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二十一章 幸福的烦恼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沪海市区某别墅小区,柳凝香家中。

    此时已过八点,柳凝香却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出门上班,反而赖床不起,这点却是与她的一贯雷厉风行的女强人作风有所不附。

    “嘭嘭嘭……”

    “妈妈!妈妈!起床了,妮妮上学要迟到了……”

    卧室门外传来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旋即柳凝香便见到女儿小妮妮的声音,睡梦中的柳凝香一听到女儿的叫唤,连忙醒过,正想翻身起床,却感觉到全身酸软无比,一下子又跌倒在床上,接着努力了好一阵,才借助着床沿勉强站起身来,伸手一摸额头,这才发现有些发烧。

    “吱呀!”柳凝香艰难地摸索了几分钟,这才来到门口,伸手打开房门,便见被着小书包的小妮妮就就整装待发了。

    “妈妈……你今天怎么这么赖呀,人家上学都快迟到了呢。”小妮妮一见到妈妈,小嘴都嘟嘟成一团了,顺手拉起妈妈的手就往门外拽去,毫无防备的柳凝香,身子本就虚软无力,被女儿这么一拉,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妈妈,你怎么啦,你没事吧,都是妮妮不好,呜呜……”小妮妮好似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情,再看到一脸苍白的妈妈,瞬间就哭了起来,眼泪吧嗒吧嗒地流淌着。

    柳凝香一见女儿会错意,连忙伸手帮她擦拭脸上的泪水,并安慰道:“妮妮不哭,不是你的错,是妈妈不小心跌倒了,不怪你啊……”

    “真的吗?可是……”小妮妮一听妈妈的话,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晴定定地看着妈妈,却又欲言又止的。

    柳凝香怜爱地一把将女儿拉到身边,安慰道:“嗯!妈妈有点感冒发烧了,全身无力,所以这并不是妮妮的错,明白吗?”

    “嗯!嗯!”小妮妮似懂非懂地轻点小脑袋,随即又忧心忡忡地说道:“妈妈感冒了吗?那……那要不要去看医生呢?”

    “宝贝乖!妈妈没事,只要休息一天,睡一觉就好了。”柳凝香听到女儿关切的声音,笑颜如花般绽放,随即伸出秀手为女儿整理额前有些零落的刘海儿,接着温言道:“妈妈今天不能送你去上学了,让小陈阿姨送你好不好?”

    柳凝香口中的“小陈阿姨”是她为女儿请的一个小保姆,照顾女儿平时的饮食起居,因为柳凝香平时工作很忙,根本没时间给女儿作饭,就连陪伴女儿的时间都不多,有个保姆照顾,相对来说会让她放心不少。

    “可……可是陈阿姨去买菜还没回来呢。”小妮妮纯真的小脸蛋露出了一抹为难之色,歪斜着小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但突然却双眼一亮,旋即兴高采烈地说道:“妈妈,那要不让爸爸来接我上学,然后再让爸爸留下来照顾妈妈,你说好不好呀,妈妈……”

    “爸爸?小凡……”一想起刘凡来,柳凝香面上不由自主地染上一片绯红,但同时内心又忐忑不安起来,为何忐忑呢?原因很简单……

    话说柳凝香大姨妈一向很准时,但是本月却迟迟未来,至今天起已以推迟了将近一个星期了,而最近一段时间柳凝香总感觉到乏力,又嗜睡,有时还感觉到头晕,根据种种现象,做为一个孩子的母亲,柳凝香想到自己有可能是怀孕了,而且孩子也只能是刘凡的,是以近段时间她都有意无意地避开刘凡。

    同时柳凝香心里也没底,她是赵家的寡妇,虽然自家公公婆婆都有意让自己改嫁,可是像赵家这样的门阀大族,又岂是那么好相与的,公公婆婆待自己如亲女,并不介意自己改嫁,可她自己却不能这么做。

    当初柳凝香嫁入赵家时,固然是自由恋爱的结果,可其中并不是没有京城赵、柳两家“政治联姻”的因素,尽管柳凝香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这却是事实,倘若让赵、柳两家知道自己怀上了刘凡的孩子,那将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柳凝香不敢想。

    况且,现在刘凡跟赵婉仪正是热恋中,两人的关系也都得到了朱、赵两家人的认可,一旦这事被暴出来,不仅刘凡跟赵婉仪会受到影响,她柳凝香恐怕今后在赵家也抬不起头来,这些都不是柳凝香愿意看到的……

    “妈妈,妈妈……你在想什么呢?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要不要告诉爸爸嘛。”

    正当柳凝香黯然遐想之际,耳边传来女儿的声音,一下子将她从浮想中唤醒过来,茫然间,柳凝香下意识地点头应道:“好啊,那你就给爸爸……”

    柳凝香刚念叨到“爸爸”两字,才猛然想起不对头,正想反口,却见女儿兴高采烈地小跑出门,边跑着,还高兴地嚷嚷道:“噢!噢!又可以见到爸爸了,好耶……”

