意识到做明星有多难,弄得三人都不敢到学校上课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一曰之计在于晨,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一夜风流的刘凡依旧精神百倍地起了个大早,照例锻炼一阵后回家吃早点,都说家里有女人才称之为家,这点不可否认,早餐都有女人准备好了。

    “回来啦……”

    刘凡一进家门,便见一身素妆的夏媚儿,正在餐厅里摆弄着早餐,而陈雅芝在家中一向是大小姐,做饭的事情论不到她,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此刻正拖着洗尘器在客厅里打扫卫生,而厨房里又传来一阵轻快的小调,光听这声音,便可知杜冷月心情愉悦,听着听着,刘凡的心情都不由自住地舒展开来。

    “哟!芝芝今天难得勤快噢……”走近陈雅芝跟前,刘凡忍不住调侃一句,谁知道却引来美女的不满。

    陈雅芝嗔怪地白了刘凡一眼,挑起眉头怒道:“什么嘛?好像说得人家以前很懒似的。”

    “啊哈,反正除了见你练武勤快之外,这家务嘛……”刘凡不以为意地打着哈哈,言下这意就是说陈雅芝不会做家务活,不过旋即一想,女人不能得罪,于是才赞道:“当然,你有这个心是很不错的,继续保持,老公看好你。”

    陈雅芝一听刘凡这句赞赏,非但没有因此而欣喜,反而作怪地说道:“知道了,大老爷,我就是个丫鬟的命?”

    “怎……怎么呢!”刘凡是什么人呀,“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男人,怎能听不说陈雅芝话中的暗讽呢,连忙改口道:“咱家芝芝是什么人呀?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女侠啊,像家务事这种粗活那是你做的呢,来来来……咱们先吃饭,外面的世界还等着你去拯救呢。”

    “哼!算你识相……”陈雅芝给了刘凡一个恶狠狠的媚眼,那意思好似再说:算你小子转得快,不然老娘就要发飙了,只不过陈妹妹脑子还是不够聪明,刘凡话中的畸义可不少,陈妹子又既不是红内裤子外穿的超人,也不是整天在高楼大厦上晃荡的“自助虾”,拯救世界的重任那轮到她呀。

    “小凡,芝芝,你们俩别闲聊了,快过来吃早点吧。”这个时候传来了夏媚儿催促的声音。

    “噢!来了,媚儿姐。”陈雅芝闻言,下意识地回应一声,随即拿起地上的吸尘器便往角落里走去,而刘凡没了陈妹妹交流感情,自然找起了夏媚儿,一个闪身来到夏媚儿的身后,伸手便揽上夏媚儿的小蛮腰。

    “媚儿,今天给老公做了什么早点呀,大老远就闻到香味了呢。”

    “哎呀!”夏媚儿被刘凡突然袭抱,身子不由自住一颤,耳边传来刘凡的身音,心下倒是很享受,继而羞涩道:“别闹,你昨晚还没闹够呀,现在可是大白天,冷月跟雅芝还在看着呢。”

    “那会够呢,生生世世我都不嫌多……”以刘凡的厚脸皮,那会在意夏媚儿的推诿,伸手得寸进尺地在她身上摸索,嘴巴更是凑到耳边哈气,轻身细语道:“要不咱们再努力一把,造个小凡凡出来,你说好不好呀。”

    “嗯!嗯……”此时的夏媚儿已被刘凡一句深情而肉麻的话给感动了,敏感的耳坠再被热气这么一哈,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无力地靠在刘凡的胸膛上,那管刘凡有什么要求,都诺诺轻点额头。

    “少爷(小凡),我们也愿意……”

    就要刘凡抱着夏媚儿郎情妾意之际,身边传来杜冷月和陈雅芝两女的声音,回头一看,咋见两道幽怨的目光,刘凡便知自己刚才的话触动了两女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显然,能与刘凡拥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无疑是她们爱情的见证。

    如果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生孩子,那么这个男人无疑是幸福的,而同时有三个女人愿意为同一个男人生孩子,那么这个男人简直就是艳福无边了,此刻的刘凡正享受着这样的艳福,他能不感动,能不幸福吗?

    于是乎,刘凡大手一揽,将陈雅芝、杜冷月两女同时抱入怀中,更是豪气干云地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女人,我自然不能厚此薄彼,只要你们愿意,就是生十个八个孩子,我都没意见。”

    “哎呀!你不我们是母猪呀,不生十个八个……”夏媚儿瞬间羞恼无比,粉拳连连捶打刘凡胸膛。

    “淬!就是嘛,鬼才给你生孩子呢。”陈雅芝轻淬一口,没好气地鄙视刘凡一眼。惟有姓格较冷的杜冷月没有开口,但是千万别被她冰冷的外面所欺骗,此刻她目光中闪露过一抹狡黠之色。

    “真不生?”刘凡故作失望地放开夏媚儿与陈雅芝,转而双手揽住杜冷月的小腰,自怨自艾地说道:“唉!还是我的月月最好了,她们俩不愿意,那咱们现在就去造人,到时候你生的孩子就是刘家的嫡长子了哟。”

    说话间,刘凡更将“嫡长子”三个字的语调咬重几分,按照华夏传统,嫡长子可是将来继承家业的第一继承人,如今刘凡身价过千亿,这份家底不可谓不丰厚,做为未来刘家女主人们,或许能够一直保持着亲如姐妹一般,但是事关孩子未来大事,做为未来妈妈的她们可一点不敢马虎大意。

    果不其然,刘凡此话一出,夏媚儿、陈雅芝、杜冷月三女顿时闻言变色,陈雅芝出身武林世界,对于大家族中的勾心斗角并不陌生,只是她姓格外向,倒也未必就将刘凡的话放在心上,而杜冷月是孤女一个,此生只要能与刘凡在一起,其他的都无关紧要,反观心机最深的夏媚儿面色一变再变,虽然出身贫寒,但在商场打拼这么多年,见多识广,同样对大家族中的黑暗有所畏惧。

    三女此时面色各异,却都被刘凡尽收眼底,刘凡一眼看穿她们的心思,心有不忍,于是出言释疑道:“瞧你们现在这脸色,在担心什么嘛?”

    “没……没有啦!”夏媚儿目光有些躲闪,似在回避刘凡。

    “那有啊……”陈雅芝倒是很坦然,这与她的个姓倒是很相附。

    “这还不都怪你,明明没有的事情,你偏偏……”杜冷月的姓格就直爽多了,直言刘凡的不是。

    “你们呐,就是杞人忧天,未来是属于孩子们的,那就让他们自己去闯,再则……”这时刘凡一指划过三女鼻尖,温言安慰两句,随即豪言道:“你们也不看看我刘凡是什么人,准圣巅峰强者,未来人族人皇,我们的孩子未出世就已是龙凤之姿,又怎么会看得上些许黄白俗物的家产呢。”

    “咦?老公这么一说,倒也真是噢!”陈雅芝听完刘凡一翻“大言不惭”的言论后,瞬间恍然大悟。

    “嗯!嗯!”杜冷月与夏媚儿两女也跟着附和地轻点额头,同时心情也舒缓下来,尤其是夏媚儿,她本就是被刘凡俘获身心,对刘凡的了解甚至还在其余众女之上,对刘凡的话自然深信不疑。

    看到三女心情转好,刘凡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刚才那翻话其实只是他临时瞎编出来的,倒不是说全无道理,但不管有无道理,只要能哄好自己的女人,就算没道理也成道理。

    “好了,说了这么多,你们也饿了,就先吃早点……”刘凡招呼三女坐下,又见好似少了人,于是向夏媚儿询问道:“对了,朵儿还没起床嘛,今天好像有课吧。”

    “不知道耶!往常小妹都没赖过床,我去喊她起来。”夏媚儿自己也感到纳闷,说话间,便起身离开餐桌,却被刘凡拉住了。

    拉住夏媚儿后,刘凡开口劝说道:“媚儿,还是让朵儿多睡一会儿吧,估计昨晚心情不好,让她多休息休息。”

    “好吧!”夏媚儿自然知道妹妹是因何心情不佳,也就不强求,回身坐到位子上,陪着刘凡与其他两女,安心地吃起早点。

    然而,令四人没有想到的是,其实夏朵儿早就醒来,只不过刚出门口的时候,就见到刘凡正与三女卿卿我我的温馨场面,霎时间一股酸涩感涌入心田,尤其是当看到姐姐无比幸福地依偎在姐夫怀里的时候,她甚至有种欲哭泪滴的冲动,再到后来四人谈论到“孩子”的问题,夏朵儿更是五味杂陈……

    而就在刘凡与三女谈论“未来孩子”的话题时,在同处一座城市的柳凝香,此刻正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家中徘徊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