    听到女儿对爸爸依恋的话语,柳凝香最终还是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然后甩甩头发,好似要将那些烦心事一股脑地甩掉一样,目视女儿欢快小跑的背影,面上禁不住露出满足的笑容。

    与此同时,吃完早点的刘凡,正开着车了,载着陈雅芝和夏朵儿往复大而去,只不过此时车内的气氛有点凝重,刘凡一言不发地开着车,面带尴尬,还有几分无奈,后坐上的陈雅芝同样尴尬无比,有心靠近夏朵儿,奈何此时夏朵儿一面冰冷,双眼炯炯有神地盯着刘凡的背后,看得刘凡心里直发毛。

    “嗡嗡……”

    这时,刘凡口袋里的手机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瞬间打破了车内的凝重气氛,刘凡顺手掏出手机一看,屏幕显示是柳凝香家中座机,刘凡很快按下接听按键,朗声说道:“香姐,大早上的,怎么会给我打电话呢……”

    “爸爸,我是妮妮呀!”

    刘凡一听到女儿的声音,不由得精神大震,连忙嬉笑道:“噢!原来是咱家宝贝呀,是不是想爸爸啦。”

    电话那头的小妮妮想也不想便快速回答道:“想……爸爸,你都好几天没来看我了,人家好想你呀,你有没有想妮妮呢。”

    “厄……”听着女儿稚嫩的话语,刘凡心里好一阵愧疚,于是连声安慰道:“妮妮乖啊,爸爸也要上课耶,还要工作,赚好多好多钱来养你跟妈妈呢,爸爸要是有时间的话,一定陪你好不好?”

    “嗯!嗯!”小妮妮只要听到爸爸的声音,那里还会想其他,没口子地应承着,但随即又担忧地说道:“爸爸,你现在有时间吗?妈妈生病了,小陈阿姨买菜还没回来,你可不可以送我去上学呀!”

    “什么?香姐病了?”刘凡闻言,不由一惊,急忙询问道:“重不重呀……有没有到医院看看……你在家里等我,爸爸送你芝芝妈妈,还有朵儿姨姨上学后,马上就来,等着啊。”

    “那……爸爸你要快点哟,妈妈说她感冒了,睡一觉就会好起来的!”

    “呼……”小妮妮的回答,倒是让刘凡松了口气,不过刘凡这显然是关心则乱,以他的本事,什么病治不好呀,就算死人都可以救活呢。

    挂完女儿的电话,刘凡急踩油门,车子如飞般飞蹿前进,速度一下子从60码上升到100码,骤然提速也让后坐的陈雅芝与夏朵儿猝不及防下,差点撞上前座,幸好陈雅芝身手敏捷,稳住身形之余还能照顾到身边的夏朵儿。

    “谢谢芝姐……”惊疑未定的夏朵儿开口第一句话便是感谢陈雅芝的相助之情,但同时又冲刘凡抱以恶狠狠的目瞪。

    “朵儿,咱们是好姐妹,这都是做姐姐应该做的,你千万别客气。”陈雅芝一摆手谦逊一声,随即却又向刘凡问道:“老公,刚才小妮妮是不是说香姐病了,怎么样?严不严重?要不你把我们放在路边,我跟朵儿坐的士去上学。”

    刘凡听罢,向后摆了摆手,婉言拒绝道:“不用,反正离学校也不远了,再说香姐只是感冒了,一会儿我过去看看,有我在,没什么大事的。”

    “那好吧……”陈雅芝见刘凡态度这么坚定,再想到刘凡的本事,也就不再坚持,但临了还是忍不住说道:“要是香姐那边有什么事情,你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我哦。”

    “行!没问题。”刘凡满口地应承下来。

    而就在刘凡与陈雅芝亲密无间的谈话中,夏朵儿的心情再次突变,此时她似乎才察觉到自己跟陈雅芝之间的差距,或者说是刘凡身边的女人对他的态度,那种完全信任的态度,能够容忍其他女人存在的态度,更直观点说是“包容”,此刻夏朵儿又成长了一些,同时看刘凡的目光更加坚定起来。

    有所感想的夏朵儿,好似鼓起了勇气,小"shu xiong"一挺,一脸正色道:“姐……姐夫,不知道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夏朵儿此时的变化倒是让刘凡多少有些诧异,不过只要她肯开口说话,那就是好的开始,于是温和地回应道:“哦!朵儿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姐夫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我可就问了啊……”夏朵儿一改之前的冷淡,高声问道:“为什么姐夫能同时拥有好多女朋友,却又能让她们义无反顾地爱着你呢?既然你能够接受几位姐姐,那为什么又拒绝我呢?难道我长得不够漂亮?或者我的人不够好?姐夫,你能够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吗?我昨晚想了一个晚上,始终想不明白……”

    “厄……”

    夏朵儿的问题却是让刘凡始料未及,一听之下,他就知道这小妮子又钻牛角尖了,不待多想,刘凡便回答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这都是因为爱。”

    “因为爱吗?”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夏朵儿怔住,半晌才幽怨道:“那我对你就不是爱吗?”

    “许是缘分未到吧……”

    (二更到,晚上还有一更,敬请期待……)